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30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 第30章 第30章
    顏霖的復播并不是跟顧辭雙排, 但江湖上卻留下了顧辭的傳說,他短短出現在顏霖攝像頭下幾分鐘,把鹿閱拿煙花騎士努力按了一晚上平A的熱度全占沒了。
    不過雖然對上WOV四排的那一局輸了, 卻絲毫沒有影響鹿閱漲上來的自信心,他可是第一天玩煙花騎士, 還是他不熟悉的射手,能打出這個效果,難道不值得驕傲嗎?他甚至一度覺得自己可以去打ADC了, 說不定再練幾天,就能和姜午陽打個五五開。
    聽到他這番不要臉的豪言壯語,湯境很開心,徒弟有自信, 這可太重要了。姜午陽則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話都懶得回他。
    隔天就是顧辭要去官方拍廣告的日子。與此活動毫不相干的顏霖一早就被顧辭叫了起來, 看了一眼時間, 才早上六點半,比他平時起床的時間還要早。
    不至于困得睜不開眼,但被打亂了作息,顏霖臉還是有點臭。再看顧辭, 已經神采奕奕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昨天顧辭八點就睡了。
    基地的早餐還沒做好,顏霖只能空著肚子坐上顧辭的車。
    顏霖系好安全帶,看著窗外的朝陽,他喜歡早上的太陽, 可這么早實在大可不必。
    “你拍廣告還要自己開車?”他下樓時已經看到了謝文妮給顧辭安排好的一整個團隊, 原本以為大家擠兩臺車就夠了, 沒想到顧辭卻要自己開車。
    “團隊的車人多, 我單獨和你走更方便些!闭f著,顧辭發動車子,工作人員的車一輛在他前面,一輛在他后面,很有頂流的架勢了。
    “我就是個跟班,有什么不方便的?”顏霖嘟囔著。
    顧辭笑說:“如果拍攝時你覺得無聊,可以到我車上補個覺,后座有毛毯;蛘吣銜_車的話,也可以開我的車自己去轉轉!
    “不會開!彼沒有駕照。
    “十八了,可以去學了!鳖欈o目視前方,時間還早,路上的車不多。
    “等我準備買車了再去學,不然學完到有車時也忘記怎么開了!鳖伭厥莻務實的,之前他不是沒考慮買一臺便宜的車代步,但現在他要考慮拆遷換房的事,車子就往后排了。
    到達拍攝場地,現場的工作人員早就到位開始忙活了。
    下車時,顧辭從后座拿了頂帽子給顏霖扣上。
    顏霖不解地看他。
    顧辭笑說:“會有工作人員拍些花絮,盡量別讓他們拍清你的臉,否則不是白給他們賺流量嗎?”
    流不流量的,顏霖倒是不在意。不過他不是今天的主角,低調點正好,便沒有拒絕,和顧辭一起下了車。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往休息室走。上次顏霖看到顧辭的這個陣仗是作為一個旁觀者,而這次,他和顧辭一起被圍在中間,這種感覺有點奇怪,不過他并不忙亂。
    到達休息室后,工作人員分工明確,化妝師和助理開始架化妝箱,安保人員留在里面兩個,另外兩個站到外面,謝文妮安排來隨行的助理也是各忙各的,有倒水的,有去和拍攝負責人打招呼溝通細節的,也有等在休息室聽吩咐的。
    顏霖坐在沙發上,沒什么需要他干的,他感覺自己就是來充數的。團隊里的人除了化妝師,他都不認識,這會兒正犯困,也不愿意和別人交談。
    今天要拍的是《峽谷》新賽季的宣傳廣告,顏霖還是路上才了解到的拍攝內容。官方在每一路都挑了一位可以作為代表的明星選手,打野都不用多考慮,就得是顧辭。
    從掛在側邊的全身鏡中看到自己,顏霖發現顧辭給他戴的這頂帽子還挺好看的,帽型好,特別襯臉形。黑色的帽子上繡了無
    數黑色閃片,低調又不失存在感,正面還鑲嵌了幾顆顏色各異的寶石,讓顏霖想起顧辭曾借給他的那枚胸針,看似鑲嵌得沒規律,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協調感和造型感。
    顏霖很喜歡,就沒有摘下來。
    大概半個小時后,買早餐的兩位助理回來了:“早餐來啦!大家來吃吧!
    有吃的,顏霖來了精神,剛想去看看都有什么,助理就另外拿了個紙袋子給他:“來,這是你的,還有咖啡!
