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他有三十三個金手指: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33章 他有三十三個金手指:
    等白樂和他的隊友代表C國隊接受完了采訪, 他就馬不停蹄離隊了。教練和領隊之前已經答應了他們,不管這次他們能不能拿下冠軍,都會給所有的隊員放個短假, 讓他們在這個周末好好陪家人在七丘之城轉轉。

    白樂是最早離隊的,都等不及先跟車回到隊里下榻的酒店拿行李,因為……

    “快快快!

    他們又要趕飛機了。

    這是白音早就和弟弟商量好的,他們會一起乘坐叔叔的私人飛機, 前往叔叔生活了大半輩子的米城。

    整個米城之旅, 堪稱時間緊而任務重, 因為白音還想周一回去上早課。

    蕭邦的飛機外表雖然全部重新涂回了原裝, 但內飾裝潢卻還是帶著他強烈的個人特色。與霍氏一看就是商務接待的性冷淡風不同, 蕭邦的私人飛機可以說是極盡享受之能, 里面還有個帶旋轉扶梯的二層。

    帶著衛浴的獨立休息區,吧臺、餐廳、辦公室應有盡有, 甚至還有個手術室。

    一層的客廳里有一套超大的家庭影院,購買了各類電影的私人播放權。坐到一看就很舒服的米色長沙發,白音發自真心地覺得,只這個藝術沙發的價格,大概就夠他在江左裝修出一套小公寓了。

    “大膽一點, 買一套都夠!崩盥蓭熯@回跟著白音坐了一架飛機,杜喬則被秘書小姐押去了霍執炬的飛機上辦公。

    從七丘之城到米城只需要一個小時左右,但秘書小姐仍希望自家老板可以爭分奪秒。

    白音以前只在網上見過海淀媽媽雞娃,或者老板給員工打雞血,如今這還是第一個遇到反過來激老板的。

    白樂自然也是和哥哥坐到了一起。白音望著確確實實比自己高的弟弟, 流下了辛酸的淚水, 連續怒喝了兩杯牛奶。

    白樂對叔叔的飛機沒什么興趣, 事實上, 他對哥哥身邊的人態度都差不多是這個樣子——不算熱絡,卻也會保持著基本禮貌。

    霍執炬:真的嗎?我不信。

    但事實確實如此,白音的朋友們對弟弟白樂的印象也大多很好,和普通人在看到朋友家的小孩時的態度沒有任何差別。甚至如果是和白音關系比較好的朋友,好比他的三個室友,對白樂那更是只有贊不絕口的份兒。

    白樂時不時地就會給他們寄過去一些禮物。

    不值錢,卻很盡心。

    好比今年過年的時候,白樂就送了羅非也等人一人一個簽滿了國乒國手大名的乒乓球拍。他們全息隊今年合訓,正好分到了和國乒一起。白樂在訓練結束的前一天,就大著膽子去要簽名了。

    在C國,你有可能不喜歡籃球,不喜歡足球,但你絕不可能不喜歡乒乓球。這個禮物不管是宿舍里的人自留,還是趁著過年送給長輩,都頗具紀念意義。寢室里的三個就沒有一個說不好的,過年回來也是紛紛給弟弟帶了禮物。

    這邊白樂和白音的室友處得有多像一家人,那邊白樂和霍執炬之間就有多像階級敵人。

    之前白音在車上就沒能好好和弟弟聊聊,因為白樂一路都在忙著和霍執炬對線。那一刻,什么酷哥白隊,社恐霍總,都統統消失了,只留下了當年一起上學時的兩個幼稚鬼。

    我不會因為你比我高就怕你,你也別因為我小就讓著我!有事咱們就碰一碰,沒事也碰一碰!

    反正就是很不服氣的樣子。

    白音都驚了,沒想到兩人之間的矛盾能如此白熱化。對于弟弟和小執之間的暗潮涌動,說白音完全沒有注意到吧,那肯定是在騙人,他又不是個傻子。只是,考慮到白樂和霍執炬的同窗之誼,以及他們分別都和自己朋友處得不錯的歷史,白音實在是想不到這么兩個人能有什么理由相處不好。

    白音之前一直在不斷自我說服,是錯覺,是錯覺,白樂和霍執炬之間的友誼就是這么奇妙。

    直至這一刻,兩人在現實中見了面,白音才再沒有辦法欺騙自己,他弟弟和他的小伙伴好像、可能、大概關系不是很好的樣子。

    可是,為什么啊。

    白音不理解。

    是他們上學時留下了什么過節,至今都沒有解開嗎?

