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哥哥番外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30章 哥哥番外
    哥哥番外:流年

    盛清越自幼機敏聰慧, 盛暄是極其惋惜的。

    可惜這個兒子身體不好,時;杷恍。尋遍天下名醫都沒什么效果。京城總歸不如江南的水土養人。

    三月揚州,梨花開遍。

    盛暄出于無奈, 將兩個孩子一并送回揚州老家, 并且花了大價錢請來當地有名的老大夫, 調養兒子的身體。

    彼時盛清越才三歲,長相就頗為精致,眉眼隨了他的母親,十分柔和, 但是脾氣卻更像他的父親, 冷冷淡淡, 對誰都不太感興趣。

    唯獨喜歡和他妹妹黏在一起。

    盛清越喜歡他的妹妹,同胞兄妹自然就該要親近。他的妹妹長得乖巧可愛, 性格又好, 黏糊糊叫他哥哥的時候,就是他最高興的時候。

    五歲之前,盛清越的身子骨還沒有那么差。

    尚且不至于到時;杳圆恍训某潭。

    每天也有三四個時辰, 是清醒的。

    精力充沛,也不需要躺在床上養病。

    揚州的這位老大夫給他專門調配了養身體的湯藥,吃過幾服藥之后, 他的身體確實好了些,只是還不如尋常的小孩, 那么康健。

    盛清越喜歡揚州, 不喜歡京城。

    三歲的時候,他就得讀書認字。

    妹妹安安靜靜守在他身邊, 漂亮的、小小的一個人糯米團子趴在地上, 專心致志玩弄手中的玩具。

    可能是玩膩了手里一成不變的小玩意, 她很快就沒了興趣,軟乎乎的手指頭輕輕一松就將手里的九連環扔了出去,還帶著點氣鼓鼓的小脾氣。

    盛清越走到她面前,將她從地上扶起來,“不喜歡這個嗎?哥哥給你找別的!

    雖然兩人是龍鳳胎,長得并不是很像。

    盛清越感覺妹妹比他更好看,粉雕玉琢的小團子,渾身不僅香香的,將她抱在懷中也是軟軟的。

    他已經會照顧妹妹了,

    爬上桌椅,伸手去夠桌子上的點心,整盤整盤的拿下來,怕她噎著就掰成小塊小塊喂給她。

    等妹妹吃飽飽了。

    就將自己的書拿給她玩。

    顯然才幾歲大的小孩兒對書本沒什么興趣,奶呼呼的說她不認字。

    還沒開始學呢。

    盛清越說:“那你扔著玩!

    “我不想扔啦!彼哌旰哌晖庾,小短腿蹬起來也十分可愛,她艱難爬過門檻,說:“我要玩泥巴!

    小小年紀的盛清越已經有些潔癖,覺得泥巴太臟了。

    會弄臟她的手,還會弄花她的臉。

    他跟在妹妹身后,明明自己也沒有多大,說話已經比她老成很多,“泥巴臟!

    妹妹貪玩,似乎沒聽見他的話,已經蹲在后花園的泥土里,開開心心玩起了泥巴。

    盛清越嘆氣,守在她旁邊。

    盛皎月覺得泥巴比什么九連環好玩多了呀!比扔書更好玩。

    昨天晚上才下過雨,泥土黏糊糊。

    盛皎月很快就用濕泥巴捏出了個看不出來是什么萬一的東西,她一本正經將她用泥巴捏成的小人放在太陽底下曬。

    白嫩嫩的小手已經臟了。

    她轉過頭來看著哥哥,奶聲奶氣的說:“哥哥,剛剛那個小人送給你!

    盛清越點點頭說好,無奈嘆氣,看著她臟兮兮的小手。

    盛皎月覺得不能自己一個人貪玩,怎么落下她好看的哥哥呢?

    她好像忘記了自己的手指頭很臟,沾著泥巴的小手輕輕攥住哥哥的衣裳,聲音又軟又甜:“哥哥,你也玩!

    盛清越看著她臟兮兮的手,有點忍不住想要幫她擦干凈,自己的衣裳臟了倒不是什么大事。

    他說:“你自己玩!

    “可是這樣哥哥就很無聊?”

    “我不無聊,我在背書!

    盛皎月覺得哥哥好可憐,每天都要背書,那些字兒她一個都不認識,哥哥教過她幾次,可是那幾個字都太難記了,

    她還小呢,記不住那么難的,也記不了那么多。

    盛皎月覺得既然哥哥已經這么可憐,自己就更要幫幫他!

    她說:“泥巴好好玩呀,背書不好!

    她還小呢,想說的話也不太會表達。

    只知道說背書不好。

    盛清越曬日頭的時辰有些久,臉色微微泛白,他和妹妹一樣大,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比她要大幾歲。

    他咳嗽了兩聲,蒼白的小臉又浮起片片的薄紅,“我喜歡背書!