    顏霖沒想到自己的居然是單獨裝的,接過來道了謝。
    助理笑著說“別客氣”,就把另一份單獨裝的早餐拿到了顧辭面前。
    顧辭對化妝師和助理道:“你們先吃飯,時間來得及!
    “好!眱蓚人也沒客套,趕緊吃完也能趕緊接著化。
    顧辭轉了下椅子,對顏霖道:“搬把椅子來,咱們一起吃!
    顏霖“哦”了一聲,就照辦了。
    偌大的休息室就顧辭一個人的團隊用,可能是帶的人多,一點也不顯得空蕩。
    “其他選手都還沒來嗎?”顏霖拆開袋子,里面是金槍魚和雞蛋三明治,還有一份牛角包,看著讓人特別有食欲。
    “你也知道早起對電競選手來說有多難,之前拍全聯盟戰隊大合照,這些人都卡到最后一刻才來,妝都來不及化,還嫌攝影師水平不行,把他們拍得太丑!鳖欈o說。
    顏霖樂了,看顧辭圍著圍布不太方便,就把自己拆開的那份先給了顧辭,自己再拆顧辭的,兩個人的東西一樣,換一下無所謂。
    顧辭毫不客氣地接受顏霖的服務,一手咖啡,一手三明治,吃得還挺優雅,主要是不想蹭花嘴邊的粉底。
    一口三明治配上一口熱咖啡,顏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精神了,連說話都有心情了:“那你怎么起這么早,精神還這么好?”
    這的確不符合大部分選手的生活狀態。
    顧辭笑說:“我以前也起不了早,不過最近調整了作息,目前適應良好!
    顏霖贊同:“這樣好,早睡早起還是有好處的!
    “嗯,你說的對!鳖欈o應道。
    兩個人正說著,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了:“老顧,你有吃的沒?”
    進來的是熟人——YF戰隊的隊長,牧飛。
    不等顧辭回話,牧飛就兩眼放光地看著茶幾上還放著的幾份沒動的早餐:“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吃的!我能吃嗎?一早過來餓死個人!
    助理笑著請他隨意,她們本來就多買了好幾份。跟著顧辭出席活動久了,這些都是經驗。
    “哎喲,Tily也在呢?早上好啊!蹦溜w拿了漢堡和咖啡,拉了把椅子坐到他們那邊,似乎對顏霖跟著來一點都不意外。
    “早!鳖伭匾部涂蜌鈿獾鼗亓嗽。
    牧飛看了一眼兩個人的早餐,“嘖”了一聲,道:“就你講究多,還吃三明治,漢堡它不香嗎?”
    顧辭吃著自己的,說:“不是不香,是一早起來,怕吃太油的沒胃口!
    “你沒胃口還是我沒胃口?”牧飛眼睛一轉,樂道,“哦,是怕Tily沒胃口吧?”
    他還不知道顧辭嗎?挑的時候是真的挑,但必要的時候也沒那么多講究,所以在他的印象里,顧辭從來不是個矯情的人。
    顏霖眨了眨眼睛,他就是個跟班,不至于有這種特殊待遇吧?
    顧辭沒回話,直接轉移了話題:“你不去化妝來得及嗎?”
    牧飛他們都沒有自己帶化妝師的習慣,又不是團隊比賽,怕官方的化妝師忙不
    過來,得自己帶一個。
    “VoVo比我早到五分鐘,這會兒化妝師在忙活他呢。還有一個化妝師車子壞半路上了,正重新叫車往這邊趕!蹦溜w是一點都不操心,反正有顧辭在,這顏值擔當的事就落不到他身上。
    VoVo也是一員老將了,一直在老牌戰隊Wd打上路,為人很低調。
    “他是不是也沒吃早飯?你給他拿一份!鳖欈o說。
    “嗯,我多拿幾份走,估計剩下那倆肯定也沒吃呢!睅卓诮鉀Q掉一個漢堡,牧飛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可算有點力氣了!
    “吃飽了就趕緊回去!鳖欈o毫不客氣地趕人。
    “著什么急,我和Tily聊幾句再走!蹦溜w一副要賴在這兒的樣子。
    “別影響他吃飯,趕緊走!鳖欈o趕人。
    牧飛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起身道:“行,我不在這兒礙您的眼了!
    說完,牧飛拿了幾份早餐,向顏霖揮揮手,就離開了。
    “他人不錯,就是話有點多!鳖欈o開口,讓顏霖的注意力回到他身上。
    “嗯,YF實力強勁,隊內氛圍也好,也有他的功勞!盰F的隊內好氛圍是公認的,也是很多戰隊希望達到的,顏霖已經聽說過無數回了,就算不關注YF,也知道。
    “你對他的評價還挺高!鳖欈o看著顏霖。
    “這算高評價嗎?”顏霖一臉無辜,“對選手的高評價不應該是個人實力強嗎?”
