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83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83章 第83章
    顧辭跟顏霖說牧飛請他參加生日宴的時候,顏霖是有些猶豫的。

    “他這通知得也太臨時了吧,我上哪兒給他弄合適的生日禮物去?”去參加別人的生日,兩手空空肯定不好看,顏霖也不是那種沒有眼色的人。

    顧辭沒想到他是在煩心這個,笑說:“沒事,他不收你們這些后輩的禮物,往年也是這樣,你們去吃就行了!

    這讓顏霖挺意外,難怪別人都說牧飛溫柔體貼,看來不只是對自己的隊員很好,對其他戰隊的人也是考慮周全的。

    “那你給他準備好禮物了?”顏霖問。

    顧辭誠實地搖頭:“給忘了!

    “……”顏霖無語,他能說什么呢?

    顧辭倒是接著說:“所以還得麻煩你陪我去挑個禮物!

    “你這時間也太趕了,禮物上有想法嗎?”如果有想法,那還好辦一些。

    顧辭點頭:“準備給他買個包,我知道有一款包他很喜歡,一直沒舍得買!

    這就好辦了,顏霖點頭道:“那還用我去幫你挑嗎?你買那個就好了!

    顧辭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嚴謹了,立刻改口道:“我怕別人也送這個包,重復了就沒意思了。而且那包挺搶手,不一定買得到,萬一沒有現貨,你再幫我參考一下別的!

    這理由可以說是相當充分了。

    顏霖理性上覺得應該留在戰隊里研究一下下一場的戰術,但感情上顧辭已經開口了,他想追顧辭就得表現出態度來,不能像個連陪男朋友逛街都不愿意的渣男!

    于是顏霖點頭道:“什么時候去?”

    “傍晚吧,晚飯時間大家都休息,什么都不耽誤。我們在外面吃完飯再回來!鳖欈o提議。

    “行!边@個可以,顏霖應了,他下午再播一會兒,晚上直播可以減少一點時間。

    顧辭去跟黃顯要了幾個小時的假,黃顯聽是給牧飛買生日禮物,就讓他們去了。離下一場比賽還有好幾天,他還在挑選戰術部署,暫時沒到叫他們開會的時候,隊員們不用時刻待在基地待命。

    等兩個人從店里出來,除了顧辭手里提了一個袋子,顏霖手里也提了一個。

    顏霖臉有點紅,顧辭又給他買東西了,這次不是偷偷買的,而是明說了要買給他,作為五殺輔助的禮物。

    顏霖一邊覺得自己不應該收顧辭的禮物,一邊又覺得是顧辭送的,意義不一樣。在了解了包的價格,不在離譜那個行列之后,顏霖就答應了。

    這才是顧辭帶顏霖來的目的,他覺得顏霖應該有一個好一點的包,外出裝東西方便。直接送不是不行,只是覺得讓顏霖自己來試背,選最合適的風格,顏霖背著才好看。

    “謝謝隊長!鳖伭匦睦镩_心得不得了,這是他最貴的包了,大小很合適,能裝不少東西,主要是好看,他喜歡!

    “不客氣,你喜歡就好!北成想p肩包的顏霖就像個高中生,看著特別乖,完全無法想象這樣的乖仔蹲草罵人的樣子。

    “給牧隊這款包是不是有點?”顏霖又瞄了一眼顧辭手里的袋子,包是挺好看的,但裝不了什么東西,而且還沒他的貴。

    “他就喜歡這種小的,隨他吧!鳖欈o今天的購物體驗非常好,牧飛喜歡的那款包上個月就斷貨了,讓顏霖來陪他挑包的借口意外成立。至于那款包,顧辭想過了,如果今年生日沒有人送牧飛,那回頭他再買一個當作亞軍禮物給牧飛,畢竟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這點他不會小氣。至于為什么是亞軍,那是因為冠軍得是他們的。

    顏霖嘿嘿一笑,超好的心情讓他連吃飯都格外有胃口,便主動提議:“隊長,我請你吃飯!

    “好!睙o所謂吃什么,和顏霖一起吃飯就很好。

    兩個人吃完飯已經是八點多了,在往地下停車場走的路上,顧辭習慣性地打開導航看路況,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居然有一段路都堵車堵成紫色了。

    正常來說這個情況要么晚點回去,要么繞路,但顧辭看了看身邊的顏霖,冒出個不怎么光明正大的想法:“有段路堵住了,不知道是什么情況!

    說著,他還把手機給顏霖看。顏霖不開車,對路況以及繞路這事根本搞不明白?粗碌眠@么夸張的一大段路,皺眉問:“這要怎么辦?”

    顧辭一本正經地收回手機,胡說八道:“看這樣子得堵一個多小時,路上堵車太累人了,回基地估計就得休息,沒精神打排位了!

    顏霖不知道堵車累不累,他這是覺得很麻煩:“能繞路嗎?”

    “那段是必經之路!鳖欈o說。

    顏霖懵逼了:“難道要把車子停這里,坐地鐵回去?”

