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49章 第49章
    顏霖依舊是準時回到房間,但今天他卻睡晚了,因為在研究顧辭給他的平板。
    “這合作商不錯啊,東西給得這么全!鳖伭刈匝宰哉Z地拆著袋子里的東西,除了平板之外,還有用于平板書寫的筆和一副無線降噪耳機。
    這些東西顏霖不是買不起,只是舍不得買,以前直播的時候有臺電腦就夠了,不太需要這些額外的東西,而現在他還得存錢等拆遷買房,更是不愿意亂花了。所以收到這些東西,他是真的很開心。
    于是熟悉著平板的用法,時間就來到了凌晨兩點。見實在不能再拖了,顏霖才把平板放到枕邊,心情很好地入睡了。
    這也導致他第二天起晚了。
    “喲,難得你也會起晚呀!甭归喅龇块T時,正好看到顏霖在等電梯,他便快了幾步走過去,“怎么,失眠?”
    顏霖沒好意思說自己玩平板玩晚了,便應付道:“想陣容搭配,一時沒睡著!
    鹿閱似乎還挺理解,拍了拍顏霖的肩膀:“別緊張,雖然unn的輔助很狂,但我相信你是最棒的!畢竟你擅長的搶buff,搶人頭,搶經濟啥的,聯盟里沒幾個輔助敢這么干!
    “我謝謝你了!鳖伭剡B一個眼神都沒給鹿閱,別說他根本不緊張了,就算緊張,鹿閱這一連串的屁話也是無效安慰。
    隔天就到了cab對戰unn的日子。
    論壇上,unn的粉絲早早地就舞起來了,確切地說應該是lizard的粉絲。
    【這場比賽就是輔助見真章的時候了!lizard加油!】
    【lizard最擅長教新人做人了,期待看tily吃癟!】
    【tily一天到晚在直播間懟這懟那的,是得有個人好好給他一頓父愛的教育了!
    【tily一個業余主播,還敢自稱輔助保護協會會長,他也配?把我們lizard哥放哪兒?!】
    【unn2∶0cab!】
    正常來說,以顏霖和顧辭的粉絲量,不可能不重拳出擊。但lizard粉絲的這種操作,他們實在是見得太多了,都看倦了,跟lizard粉爭長短,反而等于給了他們熱度。所以都非常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cab依舊是提前兩個小時來到比賽現場化妝準備。
    “跟《峽谷》電競頂流一個戰隊,壓力真是山大啊,就連化妝都得比其他戰隊精致!标惾ひ贿呅蕾p著鏡子中帥氣的自己,一邊拿出手機自拍得不亦樂乎。
    謝文妮照著他的后腦勺輕輕拍了一下:“你要是賽場上話這么多,別人也不至于叫你啞巴上單!
    “姐,我那叫精準報點,不說廢話!标惾樽约恨q駁。
    “你但凡多說兩句話,我給你談代言也不至于那么困難!”謝文妮并不是指著顧辭一個人薅羊毛那種,只要有合適的機會,其他人的代言她也會積極去談。
    陳趣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笑道:“姐,現在那些商家除了看知名度之外,更重要的還是看臉啊。你與其在這兒念叨我,還不如給顏霖多找幾個代言,他那臉,廠家和粉絲都喜歡!
    這話把大家都逗樂了,姜午陽更是吐槽陳趣凈說大實話。
    謝文妮也笑道:“找顏霖的廠家真心不少,但我得好好挑一挑,挑個最好的,以后價位才好談!
