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112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112章 第112章
    jo的野區他也就偶爾看一下,有機會就插個眼,但jo作為老選手,很會找眼位,顏霖插的眼沒多久就會被打掉,探視野的效果十分有限。
    來到六級的顏霖技能終于開全了,他的活動也更為靈活了。
    jo抓到一波下路沒人支援的機會,配合ted和only,越塔擊殺了姜午陽。jo滿意離開,但帶著小兵推塔的d下輔雙人組正想離開,背后金光一閃,顏霖用w技能瞬移到了兩個人身后,e技能一推,直接把only從ted身上推了下來。
    顧辭進場收下ted人頭,only想跑,還開了r技能,讓自己處于無敵狀態。顏霖用氣墻卡住他逃走的路線,等無敵時間一過,顧辭再收一個人頭。
    “double kill!”
    顧辭離開時對顏霖發了個比心的表情,顏霖一下就樂了,目送顧辭回野區,自己則留在下路清兵。
    【gu神被魂穿了?】
    【不要大驚小怪的,也不是沒比過,之前娛樂賽不是比過了嗎?】
    【娛樂賽和正式賽能一樣?】
    【正式賽也沒有不讓發表情啊!
    【哎,你們什么反射弧啊。沒看最近gu神拉鏈都沒拉到最上面了嗎?肯定有事!】
    【別說了,我怕這事我承受不來!
    【有什么承受不來的,顧隊和我們會長肯定有故事!鑒定完畢,都別逼逼了,好好看比賽!】
    解說們倒沒覺得太意外,只是笑著調侃gu神終于也放下身段,融入到了賽場表情包大軍中。
    隨著比賽的進行,大家發現局面并沒有像解說預測的那樣,只要有人擋住壁壘之主的推人技能,小松鼠配下路就好活,F實是d根本防不住顏霖的進場。
    顏霖知道小松鼠會探草,被探出來基本就沒了,所以他根本沒蹲草,而是w技能好了,直接瞬移進場,就算ted反應再快,只要顏霖手速夠快,依舊能推到。他也不是要造成傷害,只是把小松鼠推下來就算完成任務,所以操作起來并沒有那么復雜。
    只要把小松鼠推下來,cab的其他人就可以進場了,顏霖再用氣墻卡好位置,d的人根本救不到ted。
    幾波下來,d死死記住了顏霖w技能的時間,知道他cd轉好了,防守得格外嚴密。而到了這個階段,顏霖開始盡量消失在地圖視野中,就是為了讓d的隊員精神緊繃起來,越是緊繃越容易出失誤,此時開團的任務就交到了陳趣手里。
    陳趣一身肉裝,根本沒在怕的,找到機會就往里沖。
    顏霖則在遠處放r技能,造成可觀的傷害,如果ted沒死,他就會w進場,把小松鼠推下來,ted根本沒路活。就算小松鼠給ted加血,那點血量也不夠顧辭殺的。
    來到后期,顏霖一身輸出裝,r技能一下掃過去,能刮掉敵方半管血。這個時候他進不進場,威脅性都非常大了。
    d實在受不了他神出鬼沒地放冷槍,必須要殺他一次。
    但顏霖實在太難捉摸了,給的視野幾乎都沒辦法確定是真是假,抓他只能靠賭。
    d運氣不錯,還真叫他們五抓一逮著了機會。五個人的技能像不要錢一樣往顏霖身上砸,只見他身上金光一閃,秒表被按了出來,抵擋住了所有傷害。隨后顏霖一個瞬移,離開了攻擊范圍,雖然血量不健康,但好歹活下來了。
    就在d語音頻道里罵罵咧咧說顏霖有毒時,cab的剩下四人已經帶著兵線沖掉d一座高地塔了。
    d不得不回去防守,這就導致他們沒有足夠的人數和火力搶大龍。cab五人集結秒龍,顏霖還特地留了
    技能,在jo意圖來拼一波龍時,連擋帶推的連龍坑都沒讓jo進去,最后jo被擊殺在河道中。
    cab拿龍推搭,在粉絲們的歡呼聲中,拿下比賽勝利!
    解說甲:“恭喜cab!d也不要氣餒,敗者組也還是有機會通向決賽的!
    解說乙:“我想經過這場比賽,后面與cab對戰的戰隊,應該會更注意tily這位選手!
    解說甲笑道:“注意是一回事,能不能防住就是另一回事了,再次恭喜cab!”
    cab的隊員去d那邊握手,d是輸得心服口服。
    jo笑道:“希望下次遇上,你們ban輔助的時候能手下留情!
    “是你們先動的手!鳖欈o道。
    jo無奈:“我們只是試試,沒想到你們ban這么絕!