    妹妹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他,戳著手指頭,“可是我想要哥哥給我捏個小老鼠!

    盛清越看著袖口上的臟污,各種不舒服,想立刻回去換件衣裳,還是忍耐了下來,他看著妹妹期盼的眼神,又不忍心拒絕她害她難過。

    他強行忍著不舒服,蹲在她旁邊,也像模像樣和她一起捏起了泥巴。

    妹妹好像格外高興,還問他好不好玩?

    他點點頭:“嗯!薄

    伺候兩位小主子的丫鬟回來,看見兩人蹲在院子里玩泥巴,衣裳、手上否弄得臟兮兮。

    丫鬟連忙要帶著兩位小主子回去換衣裳。

    盛清越卻說不用。

    丫鬟對著才五歲的小主子,也不敢造次。

    年紀雖小,冷冷淡淡發話的樣子著實有些威嚴在,畢竟是主子,哪怕再小,那股氣度也還是在的。

    盛清越像個小大人,繃著臉,似乎有些不高興,“你退下,不用管我們!

    丫鬟哪里敢真的走,兩位小主子出了什么事情,她們可沒有好果子吃。

    但是被小主子用冷冰冰的眼神瞪著,她心里也有些害怕,她只敢悄悄的退到遠點的地方,剛好夠看著他們。

    盛清越不喜歡別人打攪他妹妹的興致,他繼續努力將手里這團爛泥捏成小老鼠的樣子。他以前雖然沒有做過,但這事對他來說似乎不難,沒過多久,一只形狀酷似老鼠得泥塑就做好了。

    妹妹小心翼翼接過去,“好可愛!

    她笑起來,酒窩若隱若現。

    盛清越本來想捏捏她的臉,奈何指尖有泥點子只好作罷。

    兩個小人頂著大太陽玩泥巴,皮膚倒是越曬越白皙。

    盛皎月玩夠了泥巴就累了,她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汗,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手是臟臟的,泥點子糊的她滿臉都是,已然成了個小花貓。

    盛清越知道妹妹要好看,若是見到自己現在這幅小花貓的樣子怕是會哭。

    于是他牽著妹妹的手往回走,丫鬟看見小主子臟兮兮的臉,下意識想要上前要帶小主子去洗臉。

    盛清越冷眼看她。

    丫鬟被嚇得噤聲。

    盛清越是打算用帕子將她臉擦干凈,不讓她知道。

    經過后院的池子,妹妹忽然松開了他的手,迫不及待跑過去又要玩水。她人小,走路都還不穩當,跑起來兩條小短腿就更容易摔著了。

    她跑的太急,眼睛又只有池子里開的漂漂亮亮的荷花。

    腳下被石頭絆倒,狠狠摔在了湖邊 。

    妹妹狠狠摔了一跤,竟然也沒有哭。胖乎乎的小身體趴在湖邊一動不動,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不知道什么叫疼。

    盛清越趕緊跑過去要將她扶起來。

    但是她好像覺得趴在草地上很舒服,不肯起來,小手揪著嫩綠青草,挪動身軀往前拱。

    這幅樣子,讓人忍俊不禁。

    可愛又好氣。

    盛清越告訴妹妹地上臟,她還是不肯起來。

    等爬到湖邊,眼神有點懵懵的對著湖水照鏡子。

    看見水面倒映著花貓臉,一個臟兮兮的小丑八怪,她還不敢相信這就是她自己!

    好丑,好臟,好嚇人。

    她的臉一點都不好看了。

    小姑娘被嚇壞了,嗚嗚的哭了出來。

    盛清越將她抱起來,耐著性子用沾過水的濕帕子幫她擦了擦臉,“妹妹,好了,不臟了!

    她捂著眼睛不敢看,還想讓自己躲起來。

    盛清越哄了她好久都沒有哄好,她似乎覺得自己臉上的泥點子是擦不干凈的,她以后都得頂著這張臟臟的臉出去見人。

    盛清越幫她擦掉眼淚,騙她說:“草里有螞蚱!

    妹妹的注意力果然被活蹦亂跳的螞蚱吸引,眼淚孤零零掛在睫毛上,“哪里?”

    盛清越一本正經的說:“在草里!

    “哥哥幫我找!

    “好!