    這事顏霖倒是看得很淡,電競選手能長期拿到品牌代言的鳳毛麟角,很多拿到了的也不過是個“品牌摯友”的名頭,真能拿到代言人的,恐怕只有顧辭一個。
    休息室內的電視上播放著現場的情況,此時觀眾們都陸續進場了。別看只是小組賽,賽場可一點都不小,這也是各個戰隊暗中拼粉絲量的時候,比賽的戰隊粉絲座位劃分明確,一些新戰隊或者一直吊車尾的戰隊,粉絲席人少就算了,若趕上雙方都是有人氣的戰隊,那哪方人少,肯定會成為黑子們的嘲諷對象。
    黃顯抱著他的a4本琢磨著可能出現疏漏的地方,湯境則檢查著隊員們的水杯,確定都裝上咖啡了,且不會灑漏。
    等觀眾差不多都進場了,大屏幕上循環播放起了官方及贊助商的廣告。官方直播間也同時開啟直播,彈幕很快刷了起來。
    手機上交前,顏霖收到亓班發來的打氣消息,今天不是周末,亓班不可能到現場來,只能用這種方法給顏霖加油。
    “官方這宣傳片拍得真心不錯,雖然看過很多次了,但還是覺得帥!甭归営芍再潎@,雖然代表中路的選手是潘續,不是自己,但鹿閱并不嫉妒。
    姜午陽跟著點頭:“是不錯。就是隊長一出場,別人感覺都是陪襯了!
    鹿閱樂道:“那沒辦法,他們拍的時候心里應該已經有準備了!
    廣告放完,進入賽前垃圾話。因為是小組賽,為了節省時間,每個隊每次只派一個隊員接受采訪。這次cab是讓鹿閱去的。
    鹿閱本就是那種挺乖的性格,雖然顏霖來后,鹿閱沒少炸毛,但論說垃圾話,他還是比較克制謙遜的。
    和他相比,unn派出的lizard就明顯是另外一種風格了。
    主持人:“你覺得cab對你們來說是強敵嗎?”
    lizard懶散地坐在椅子上,簡直就是媽見罵的坐法,但他自己似乎沒意識到,說:“cab也就顧隊厲害,只要壓住了顧隊,其他人都不算什么!
    主持人:“cab的新輔助tily上一場的表現不錯,與你又同為輔助,你覺得他的打法怎么樣?”
    lizard:“上一場cab能贏,那是因為wov的輔助不行,沒摸透tily的打法,但我不一樣。tily再怎么也只是個主播出身,路子是野了點,也是因為這樣,很多人覺得他打法新穎。但對我來說,他就是花架子,什么也不是!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你已經摸透tily的打法了嗎?”
    lizard:“那是自然,我的肉輔必不可能輸給他。他想來聯盟稱霸輔助圈,我只能說他就是幼兒園都沒畢業的水平!
    主持人:“那預測一下比分吧!
    lizard非常自信地道:“二比零,我們贏定了,而且我會收下tily至少五個人頭。讓你們知道誰才是輔助王者!
    垃圾話環節結束,畫面切進嘉賓席。顏霖臉色陰沉地站在電視機前,一副隨時要沖進unn休息室,來場真人搏斗的即視感。
    鹿閱原本想勸慰顏霖兩句,讓他別崩心態,但看到顏霖的表情,趕緊抿住了嘴,并開始自我反省是不是太謙遜了,讓戰隊很沒面子。
    顧辭手腕輕輕搭在顏霖肩膀上,臉上是對外常見的嚴肅:“走吧!
    顏霖微微點頭,率先走出休息室。
    lizard的賽前采訪也刺激到了現場的觀眾,以至于cab上場時,unn的粉絲在那兒嘲諷似的起哄,cab的粉絲則瘋狂為自家戰隊打call。
    “tily的臉色可真難看,就說新人心態不行吧,隨便被說兩句就崩了!爆F場unn的粉絲小聲討論著。
    “可不是,還是lizard心態穩,什么時候都是一副舍我其誰的樣子,我就喜歡他這種態度!”
    “我也是,這才是職業選手應該有的心態,主播什么的,就算來打職業,也是爛泥扶不上墻!
