第44章 他有四十四個金手指: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44章 他有四十四個金手指:
    歡迎進入前情回顧環節, 補訂可以解鎖新章節哦!都不需要海芙約特怎么證明,只需要她隔著大門說一句“看手機”就足夠了,李律師已經在微信上解釋了。這也是他一開始聯系白音的初衷, 他給白音傳了份工作人員的名單和聯系電話, 其中就包括了以海芙約特為首的安保成員。
    白音在看到這人間真實的一刻,就只剩下了雙耳通紅,社死當場,尷尬到一百雙人字拖都不夠他摳的。
    害羞白熊無言以對。
    霍執炬則變出了一雙豆豆眼,眨了又眨,這才后知后覺、如夢似幻的意識到, 白音有可能是真的, 不是想象!
    中午的時候, 霍執炬其實就設法拿到了小區監控,因為他不想暴露自己和白音的隱私, 而含糊了要求,只要了從山下到山上幾段路的監控(他沒想到白音會在保安室逗留)。一幀一幀地看過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疑似白音的少年, 并看到了白音在與他分別后,前往8號別墅的一幕。
    但是, 問題也就來了, 據霍執炬在買房前了解到,他隔壁的鄰居理應是一個自買下后就沒有出現過的國外富豪, 這也是霍執炬會買下9號別墅的原因之一, 鄰居常年不住人, 減輕了他不小的社交壓力。
    結果才住進來沒幾天, 鄰居就變成了他童年的幻想朋友, 說真的, 這聽起來就很沒有邏輯。
    但霍執炬還是不死心,在最后親自前往了8號別墅,長久無人回應的鈴聲,讓他好像再一次回到了幼時白音突然消失的那個夏天,他的父親告訴他,從來就沒有什么白音。
    不得不說,霍執炬這輩子的苦難,很多都是他爹給的。
    現實里,霍執炬悄悄捏了捏白音的手,他的動作很輕,怕嚇到白音,但他又十分渴求能夠確定這份緊致的真實,只能捏一下,停一下,直至心安。
    就像是進退兩難時拋硬幣做選擇,他真正想要看到的并不是命運給出的選擇,而是在選擇出來時自己的情緒,是覺得這就是自己想要的,還是……悵然若失;魣叹婧茈y否認,在今天又一次以為白音是幻想時,那股藏在嘴邊的苦澀。
    而如今,他只剩下了慶幸。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老天保佑,你是真的,而我……在和這樣的你相處時,一點也沒有覺得恐慌,反而恨不能時間再久一點。
    不過,白音卻已經在準備告別了。
    “我得把電瓶車和大熊還給助理小姐姐!蹦呐略賹擂,白音也要頂著紅耳朵先去彌補錯誤,“還要給她再買份禮物賠禮道歉,這真的太不應該了?傊,小執,我先走啦,上午忘記說了,我搬來你家隔壁住了哦,以后我們就能經常見面啦!
    然后,白音就著急忙慌地帶著保鏢們離開了,因為他很清楚霍執炬對陌生人的抗拒,他覺得他現在肯定很不舒服,卻因為他們的友誼而苦苦忍耐。
    霍執炬:“……”他只在懊悔,自己為什么到最后,都沒有要到微信。
    只這么目送白音再一次風風火火的離開了他的家,就像是之前帶著歡聲與笑語俯沖而來,驅散了一路的寂寥。
    ***
    白音回到家后,才發現家里已經有全套的家政人員在等待了,廚師,保潔,還有專門的園丁,他們也是蕭邦用慣了的老班底之一,都是愿意來C國工作的。不愿意離開故土的,蕭邦也都已經進行了妥善安置。
    人不多,但每個人都很可靠,也都因為蕭邦的緣故而精通C國語。他們的工資和保鏢們一樣,有專人發放,是蕭邦早就準備好的。
    雖然只是多了幾個人,卻讓上午還空蕩蕩的別墅,突然間有了種鳥槍換炮的感覺。
    李律師生怕白音別扭,還特意在微信里解釋了一下:【一如你所說,咱們就是一個公司的同事,公司自己肯定要雇保潔阿姨、食堂的大師傅和安保人員,這很合理吧?你就是順帶享受公司福利!
