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二合一)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飼養人偶[穿書] 第183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二合一)
    會長黑著一張臉離開了皇宮。
    帝王脾氣向來不好,就算這幾年修身養性也沒少呵斥他,可顧及會長的付出,他極少當著侍從的面諷刺自己。
    然而這一次,皇帝不僅諷刺他是個廢物,甚至還暗示他,若是年邁體虛,不如早些退位讓賢。
    可想而知皇帝是真的對他產生了不滿。
    會長想到這里,心情壓抑了很多,甚至頭一次對帝王生出了不滿的情緒,兢兢業業幾十年,到頭來因為異能的事情就被如此唾罵,太讓人寒心了。
    “會長,您出來了?”
    副會長正在皇宮外等著接會長,見到佝僂的身影出現在宮殿前,他趕忙笑著迎了上去。
    “嗯!
    會長對著副會長也沒什么好臉色,冷冷地嗯了一聲,旋即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之前秘書不是帶著戚朝去過一次異能者基地嗎?當時戚朝的態度如何?”
    副會長突然聽到會長提到戚朝,一時之間,有些納悶,不過還是回想著秘書之前告訴自己的話回答道:“張秘書說,戚朝對異能者的事情很感興趣!
    很感興趣?
    會長想著戚朝在宴會上的表現,怎么也不像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副會長琢磨了一下,接著道:“或許是因為見到了異能者的異能消失,所以戚朝可能沒有之前那么感興趣?”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會長。
    也許就是因為覺得異能的存在不穩定,戚朝才會在自己說要用他的人偶做實驗時,變了態度。
    會長越想越覺得可能。
    也是他太過心急,比以往失了分寸,聽說戚朝很喜歡他制作的人偶,自己一過去就提了試驗品的事情,加上異能的存在又不穩定,就算戚朝再對異能感興趣也有顧慮。
    “行吧!
    會長暫時沒有再繼續想下去,戚朝的家世強大,既然對方不同意那他也不能強迫,這么看來只能另外選擇試驗品。
    為了重新獲得帝王的信任,他必須盡早辦妥這些事情。
    這么想著,會長看向副會長,出聲道:“既然s級人偶協會已經沒有存貨了,你就去搜集現存的有異能的s級人偶,不論所有者是誰,先將名單諾列出來!
    “是!
    另一邊,戚朝和沈瑜希的房間已經熄了燈,月光透過未閉合的百葉窗照進來,給房間內的一切披上了清冷的外紗。
    床上的兩人都沒有入睡,他們聲音略帶沙啞的低聲交流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你想要離間會長和皇帝?”
    沈瑜希說話的氣息噴在戚朝的肩頭,他想到布谷之前傳給自己的消息,隱隱猜出了戚朝的想法。
    “嗯,若是能讓他們狗咬狗最好!逼莩f著,將沈瑜希往自己懷里摟了摟,伸手撫摸著他的頭發。
    沈瑜希柔軟順從地靠在他的懷里,神色卻浮動莫測,離間會長和皇帝并不簡單,兩人本就是相處多年的狼和狽,更不要說,會長那種小人根本不可能有膽子反抗皇帝。
    “你是有計劃了嗎?”
    沈瑜希微微抬頭,借著月光看向戚朝。
    “有一些!
    戚朝停頓一下,“我需要帶著家里的孩子去找會長一趟!
    總需要他主動出面激化矛盾。
    沈瑜希聞言抿了抿唇,并不愿意戚朝獨自去應付會長,可他清楚,戚朝不會同意讓自己跟著一起去。
    “你帶著戚陽一起吧!
    “戚陽?”
    戚朝有些不解。
    沈瑜希嗯了一聲,柔聲解釋道:“會長那邊到底是對s級人偶有企圖,我不能跟著一起去,你帶著戚陽過去,我也會放心一些!
    防止失聯,請記住本站備用域名:
    實際上,因為戚陽是個睚眥必報極為護兄的人,若是會長用語言誘導或是欺負他的男人,自己就算不在場,戚陽也不會放過對方,這一點,沈瑜希極為清楚。
    “行吧,那我明天跟戚陽說一聲!
    戚朝覺得沈哥想的有些多,協會再怎么不正派,光天化日的也不會明著搶他家的孩子,不過,既然沈哥提出來了,自己答應也沒什么,也好讓沈哥放心,反正他弟的日常就是躲在房間里玩。
    沈瑜希聞言,睫毛微顫,輕輕點了點頭,過了幾秒鐘,他裝似無意地提到了會場上曾經和戚朝有過對話的艾利頓。
    “你和艾利頓很有共同語言?”
    談起艾利頓,戚朝這才想起了自己今天晚上加過他的光腦號,“談不上有共同語言,不過他跟其他的大師級人形師都不一樣!