    第一局b開始。unn和大多數戰隊一樣,不敢放顧辭的打野,這就讓其他人的英雄好拿多了。
    以肉輔著稱的lizard依舊拿了個能扛的輔助獸人。
    獸人的攻擊一般,但特別肉,對于四保一或者上路不夠肉的陣容,獸人可以充當前排。這也是lizard的招牌英雄之一。
    解說甲:“cab這一局并沒有針對lizard,只做了常規ban!
    解說乙:“是啊,不知道cab是認為常規上ban位的體系對他們更有威脅性,還是對這一手獸人有專門的打法!
    解說甲:“很難說,但就上個賽季來看,lizard拿到獸人打四保一的體系時,是全勝的!
    解說乙:“那現在壓力就來到了cab這邊!
    鹿閱中路拿了個清線快,但后期需要一定精準度的冰河王。
    解說甲:“看來這次cab是中路工具人了,應該和unn一樣,打四保一。就看tily拿什么輔助了!
    解說乙:“這就是傳說中的打不過就加入嗎?對面什么陣容,cab就拿什么陣容,最后變成手法局的話,cab這種出了名的手法隊可不是慫的!
    正說著,cab最后一手輔助位亮了出來。
    【臥槽!點錯了吧?!】
    【什么東西?中路英雄打輔助?】
    【中路英雄就算了,還是個法刺妖姬?】
    【tily這心態是被垃圾話弄崩了,所以開始亂選了?】
    解說語氣也充滿了驚訝。
    解說乙:“如果這一手不是選錯的,那會不會是tily玩冰河王,read拿法刺?read雖然更擅長工具人中單,但法刺也是玩的!
    解說甲:“很有可能,冰河王打輔助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凍得準,對unn來說也是一個很頭疼的點!
    隨后解說乙的聲音提高了一個八度:“不!妖姬沒給read,是tily的妖姬!”
    此時觀眾席也爆發出一陣驚訝的尖叫,不了解顏霖的人自然覺得這一局cab走遠了,即便他們是cab的粉絲,但對于顏霖粉來說,只要是會長拿的英雄,那就沒什么好擔心的!
    直播間的彈幕也刷瘋了。
    【這是搞什么?打不過就擺爛嗎?】
    【你們確定tily的英雄池里有妖姬這東西?】
    【unn拿的可是獸人加愛神的組合,這后期不是無敵了嗎?!】
    【呵呵,這是眼看打不過我們lizard,想靠拿錯英雄表示自己輸得可惜嗎?】
    unn的語音頻道里也樂開了花,lizard更是直言:“兄弟們,cab來送分了,好好教新人做人啊!
    “好!”其他人也積極響應,畢竟怎么看他們也不像會輸的陣容。
    開局顏霖出了一個輔助裝跟著鹿閱走中,鹿閱的冰河王清線本就快,兩個人一起轉線也先對面一步。
    cab每個隊員表情都挺嚴肅,似乎都憋著一股氣。
    姜午陽一個人吃下線,雖然被逼得有點緊,但發育沒有太大問題。
    顏霖和鹿閱分中線,為了讓兩個人都發育起來,只能頻繁往河道跑,河道怪他們不可能放過,對面的野區也是能多拿一個小野算一個。
    到達六級后,依舊是先清完兵線的優勢,顏霖和鹿閱先一步蹲草等對面可能要來看先鋒的打野。
    果然沒幾秒,unn打野就從自家紅區繞下來了,顏霖直接翻滾到他臉上,unn打野立刻反打,顏霖e技能一推,直接把unn打野推進了鹿閱的冰凍圈里。
    和顏霖的省技能不同,鹿閱是技能全放。這會兒顧辭也趕了過來,補上傷害。
    “firstblood!”
    最后這個人頭被顏霖一個普攻收下了。
    lizard在語音頻道說:“沒事,我們抓一波shir止損!
    顧辭一個人打先鋒,顏霖和鹿閱開始往中路走,蹭了兩個兵,顏霖就開始往下路靠,剩下的交給鹿閱。
    lizard仗著自己夠肉,帶著ad越塔想要殺姜午陽。
    就在lizard準備開大招的一瞬間,顏霖閃現進場,e技能直接推斷了獸人大招的釋放。
    lizard大喊:“撤撤撤!”