    白音非常想給兩人調解一下。

    偏偏他倆在這個時候,又總會異口同聲地對白音道:“矛盾?沒有啊。是你的錯覺吧,我們關系好著呢,對吧,老同學?”

    一個說:“你當年搶我蠟筆的事情,我可是一點都沒記仇呢,又怎么會關系不好?”

    另外一個就會說:“對啊,雖然那個蠟筆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搶走了,還反過來說是我搶的,但我一點也不生氣呢!

    白音:“……”好吧,聽起來好像就是一根蠟筆引發的血案。白音表示,不然一會兒下了飛機,我就給你們一人買一盒,不,一人買一箱吧!全買紅色的!白音依稀記得,他倆好像都想要的是一根紅色的蠟筆。

    李律師夾在兩股冷空氣中間,都不自覺地想再套件保暖大衣了。并在心里第一千零一次的慶幸,是哥哥白音答應繼承了遺產。

    白音只能試著先分開兩人。

    但問題也就隨之而來:“哥/小音,咱們一起啊”,“我哥/小音憑什么和你一起?”,“你是巨嬰嗎?離開我哥/小音就學不會獨立行走了?”

    除了主語不同以外,一模一樣的三句話,能被他們一秒不差地同時說出來。

    幼稚得宛如小學雞。

    最后還要再加上一套默契的靈魂三連:“不要學我!”、“誰學你了!”、“明明是你學我!”

    白音:真的,就,你們考慮考慮出道去說相聲吧,再找不到比你們更心有靈犀的搭檔了。白音不得不化身端水大師,在短短一個小時多的行程里兩頭周旋,差點折了一年的陽壽?梢恢钡斤w機落地,他們也絲毫沒有愿意和好的跡象。

    問就是,我們關系好著呢。

    白音:“……”你倆在嘴硬這方面倒是一模一樣。

    米城和七丘之城的氣溫差不多,但體感要更濕潤些,一下飛機就能感受到那種撲面而來的宜居感。當然,白音嚴重懷疑他叔叔蕭邦選擇米城,更多的原因是這里更加現代化、商業化。畢竟這可是個一生的大半時間,都在鉆研如何讓自己活得更舒坦的男人。

    比起什么回歸大自然的寧靜,蕭邦明顯更喜歡喧嘩熱鬧的國際大都市。

    李律師也證明了白音的想法,蕭邦就喜歡這種生活便利、聲色犬馬的快樂。你讓他去大太陽下感受什么田野間金色的麥浪,他能當場死給你看。

    “老子就是個大俗人,謝謝!彼椎美碇睔鈮。

    “說起來,我和叔叔就是在酒吧里認識的誒!倍艈滩逶掃M來,他本來只是例行想找個美人搭訕,沒想到最后給自己搭了個老板。哪怕老板去世了,他還能在賬務方面繼續給老板的侄子服務,是一個長期穩定的飯票沒錯了。

    兩個城市的機場相似而又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那種處處商業化的感覺,相似的則是隨處可見的威廉明娜。

    Y國第一白富美,名不虛傳。

    白富美的管家派來接他們的車,早已經等在了地下車庫。

    一開車門,最先看到的就是滿頭銀發、但梳著一個一絲不茍的小辮子的管家先生,他帶著白色手套的手里,托著一個紅色天鵝絨配金色流蘇的軟墊。軟墊之上,便懶洋洋地趴著今晚的主角了——威廉明娜三世。

    那真的是一只好看又傲嬌的小貓咪,全身雪白,雙眼湛藍,長長的毛發就像是一團雪、一朵云,軟乎乎、輕飄飄,脖子上戴著一條布制絨底的寶石項圈,既不會勒到脖子,又能凸顯出它的貴氣。

    這回不用誰來介紹,白音一眼都能猜出,那脖子上的寶石絕對價值連城,晶瑩剔透,光芒四射。

    威廉明娜三世的座駕是一輛加長的黑色賓利,坐下白音等人綽綽有余,保鏢和助理們則上了前前后后其他的車輛。一整個車隊走起來,看上去就比白音的小電驢要有逼格的多,這小貓咪是真的有錢。

    眾人落座后,老管家就開了口,他會一口流利的C國語:“終于見面了,白音少爺,白樂少爺。我叫謝佛,曾經是蕭邦先生的管家,如今是威廉明娜小姐的管家!