    其他的大師級人形師在會場上意氣風發,得到君王授予的勛章后,更是得意洋洋,而艾利頓瘦弱陰翳,仿佛被黑暗所籠罩,在被授予勛章后,對著帝王表現恭敬,可眼里帶著不易察覺的恥辱。
    “是嗎?”
    沈瑜希睫毛微垂,遮住了眼里晦澀的情緒,戚朝對那人沒有興趣就好,直到這一刻,他才將對艾利頓的敵意放了下來,客觀地評價道:“艾利頓是皇室的邊緣人物,他的父母在一十年前就已經離世,因為不受重視,艾利頓生活的并不像其他皇室血脈那樣輕松!
    “在成為大師級人形師后,艾利頓的幾個人偶都被皇室強制收走,這之后,他再沒有制作出人偶!
    黑暗的房間很是安靜,只能聽到沈瑜希柔和緩慢的聲音。
    戚朝靜靜地聽著,看不出來他在想什么,只是在沈瑜希結束后,他笑著問道:“沈哥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沈瑜希并沒有隱瞞,“在之前,我們曾和他有過一次合作,能順利知道異能者基地的密碼,其中就有他的幫助!
    異能者基地駐守在協會的地下室,保密程度和安全指數極高,就算阿予可以收集信息,可因為基地內異能者太多,想要順利得到消息并不簡單。
    沈瑜希安插在研究所和協會的屬下級別并不高,只能知曉一部分機關密碼,另一部分則是在和艾利頓達成合作后知道的。
    艾利頓確實是一個可以利用的人形師。
    戚朝想著,心里已經有了成算,他低下頭吻了吻沈哥的額頭,接著道:“沈哥,我明白了,你先休息,明天我會和艾利頓好好聊一聊!
    作為有著皇室血脈的大師級人形師,艾利頓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若是能夠說動他與自己合作,離間會長和皇帝的計劃應該會很快完成。
    戚朝清楚,沈哥之所以費盡心思讓布谷給自己介紹艾利頓,都是為了幫助自己,他的手指撫摸著沈瑜希的眼尾,用開玩笑的語氣認真道:“沈哥,謝謝你這么費心思!
    說到底,在母樹的核心物歸原主后,沈哥的目的也就已經完成了,現如今這些事情跟沈哥并沒有關系,如果不是自己,沈哥本不用摻和進這樣的麻煩事。
    “沒事,能幫到你就足夠了!
    沈瑜希聽到戚朝的話,眼里有些滿意,他睫毛微垂,回答得很貼心。
    就算是現在,沈瑜希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增加戚朝好感度的機會,他總是懂得如何讓戚朝更加憐愛自己。
    月光涌動的房間內,逐漸醞釀出曖昧的氣氛,百葉窗的扇葉被一
    雙骨節分明的手關上,清冷的月光頓時被擋在了外面,只能隱隱聽到里面傳出讓人面紅耳赤的喘息。
    第一天,戚朝起床后,就敲響了斜對面戚陽的房間,準備帶著他弟去一趟協會。
    戚陽昨晚又用匿名小號跟戚楓戚葉對罵到了凌晨,第一天被戚朝叫醒后,眼睛
    “又熬夜?”
    戚朝重重在他弟的脊背上拍了一巴掌:“多大年紀了?還熬的起夜呢?”
    戚陽被他哥這一巴掌,拍得往前踉蹌了兩步,疼的嘶了一口氣,不過精神倒是好了很多。
    上個世界所向披靡的人物,也只有在他哥的身旁,才會讓人覺得他也只是一個一十多歲的年輕人。
    在知道他哥的目的后,戚陽看了眼坐在沙發上氣質溫柔的沈瑜希,沒有反對,而是道:“可以,不過哥你準備帶著哪一個人偶去協會?”
    按照他哥的意思,這一次之所以要帶著自己去什么狗屁協會,是因為想要激化協會和皇室的矛盾,攜帶人偶也只是想要取信于會長。
    要他說,直接炸掉皇室和協會多簡單,也不用費勁巴拉地想這么多東西,不過,這要是以前他哥年少輕狂的時候,可能會同意,現在拖家帶口的,估計這件事連門都沒有。
    “家里這么多人偶,應該不會都帶上吧?”戚陽說著看向身后那些躍躍欲試的人偶們,真的有些擔心他哥一心軟就同意了人偶們的請求。
    他怕到時候自己真的憋不住炸協會的時候,失手把人偶炸死,到時候他哥肯定會揍死自己。
    戚朝不知道他弟在想什么鬼東西,看了一眼沙發上幾個眼睛發亮,想要幫助自己的孩子,轉過頭,郎心似鐵地道:“當然只帶一個,多帶幾個會長眼饞不顧面子把家里孩子搶走了怎么辦?”