    沒有大招的lizard不僅護不住自己,也不可能護住自家ad,顏霖迅速翻滾到unn下路臉上,開了r技能爆發,對著他就是一套技能。
    姜午陽也不慫,跟著顏霖就上了。
    解說甲:“cab現階段傷害有點不足。lizard頂在前面保護愛神撤退,雖然他沒有大招,但還能扛!”
    話音剛落,趕過來的鹿閱就把lizard凍住了,愛神的火力交到顏霖身上,妖姬皮脆,被點了幾下就快不行了。
    就在顏霖血量快見底時,他直接按了個秒表,免疫了所有愛神的傷害。最后沒技能的愛神被姜午陽收下,解除冰凍的lizard本想補一刀殺掉顏霖止損,奈何顏霖早就w技能翻滾走了。最后姜午陽拿下雙殺。
    “漂亮!”休息室里,黃顯一拍大腿。在別人眼里,他們隊拿妖姬輔助就是找死,但他很清楚顏霖的實力,無數次的隊內磨合讓他對顏霖有種謎之信任。
    解說也很蒙。
    解說甲:“所以這一手推,斷了獸人的大招是有說法的!”
    解說乙:“獸人開大,會有一個抬手動作,的確不難判斷開大的時機。但這到底是練的,還是巧合,還不好說!
    解說甲:“如果真是練的,那以后獸人加愛神的‘愛人’組合,怕是要終結了!
    【開局做秒表,不愧是會長,出裝永遠這么迷(迷)人(惑)!
    【哈哈哈,如果不是打比賽,我覺得會長連輔助裝都不會做,就是浪!】
    【lizard,就問你現在臉疼不疼?】
    等lizard和愛神復活回到線上,這次輪到cab越塔了。
    lizard沒有大招,顏霖根本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直接沖著愛神就去了。雖然lizard頂在最前面,扛住了姜午陽的正面攻擊,愛神也躲在lizard后面輸出,但顧辭繞了個大后進場,三兩下收了愛神。
    已經撤出塔下的顏霖卡住了對面打野支援的線路。顧辭、鹿閱、姜午陽輪流扛塔,全身而退。
    lizard雖然活著,但和死了沒什么區別,沒保住adc,他活著還不如去世。
    愛神連死兩次,經濟開始有些難追了。unn五人抱團,準備找機會沖顧辭或者姜午陽,只有把這兩個點打掉一個,拖住cab的發育,他們才有機會拖到愛神裝備成形!
    顏霖早就猜到了unn的意圖,他的眼可不是白插的。
    “午陽,你去賣!鳖伭叵阮欈o一步安排了陣形。
    姜午陽毫無異議,沒說話的陳趣也已經開始往下路靠了。
    姜午陽刻意漏了視野,unn五個人果然沖著他就來了。顏霖依舊猥瑣蹲草,在五個人沖向姜午陽時,他的眼里只有lizard一個。
    鹿閱、陳趣和顧辭同時進場,顧辭的漂亮繞后直接逼得lizard不得不開大保adc,此時顏霖再次閃現進場,又一次推斷了獸人的大招。
    “賣我,你們跑!”lizard下達指令。
    但誰也沒能跑出去,cab的人根本不管lizard,顧辭殺了adc后,有了一定裝備的顏霖憑借自己靈活的走位和手法,又一次拿下unn打野的人頭。
    兩個輸出點沒了,剩下的人就更好收了。姜午陽殘血逃生,unn也只跑了一個上路。lizard的人頭被顏霖收下。
    解說甲破音大喊:“這不是巧合!tily真的練過,他知道怎么斷獸人大招!他又成功了!”
    解說乙:“看來其他戰隊在今天比賽結束后,也會去研究這個打法了!
