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65章 第65章
    開局, 顏霖直奔自家藍區。顧辭把藍讓給了他,自己則直接去反對面的藍。at拿的打野英雄非常依賴紅,所以肯定是紅開, 顧辭去拿藍,不會受到任何阻礙。
    顏霖也不貪心,拿完藍就去河道打中立生物了。拿著打野英雄, 顏霖帶了懲擊,這對他拿中立資源很有利。
    一到四級, 顏霖想都沒想,直接去中路抓人。at喜歡蹲草,而幽靈有足夠強大的隱身技能,能夠讓他每個草都放心去探。
    果然, 他在中右草后的小草叢里看到了at中路。顏霖上去直接給他來了一套技能。作為打野英雄,幽靈技能再雞肋,傷害那都是不容小覷的。尤其是前期, 在所有人都沒有防裝的情況下,抓到人那就是殺!
    解說甲:“tily的技能還沒開全,但他憑借著e、q,以及平a,也能追著at的中路打!read來了, 這下at的中路真跑不了了!”
    “first blood!”
    一血被顏霖拿下。
    有了一血帶來的可觀經濟,顏霖再次進入隱身狀態,開始每一處草從都探。等到達六級,技能開全后, 更是走到哪打到哪?吹絘t野區的野怪, 收!看到河道的中立生物, 收!看到落單蹲草的at輔助, 收!看到草里兩個at的人……跑!
    顏霖就用這種方式找at隊員的位置。
    解說甲:“at摸不到tily的位置,開始往中路集合,看起來是要抓read!”
    話音剛落,顏霖已經繞到了對面adc身邊,adc跟著大部隊往中路靠,但位置是比較靠后的。顏霖直接q技能標記,e穿到對方身后,讓對方炮彈打不中他,補了一個平a,開r爆發,兩下平a加q技能的標記爆炸,at下路直接蒸發!顏霖w隱身,頭也不回地跑了。
    “tily這一套也太絲滑了吧!”解說乙大喊道,“at的下路都沒反應過來,人就沒了!”
    解說甲:“read已經發現at要包他的意圖了,chq已經來到中路,他擋下了at打野的突擊!gu進場,直沖at打野!at打野倒了!read側面配合shir拿下了at中路!at已經無力再戰,退回塔下!
    解說乙:“看tily的位置,他沒準備放對面輔助回去!他找到輔助蹲草回城的位置了!at輔助手上沒有任何技能,只能等死!”
    顏霖又拿下一個人頭,順便把對面剛刷新出來的藍拿了,加快自己的技能循環。
    【這就是tily嗎?!這幽靈玩得有點6啊!
    【輔助永遠是最了解輔助的!
    【下手快準狠,殺下路那一套秀得我頭皮發麻!】
    【哈哈哈,如果不是會長打完一套就跑,不像其他打野會伺機補傷,我都要懷疑會長是打野出身了!
    幾輪探草,顏霖差不多摸清了at藏視野時會蹲的地方。
    at也發現單個蹲草不行,比預期早地開始了抱團,就是怕顏霖再進來抓人。
    可惜他們低估了顏霖對英雄的熟練程度。既然不能抓單,顏霖就各種找人,cab也像上一局一樣抱起了團。他們與顏霖拉開了一定的距離,盡量不讓at的人看到他們的視野,顏霖才更方便探草。
    而顏霖在摸到對方位置后,并不先手進場,而是陳趣和姜午陽這兩個生存力強的先進,然后顏霖跟鹿閱一起進場打對面c位,只要打掉了,顧辭進來就是收割的。
    at打野看著灰掉的頁面,咬著牙道:“一定要殺tily幾次,他現在的經濟真的可以肆無忌憚地探草!
    at下路:“幽靈的e技能和隱
    身可是讓他玩明白了,跟條魚似的,不好殺!
    at打野:“必須殺他兩次,不然我們又拖不到后期了!
    at打野的想法沒有問題,他們一開始覺得顏霖拿到幽靈并不能構成威脅,但事實卻告訴他們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這個情況下,他們必須克制幽靈探草的節奏,否則這一局不過是上一局的重復而已。
    at一著急,節奏就亂了。打野脫離了大部隊,埋伏著想抓顏霖。他想得很好,但忽略了對面有個顧辭。
    顏霖了解輔助,顧辭同樣了解打野?吹絘t四人在小地圖上集體閃過一秒,卻唯獨沒見打野時,他就判斷出了對面打野的意圖,開始找at打野的位置。
    顏霖沒管他,帶著其他三個人繼續探,發現了ta四個人的位置,他們就直接上了。
    at打野見顏霖現身,立刻鎖定他,但技能還沒甩過去,就被趕到的顧辭攔住了去路。4v4這一團人打他們的,不遠處顧辭和at打野1v1。
    顏霖也猜到了at打野的想法,賤賤地跑過去補刀。顧辭把人頭讓給了顏霖,顏霖美滋滋再拿經濟。
    人頭和buff都有了,直接隱身去了at高地
    姜午陽已經推到了at下路二塔,at下路復活后趕緊來守,被等候多時的顏霖q-e-a-r-a-a一套帶走,這次at的下路倒是打到他了,但并不致命,顏霖隱身跑了,根本不給后面趕來的at成員補刀他的機會。
    解說甲:“我愿意稱tily為奇跡輔助,好像無論什么英雄到他手里,都能打出效果!
    解說乙:“的確,這一局他都沒出輔助裝,但也沒有分shir的經濟,讓cab各路都發育正常。gu又很有反野經驗,就算前期讓了個藍給tily,也完全不影響自己的發育!
    解說甲笑道:“看來以后對上cab的隊伍得好好考慮一下b了,這個tily真是什么都敢玩,而且玩得很不錯!