    這么說好像也沒錯,于是顧辭道:“他solo打不過我!
    顏霖笑出聲:“你一個打野和他一個下路solo,他拿頭贏你?”
    “我讓他經濟他也打不過我!鳖欈o補充。
    顏霖沒多想,實話實說道:“放眼整個聯盟,有人solo能打過你嗎?”
    顧辭非?隙ǖ卣f:“沒有!
    這話要是從別人嘴里說出來,顏霖肯定會翻個大白眼,但顧辭說,就非常有信服力,畢竟他的天分可是聯盟公認的。
    “所以你是聯盟第一人!鳖伭夭涣哔澝赖卣f。
    顧辭滿意了,心情也格外好。
    牛角包中間夾了奶油,甜甜的一點也不膩,作為飯后甜品再合適不過了。顏霖吃得很開心。
    顧辭見狀,把自己的那份牛角包給了顏霖。
    “你不吃嗎?”顏霖問。
    “要繼續化妝了,你吃吧!鳖欈o說。
    顏霖摸摸肚子,覺得自己再吃一個毫無壓力!
    正高興呢,休息室的門又被敲響了。助理前去開門,隨后對顧辭道:“go on來了!
    聽到這個名字,顏霖手上一頓,隨后若無其事地繼續吃。
    “顧隊,”潘續走進來,“謝謝你的早餐……”
    他話音剛落,就看看坐在顧辭旁邊的顏霖。
    “順手的事!鳖欈o通過鏡子看了一眼還沒化妝的潘續,“另一個化妝師還沒來?”
    “來了,正在擺東西,我就先過來看看!闭f完,潘續走到顏霖面前,微笑道,“好久不見了,霖霖!
    顧辭眉心一皺,看向顏霖。
    顏霖只連看都沒看潘續,繼續吃自己的,顯然不想理他。
    潘續也不在意,自顧自地說:“太久沒聯系,咱們都生疏了!
    正常情況下,顧辭肯定是應該多問一句,但看顏霖一直冷著臉,完全不像好友重逢時那么高興,再想到顏霖對好友亓班的態度,他就更確定事情不簡單了。
    “法
    核打得開心嗎?”顏霖冷笑。
    潘續絲毫沒有因為顏霖的態度感到尷尬:“當然,畢竟是我帶到聯盟來的體系,肯定順手!
    “呵!鳖伭匦α艘宦,沒再理他。
    顏霖不接話,沒讓潘續覺得尷尬,倒是顧辭沒有開口詢問,讓他有點意外,且有些不自在。
    沒等他開口找話題,就聽顧辭道:“我要換衣服了!
    這等于是變相下了逐客令。如果開口的是別人,潘續可能會覺得被甩臉色了,但放在顧辭這兒,就順理成章了。顧辭的禁欲標簽是出了名的,他怎么可能當著外人的面換衣服?男生也不行。
    潘續:“那我就先回去了,一會兒攝影棚見吧!
    潘續離開后,顏霖的表情也沒暖起來,不像剛才吃牛角包時看著那么開心。
    屋里都是自己人,顧辭問:“你和潘續早就認識?”
    顏霖點點頭,并沒有想多解釋的意思。
    顧辭沒有繼續問,如果顏霖想跟他說,他愿意聽,如果不想說,他一直追問就顯得很沒素質了。
    不過話說回來,潘續剛才和顏霖說話時,擺出副自己很友善,是顏霖冷臉對著他的樣子,也有點白蓮了吧?
    顧辭跳過這個話題,把自己的手機拿給顏霖:“幫我保管一下,手機里有幾個小游戲,你要無聊可以玩,密碼是我生日!
    說到這兒,顧辭頓了一下,湊近了顏霖一些,問:“你知道我生日吧?”
    “知、知道……”顏霖嘴上這么說,心里卻道:我哪知道啊,入隊又不需要知道這個!考試也沒有這一題!
    “幾月幾號?”顧辭還追根究底起來了。
    顏霖:“……”牛角包吃著都不香了!
    顧辭看他憋得耳朵都紅了,退回些距離,笑道:“我拍攝大概需要三四個小時,等我回來你要是還不知道我生日,就兩條腿走回基地吧!
    顏霖表面平靜,內心咆哮:這啥啊這是?有人嗎?有人嗎?有人知道這位仁兄的生日嗎?