    解說甲:“我覺得比較難復刻,首先輔助得會玩這個中路法刺,如果靠中路打妖姬來克制‘愛人’組合,那游走效率會大大削弱,不一定每次都能正好蹲到獸人開大的時候!
    “你說的沒錯,看來各個戰隊的輔助壓力又來咯!苯庹f乙笑道。
    比賽到了中期,顏霖的裝備已經不錯了,雖然出裝上不比純法刺的傷害,但有顧辭補刀,他根本不用在意這些。
    一連幾次,顏霖都斷掉了lizard的大招,lizard好不容易開出來一次,顏霖還蹲在他的大招范圍外,根本沒被暈住,又緊接著進場一套技能帶走了愛神。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技能打下來,熟練得讓人以為他就是中路選手!
    這就是妖姬后期強勢的地方,只要能切到c,單秒問題不大。加上顧辭攔住了進場的unn打野,unn打野進不了場,對交完全技能的顏霖來說就沒有威脅,剩下的由陳趣扛著,鹿閱上控制,姜午陽收尾——完美團戰!
    這波團后,顏霖城都沒回,趕緊去收了對面剛剛刷新的紅藍buff,雙buff加身,顏霖道:“拿大龍,一波了!”
    沒有人意識到指揮權此時已經落到了顏霖手上,誰也沒有遲疑,齊齊沖去了大龍坑。
    拿到大龍buff,cab帶著兵線往上沖。
    lizard依舊想挽回局勢,但顏霖卡得他實在難受,不開大,adc扛不住,開大有九成可能被顏霖斷掉,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日了汪來形容。
    憤懣地咬著牙,聽著自己家水晶爆炸的聲音,lizard臉色比顏霖上場時還要陰,似乎炸的不是家里水晶,而是他的自尊。
    同樣憋著一口氣的cab粉絲以掀翻屋不出什么來。
    直播間齊齊地刷著“說好的至少五個人頭呢”,嘲諷之意都快溢出屏幕了,這就是會長爭氣,會員才能揚眉吐氣!拿下unn打野的人頭。
    兩個輸出點沒了,剩下的人就更好收了。姜午陽殘血逃生,unn也只跑了一個上路。lizard的人頭被顏霖收下。
    解說甲破音大喊:“這不是巧合!tily真的練過,他知道怎么斷獸人大招!他又成功了!”
    解說乙:“看來其他戰隊在今天比賽結束后,也會去研究這個打法了!
    解說甲:“我覺得比較難復刻,首先輔助得會玩這個中路法刺,如果靠中路打妖姬來克制‘愛人’組合,那游走效率會大大削弱,不一定每次都能正好蹲到獸人開大的時候!
    “你說的沒錯,看來各個戰隊的輔助壓力又來咯!苯庹f乙笑道。
    比賽到了中期,顏霖的裝備已經不錯了,雖然出裝上不比純法刺的傷害,但有顧辭補刀,他根本不用在意這些。
    一連幾次,顏霖都斷掉了lizard的大招,lizard好不容易開出來一次,顏霖還蹲在他的大招范圍外,根本沒被暈住,又緊接著進場一套技能帶走了愛神。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技能打下來,熟練得讓人以為他就是中路選手!
    這就是妖姬后期強勢的地方,只要能切到c,單秒問題不大。加上顧辭攔住了進場的unn打野,unn打野進不了場,對交完全技能的顏霖來說就沒有威脅,剩下的由陳趣扛著,鹿閱上控制,姜午陽收尾——完美團戰!
    這波團后,顏霖城都沒回,趕緊去收了對面剛剛刷新的紅藍buff,雙buff加身,顏霖道:“拿大龍,一波了!”