    “也不至于!鳖欈o說,“和戰隊請假,我們今天晚上還住我那邊吧!

    頻繁請假不太好,可cab并不限制請假次數。想到開車的是顧辭,趕上堵車走走停停疲憊的也是顧辭,作為一個貼心的追求者,哪能執意回去呢?而且他也沒有非回去不可的理由,加上今天早上展示居家魅力不怎么成功,這或許是個補上的好機會,于是顏霖只略考慮了一下就同意了。

    “那我們去超市買點東西帶回去吧,這樣明天早上就不用點外賣了!鳖伭卣f。

    顧辭哪管早上吃什么,能再次把顏霖拐回家就行:“好,正好這樓下就有超市!

    于是兩個人就直奔超市而去了。

    有了昨天的經驗,顏霖食髓知味,特地沒吹頭發就上床了。顧辭洗澡出來,看到他半干的頭發,欣然拿來吹風機給他吹頭發,還不怎么走心地教育他:“怎么不愛吹頭發呢?”

    顏霖享受著顧辭的服務,顧辭的動作很輕,讓他有種被安撫的感覺:“小時家里沒有這東西,沒養成習慣!

    他并不是要博取同情,只是說了實話。

    顧辭的動作更輕了:“吹不吹都可以,但是不要濕著頭發睡覺!

    “知道了!鳖伭匦÷曊f。

    把顏霖的頭發吹干,顧辭把吹風機收回洗手間,回到床上說:“忘了和你說,牧飛這次生日宴也請了潘續。你若是不想去,我可以幫你應付掉!

    他不是故意忘說的,顏霖一提禮物的事,他就把潘續丟到腦后了。

    顏霖并不意外,以牧飛和潘續的關系,沒有理由不叫他:“為什么不去?我還用躲著他?明明應該他躲著我!

    顧辭笑了:“我是怕你們一言不合打起來!

    顏霖頗為自信地說:“放心,他打不過我!

    打不打得過顧辭是不知道,不過潘續如果敢動手,他肯定會護著顏霖。

    cab基地里,面對兩個人兩天夜不歸宿,黃顯明顯是不認同的,顧辭不回來也就算了,當初他商業代言多的時候,也有一段時間不;鼗厮X,但拐帶著顏霖算怎么回事?顏霖一個剛成年的小孩兒,還是得在他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

    看黃顯那臉,謝文妮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那段路是真的堵,現在還是紅色飽和呢。你也不用擔心,顧辭比你還緊張顏霖,不會帶他去瘋玩喝酒的,這會兒應該都要睡了!

    黃顯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問她:“都這個時間了,你怎么還沒回去?”

    “你當我不想回去?忙到現在呢!”謝文妮甩了一下頭發,“現在要回去了。對了,最近隊里隊員的作息比之前正常了不少,至少上午能看到人了,繼續保持住,晚上別給他們安排太多練習!

    “這事你去和湯境說,讓他盯著這些人別拖延,早點把當天的訓練任務做完,他們就算下午兩點起晚上六點睡,我都沒意見!秉S顯說。

    謝文妮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別當我不知道,除了訓練任務,他們還得打排位,又得直播,怎么可能睡那么早?”

    “那你少給他們簽一點直播時長!

    謝文妮懶得理他,她能簽下的合同已經是業內直播時間最短,價格最高的了。跟這種整天研究戰術的宅男講不明白,謝文妮揮揮手,轉頭就走。

    第二天一早,顏霖早早就起來了。昨天食材都買了,他肯定不能錯過展現的機會。

    他一起身,顧辭也醒了?此p手輕腳下床的樣子,顧辭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覺得神神秘秘的有點可愛,便裝作還在熟睡的樣子。

    顏霖離開房間沒多會兒,顧辭就聽到廚房轉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他猜顏霖是去做早餐了,不禁開始反思,是不是昨天顏霖沒吃飽,一早上餓醒了。如果是這樣,那就是他沒準備夜宵的鍋,需要深刻反省。

    在床上躺了半個多小時,顧辭才起身出了臥室。此時廚房已經飄出了肉湯的香味,顧辭走過去拉開廚房的門。

    顏霖看到他醒了,笑道:“隊長,早!

    顧辭看爐灶上放著兩口鍋,道:“早,在做什么?”

    “昨天不是在超市買了些東西嗎?正好早上做個牛肉湯粉,吃著暖和!鳖伭卣f。

    湯粉還沒吃上呢,顧辭已經覺得心里很暖了。顏霖一早爬起來做這些,一點也不怕麻煩,真的很用心了。別人是宜室宜家,顏霖是宜賽宜家。

    顧辭:“我來幫忙吧!

    “不用了,馬上就好!彼故诀攘,哪能讓顧辭動手?