    威廉明娜小姐也終于抬起了眼,優雅而又貴氣,一點也沒有因為陌生人的增多而有半分怯場。

    “小姐它非要親自來接您,大概她也想盡快見到自己的兩位叔叔吧!

    白音&白樂:“???”叔叔?

    李律師趕忙解釋,蕭邦的腦回路異于常人,這話他已經說膩了?傊,在養威廉明娜一世的時候,蕭邦并沒有像大多數養寵物的人那樣以小貓咪的爸爸自居,非要和他的貓拜個把子,說這樣才不會容易讓別人想到他已經到了該結婚的年紀。

    所以,從輩分上來說,威廉明娜一世是蕭邦的妹妹,二世才是女鵝,三世是孫女。而白音和白樂是蕭邦的侄子,那三世確實該叫他倆一聲叔叔。

    白音和白樂對于白撿了一個大侄女的事接受良好。

    白音其實一直都挺喜歡貓的,但他的爸爸和杜喬先生一樣,對貓毛過敏,家里就一直沒有養過小動物。在七丘之城聽說了要見威廉明娜的事后,他就給買了各式各樣的禮物,如今一股腦的都拿了出來。有玩具,有零食,還有色彩艷麗的大羽毛。

    只是白音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怕自己無法和小侄女相處,畢竟它看上去是那么嬌嫩。

    直至威廉明娜一個飛撲,就到了白音的懷里。這只行走的蒲公英,成功用它軟軟的毛毛,破了冰,直球且熱情。又是嗅,又是親的,用被精心呵護的毛毛糊了白音一臉。就好像是它在rua白音,而不是白音rua它。反正就一點白富美的矜持都沒有,只有霸道總裁般讓人無法呼吸的強制愛。

    李律師和老管家謝佛先是一愣,然后就是樂見其成:“沒想到明娜小姐這么喜歡大叔叔,這可真是太好了!

    明娜已經開始在白音腿上踩奶,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了,那是每個人都能聽懂的小貓咪表達滿意的聲音。

    白音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竟還有萬貓迷的潛質,就,一人一貓迅速沉迷了互吸。

    白樂和霍執炬一左一右坐在白音兩邊,這會兒倒是沒空內斗了,只顧著和小貓咪生氣。它到底還要霸占白音多久?一個想起自己小時候被白音形容就是像小貓一樣,一個則開始想著自己在現實里變成幼豹的可行性。

    但威廉明娜又明白什么呢?它只是一只小貓咪啊。

    小貓咪霸總歪嘴。

    白音一行人就這樣入住了他新侄女的家,那是一棟占地超300英畝的豪華莊園,據說已經傳承了至少幾百年。地方之大,導致四周連個鄰居都沒有。加長賓利平緩駛過郊外的小道,遠遠地就看到了那棟被藏在荊棘玫瑰之后的巴洛克式建筑。

    富麗堂皇的雕刻,色彩濃烈的裝飾,利用一些異想天開的大膽技巧,讓本該莊重肅穆的建筑帶上了一絲離經叛道的歡快與輕佻。

    只能說,蕭邦生前愛住在這里,真是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從浮夸的鐵柵欄門進去,就是一條筆直的寬闊車道,道路兩旁綠蔭蓬勃,空曠卻不寂寥。等汽車行駛到繁復的多層噴泉前,他們也就總算到了今晚的目的地。

    ——弗福倫斯的莊園。

    莊園外表復古,內里現代,在統一的裝修風格中藏滿了各種現代黑科技。

    白音抱著威廉明娜剛一進門,小貓咪就輕盈地從他懷中一躍而下,像是巡視自己的領地般,昂起了高高的頭顱,開始跑到白音前面帶路。

    它對這里熟悉極了。

    家中的仆從不算多,之前不愿意離開Y國的人,幾乎都在這邊。他們一個個都上了年紀,但精神頭十足,穿著統一的制服,帶著得體的笑容,宛如從中世紀的貴族劇里穿越而來。這里面的很多人,都是從祖上就開始服務于蕭邦的家族,自己也為這個家奉獻了一生。