    戚陽放心了,癱在沙發上準備待會跟著他哥去“干仗”。
    而另一邊,戚朝則開始給家里的孩子做思想工作。
    防止失聯,請記住本站備用域名:
    包括貍白在內的幾個人偶都知道戚朝是去做正事的,他們都想幫爸爸的忙,不過,幾個人偶清楚,如果他們都吵著要幫爸爸,反而會讓他們爸爸陷入糾結。
    “爸爸要帶哪個人偶去都可以,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
    向月紅眸看向戚朝,平靜的聲音中透著鎮定。
    幾個人偶紛紛應和。
    戚朝見狀沒忍住笑了一聲,心里卻有些暖,他們家孩子都這么懂事,誰能不喜歡?
    “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下午去協會雖然不會遇到危險,不過因為會長是個老狐貍,爸爸需要一個能能夠蒙騙過會長的人偶!
    戚朝說著目光在家里幾個人偶身上游移,怎么看他家的孩子都太乖,不像是能夠騙人的性子。
    他既然要激化會長和皇帝的矛盾,就意味著,自己需要先獲得會長的信任,在此基礎上,戚朝帶去的人偶不能表現出一點對會長不悅的情緒,只有這樣,才能不被懷疑。
    站在貍白旁邊的蘭洛聽到這話,下意識地抬起頭,他覺得這個工作完全是為自己準備的,沒有人偶比他更知道如何偽裝一個乖巧的人偶。
    “爸爸,蘭洛可以幫忙!
    蘭洛笑容燦爛的舉起手。
    不過沒等蘭洛解釋自己的理由,下一秒就被戚朝否決,“不行,蘭洛在來到家里之前,對外并沒有異能,若是你去,很容易將往事牽扯出來!
    在對待人偶和沈哥的問題上,戚朝總是表現的很謹慎。
    蘭洛沒想到會被爸爸拒絕,他的肩膀耷拉下來,天使般可愛的臉蛋顯得有些失落,不過因為
    事出有因,在被戚朝揉了揉腦袋后,他很快就重新打起精神。
    這之后,貍白和秋秋被以表情藏不住事情的理由刷了下來,只剩下了向月,玄鑒霜鑒,星宇,阿骨,赤妖和阿予幾個人偶。
    后面個人偶因為以前劫持過核心,戚朝擔心被認出,就沒有選擇他們,玄鑒和霜鑒因為長相與青宇制作的人偶有些神似,可能會被會長懷疑,也不太方便大大咧咧帶出去。
    這么一想,只剩下向月和星宇兩個選擇。
    向月面上平靜,可身后微微晃動的尾巴已經泄露出他愉悅的心情。
    阿骨更是直白地道:“太好啦!向月可以去幫爸爸的忙了!”
    對阿骨來講,向月能幫助戚朝,就相當于自己幫助戚朝一樣。
    星宇沒想過要被帶走,畢竟他清楚自己在他們眼里還算個危險份子,不過,聽著阿骨瞧不起自己的話語,星宇扯了扯嘴角,有些不悅。
    本來莫斯不理會自己后,他的情緒就有些不穩定,現在阿骨這樣,星宇都逆反心徹底上來了。
    位面意識抬頭看向戚朝,在戚朝回視自己的時候,他壓下內心突然升起的不自在,穩住心神,拽住戚朝的衣服,略帶高傲地道:“你把我的能力放出來,我幫你干掉協會!
    戚朝:……
    給了位面意識一個力道特別大的腦瓜蹦,戚朝轉而看向向月,“待會就麻煩向月陪著爸爸一起去協會了!
    阿骨:“好耶!”
    向月:“好的爸爸!
    位面意識捂著自己的腦袋,怎么都沒理解人類為什么會生氣,他都同意幫人類解決麻煩了,人類不僅不帶自己去,甚至還對著自己的額頭發動攻擊。
    真是可惡。
    位面意識越想越氣,坐在沙發的角落上,跟河豚一樣兩頰越來越鼓。
    戚朝將注意事項告訴了向月后,就看到了位面意識這副樣子,沒忍住,伸手掐了上去。
    被迫放氣的位面意識:……
    你行,老子恢復能力第一件事就是讓你嘗嘗這種恥辱的滋味。
    沈瑜希在一旁看著戚朝逗弄位面意識,挑了挑眉,頗覺得有趣。
    另一邊,協會的會長面色陰沉地從異能者基地出來,坐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內,翻看著昨晚讓副會長給自己找的名單。
    又有一個異能者失去異能。
    他必須盡快找到試驗品研究異能。
    如今擁有s級人偶的人形師或是收藏家少之又少,當初協會為了制造出異能者,可沒有少下功夫收集人偶。
    防止失聯,請記住本站備用域名:
    從頭到尾翻完,最合適的人選除了戚朝外居然只有一個。
    罷了,就先讓人去找他吧。
    這么想著,會長叫副會長進來,隨后吩咐了幾句。
    如今的人選雖然有些名氣,認識的人也不好惹,不過比起戚朝來,那家伙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人,自己還是能得罪的。
    副會長雖然有些猶豫,不過也沒有多說,點頭答應后,他說起了另一件事情,“會長,我剛才接到戚朝的消息,他說想要預約您下午的時間見個面?”