    于是顧辭雖然被趕出了廚房,但早上卻飽地吃了一頓湯粉,這一天心情都非常美好。

    晚上牧飛的生日宴,顧辭帶著顏霖準時到達。除了和牧飛一起過來的yf隊員,jo也比他們早到了一步。

    “timely,坐這兒!”寧樂心高高舉起手,表示自己身邊有位置。

    牧飛這次沒在ktv訂房間,而是訂了一家環境不錯的飯店包間。都是忙著比賽的人,玩得太high喝醉了,他也不好向各個俱樂部交代。

    寧樂心那邊正好兩個空位,顏霖就坐了過去,顧辭把禮物給了牧飛后,坐到了顏霖身邊。

    牧飛看了看自己身邊的空位,調侃道:“你都不愿意和壽星公坐一起嗎?”

    顧辭半真半假地說:“陌生人多,怕顏霖不好意思夾菜,要是沒吃飽就回去了,你這壽星公責任很大!

    “哦?”牧飛笑看著顏霖,“timely這么內向嗎?”

    顏霖還真不是不好意思夾菜吃飯的人,但他想和顧辭坐一起啊,于是一臉嚴肅地點點頭:“是有點,我怕生!

    jo哈哈大笑,倒也沒說什么。

    寧樂心倒是真信了,一臉天真地說:“我可以給你夾。我們隊長的飯局,你以吃垮他為目的就行了!

    坐在寧樂心另一邊的牧飛輕推了一下他的腦袋:“當著我的面說這些真的合適嗎?”

    寧樂心振振有詞:“隊長,我這是在幫你招呼客人!

    顏霖突然問:“以什么身份?牧隊的老婆嗎?”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寧樂心齜了齜自己的小虎牙,一副要咬人的模樣。

    “在外面就聽到你們的笑聲了!卑g的門再次被推開,zen和潘續一起進來了。

    “你們兩個一起來的?”牧飛問。

    zen:“沒有,在樓下遇上了!

    zen是tmw戰隊的王牌輔助,個子挺高,戴了一副銀框眼鏡,滿身的書生氣質,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睔赓|,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睔赓|,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睔赓|,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睔赓|,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睔赓|,一點也不像打電競的,反而像搞文學的。

    當初湯境在役時,兩個人并稱“輔助雙星”,只不過cab的人氣比tmw高,所以提到輔助代表選手,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湯境。若論實力,其實兩個差不多。

    這不,湯境退役后,今年的輔助代表選手沒有任何懸念地落在了他頭上。

    潘續看到顏霖,臉色明顯沒有剛進門時好了,顯然并不知道顏霖會來。

    包間里的人多,牧飛也沒注意到潘續的表情變化,招呼著兩個人落座,就通知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菜上得很快,為了讓大家吃飽吃好,牧飛可沒少點菜,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他們其中不少都是開車來的,今天也沒有點酒,顧辭說比賽期間就先這樣,等秋季賽結束了,再給牧飛補一頓喝酒的。

    牧飛欣然同意,嚷嚷著到時候讓顧辭攢局,顧辭應了。

    吃飯間,寧樂心拉著顏霖說小話,從聯盟最近的小八卦,聊到今天的菜哪個好吃,哪個難吃。

    顏霖的盤子就沒空過,顧辭一直在給他夾菜。

    寧樂心也沒光顧著自己吃,也給另一邊的牧飛夾了不少,表示著自己貼心乖仔的一面。

    “隊長,我自己夾就好,你多吃點!鳖伭乜搭欈o沒吃幾口,光在那兒說話了。

    作為聯盟的老隊員,聚到一起聊起來也是話題不斷,過生日吃飯似乎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來聊天搞團建的。

    “嗯!鳖欈o壓低了聲音,和顏霖說,“你吃飽就好,多吃點,把我給牧飛買包的錢吃回來!

    顏霖心道:我就算把這一桌全包圓了,也頂不了那包錢。

    潘續坐在兩個人對面,看著他們說悄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實在想不通牧飛怎么會請顏霖,往年牧飛生日,請的也都是老選手。寧樂心作為新人能來,那是因為他是yf的隊員,顏霖憑什么?

    他正琢磨著,就聽zen開口道:“timely,我記得你之前是打中路的,怎么想著去玩輔助了?你這次來輔助位,可讓我們這些老輔助壓力很大啊!

    聽到這話,潘續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知道自己不必如此,顏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什么,但他就是止不住地緊張。

    jo也跟著開口了:“原來你也知道啊,fancy之前跟我說timely好像是打中路的,我還說他記錯了,還向顧隊確認了一下!

    這下潘續更緊張了,臉都跟著泛青了。

    顏霖看了看潘續,見他那慫樣,心里冷笑了一下。

    潘續和zen坐在一起,大家以為他在看與他說話的zen,并沒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看潘續。

    牧飛樂道:“對啊。之前zen和我說,我還問過他,結果這小子狂得很,跟我說他哪一路都很強!

    zen向顏霖舉了舉杯,笑道:“那你下個賽季考慮一下去禍害別的路吧。我們輔助本來是隊里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現在好了,從你來了,每個隊的輔助都成了焦點。一到比賽,我們微博下都是讓我們拿出新東西,和你碰一碰,看誰的輔助更騷!

    顏霖笑了:“zen哥來我直播間充個大會員啊,我們組排打全輸出裝雙輔,騷斷其他輔助的腿!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