    “會長,我感覺自己都被你打出tsd了!彪m然輸了,但only狀態還不錯,不像之前需要顏霖開導時那么頹廢。cab是在那狂ban輔助,但在打的時候并沒有蓄意針對他,這是他能接受的。
    顏霖一笑:“你職業生涯還長著呢,以后多被我打一打就習慣了!
    握手結束,兩隊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除了要接受采訪的,其他人像往常一樣,收拾了東西上車等。
    顧辭對謝文妮道:“文妮姐,我和霖霖出去吃個夜宵再回基地,外設麻煩你幫我們帶回去!
    小情侶約會她能說什么?耽誤人家談戀愛會被驢踢的。于是謝文妮道:“行,早去早回!
    顧辭叫了車,兩個人上車后就直奔市中心而去。
    “隊長,你要不餓的話,先跟我去趟商場吧!毕铝塑,顏霖道。
    “你想買什么?”顧辭好奇,他的印象里,顏霖是不怎么逛商場的,倒是網購多一些。
    “去了就知道了!鳖伭匦χ项欈o,很有目的性地進了一家商場。
    等兩個人從商場出來,手上都多了個銀色的男款手鐲,不是頂奢品牌,但logo也是很有知名度了,幾千塊的價格也在顏霖的承受范圍內,就算買了兩個,戰隊給的v獎金也還能剩下一些。
    顧辭不缺這種東西,也沒想過讓顏霖給他買這個。但顏霖跟他說總想送他一件禮物,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了,他還沒有禮物上的表示,就顯得很沒有責任感。
    他都這么說了,顧辭能拒絕嗎?當然是不能的。加上顏霖又是買了兩個一樣的,充當情侶款,他就更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顏霖原本是考慮買一對戒指的,但考慮再三,還是決定買手鐲。一來是戒指寓意太明顯,帶上臺去打比賽,太惹眼了;二來他看上的那款戒指很貴,目前不是他能負擔得起的,還得讓顧辭再等等了。
    顧辭牽著顏霖的手,笑道:“既然我男朋友送我禮物了,那這頓飯怎么都應該我來請了。想吃什么?”
    顏霖也不跟他爭,說:“沿路走走,看到合眼緣想吃的就去吃!
    這個時間,在市中心的胡同里,很多日式居酒屋正是客滿盈門的時候。
    顏霖看到一家燒鳥店就走不動了,這種小店都是些家常的日式料理,不貴,又能吃飽,就很合顏霖的心意。
    他們進門的時候正好還剩下一個小隔間,并不隔音,店里熱鬧但不喧嘩,非常適合作為吃夜宵的地點。
    點了不少燒鳥串,老板娘傾情推薦店里的草莓釀,是自家釀的果酒,度數很低,不用擔心喝醉,酸酸甜甜,配著燒鳥串吃,開胃又解膩。
    見顏霖很有興趣,顧辭便點了一壺。
    這一頓顏霖吃得很開心,草
    莓釀正如老板娘說的,有一點點酒味,但不醉人。即便這樣,在一點酒的作用下,顏霖還是比平時多了一點興奮,加上吃得很好,出門時顏霖還主動牽住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
    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顧辭的手。
    晚上天氣有點冷,顧辭拉著顏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里,這邊車進不來,他們需要穿過步行街才能打到車。
    看著顏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顧辭笑問:“很開心?”
    “嗯!鳖伭睾皖欈o挨得很近,“雖然不是戒指,但有手鐲也很開心!
    “這么容易滿足?”他倒是希望顏霖多要些什么,什么都好。
    “嗯,做人不能太貪心!爆F在想想,顏霖覺得自己已經有夠多的了,之前沒有的,不敢奢望的,現在都有了。
    顧辭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要的不叫貪心,只要我能給的,都是你應得的!
    顏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顧辭比他高,這樣一俯身就能親到他:“沒有,現在就很好!
    顧辭無奈地笑了,或許顏霖是真的很容易知足,不知足的那個反倒是他。
    回到基地,今天訓練室的樓層燈都關了,顯然是教練讓大家都早點休息去了。
    兩個人也回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那草莓釀似是有點后勁兒,這會兒顏霖臉還有點紅,眼睛也帶著一層水光,看著特別撩人。
    “困嗎?”顧辭輕聲問。
    顏霖搖搖頭,困倒沒有,興奮還差不多。抬頭見顧辭就這么看著他,又想到步行街上顧辭親了他的鼻子,這會兒心里冒出了一點不滿足。
    只見他雙手抱住顧辭的脖子,將顧辭壓向自己,主動給他唇上印了個吻?赡苁呛攘司频木壒,這個淺吻并沒能讓顏霖滿意,他試著舔了一下顧辭的嘴唇,像是在催促顧辭主動一點。
    顧辭輕笑出聲,一手摟住顏霖,一手打開房門,直接把人帶回自己房間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