    沒有人意識到指揮權此時已經落到了顏霖手上,誰也沒有遲疑,齊齊沖去了大龍坑。
    拿到大龍buff,cab帶著兵線往上沖。
    lizard依舊想挽回局勢,但顏霖卡得他實在難受,不開大,adc扛不住,開大有九成可能被顏霖斷掉,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日了汪來形容。
    憤懣地咬著牙,聽著自己家水晶爆炸的聲音,lizard臉色比顏霖上場時還要陰,似乎炸的不是家里水晶,而是他的自尊。
    同樣憋著一口氣的cab粉絲以掀翻屋不出什么來。
    直播間齊齊地刷著“說好的至少五個人頭呢”,嘲諷之意都快溢出屏幕了,這就是會長爭氣,會員才能揚眉吐氣!拿下unn打野的人頭。
    兩個輸出點沒了,剩下的人就更好收了。姜午陽殘血逃生,unn也只跑了一個上路。lizard的人頭被顏霖收下。
    解說甲破音大喊:“這不是巧合!tily真的練過,他知道怎么斷獸人大招!他又成功了!”
    解說乙:“看來其他戰隊在今天比賽結束后,也會去研究這個打法了!
    解說甲:“我覺得比較難復刻,首先輔助得會玩這個中路法刺,如果靠中路打妖姬來克制‘愛人’組合,那游走效率會大大削弱,不一定每次都能正好蹲到獸人開大的時候!
    “你說的沒錯,看來各個戰隊的輔助壓力又來咯!苯庹f乙笑道。
    比賽到了中期,顏霖的裝備已經不錯了,雖然出裝上不比純法刺的傷害,但有顧辭補刀,他根本不用在意這些。
    一連幾次,顏霖都斷掉了lizard的大招,lizard好不容易開出來一次,顏霖還蹲在他的大招范圍外,根本沒被暈住,又緊接著進場一套技能帶走了愛神。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技能打下來,熟練得讓人以為他就是中路選手!
    這就是妖姬后期強勢的地方,只要能切到c,單秒問題不大。加上顧辭攔住了進場的unn打野,unn打野進不了場,對交完全技能的顏霖來說就沒有威脅,剩下的由陳趣扛著,鹿閱上控制,姜午陽收尾——完美團戰!
    這波團后,顏霖城都沒回,趕緊去收了對面剛剛刷新的紅藍buff,雙buff加身,顏霖道:“拿大龍,一波了!”
    沒有人意識到指揮權此時已經落到了顏霖手上,誰也沒有遲疑,齊齊沖去了大龍坑。
    拿到大龍buff,cab帶著兵線往上沖。
    lizard依舊想挽回局勢,但顏霖卡得他實在難受,不開大,adc扛不住,開大有九成可能被顏霖斷掉,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日了汪來形容。
    憤懣地咬著牙,聽著自己家水晶爆炸的聲音,lizard臉色比顏霖上場時還要陰,似乎炸的不是家里水晶,而是他的自尊。
    同樣憋著一口氣的cab粉絲以掀翻屋不出什么來。
    直播間齊齊地刷著“說好的至少五個人頭呢”,嘲諷之意都快溢出屏幕了,這就是會長爭氣,會員才能揚眉吐氣!拿下unn打野的人頭。
    兩個輸出點沒了,剩下的人就更好收了。姜午陽殘血逃生,unn也只跑了一個上路。lizard的人頭被顏霖收下。
    解說甲破音大喊:“這不是巧合!tily真的練過,他知道怎么斷獸人大招!他又成功了!”
    解說乙:“看來其他戰隊在今天比賽結束后,也會去研究這個打法了!
    解說甲:“我覺得比較難復刻,首先輔助得會玩這個中路法刺,如果靠中路打妖姬來克制‘愛人’組合,那游走效率會大大削弱,不一定每次都能正好蹲到獸人開大的時候!
    “你說的沒錯,看來各個戰隊的輔助壓力又來咯!苯庹f乙笑道。
    比賽到了中期,顏霖的裝備已經不錯了,雖然出裝上不比純法刺的傷害,但有顧辭補刀,他根本不用在意這些。
    一連幾次,顏霖都斷掉了lizard的大招,lizard好不容易開出來一次,顏霖還蹲在他的大招范圍外,根本沒被暈住,又緊接著進場一套技能帶走了愛神。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技能打下來,熟練得讓人以為他就是中路選手!