    他們在見到明娜時,都會笑著問一聲小姐好。威廉明娜也會挨個點頭,就好像它真的能聽懂似的。

    等看到白音和白樂,這些人也能準確無誤地分別叫出兩人,和老管家謝佛的稱呼一樣,白音少爺,白樂少爺。試圖讓白家兄弟明白,這里不只是威廉明娜的家,也是他們的。

    每個人的房間,都已經被老管家提前安排好了,行李會有專人為他們送上去。在這棟建筑里有不少電梯,但鋪滿過道的地毯并不是那么好拉動行李箱的輪子,這里生活在這里的人才明白該如何應對。

    老管家還為舟車勞頓的眾人準備了豐盛而美味的夜宵:“明娜小姐希望大家都能在這里度過美好的三天!

    威廉明娜就貓貓蹲的站在一旁,跟著喵喵喵,頗有主人模樣。

    在夜宵開始前,大侄女明娜繼續帶白音在屋里簡單地轉了一下。

    從布局豪放的門廳向上,是一個寬闊的平行雙分樓梯,就是那種第一跑居中,到達中間的拐彎處后又會對稱分成第二跑的主樓梯形式。中間的平臺上,掛著一幅巨大的人物油畫,不用問,那肯定是蕭邦的畫像,他正抱著威廉明娜坐在火爐旁,眼神睥睨,唇角掛著似笑非笑,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李律師充滿懷念地在樓梯下面仰望著自己的老朋友,那真是個性格混蛋,自戀異常,缺點多到數不完,但又、又讓人無比懷念的家伙。

    他看著他,就好像能再一次聽到他說:“承認吧,我就是你能遇到的最好的朋友,再不會有人比我更完美!

    再不會有人比他更完美先生,如今就掛在墻上,好像正鼓勵自己的侄子,能在這里展開一場冒險。這里是蕭邦除了年少在C國那幾年外,待得最久的地方,他對它的厭惡讓他在當上家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平它,他對它的熱愛又讓他在毀滅了它之后又原地重建了一棟。

    外表幾乎一模一樣,內里卻已煥然一新,他討厭它帶來的約束,卻也得承認只有在這里生活才能感到安全。

    杜喬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白音身邊,他剛剛還在和莊園里的女仆們敘舊。他對白音說:“蕭邦和我說,他不希望你在這里常住,如果可以,他甚至不希望任何人在這里常住,因為這里總會把人住得老氣橫秋。但作為管家他們的養老院倒是不錯!

    白音聽得一頭霧水:“我怎么感覺叔叔其實不是想把這里留給我們或者威廉明娜,而是想供管家他們養老?”

    “你真的很聰明哦,我的小王子!倍艈绦澚艘浑p眼睛,“不過,這也只是我個人的猜測,法律上它只能屬于你們和威廉明娜。準確地說,你和白樂先生也只有居住權,明娜才是這里的主人喵,只有她和她的后代才有權利繼承!

    白音想不明白叔叔為什么要安排得這么曲折,如果他只是想給老管家謝佛等人一個安身之所,大可不必如此復雜……吧?

    杜喬聳肩:“誰知道呢?”

    然后,他們就被李律師叫著去專門的餐廳吃夜宵了。

    在白音看不到的地方,李律師給了杜喬一個警告的眼神,有些事情他并不希望白音參合進去。他覺得蕭邦也不會想讓白音參合。海芙約特也不著痕跡地看了眼杜喬,想看看他是否把事情都告訴了白音,她和李律師意見相左,非常希望白音知道。

    杜喬則回了兩人一個一模一樣的桃花眼笑容,意思很明確,隨便你們猜去吧,我到底有沒有說。

    餐廳的穹頂上,畫滿了白音看不懂的彩色壁畫,水晶吊燈如流蘇般垂下,照亮了偌大的房間。晚餐桌就是那種很電視劇的長條桌,奶白色的主桌面上,鋪著金色描邊的桌布,各式各樣的餐具,幾乎要擺滿了每個人眼前。

