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69章 第69章
    很快到了兩個人為服裝拍照的日子。這種重要的場合,謝文妮肯定會跟著去。但對于這項活動安排,黃顯是有些不滿的。不是他不愿意讓隊員賺錢,而是時間安排得不好,后天cab將迎來比賽,這兩天應該抓緊時間安排戰術才對。
    不過他反不反對,并不能影響拍攝的進程。
    和顧辭的專業比起來,顏霖拍攝過程中就顯得生澀了不少,不過他長得好,又上鏡,攝影師是很樂意一邊教他一邊拍的。等到兩個人一起拍的時候,在顧辭的帶動下,顏霖也能拍出自然又令人愉快的照片。
    “你們cab的隊員真的是多方向發展的典范了。之前有個gu,就夠讓我們意外了,一個電競選手在時尚這塊居然發展得這么好,F在又多了一個timely,謝經理功不可沒啊!睂Ψ狡放曝撠熑诵Φ。
    在隊內沒有外人的話,謝文妮肯定會自夸一番,但在外面,她還是保持著謙虛的:“只是我們運氣好而已。也要感謝貴公司的邀請!
    負責人:“其實我們品牌一直想找幾個年輕的代言人或者品牌大使,只是挑來挑去都沒覺得有合適的。說來也是緣分吧,gu和timely被記者拍到的情侶裝照片正好被我們老大看到,直接推到了總部,總部當天就同意了。如果這組照片反響好,之后咱們肯定還有更多合作的機會!
    謝文妮微笑道:“我也很期待這次合作能有很好的效果!
    如果市場反應好,對顏霖來說就是推開了一扇新的大門,顧辭也可以說是后繼有人了。
    拍攝直到下午兩點半才結束,謝文妮還要和品牌方負責人再聊兩句,兩個人換回自己的衣服后,就在休息室里等謝文妮回來。
    拍攝地位于一個廣場邊緣,從這里看下去,視野很開闊,可以看到有孩子在廣場中央玩滑板、平衡車,有大爺大媽在空地上跳舞,還有美術生三五結隊地在一角寫生。但最吸引顏霖的還不是這些,而是一邊出租自行車的攤位。
    見他看得入神,顧辭走過來:“看什么呢?”
    顏霖指了指:“有自行車!
    自行車攤位的生意很不錯,人來人往的,不少都是情侶兩個人租雙人車。
    “想騎?”顧辭問。
    “我不會騎自行車,有時候看別人騎,會覺得挺有意思!鳖伭匦φf。
    小時候家里的經濟狀況根本不支持給他買一輛自行車。也好在周圍的小孩子都沒買過,所以不會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想到小時候的事,顏霖笑說:“我上小學那會兒,還不是家家都有車或者電瓶車的,不少家長來接孩子的時候,都是騎自行車。那個時候我還挺羨慕的,感覺坐在自行車上吹著風回家,比自己背著那么重的書包走路要輕松多了!
    顧辭側頭看了看顏霖,然后抓住他的手腕道:“走!
    “干嗎去?”顏霖被他拉著踉蹌跟上。
    “騎車!
    這邊租車不算貴,雙人車一小時三十,顧辭痛快付了錢。
    “上車!鳖欈o道。
    “我不會騎啊!鳖伭睾茔卤,顧辭這未免也太速度了吧?
    “這種車只要前面的人會騎就行了,來吧!鳖欈o笑說。
    還能這樣!顏霖來了興趣,乖乖上了后座。
    “走了!”顧辭大長腿一蹬,車子就跑了起來。
    顏霖坐在后面,一開始還努力跟著顧辭一起踩腳蹬,后來發現自己踩不踩都可以,只要顧辭正常騎行,把握好方向和平衡,他干坐著也可以。于是顏霖開始悠然地看起了周圍的風景。
    秋風吹到臉上,還挺涼的,但這種悠然又愜意的感覺,讓他心情放松,感覺特別舒適。
    “這和我小時候想象中的差不多,就是很悠然自得的!鳖伭匦Φ。
    廣場的內圈是不通車的,只有自行車在跑,倒也安全,顧辭說:“其實其他季節都挺好,但到了冬天,坐在自行車上吹著風,就沒那么舒適了!
    顏霖還真沒想過這一點,被顧辭這么一提,頓時覺得自己小時候的羨慕都錯付了:“你好好騎車,別說話了!