    白音恍恍惚惚地被說服了,聽起來好像確實很有道理。
    不過,白音被說服的主要原因,還是發生了今天下午的事,如果放在以前,他肯定會和李律師說保鏢沒有必要,但現在……他實在是開不了這個口,他甚至都不好意思和寸頭的女隊長對視。
    至于電瓶車,本來白音是自己要去送的,但海芙約特已經先一步安排王一去。王一就是之前那個看白音的大塊頭,土生土長外國人,卻被蕭邦強行取了個好記的C國名,以此類推保鏢團里還有王二、王三。
    王一是和王六一起出發的,他們不僅要送電瓶車和大熊,也會順路把白音真正的禮物開回來。給助理小姐姐的謝禮,白音還沒有買好,只能下周的晚會送。
    “王一不僅是保鏢,還會成為你的專屬司機,我們了解過,你并沒有駕照!焙\郊s特依舊是那副英姿颯爽的帥氣大姐姐模樣,面無表情,卻十分可靠,她的C國語是所有人里最流利標準的,“這沒什么,蕭邦一輩子也不會開車!
    白音悄悄松了一口氣,差點以為女隊長要建議他去考個駕照,而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并不想學車這件事。
    父母的交通意外,給白音留下了一些心理陰影,他知道這聽起來顯得他好像有些過分脆弱了。但,如果可以,他真的只想搭乘公共交通,騎電瓶車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海芙約特貼心地假裝沒有看到白音的長舒,繼續和新雇主溝通著注意事項:“每周的上學時間,你是想住在大學那邊,還是別墅這邊?”
    “我可以選擇住校嗎?”白音他們寢室關系很好,他并不想和他們分開。
    海芙約特面不改色的點頭,她并不會去質疑雇主的決定,只會配合:“好的,那我會安排一下安保人員去大學的輪班問題,當然,也會事先和你們學校溝通好!
    “不不不,”白音慌了,連連擺手,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周一早上把我送過去,周五再接回來就可以了!
    這回輪到海芙約特長嘆了,看著眼前乖乖捧著水杯坐著的白音,不由想到了蕭邦曾對白音的感慨,還是個孩子呢:“世界沒有不透風的墻,你繼承了蕭邦遺產的事,無法隱瞞很久。不管你們之間有什么條件,在外人眼中,你就是千億富翁!
    而很顯然地,以蕭邦的性格,他是不會建議白音公布繼承條件的,不然白音根本無法分辨別人對他的接近,到底是真的在尋求幫助,還是只想騙錢。
    白音點點頭,這些李律師都對他說過。
    “今天只是虛驚一場,但你無法保證以后也會這么順利!焙\郊s特也不想嚇唬小孩,但她也必須得說,“我們一直跟在蕭邦的身邊,肯定有我們存在的理由。如果你實在覺得別扭,我們可以做到就好像我們并不存在!
    “不不不,”白音更慌了,“不要那么辛苦!彼熬驼f過,他不太喜歡所謂的仿佛不存在但又處處存在的英式服務,雇主也許會很舒服,但藏起來的工作人員一定很辛苦。
    白音不想這樣。
    他甚至反過來勸海芙約特:“真的,你們不要藏起來,我可以每天回來的。對哦,這樣我們還可以捎老大一程,他就不用辛辛苦苦擠地鐵了!彼偰馨l現事情好的一面。
    海芙約特哭笑不得:“好吧,一切以你的意愿為準。我們也會盡量不進入學校,打擾到你的校園生活!敝粫褜W校每個門口都監視到。
    “那就這么說定啦!”
    晚飯之前,王一就回來了,他是個比較活潑的性格,和白音迅速嘰嘰喳喳在了一起:“李律師其實已經給助理轉過紅包了,助理小姐姐也讓我和你說,真的不用覺得抱歉,相反,她一開始還挺高興你幫她處理了這份奇怪的禮物!
    那禮物并沒有說是誰送的,也沒有辦法退回,讓她困擾極了。
    “她的意思是就扔在地下車庫,對方看到自然會知難而退。但我感覺這樣不行,萬一對方以后道德綁架,她根本說不清楚。不如賣了,我已經幫她處理掉了,有明確的交易記錄,對方找過來,就把錢過去!蓖跻灰贿叧灾鴥鏊崮,一邊對白音表示,“我見過我們老大無數劍斬桃花的實例教學,超有經驗的!
    白音一臉震驚:“要賣為什么不賣給我?”
    王一:“???”所以說,你對電瓶車到底是有什么情結啊。
    不等兩人繼續討論,白音已經拿好晚餐,動身前往隔壁的霍執炬家了。王一的表情徹底裂開。為了更好地保護白音,他們是提前了解過白音的鄰居的,王一并不覺得另外一個身家無數個零的富豪,會喜歡收到鄰居的自制晚餐。
    然后,他就眼睜睜地看著霍總一臉驚喜地把白音迎進了家門,好像對這頓晚餐既意外又期待。
    Why???