    顧辭在顏霖僵硬的表情里去換衣間換好了衣服,就帶著助理和化妝師去攝影棚了,他們要先拍單人的,再拍群體的。
    顏霖坐在休息室里,早把潘續這個人拋到腦后了,打開度娘開始找顧辭的百科。
    很好,也不知道這百科是怎么編的,還是CAB有意的,CAB所有隊員的資料生日一欄都只有年份。
    這是干啥?怕有粉絲拿著選手的生日去合八字嗎?!
    百科靠不住,顏霖打開戰隊群,里面只有他們五個人和兩位教練。
    Tily:有誰知道隊長的生日?
    等了十分鐘,很好,沒有人回他,看看這個時間,應該都沒醒呢。
    就知道這些人靠不!顏霖靈機一動,再次掏出自己的手機,給顧辭的忠粉亓班發了消息,問他知不知道顧辭的生日。
    這個時候亓班已經在上學的路上了,回話很快。
    亓班:官方沒公布,不過我聽過一些小道消息,等我找找截圖發給你。
    顏霖:行。
    他倒不是很著急,只是覺得早點解開,是不是能顯得自己用心一些?彌補一下剛才說謊的負罪感。
    很快,亓班就發圖過來了,并問:你問這個干什么?
    顏霖:有用。你還沒考完試?
    亓班:今天考完!不過還要補習到月末[痛哭.jpg]。
    顏霖:知道了,下個月找你吃飯。
    亓班:我要吃好的!我最近忙考試,都瘦了一斤!
    顏霖:沒問題!
    這一拍,時間就來到了中午。
    顧辭忙完回到休息室,顏霖就把手機往他懷里一塞:“《植物大戰僵尸》我都給你玩到四十關了!
    “這么厲害?”顧辭笑了,“那我得請你吃飯作為答謝了!
    “沒有誠意!边@會兒顏霖可是一點都不心虛了,“文妮姐不是說讓你請我吃飯嗎?”
    顧辭笑得更開心了,連常跟在他身邊的工作人員都不禁多看了幾眼,感覺他們這些年跟顧辭一起工作,看顧辭私下里笑的次數還沒有今天一天多。
    “那給你買奶油面包?”
    顏霖欣然同意了。
    化妝師幫顧辭卸完妝,顧辭讓助理帶大家吃頓飯,走他的賬。他自己則帶著顏霖另外覓食。
    換好衣服,兩個人走出休息室,迎面遇上牧飛、潘續、VoVo,以及TMW戰隊的輔助Zen。
    “正找你們呢,一起吃飯?”牧飛對他們道。
    看到潘續,顏霖的臉又冷掉了。
    顧辭:“你們去吧,我們還有點事要忙,以后再約!
    牧飛沒多想,應道:“行,那我們去了!
    顧辭點點頭,就帶著顏霖先走一步。
    “牧哥,顧隊看起來和Tily關系不錯!迸死m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低聲說。
    “一個隊的,關系能不好嗎?”牧飛笑得意味深長,“你也不是不知道,老顧就欣賞有想法的選手,有想法,還能打得出來,那就更難得了。Tily那就是長在他的G-點上!
    VoVo和Zen哈哈大笑,潘續臉色發白,沒再說話。
    兩個人正往露天停車場走,官方工作人員就叫著“顧隊”,跑了過來。
    顧辭讓顏霖等他一下,自己走上前去,工作人員說了幾句,把手里的盒子遞給了顧辭,就回去了。
    “是什么?”顏霖邊問,兩個人邊繼續往前走。
    “官方送的禮物,估計是新出的角色玩偶之類的。給你吧!闭f著顧辭就把東西遞給顏霖。
    顏霖對玩偶并沒什么興趣,但顧辭是好意,他也不好不收。正猶豫呢,就聽顧辭說:“收了禮物開心一點!
    顏霖笑了,估摸著自己剛才見到潘續,肯定又臭臉了。
    有車從他們身邊經過,顧辭拉著他的手腕往旁邊挪了挪。
    顏霖想著這是顧辭的心意,估計也是他身為隊長,希望隊員能有一個穩定的心情。既然顧辭這么用心,他說不要或者不喜歡也不太好,便伸手接了禮物:“那我不客氣了!
    “嗯!鳖欈o笑應了。
    顧辭先帶顏霖去了餐廳,說吃完飯再帶他去買奶油面包。
    這個時間,兩個人都餓了,正埋頭吃飯,謝文妮的電話就打來了。
    顧辭接了,就聽謝文妮在電話那頭大叫:“給我解釋一下,你和顏霖肆無忌憚路邊牽手是什么情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讓我輔助你配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讓我輔助你配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讓我輔助你配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