    威廉明娜就坐在長桌的那頭,木質的寶寶椅上依舊是那個紅天鵝絨軟墊,只是胸前的寶石項圈變成了極具英倫特色的格子圍巾,奢侈品的Logo一看就是白音買不起的樣子。

    白音則坐在這頭,與小侄女遙遙相望,左右手依舊一個是弟弟,一個是小伙伴。

    說實話,這么多人已經到了霍執炬忍耐的極限。白音幾次暗示,霍執炬如果不舒服,可以先回房間,但霍執炬還是堅持了下來。

    因為……

    白樂一直在用眼神挑釁,撐不住就去休息一下吧,我哥哥才不需要你。

    霍執炬在心里發誓,他絕不會輸給白樂!絕不!他不是來加入這個家的,他就是來拆散這個家的!霍總發出危險發言。

    白樂和霍執炬這純屬私人恩怨,誰來了也沒辦法解決。

    除了白樂和霍執炬的小問題以外,這頓宵夜吃得就還是蠻愉快的,食物美味,話題有趣,不管是杜喬還是李雷,都不是那種會讓場面冷下去的人。長袖善舞,說話好聽,極善于打開各種話題。

    其中有一個是李雷提起的,流星雨來的那一晚。

    那場流星雨規模之大之持久,是全球有目共睹的,而且就發生在上上個月,大家都還沒有淡忘!澳銈冊S愿了嗎?”李雷笑著問。

    杜喬眨眨眼,花花公子式的開口:“當然許了,我希望全世界的美人都愛我!

    李雷給了他一個“我才不信”的笑容,杜喬是那種典型的看上去和誰都能快速拉近關系,實則嘴里一句實話都沒有的類型。

    霍執炬看了眼李雷,沒有說話,這是他們之間的協議,他不會干擾李雷的工作。

    白音也積極參與了話題:“我當時許愿想得到超能力!

    所有人都笑了,連李律師也沒繃住,想著要是蕭邦在,大概也會許個類似的愿望。只有李雷認真又驚恐地問了句:“那、那實現了嗎?”

    “當然沒有啊!卑滓糸L嘆一口氣,不然他現在早就去當超級英雄拯救世界了好嗎?

    “那還真是遺憾啊!崩罾浊那牟亮瞬令~角的汗。流星許愿就他們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也不是所有人的愿望都會實現,實現的時間也是有長有短,十分莫測。不過肯定是有一定門檻和條件的,只是他們還沒有摸清規律。

    白樂卻看了眼霍執炬,明智的什么也沒有說,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在流星雨之后,他的精神力有長足進步。只是如今的機器并不能給出具體的數值檢測。

    愉快的晚餐之后,大家就各自回去休息了,畢竟真的已經很晚了。

    白音在偌大的新房間里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索性就推開了陽臺的窗戶,想要去看看夜晚的莊園。好巧不巧,他隔壁的陽臺上已經有人在端著酒杯了。是李律師,他看見白音后,雖有些驚訝,卻也笑著打了招呼,一看就是喝多了。

    他主動說:“我剛剛好像還沒有說我對流星許的愿!

    “你如果不想說……”

    “不,我想說,只是不知道該怎么說!崩盥蓭熞豢诟赏炅吮永锏木,“我許了一個很沒用的愿望——我希望如果可以,蕭邦的過去能不要那么孤獨!

    “都不需要一定得誰來陪他。

    “哪怕只是有一個小動物呢。

    “可真是奇怪啊,明明他一直有威廉明娜的陪伴,從一世到三世,他并不孤獨。我為什么會許這么沒用的愿望呢?還不如說我希望你叔叔能起死回生呢!

    白音站在陽臺上,在夜風中眺望遠處的灌木迷宮,對李律師道:“起死回生未必好,也許只會讓我叔叔再痛苦地承受一遍他的病!倍,蕭邦在死后,真的還會再想回到這個世界嗎?

    白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覺得,可就有一種直覺,起死回生未必就會得到更好的結果。

    “而且,你怎么知道你的愿望沒有成真?也許我叔叔以前沒有養過小動物,但是在你許愿后,威廉明娜就出現了!彼霈F在過去,已經為蕭邦帶來了無限的快樂。

    李律師笑出聲:“你和你叔叔真的都是很奇怪的人,誰會這么安慰別人?”

    “我是認真的!卑滓粽娴倪@么想過,腦洞大開地表示,“你看,C國一點威廉明娜的廣告牌都沒有,對不對?我爸爸貓毛過敏,叔叔肯定是知道的,他在接我爸媽來之前,怎么會一句沒提?所以說,你的愿望說不定真的已經實現了哦,只是你自己也不記得了而已!

    你不希望他孑然一身。

    他便真的不再寂寞。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