    戚朝?
    會長眼神不解,他們都鬧出了不愉快,戚朝為什么還要來找他?
    顧慮著戚朝制作的那些s級人偶和他身后的背景,會長還是如約赴約,來到了一個包廂內。
    包廂內有兩個男人和一個人偶,會長一進來,腳下下意識地一頓,突然覺得有些滲人,他咳嗽了一聲,撐著拐杖走了上去。
    “會長,昨天宴會時因為心情不佳,有些失禮實在是抱歉!逼莩f著,半真半假地解釋道:
    “鬧出不愉快后,回去后我好好反思了一下,自己確實有不少問題!
    早知道當時就該借著怒氣順手揍他一拳。
    “因為當時情緒不太對,所以沒有說清楚,我之所以昨晚有些失態,是因為覺得異能的存在還不穩定,您就將我心愛的孩子當做試驗品,所以才會有失分寸!
    這個理由和會長之前考慮戚朝生氣的理由不謀而合,會長下意識地露出了笑容,“沒事的,您親眼見過異能者出現問題,有顧慮是應該的!
    戚朝是出了名的喜歡人偶,仔細一想,他這樣的反應才算是正常,自己當初真的有些心急了。
    當然,他這么寬宏大量離不開戚朝制作的眾多s級人偶和身后首富的支持,否則也不至于這么低聲下氣。
    兩人對視一眼,仿佛知己一般,坐在包廂的軟椅上熱切地交談起來。
    期間,會長一直悄無聲息地注視著包廂內除了戚朝之外的兩個存在。
    一個是面無表情的幻想種人偶,另一個則是仿佛不知道發生什么,一直在打瞌睡的陌生人。
    刨除那個陌生人外,會長看著那個幻想種人偶,越看越激動,幻想種人偶是極品中的極品,若是能用他來做實驗,說不定很快就能得到結論。
    不過,剛才戚朝的意思也很清楚,那就是,只有異能徹底穩定下來,他才有可能獻出人偶。
    這簡單。
    會長想,回去他就讓人將原本挑好的那個人偶抓過來,先找出大致的方向,再跟戚朝商量,好讓他放下心獻出人偶。
    戚朝自然看得出會長在想‘美事’,他面色不變,跟會長言兩語套起了近乎。
    會長本身也想跟戚朝打好關系,兩人同樣各揣心思的人在一起很快就聊的熱絡起來。
    “說起來昨天皇家宴會真是讓人難忘!逼莩α诵,裝似不經意地道:“不過,我總覺得殿下的心情不是很好!
    會長心里一咯噔,隨后慈祥的表情不變,“這怎么可能,可能是閣下的錯覺!
    “是嗎?”
    戚朝撓了撓頭,隨后看開道:“也許是吧,因為當初給您頒勛章時,殿下表情似乎不是多滿意,就跟不想給您頒似的,這怎么可能,畢竟您可是殿下的得力功臣!
    說著戚朝就提到了其他的事情,仿佛剛才的事,只是一個插曲。
    而會長表面上應和著,暗地里卻將那件事記在了心里。
    當天回到家里,他打開了昨天的直播錄像,反復觀看著自己的視頻,越看皇帝的表情,越覺得戚朝說的對。
    真是諷刺。
    會長有些心寒,自己兢兢業業這么久,皇帝竟然連一個勛章都不愿意頒給自己,這一瞬間,會長心里的怨氣頓時多了許多。
    這個結果戚朝并不意外。
    當一個人認定一件事情后,心理暗示的作用會讓他將結果朝著自己認為的方向引導。
    更不用說本身皇帝確實對會長有不滿的情緒,只是不容易察覺到罷了。
    此時的會長正試圖從怨恨中抽離,他找到副會長的光腦號,詢問喬盛的人偶什么時候能帶去研究所,以此來化解心中的負面情緒。
    他不清楚,現在只是個開始,在不久的幾天里,自己的不滿和怨恨會越來越多,最終如同一個氣球,只需要一根尖刺,就足以爆炸。
    防止失聯,請記住本站備用域名: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飼養人偶[穿書]》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飼養人偶[穿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飼養人偶[穿書]》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