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裴瑯番外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29章 裴瑯番外
    裴瑯番外不負(一)

    裴瑯從心底是一點都不喜歡叫她皇嫂的。

    她明明該是他的妻子, 小將軍夫人。

    離京的那天夜里,他本不該如此冒進無禮,夜半三更翻墻闖入盛府, 趁著夜色濃郁,支開其他的護院,悄聲無息進了她的閨房。

    她被他嚇壞了。

    雙眸紅紅的, 縮在被子里只敢露出雙眼睛。

    裴瑯喜歡她,自然是不忍心見她被嚇成兔子眼, 可他實在找不到別的辦法,又想知道她是不是如自己猜測的那般。

    根本不是個男人。

    她遮遮掩掩, 藏藏躱躱。

    裴瑯心中就清楚了大半, 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臉, 叫她乖乖在京城等著他。

    他那時不想回邊城, 可是身不由己。

    回到邊城之后, 裴瑯就找到母親,說他已有心儀之人,讓他母親往后不必再幫他相看女子。

    裴瑯的母親當然驚詫,她這個兒子從小就不服管教。

    野慣了, 很少有人能管的到他。

    他以前喜歡胡鬧,哪哪兒都要去湊個熱鬧。但是從來沒聽說過他有喜歡的姑娘, 也未曾見過他對誰另眼相看。

    裴瑯的母親以為他喜歡的是邊城這兒直爽開朗的女子,稍稍打聽下才得知,他心儀的女子是個嬌滴滴的官家小姐。

    祖籍是在蘇州,江南水城。

    家中祖祖輩輩都是知書達理的讀書人, 也能想象得到養出來的姑娘有多嬌貴。

    裴瑯的母親不禁好奇“你不會是見色起意, 等日后看倦了她的容貌就厭棄了!

    她知道裴瑯不是這種人。

    只是說了句調笑他的話。

    裴瑯說“不會, 她的性情也十分的可愛!

    膽子小卻還要裝得沉穩。

    平時安安靜靜很想把自己藏起來, 可愛又可憐。

    “你若是喜歡,怎么這回沒將她帶回來?她是不是不喜歡你,不肯跟你回來?”

    裴瑯皺眉,“她會喜歡我!

    他長相俊俏,英武而又有擔當,她如今怕他,只是還與他不熟悉,往后日漸接觸,不會再如之前這樣怕他。

    不肯和他說話。

    說來這事,裴瑯自己都覺得頭疼。

    他不擅長說花言巧語來哄女孩子高興。

    有些話心中想的是一個意思,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個意思。

    裴瑯在邊城留守了將近一年,期間也打了大大小小無數個仗,受了不少傷。

    行軍打仗難免會受傷,途中安營駐扎時,有些將士忍不住會去鎮上找些消遣。

    裴瑯從來不去,他紀律嚴明,若是跟著他的人,仗沒打完,是不會允許他們去尋歡作樂。

    最后一場仗打的十分慘烈。

    死傷無數。

    他揮劍的胳膊已經發麻,臉上濺落的血跡已經干涸凝結。眼底是濃郁的殺氣。

    往常打仗受傷留疤,對他而言是件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的小事。

    這次脖頸上不小心留了條拇指大小的疤痕,裴瑯怕自己回京城,讓她瞧見了會嚇著她。

    疤痕多是丑陋。

    裴瑯原先不覺得有什么,仔細盯著頸側的疤,也看出了幾分猙獰可怖。

    他破天荒讓人去藥鋪買了去疤的藥膏,日日不落的涂抹,效果不好。

    疤痕難消,他嫌丑,為此沒少折騰。

    幾個月后,京城先是傳來消息。

    說七皇子死了。

    將軍府的忍耐終于快到了盡頭,再過不久他們便能班師回朝。

    母親讓他提前收拾行李,免得離開得倉促,落下什么東西。

    往后還會不會再回來,誰都不好說。

    也許會,但是歸期不定。

    邊城總是要有人守著,如此方能安心。

    啟程回京的前一天晚上。

    裴瑯去最好的鐵匠鋪,讓那位老師傅給鍛造了一把精巧鋒利的匕首,用來防身。他還特意讓老師傅在柄端鑲嵌了瑪瑙寶石,讓它看上去更加精致漂亮一些。

    她喜歡好看的、漂亮的小玩意。

    裴瑯覺得她也很需要匕首來防身,對她不懷好意,覬覦她的人實在有些多。

    回京的路上。

    他的母親還問過他,打算何時去說親?

    裴瑯手里握著要送給她的匕首,笑意淺淺,“等到了京城,請母親找媒婆幫我上門說親!

    “她身上可有婚約?”

    裴瑯沉默了,她若是頂替的是她哥哥的身份,她應當就是盛家從不露面的三小姐,也就是——

    顧青林的未婚妻。

    裴瑯差點忘了這回事,他改口道“母親,我自有打算!

    直接搶婚就是。

    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皇帝還會殺了他嗎?

