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58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58章 第58章
    顏霖的經濟在那里擺著, cab也沒準備拖后期,趁著顏霖的強勢期瘋狂偷襲對面,有機會就推塔。
    star雖然能猜顏霖可能會蹲的草, 但顏霖也會狡兔三窟, 就像玩石頭剪刀布一樣,猜對面會出什么, 就得多想幾層。
    等到顏霖的經濟完全起來后, 就算只和陳趣去抓人,傷害也足以打死除了肉坦之外的其他英雄了。
    除了經濟差距, 實力差距也在那兒放著, 沒有太多懸念, cab連勝兩局,結束了比賽。
    顏霖跟著隊伍去oon那邊握手, 到star這里,star并沒表現出失望或者懊惱, 反而很開心地看著顏霖:“會長,恭喜獲勝!”
    顏霖笑了:“你蹲草很靈性, 和你互猜位置也很有意思。好好打, 咱們協會就需要你這種有想法的!
    star備受鼓舞, 用力點頭:“好的會長!”
    oon戰隊本就沒指望能贏cab,這次對局對他們來說更多的是學習和成長。
    敗方采訪, 邀請的是star。
    star和見顏霖時一樣,還有點靦腆。
    主持人:“star, 你這兩局的英雄選擇、探草還是很漂亮的。輸了是不是很遺憾?”
    star很實在:“還好,我們有心理準備。c組里, 數cab實力最強, 輸給他們很正常!
    主持人:“你這個心態真的非常棒, 有這樣的心態,一定能鞭策自己有更大的進步!
    對于敗方采訪,官方會要求主持人盡量委婉,往正能量上引導。
    star笑著點頭:“我們的確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雖然輸了,不過今天我還是很開心的,因為見到了會長!
    “哦?你是tily的粉絲?”主持人喜歡這種心態好,又會找話題的選手。其實無論主持人還是選手,在采訪這件事上都是合作關系,最好是能達到相互成就的效果,否則無論哪一方,都會覺得難受,觀眾看著也難受。
    “對呀!眘tar笑道,“希望以后還有機會和會長對戰!
    臺下顏霖的粉絲送上歡呼,既然都是輔助保護協會的會員,那是一家人了。star說話也爽快,很快贏得了各路觀眾的好感。
    主持人:“一定會有的,之后的比賽你們也要加油!”
    敗方采訪結束后,就是勝方采訪了。cab原本是想讓姜午陽去接受采訪,但因為潘續來了,官方想有更多熱度和話題,就提議請顧辭去采訪席。
    姜午陽樂得清閑,他本就不愛接受采訪,想也知道采訪能問他什么,基本就是tily不跟你走下路,你有什么想說的?或者和tily這種打法聯動,有沒有不適應?沒人明白他就喜歡自己吃獨線,顏霖不管他,他一點怨言都沒有。這也是顏霖提出下路抗壓,他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有,立刻操練起來的原因之一。
    果然,顧辭到臺上,主持人聊的第一個話題就是“之前你去看了yf的比賽,今天go on來看你的比賽,你們三個人的關系真的很好”。
    如果是之前,顧辭會挺高興的,但現在,他雖然不會口出惡言,但對潘續的想法已經跟以前不同了。
    “我去看yf的比賽是tily想去,我陪著而已!鳖欈o把話題帶到顏霖身上,以往他不會特別在意自己的熱度被誰蹭了,但現在,誰蹭都行,除了潘續。
    果然,導播給了潘□□的鏡頭,就拉回來了,潘續原本想沖鏡頭揮手的動作也卡在了一半,大家的目光都在顧辭身上,誰也沒注意潘續的尷尬。
    “哈哈,看來顧隊跟你們的
    新輔助關系真的特別融洽呢!敝鞒秩藰返,“我看你今天把野都讓給他了,能讓你讓野,實在難得啊!
    顧辭不以為意地說:“他能打出效果,我給他當工具人也沒什么不行!
    【媽耶,能讓gu心甘情愿打工具人打野,tily是第一個!】
    【這就是愛,你們這些單身狗不懂!】
    【這贏了是愛,輸了可就是妖妃禍國了!
    【會長四十米大刀正向你砍來,保重!】
    主持人:“看來你們對自己的隊友是相當信任了!
    “當然!
    主持人:“剛才star表示自己追星成功了,顧隊怎么看?”
    顧辭一笑:“他是個追星的,我天天跟‘星’在一起,我需要看什么?看他有多耀眼,還是想法有多獨特?”
    【哇,這就贊美起來了!】
    【《跟“星”在一起》!
    【我怎么聽出一股爭寵的味道了?一定是我的幻覺!
    這話弄得主持人也不知道怎么接了,鼓勵選手,給選手信心或者安撫,這是主持人應該做的,但現在顧辭都已經這么說了,好像沒有他發揮的余地了!
    為了不冷場太久,主持人只能干巴巴地說:“那、那tily是挺厲害的!