    那甚至不是名廚做的,就是白音自己做的。
    王一:“……”我真是很難理解你們這些奇怪的有錢佬。
    圓滾滾的機器人還一直盡職盡責地跟在白音身邊,給他加油鼓勁,也不知道后臺怎么設置的,它自動開啟了健身模式,帶入了陪練角色:“白先生,您可以的!fighting!”
    白先生面無表情:“不,我不可以。說好的十四分鐘呢?”然后,白音就想到了一種可能,他高三畢業那年,和羅非也以及一些高中同學去了山城旅游,很是被智障導航上了一課——永遠不要相信山城導航的最優路線分鐘數,因為人不會原地起飛。他懷揣著最后的希望,對機器人小心翼翼的問道,“你不會也指望我能直上直下吧?”
    “白先生,您在說什么?很抱歉,小荒不太能夠理解呢。請給小荒一段學習時間,一定爭取為您提供最好最優質的服務!睓C器人的顯示屏上還打了一個哭泣的表情QAQ。
    “……”白音只能換了一種問法,“現在離我家有多遠?”
    機器人終于懂了:“已為您規劃最近路線,只需要五分鐘了哦!
    白音信它才有鬼呢。他看了看山,又看了看路,內心的悲傷逆流成河。并順便頓悟了一個人生哲理——爬山最痛苦的事,大概就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進退兩難。
    最終,白音認命,繼續往山上走去。
    走著走著,靈光一閃,問了小機器人又一個問題:“如果我有外賣送過來怎么辦?”他是不是能夠搭一下外賣小哥的電瓶車?把他送回家?
    “會有專門的機器車送到您的家門口哦,快遞也是同理,都是由物業管家們在山下統一代為簽收和拍攝檢查,然后再由無人駕駛的機器車送上山,輸入動態碼就可以拿了。高效,快速,百分百保證您的隱私呢,白先生!辈簧倬频、大廠、校園,都是差不多的流程。
    機器人還在按照程序說著:“請問您需要物業管家的手機號嗎?我們這邊建議您不管是外賣還是快遞,都填寫管家的手機號哦。請放心,我們的工作人員都受過專業訓練,且為您購買了賠付險……”
    白音后面幾乎已經聽不進去了,只知道自己夢碎了,還是老老實實走上去吧。以及,目測自行車也不太行,還是買個電瓶車吧。
    然后就這樣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白音身后突然傳來了汽車行駛的聲音。
    這邊的山路既有機動車道,也有專門的非機動車道,大概從一開始就考慮到了業主的健身鍛煉。白音的安全是有保障的,但他還是下意識地往里面走了走。
    沒想到那輛低調的黑色賓利不走反停,就這么出現在了白音的身邊,絲滑到幾乎沒有聲音。
    白音:“。!”遇到好心鄰居了嗎?!
    車門自動打開,最先露出的是駕駛座上的大長腿,西裝革履,量身剪裁,雖然只有半張臉,卻已經足夠白音認出對方:“小執!”
    霍執炬戴著一副茶色墨鏡,沒有說話,只是在原地安靜等著白音,暗示十足。
    換做任何一個人,大概都不會這么輕易地上一個陌生人的車,但白音不是任何人,對于他來說,霍執炬也不是陌生人。他不僅自己開開心心的上了車,還把……圓滾滾的機器人也“綁架”到了后排,自己坐到了副駕駛,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心想著樂樂說錯了,小執還記得他。
    不過,兩人幾乎沒聊什么,因為……
    他們轉眼就到了9號別墅,比爬山爬到一半還痛苦的大概就是,好不容易坐上了車,結果轉眼目的地就到了。
    要不是白音喊停,他大概能直接進了霍執炬的新家車庫。雖然他也挺想去小伙伴的新家玩的,但:“我下午還有事,時間上有點來不及,我們改天再約吧!
    白音可以說是非常地自來熟。
    霍執炬卻始終保持沉默,淡色的薄唇抿成一條線,表情讓人捉摸不透,看上去好像對白音的提議有些抗拒。但最終他還是停下了車,打開了車門,看著白音和他揮手道別。
    白音笑得熱情,霍執炬沒忍住,也回了個再見的手勢,不過幾乎只是一瞬,他就自己把自己的手又壓了回去。
    白音沒有看見,只開開心心地讓機器人重新規劃路線,準備回家了。雖然9號和8號是鄰居,但這個“相鄰”其實“鄰”的很有限,彼此都是獨棟別墅,中間還有灌木作為天然屏障,他怕自己走錯了。
    霍執炬雙手握在方向盤上,車卻沒有動,只是直勾勾地目送白音離開,直至他的背影徹底消失在了林間。
    然后,霍執炬才給自己的心理醫生打去了電話:“我又看見他了!