    “哈哈哈,如果下個賽季tily轉位置,我真的一點也不會驚訝!苯庹f乙也笑了。之前他和解說甲一樣擔心tily拉胯,他們會解說不好被扣錢,現在看來一切擔憂都是多余的!
    黃顯臉色恢復了正常,甚至帶上了笑意:“顏霖這小子行啊,下個賽季一定得讓俱樂部給他加錢,必須把人給我留下。這要是跑到別的戰隊去,咱們cab恐怕都危了!
    湯境不僅樂于看到顏霖拿出各種英雄,更開心的是看到了顏霖給整個隊伍帶來的改變。這才是cab,敢拿敢打,敢拼敢上!
    謝文妮的手機則是響個不停,來打聽顏霖代言報價的廠商一個接著一個,謝文妮都樂開花了,這可不只是廠商找顏霖,也是在給她送提成!
    b時或許這一局全是懸念,但打到現在,沒有人覺得有懸念了,cab順利拿下這一局比賽,以小組第一的成績出線!
    被打得生無可戀的at隊員回到休息室時紛紛吶喊再也不想遇到cab了,這tily就是個鬼,完全摸不透,自己節奏全亂了不說,連一點還手的余地都沒有,根本不能開心地打游戲!
    “太棒了!”黃顯大力地拍打著顏霖的背,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不要小看小組排位,這決定了之后比賽的對手實力,像他們這樣小組第一的,下一局對陣的會是d組出線的最后一名,這輕松可想而知。
    顏霖差點被黃顯拍吐血,趕緊往顧辭那邊躲了躲。
    顧辭笑著把顏霖藏到自己身后,說:“今天晚上我請客,訂個地方吃飯吧!
    鹿閱和陳趣一起大喊吃火鍋,姜午陽沒有反對。顧辭看向顏霖,問他意見。
    顏霖點點頭,這個季節到了晚上,秋風已經挺涼了,來一頓暖乎乎的火鍋,肯定很舒服。
    一頓飯吃得熱熱鬧鬧,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
    ,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
    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被拍了一般也不會上前要求刪除。
    車子很快來了,顧辭道:“上車吧!憋@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謝文妮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招呼著大家上車,返回基地。
    很快,某業內知名雜志電競板塊的官方微博就更新了,說到cab聚餐,一隊人其樂融融,還附上了一小段視頻和幾張照片。其中就有顧辭摸顏霖的臉,以及給他戴圍巾的照片。
    這些內容很快被搬到了論壇上,而論壇上的粉絲和微博粉絲的關注點完全不同,她們關注的是這兩個人居然穿了同款小貓簡筆畫衛衣,妥妥的情侶裝!所以這是在為官宣做準備嗎?!大家都高興,謝文妮破例讓大家點了幾瓶酒。
    顏霖喝酒上臉,一杯啤酒下肚,臉就紅起來,不過人并沒有醉。大家笑他這種人都不能偷喝酒,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顧辭挪走了顏霖的酒杯,給他換了冰可樂,顏霖說:“沒關系,我還能喝一點!
    顧辭給他撈火鍋里的菜:“喝一杯意思到了就行了。你要是醉了,我得扛你回去。萬一被拍到,論壇又有話題了!
    “我有數!
    “醉鬼都覺得自己有數,好好吃東西,我也不喝了!鳖欈o把剛送上來的炒飯給顏霖撥了一些。
    顏霖看在座的其他人都笑著看他,也不說話,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哪里怪。
    謝文
    妮趕緊開啟話題,以免這些人總盯著顏霖和顧辭看,搞出什么現在不能說的話題來:“顏霖,聽說你家那兒要拆遷了?怎么不跟我說呢,我也好幫你找個安置的地方!
    這原本不是她的職責范圍,但顏霖在進隊時,她和顏霖談過家里的情況,才知道顏霖家只有他一個人,或者說他爸媽早就不管他了。這屬于隊員的**,她沒跟任何人提,包括顧辭,然而在生活上,她會默默地多照應顏霖一些。
    顏霖倒也沒想那么多,微笑說:“隊長都幫我安排好了!
    “拆遷?”鹿閱驚呼,“那你不是要發達了?你發達了還打電競嗎?”
    顏霖一臉嫌棄說:“你對現在的行情是真不了解啊,現在拆遷已經不像以前給那么多錢了!
    話題就這樣轉到了拆遷和買新房上,大家交流起了看房和買房的心得,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年輕人想得沒那么全面,總之沒有人問顏霖他的父母什么打算。
    謝文妮默默地看了顧辭幾眼,要說精,那還是顧辭精,這就么順利把顏霖拐進家門了。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顧辭說的那個房子光裝修就是以后這就是顧辭結婚用的新房了,所以父母必須表示一下。
    等一行人吃飽喝足出來,都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一隊人站在飯店門口等司機把車開過來,顧辭用手背摸了摸顏霖依舊紅撲撲的臉,笑問:“難受嗎?”
    顏霖搖搖頭:“就一杯,真的沒醉,我還吃了那么多東西,更不可能醉了!
    顧辭摘下自己的圍巾給顏霖圍上,顏霖剛想說不用,顧辭就道:“別動。喝了酒會熱,今天風涼,別感冒了!
    顏霖圍著帶著顧辭香水味的圍巾,的確感覺風不往衣服里跑了。
    “有記者?”謝文妮最先發現了蹲在不遠處花壇邊,拿著相機一頓拍的記者,應該是做電競相關內容的,不然應該沒誰會大晚上的在這兒蹲著。
    cab小組出線出來慶祝,有記者想拍點素材蹭一波流量很正常。他們是電競選手,又不是藝人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