    草里的螞蚱并不多,他隨口亂說,還真叫他捉到了一只小螞蚱。

    她想去拿,又不敢拿。

    最后找來一個竹籠將小螞蚱裝了進去。

    她的眼淚被一只小螞蚱哄好,回到屋子就要睡覺。

    妹妹在里屋睡,盛清越剛好去喝藥。

    湯藥苦澀,他也能面不改色的喝完。

    他只希望自己的身體能趕快好起來,不要再像現在這樣還是個藥罐子。

    可是事不遂人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的身體越來越差。

    昏昏沉沉,臥病在床。

    從站不起來,再到睡不醒。

    盛清越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會這樣死去,幾年之后,等他的身體稍微好點的時候。

    妹妹早就被接回了京城,甚至還被送進了宮里。

    每年她回揚州的日子都不多,曾經的嬌憨任性逐漸變得小心翼翼。

    她八歲那年,在揚州住了兩個月。

    酷暑時節的江南,勉強還能算得上涼快,京城那邊,她借著養病的理由,拖著沒有回去。

    妹妹不敢在他面前穿男裝,她在他面前就是妹妹,只能是妹妹。

    盛清越無能為力,也無法改變父親的決定。他是氣急了,可是也不忍心對她發作,怕嚇著她。

    她在宮里的日子本就過得如履薄冰,異常艱難。每次回揚州,都能看得出來情緒不高,蔫巴巴的不太活躍。

    院子里的枇杷樹開花結果。

    盛清越讓人摘了一小籮筐,果子比他想象中還要甜,皮薄肉甜,汁水甘盈。

    他嘗了兩個,剩下的都給了她,“你嘗嘗看,甜不甜?”

    她嗜甜,沒多久,小籮筐里的枇杷就都給吃完了。

    她還想吃,甚至想自己爬到樹上去摘。

    盛清越覺得太危險,不許她爬樹。

    她小聲嘀嘀咕咕:“不會摔著的!

    盛清越抵著唇咳嗽:“太高了,你聽話!

    她依依不舍看著枇杷樹,慢吞吞走到他的輪椅身后,幫他推回廂房,小聲解釋:“我是想摘點給兄長!

    盛清越繃著嗓子,嗯了一聲。

    他又說:“我之前吃過了!

    盛皎月道:“吃過也可以再吃,我摘的總是比他們摘的要更甜!

    盛清越不說話,裝作聽不見。

    可她雖然膽子小,但是有時候也不是個聽話的,趁著沒人注意,偷偷摸摸爬上樹,不知不覺摘了一大籮筐。

    柳叔發現她在樹上的時候,都被嚇了一跳,讓人守在樹下隨時等著接住她。

    他傍晚睡醒,她就守在他的床邊,支著腦袋快要睡著了。

    他從疲倦中醒來,緩緩睜開眼,沉默的盯著她。

    她似乎被他的目光驚擾,從困倦中醒來,慌里慌張把自己摘的枇杷推給他,“哥哥,這是我摘的,你留著吃!

    盛清越緩緩坐起來,“你爬樹了?”

    她支支吾吾還不敢承認,“自己掉的,我撿的!

    他只是說:“以后不許這樣胡鬧!

    “好!

    那年過后,她回揚州的日子就越來越短。

    起初盛清越得知父親讓她女扮男裝入宮伴讀時,差點被氣的吐了血,他實在不能接受他的妹妹去龍潭虎穴里謀生。

    臥病在床的日子,并非什么都不能做。

    盛清越只是身體不好,并不是真的死了。他在京城也有自己的人,不過即便如此,有些消息知道的還是沒有那么快。

    他越焦心,身體就越差。

    漸漸的,盛清越不得不逼迫自己冷靜下來,情緒起伏也不能太大。

    直到他病好了之后,總算能回到京城。

    妹妹辭去了官職,他覺得如此也好,并不為之可惜。

    即便盛家日后真的無人做官,也沒什么關系。他只想讓她過上平安順遂的日子。

    盛清越有時候自己也分不清楚他對妹妹是何種感情,明明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他沒資格插手去管,卻還是忍不住想管。

    比如,妹妹的婚事。

    她和顧青林的婚約,著實像戳在他心口的刺,讓他覺得無法忍受。

    顧青林就算貴為世子那又如何?

    他看不順眼。

    哪哪兒都能挑出毛病。

    何況,妹妹并不喜歡他。

    其實,妹妹同他說對顧青林并無男女之情時,盛清越心里松快了些,他不想讓她太早嫁人。

    成婚生子,作他人婦女。

    在他的記憶中,妹妹還是那個要人抱的小姑娘。怎么忽然就要嫁人了呢?

    所以,盛清越那個時候是想殺了顧青林的,退一步說,若是殺不死他,也得叫他不能人道,不能讓他對妹妹有任何非分之想。

    盛清越讓底下人去辦這件事,他養的暗衛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顧青林去江南的路上遇襲,不僅僅只有他想殺了他。暗衛帶回消息,還有一波人等著要他的命。

    顧青林派人暗中去查,還真的叫他查出了蛛絲馬跡,要置之死地的竟然是程家的小少爺,和他妹妹有過婚約的前未婚夫。

    盛清越知道這個消息后并沒有多高興,這些人一個個都在覬覦她,都想得到她。

    盛清越默默地想,他的護著他妹妹一輩子。絕不能給這些伺機而動的豺狼猛獸任何可乘之機。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