    況且皇帝如今也已經沒有了實權,朝政幾乎被太子一手把持。

    太子是他堂兄,又有著不菲的交情。

    對太子而言,這是件睜只眼閉著眼就能過去的事情。

    顧青林雖然心眼多,做事歹毒,頗有些手段。但畢竟他僅僅只是個文人,手無寸鐵,毫無還手之力。

    若是兩人打起來,顧青林沒有勝算。

    雖說奪妻之仇,確實不共戴天。但自小認定的道理就是——想要的東西,喜歡的人,都該爭取。

    即便是強取豪奪,該搶回來的還是要搶回來。

    裴瑯的母親從來不回拘著他做事情,聽見這句話后也就如從前那樣,淡定隨他去了。他這兒子雖然平時很會氣人,做正事還是靠譜。

    裴瑯為了早些到達京城,中間換了馬匹。

    什么人都沒帶,自行進京。

    將軍府的其他人還是坐著馬車,由副將護衛,一路護送回京城。

    裴瑯知道她死了的時候,下意識覺得自己被戲弄了。

    可是盛府門前的白皤,懸掛在匾額兩側白花,都是他親眼所見。

    若是做戲,做不到如此逼真。

    處處透著在辦喪事的細節。

    裴瑯甚至見到了她的墓碑,碑文上的刻字都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他看清楚墓碑上的字跡時,已經晚了。

    他這個堂兄,素來看著溫潤隨和,極少動氣。

    但是挖墳開棺這事,做得冷漠無情之極,又狠又毒,生生起開了她的棺木,待看清楚棺材里是空的時候。

    衛璟顯然是松了口氣的。

    裴瑯是在掘墳之后,借著月色映著的微光,才看清楚墓碑上的刻字。

    他原還存著看熱鬧的心思,嘴角掛著的笑驟然冷了下來。

    不過裴瑯心情亦是復雜,若非衛璟狠得下心執意開了她的棺材,誰都不知道她還活著,都以為她是真的死了。

    她是為了逃婚才想出假死脫身的法子。

    從這之后,裴瑯費盡心思打聽她的下落,渾然不覺她已經被衛璟從蘇州帶回了京城。

    等再見面,她就成了他的皇嫂。

    衛璟將她看的很緊,不喜歡他們靠近她,盯著她,

    裴瑯原本以為自己叫不出那聲皇嫂,怒極了竟然也豁得出去,笑吟吟看著她,陰陽怪氣稱呼她一聲皇嫂。

    她才不是什么皇嫂。

    裴瑯總是想起在千禧寺的后山梅園里,冰天雪地無意間瞥見的動人。

    顏色明艷,精致如玉。

    漂亮又有細微的脆弱。

    她踮著腳,細嗅梅香。

    裴瑯那時就將她認成了少女,她忽然闖入了他的世界。

    只那一眼,便再也逃脫不得。

    裴瑯心有不甘,還想再掙扎一番。

    母親怒斥他神志不清。

    裴瑯性格執拗,并非他母親三言兩語就能勸得住。他不甘心。

    憑什么讓衛璟搶了先?

    裴瑯抬眸,定定看著她道“我要帶她去邊城!

    她的母親被他氣的拿出了鞭子,“你再說一遍!”

    裴瑯死不悔改,“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件事我和她說過許多次,若是不能說到做到,就是騙她!

    “你如何能帶她走?”

    裴瑯握緊拳頭,“總會有辦法!

    即便是威脅或是綁架。

    他都要帶她走。

    去邊城。

    看看大漠。

    騎馬追落日。

    還有夕陽黃昏時分蒼勁冷拙的風。

    他就是大逆不道。

    他就是不愿意騙她,答應了她的事情總該要做到才行,不能讓她覺得自己是個言而無信的人。

    裴瑯知道她現在住在盛家。

    他翻墻闖進去過。

    裴瑯也知道帝王在暗處安插了隱衛,他費了點力氣,才處理完這幾個人。

    說好的以后再也不嚇唬她,不做翻墻這種勾當。

    到底還是食言了。

    裴瑯怕從她口中聽見不想聽的話,更怕她說兩句她就心軟改變了主意。

    裴瑯的心確實硬,在戰場上殺過那么多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是柔情。

    可是對她總是于心不忍,容易心軟。

    怕她的眼淚,怕她會難過。

    更怕她不愿意。

    仗事結束的時候,他的副將忍不住要去花巷煙柳找女人。

    裴瑯沒有興趣,副將問起,他只說自己心中有人。

    裴小將軍心有所屬這件事,在軍營里不是秘密。

    也都知道他的心上人,是京城里的某位官家小姐。

    素來鐵面無私的裴小將軍,唯有提起這位姑娘的時候才會難得露出幾分溫和從容。

    裴瑯對她的眼淚,是沒什么抵抗力的。

    臥房里,小將軍直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黑眸靜靜盯著她無措的雙眸“皎皎!

    他好像是第一次這樣叫她。

    這兩個字沒在唇齒間,都沁著絲絲甜味,纏綿又入骨。

    裴瑯壓低了聲音,充滿了磁性和平日里沒有的溫柔他問她“我帶你去邊城,好不好?”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