    顏霖拿手機看著賽后采訪,臉都被顧辭夸紅了——這什么事啊,他平時直播的時候自吹自擂一番并沒覺得不好意思,但被顧辭這么吹,他實在不太好意思。
    顧辭依舊保持著微笑:“喜歡他,關注他,都是可以的。只要不打擾他正常的生活就好!
    主持人也不知道顧辭怎么突然把話題聊到這上面來了,怕他把采訪變成教育頻道,立刻把話題扯回來:“的確,相信粉絲都是理智的。那么請問cab接下來有什么安排?今天潘續也到現場了,會一起吃個飯什么的嗎?”
    顧辭笑意散了,說:“離下一場比賽沒有多少準備時間,我們要回去準備!
    這是頭等重要的事,主持人立刻說:“沒錯沒錯,比賽是現在所有戰隊放在第一位的事!
    顏霖面無表情地坐在車上,像之前一樣,大家都在等顧辭上車后出發回基地。顏霖知道之前顧辭和潘續關系還不錯,但近來似乎疏遠了不少,這會兒人都到現場了,就算顧辭去跟潘續吃頓飯,謝文妮也不會說什么的,但顧辭卻找了理由沒去,這不禁讓他有了一點猜想。
    回到基地,謝文妮點的外賣已經送到了,大家都餓了,前推后擠地來到會議室,安撫五臟廟。
    黃顯剝著螃蟹,對大家道:“雖然咱們小組出線是穩了,下一場對戰的也不是強隊,但之后就是和d組的碰撞了,sark和都在d組,這才是硬仗,所以大家都不要松懈,真正的比賽才開始呢!
    “知道了!贝蠹覒,也聽不出走沒走心,反正現在吃最大!
    顏霖不太喜歡吃螃蟹,就把自己的那份推給了顧辭。
    “顏霖,你偏心!”鹿閱立刻控訴。
    顏霖望天,根本不理他。
    陳趣樂道:“你跟隊長爭,下輩子吧!
    鹿閱哼哼了兩聲。
    顧辭當然是不可能讓給他的,就算知道鹿閱是隊里最喜歡吃螃蟹的,那鹿閱也沒資格吃顏霖給他的螃蟹。
    陳趣吸溜著蟹黃面,對顧辭道:“隊長,你和潘續是發生什么事了嗎?最近你們好像都沒私下見過面了!
    別看他平時大大咧咧的,不太注意生活上的細節,但在人際交往上的事他是挺精明的。不然也不可能混成圈子里人緣最好
    的不是?也是因為這樣,誰跟誰好,誰跟誰不合,他心里門清,組織聚會或者組排的時候,也會格外注意這點。
    “沒什么!鳖欈o淡淡地說,“只是沒時間關注他而已!
    陳趣咧嘴一笑,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
    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
    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
    顧辭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弊煲恍,想想也是,從顏霖來了,隊長還關注過誰?而且之前和rcs打練習賽,顏霖和潘續似乎有點過節,隊長現在站顏霖這邊,也說得過去。
    顏霖想得比陳趣多,顧辭這個人雖然交友不多,但不是那種會故意不給人面子的人,今
    天顧辭沒和潘續吃飯,甚至連招呼都沒打,還不如之前對萬芙有禮貌,可見原因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這也讓他更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晚上回房間的時候,顏霖叫住了顧辭,問:“隊長,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顧辭沒有否認,但也沒有立刻承認,只是問:“不高興了?”
    顏霖搖搖頭。
    顧辭沒賣亓班,迂回地說:“只是側面了解到一些事,關于你和潘續的。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多少有點惱火!
    “是小亓跟你說的吧?”顏霖并不做他想,他和潘續的種種,亓班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既然顏霖明說了,顧辭也不否認:“是我問他的,你別生他的氣!
    顏霖搖搖頭,他當然不會生亓班的氣,只問:“你信我?”
    顧辭理所當然地說:“當然!
    “為什么?”顏霖以為這種沒證據的事,別人就算信他,也多少會持一些保留態度。
    “我相信我的眼光!鳖欈o說。他沒提顏霖被潘續推下樓梯的事,也是不想影響到顏霖的情緒。
    “沒有證據的事,小心被打臉!辈还茉趺礃,聽顧辭這么說,顏霖還是很開心的。
    “搶來的早晚會露餡,就算不露餡,也有無法創新,枯死的時候。你只要看著就好!鳖欈o說。像潘續這樣的人,只有慢慢枯死,無創新而被淘汰,才是對他所為最好的回饋。直接把他按死,反而太痛快了。
    “隊長,謝謝你!边@或許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支持,被認可,對被竊走成果的顏霖來說,比把成果找回來更重要,也是他不斷創新、嘗試、冒險的動力。
    “你很棒,做你想做的,你的創新對潘續來說就是最大的打擊!鳖欈o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鳖伭刈哉J不是感性的人,但被顧辭說的,心里還是又酸又軟,于是他主動伸手抱了顧辭一下,“我一定不讓你和戰隊失望!
    這突來的擁抱讓顧辭心花怒放,笑道:“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只會給我驚喜!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