    那邊的心理醫生駕輕就熟:“還是上次你說在餐廳看見的成年版嗎?這么說,我們的小音徹底長大了?”
    霍執炬沒有說話,表情卻變得很臭,就像是一場沉默又古怪的拉鋸戰。
    心理醫生投降:“好吧,好吧,沒有我們,只有你。說真的,我也算是認識小音好多年了吧?老朋友之間也是可以開玩笑的呀!
    霍執炬對此并不買賬,且完全不打算和對方廢話,直入主題:“我想知道這預示著什么!
    “呃,說真的,我不知道!毙睦磲t生其實也就學了個半吊子,并不能和霍執炬以前花大價錢找的那些專業醫生比,但因為一些歷史原因,他是唯一留存下來的,“你不是唯一一個在成年后還能看見幻想朋友的人,但你是唯一一個對我說,一夜之間對方突然在餐廳里長大的!
    “更不用說你小時候還給你的朋友幻想了一套非常完備的社會關系,家人、朋友……你真的不準備再去查一查,對方說不定是真人呢!
    說真的,心理醫生在說出這個的時候,都覺得自己不靠譜?苫魣叹娴睦犹貏e了。他有時候描述的朋友非常真實,有時候又很虛幻。
    “這次的小音是怎么樣的呢?他有和你說話嗎?還是像上次一樣,只是看著你!
    “他說話了!被魣叹姘呀裉煊龅桨滓舻倪^程,簡單地給醫生描述了一下,“他是在小區馬路上突然出現的,不知道為什么一個人走在路上,我載他回家,但他卻在家門口讓我把他放下,然后就再一次消失了!
    醫生又有點不確定了。如果白音是個真人,按照霍執炬過去的描述,白音的家境應該是小康有余而富貴不足,他不太可能買到和霍執炬一個小區的別墅。
    所以,果然還是假的嗎?
    最遺憾的還是上次餐廳里的監控竟然壞了,也看不到當時的人群里,到底有沒有一個笑容燦爛的少年。
    “行車記錄儀!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了?”心理醫生說完,就又自己否定了,“不對,不對,按照你的描述,哪怕小音是真的,在碰上之前,行車記錄儀也只能記錄一個背影,看不到臉!倍娝苤,在精神類的疾病里,記憶錯構是一種常見想象。
    也就是說,患者很容易把現實中看見的東西,嫁接到自己的幻想里。哪怕影像里真的有個背影出現,也不能說明后面的相處不是幻想。
    “你和你在車里對話了嗎?”
    “沒有!闭l會在獨處的時候和自己的幻想說話呢?至少長大后的霍執炬不會。
    “那行車記錄儀哪怕錄到聲音,也只有一個人的聲音咯?”那么,這個聲音就沒有辦法保證不是霍執炬在不知覺的情況下模仿出來的。醫生的聲音聽起來懊惱極了,比霍執炬還要執著,他不死心,“對了,你們小區有監控!監控可以看到臉!”
    “……一般的醫生都會勸我放棄幻想!被魣叹嬗挠牡靥嵝炎约旱尼t生。
    醫生想說,但我不是一般人啊,我是你的堂哥。他嘴上說的卻是:“那你會放棄嗎?哪怕證明了它確實是一個幻想!
    “不會!
    “這不就結了?”醫生在電話那邊聳聳肩,“既然沒什么損失。而我又是真的很想知道,”當年在你的心理問題這件事情上,到底是誰撒了謊,“讓我們來一場偉大的冒險吧,霍爾摩斯!”
    也是在這個時候白音才知道,庇厄利亞慈善晚會的主辦方之一,常年都有蕭邦的大名,他同時也是每年最慷慨的捐贈者之一。
    如今,蕭邦通過歷年晚宴拍賣所得的藝術品,又一次被無償捐出,將會分批次、按順序地經由此后幾年的晚宴陸續拍出,所得收益會全部用于當年晚宴的定向捐助對象。
    白音在拍賣品圖冊上,看到了不少標有【捐贈者:蕭邦】字樣的拍品,看得出來,他當初買下它們是為了慈善,如今拍賣它們也是為了慈善,兩筆錢都用在了真正有用的地方,宛如在卡bug。
    “雖然蕭邦先生并沒有這樣的要求,但組委會在經過多次商議與討論后,還是決定把第88屆——也就是今年——的慈善捐贈主體,定為塞倫蒂菩提病的攻克與研究!
    “希望蕭邦先生的來生能夠再無病痛,只有幸福!
    白音跟著眾人一起舉杯,輕念了一聲叔叔的名字;魣叹婵闯隽税滓舻那榫w不對,小聲問過后才知道,他們正在悼念的蕭邦先生,正是白音的叔叔。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