    這就是妖姬后期強勢的地方,只要能切到c,單秒問題不大。加上顧辭攔住了進場的unn打野,unn打野進不了場,對交完全技能的顏霖來說就沒有威脅,剩下的由陳趣扛著,鹿閱上控制,姜午陽收尾——完美團戰!
    這波團后,顏霖城都沒回,趕緊去收了對面剛剛刷新的紅藍buff,雙buff加身,顏霖道:“拿大龍,一波了!”
    沒有人意識到指揮權此時已經落到了顏霖手上,誰也沒有遲疑,齊齊沖去了大龍坑。
    拿到大龍buff,cab帶著兵線往上沖。
    lizard依舊想挽回局勢,但顏霖卡得他實在難受,不開大,adc扛不住,開大有九成可能被顏霖斷掉,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日了汪來形容。
    憤懣地咬著牙,聽著自己家水晶爆炸的聲音,lizard臉色比顏霖上場時還要陰,似乎炸的不是家里水晶,而是他的自尊。
    同樣憋著一口氣的cab粉絲以掀翻屋不出什么來。
    直播間齊齊地刷著“說好的至少五個人頭呢”,嘲諷之意都快溢出屏幕了,這就是會長爭氣,會員才能揚眉吐氣!拿下unn打野的人頭。
    兩個輸出點沒了,剩下的人就更好收了。姜午陽殘血逃生,unn也只跑了一個上路。lizard的人頭被顏霖收下。
    解說甲破音大喊:“這不是巧合!tily真的練過,他知道怎么斷獸人大招!他又成功了!”
    解說乙:“看來其他戰隊在今天比賽結束后,也會去研究這個打法了!
    解說甲:“我覺得比較難復刻,首先輔助得會玩這個中路法刺,如果靠中路打妖姬來克制‘愛人’組合,那游走效率會大大削弱,不一定每次都能正好蹲到獸人開大的時候!
    “你說的沒錯,看來各個戰隊的輔助壓力又來咯!苯庹f乙笑道。
    比賽到了中期,顏霖的裝備已經不錯了,雖然出裝上不比純法刺的傷害,但有顧辭補刀,他根本不用在意這些。
    一連幾次,顏霖都斷掉了lizard的大招,lizard好不容易開出來一次,顏霖還蹲在他的大招范圍外,根本沒被暈住,又緊接著進場一套技能帶走了愛神。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技能打下來,熟練得讓人以為他就是中路選手!
    這就是妖姬后期強勢的地方,只要能切到c,單秒問題不大。加上顧辭攔住了進場的unn打野,unn打野進不了場,對交完全技能的顏霖來說就沒有威脅,剩下的由陳趣扛著,鹿閱上控制,姜午陽收尾——完美團戰!
    這波團后,顏霖城都沒回,趕緊去收了對面剛剛刷新的紅藍buff,雙buff加身,顏霖道:“拿大龍,一波了!”
    沒有人意識到指揮權此時已經落到了顏霖手上,誰也沒有遲疑,齊齊沖去了大龍坑。
    拿到大龍buff,cab帶著兵線往上沖。
    lizard依舊想挽回局勢,但顏霖卡得他實在難受,不開大,adc扛不住,開大有九成可能被顏霖斷掉,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日了汪來形容。
    憤懣地咬著牙,聽著自己家水晶爆炸的聲音,lizard臉色比顏霖上場時還要陰,似乎炸的不是家里水晶,而是他的自尊。
    同樣憋著一口氣的cab粉絲以掀翻屋不出什么來。
    直播間齊齊地刷著“說好的至少五個人頭呢”,嘲諷之意都快溢出屏幕了,這就是會長爭氣,會員才能揚眉吐氣!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