    今天溫度不算低,卻是個陰天,可這絲毫不影響顏霖騎車的心情。直到雨點砸下來,原本只是一兩滴,結果沒幾秒變成了大雨,直接把顏霖淋蒙了。
    廣場上的人也四散而逃,只有那些一看就很有生活經驗的大爺大媽從自己的包里掏出雨傘來,躲在被雨傘遮出的方寸之地,就像站在蘑菇下躲雨的漫畫主人公一樣有安全感。
    顧辭趕緊把車子騎回車棚,只有那里還有躲雨的地方,但到地兒了,兩個人的衣服也基本全濕了。
    “哎呀呀,這雨說下就下,真是不講道理喲!弊廛嚴习鍑@氣抱怨。
    此時這邊已經擠了不少來還車順便躲雨的人。顏霖和顧辭的頭發都被打濕了,之前做的造型也不復存在了。好在妝他們拍完就卸了,不然這會兒肯定糊成一團。
    兩人看著彼此狼狽的樣子,相視而笑。如果是自己一個人被雨淋了,心情肯定會很糟糕,但兩個人一起被淋了,反而會覺得有趣,好像淋雨也不足以破壞好心情。
    顏霖打了兩個噴嚏,這穿著濕衣服再被小風這么一吹,還挺冷的。
    顧辭趕緊問老板要了紙巾來給顏霖擦頭發和臉上的水。他只想著帶顏霖騎車,估摸著最多半個小時就回去了,所以他也沒穿外套,這會兒實在沒有多余的衣服給顏霖保暖。
    這時,顧辭的手機響了,是謝文妮打來的,顧辭立刻接了,還沒等謝文妮問,顧辭就把兩個人在自行車棚躲雨的情況跟她說了。
    謝文妮大驚:“你倆可真是我祖宗!等著!我去接你們!”
    這兩個寶貝疙瘩要是淋雨生病了,黃顯不得掀了她的桌子?
    沒多會兒,謝文妮就帶著傘和衣服過來了,兩個人披上衣服趕緊跟著謝文妮回到車上。
    謝文妮翻出毯子和毛巾:“趕緊擦一擦,把毯子裹好,回去給我好好洗熱水澡!”
    說完,謝文妮就趕緊發動車子,帶著兩個人往回趕,還不忘數落:“就不能看看天氣預報嗎?玩性怎么這么大?”
    兩個人坐在后座也不吱聲,這時候說啥都是挨罵。顧辭幫顏霖擦著頭發,又給他裹緊了毯子,顏霖任他給自己忙活,身邊有一個能陪他玩,又能照顧他的人,顏霖打心底里覺得開心。在朋友關系里,他更多的是擔任一個照顧朋友的角色,奶奶還在時,雖然也會照顧他,但和朋友之間的照顧不一樣,至少奶奶不會陪他騎車。這樣一對比,顧辭就顯得很特別了。
    “隊長,我也幫你擦一下吧!鳖伭匦÷曊f。
    “不用,你自己裹好。冷不冷?”顧辭聲音也很小,以免聲音大了,謝文妮聽到又得繼續數落他們。
    顏霖搖搖頭。
    顧辭還是拿了自己的衣服又給顏霖裹上一層。
    顏霖笑道:“我身體素質還挺好的,不用這么麻煩!
    “多裹一點沒壞處!
    回到基地,兩個人被謝文妮趕著回房間洗澡了,她自己則去食堂讓廚房給煮了兩碗姜湯。等他們洗完澡,謝文妮看著他們把姜湯喝完,才放心地離開。
    顏霖晚上照常直播,一開始一切正常,等到九點左右的時候,直播間觀眾發現顏霖臉特別紅,紛紛詢問是不是基地空調開高了。
    “沒有啊,正常溫度!鳖伭匕戳税刺栄,“沒什么事,就是頭有點疼,睡一覺應該就好了!鳖伭卣f。這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边@話別人沒放在心上,但開著小號蹲在顏霖直播間的顧辭卻沒敢馬虎,直接走過去,摸了一下顏霖的額頭。
    【gu神?】
    【這就摸上了?你倆不解釋一下?】
    【顧隊的手真好看,舔舔!】
    顏霖轉頭看他:“怎么了?隊長!
    顧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皺眉道:“你發燒了!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頭有點疼,但身上并不冷啊。
    鹿閱聽到動靜,忙問:“發燒了?怎么搞的?”
    他聲音大,陳趣和姜午陽也聽到了,趕忙圍過來。
    陳趣:“怎么樣?燒得厲害嗎?”
    姜午陽:“我打電話叫隊醫來看看!
    比賽在即,就算對手實力不強,那也不能馬虎。
    顧辭將顏霖的椅子推開一點,對他們道:“應該只是低燒。午陽,你聯系一下隊醫,我先帶他上樓休息!
    陳趣忙道:“趕緊去,我那兒有退燒藥,需要的話直接去拿!
    鹿閱過來幫顏霖跟粉絲說幾句,順便幫他關掉直播。粉絲們都很擔心顏霖,讓他好好休息,鹿閱一一幫顏霖應了。
    顧辭把顏霖送回房間,讓他換好睡衣,看著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顏霖感覺還可以,就是這會兒感覺到腿有點酸了:“隊長,我一個人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顧辭眉心未展:“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思干別的?”
    “我有經驗的!边@幾年他生病都是一個人扛過來的。
    顧辭沒說什么,只是找出戰隊給各個隊員準備的基礎藥箱,拿出溫度計遞給他。
    顏霖老老實實量體溫。
    顧辭坐到他床邊,就這么看著他。
    顏霖看顧辭一臉愁樣,笑著戳了一下顧辭的下巴:“你這個表情弄得我壓力好大!
    顧辭嘆氣:“你生病,我壓力也很大!
    “我不會耽誤比賽的!鳖伭匾詾轭欈o是怕后天的比賽他不能上場。
    “我不擔心比賽!鳖欈o摸了摸顏霖熱乎乎的臉,“是看到你生病,我心情不舒服,覺得沒照顧好你!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