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顧青林番外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27章 顧青林番外
    防盜比例百分之六十~寒風颯颯,裴瑯星眸中壓著冷漠至極的神色,聲線低沉,“張閣老那只老狐貍現在就有點坐不住,前些日子派了大批人手去邊城,要祖父的命!
    提起這事,裴瑯眉眼神情瞬間陰冷,周身溢滿殺氣,“我父親這兩年身子骨也不太行,我一路過來殺了不少眼線,想來張家不會善罷甘休!
    衛璟淡淡“嗯”了聲,低垂眼梢,神色淡淡的瞧不出他在想什么。
    過了一會兒,邢坤來稟,在寺外擒拿住昨夜那個行為鬼祟跑了的男人,仔細盤問也撬不出有用的消息,他是想問太子這個人應當如何處置。
    衛璟抬起眼簾,眸色漆黑,沒有情緒,“放干他的血,明日天亮前掛到張家大門的匾額上!
    邢坤領命:“是!
    太子從不是心慈手軟的純良之輩。
    …
    盛皎月匆忙跑回廂房,氣息微微有些喘,雪白的芙蓉面映著薄薄的潤紅。她驚魂未定。待逐漸恢復平穩的呼吸,抬手用素色手帕擦拭被嚇出來的冷汗。
    她也不能確定太子等人有沒有瞧見她。
    方才的這幾道目光,都有些不善。
    冷冷的,像在看什么死物。
    盛皎月心不在焉喝了兩杯茶水,緩過神后,依然心有余悸。她身子弱,大多數時候臉龐都有些病態的白,方才急促跑了一段,蒼白的皮膚好似被抹上淡顏色的脂粉,唇瓣亦被她咬出紅潤的血色,為她清冷絕色的氣質增添了幾分難得的艷色。
    少女藏在袖中的手微微在顫,裴瑯,竟然真的是裴瑯。
    這位年紀輕卻已經戰功赫赫的小將軍,當真膽大妄為,瞞住所有人出現在京城。
    盛皎月不知道上輩子告密揭發此事的人是誰,只知道那人死狀慘烈,挖眼割耳四肢不全。
    她打定主意不摻和這些事,回家后等父親問起,也絕口不提在寺里撞見了小將軍。
    冬雪消融后,夜里的空氣含著刺骨漆黑的寒冷。
    盛皎月入睡前照例點了熏籠,又將裝滿熱水的暖手爐塞入被窩,等到被窩暖和起來才脫了衣裳爬上床,足底有了熱源,身子骨好像沒有方才那么冷。
    她裹緊被子,側身閉眸緩緩睡下。
    待到半夜,熟睡中的少女忽然蹙起眉頭,臉色蒼白,粉白的指甲緊緊揪著胸前的寢被,神色看著有些痛苦,口中嚶嚀著含糊不清的字眼。
    盛皎月做了個噩夢。
    地牢里,冰冷寒氣順著皮膚往骨頭里鉆,她四肢冰冷,單薄纖瘦的身體瑟縮顫栗,手指被男人用力扣緊,惡狠狠攥在掌心,他將她帶到刑房里,在她耳邊冷聲低語:“盛大人,給朕好生看著!
    陰冷潮濕的地牢彌漫濃重的血腥氣,夾雜著生肉腐朽了的銹味。
    新帝松開了她的手,系緊她身上的斗篷,順手幫她帶好帽子,不叫旁人瞧了她的連。
    少女身體在抖,不知道是被嚇出來的,還是被冷成這幅樣子。
    男人輕笑了聲,“怕什么?”
    他骨節分明的拇指間握著根長鞭,走進牢房,不消片刻,里面便傳來痛苦至極的哀嚎求饒聲。她雙腿僵直,站在牢房外聽著里面的慘叫痛聲,周身仿佛越來越冷,咬緊齒關,繃直小腿才沒有倒下,額前不斷冒出的冷汗,潮濕了鬢邊碎。
    過了一會兒,滿身血氣的男人從牢房里緩緩走了出來,隨手將長鞭丟給身后的隨從,低暗的燭火勉強照著男人冷峻好看的面孔,冷硬的下頜線條,眸光稍偏,淡淡的一眼便有迫人的威懾。他上前撈過少女纖細的腰肢,手臂霸道圈緊她的身體,低下頭偏過臉在她柔軟粉紅的耳垂親了兩口,溫熱呼吸鉆進她的頸窩。
    少女眼底似是有朦朧的濕意,眼瞳盛滿水潤霧氣,神情無辜可憐。
    男人捏起她的下巴,看著她眼底的驚懼,到底是心軟沒讓她進去看受刑的人,“下次還敢嗎?”
    牢房里被他親手動手行刑去了半條命的人,便是被她教唆著帶她離開的人。
    她的腰好像快要被他掐斷了,還沒開口說話,就被嚇得昏了過去。
    盛皎月明明沒有受刑,在夢中卻也覺得自己渾身都疼,陣陣尖銳的刺痛傳至腦后,小腹墜墜的疼,像是被擱在針板上狠狠摁了下去。
    她便是在這陣刺痛中緩緩醒來,蜷縮身體縮在被窩里,牙齒用力咬緊唇瓣,冷汗連連。她忍著小腹傳來的陣痛,緩慢坐起身子。床榻邊的燭臺還亮著微黃的光,;燭心見底,燭火不怎么明亮。
    盛皎月的小腹又痛又漲,她掀開被子,看見床單被染上血紅的痕跡,深深倒吸了口冷氣,她來葵水了。
    她的小日子從來不準。
    這個月竟是提前了足足有七天。
    盛皎月坐在床上,一時無措,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片刻過后,盛皎月忍著身體不適下床,將被弄臟的床單換了下來,可她那天出門的匆忙,也想不到帶上月事帶,這間廂房里是什么都沒有。
    她閉上眼想了想,然后找來剪刀,剪了些白布縫在一起,臨時湊合著用。
    …
    翌日清早,整裝回城。
    盛皎月的傷寒已好了大半,韶光艷艷,暖黃日光斜斜照來一陣暖熱,她里面穿了件素色長衫,身上披著太子殿下那件披翠紋織錦羽緞黑氅衣,唇紅齒白,不過氣色看著不太好。
    她的小腹還疼得厲害,每次來月事,都要疼得死去活來。她如今只想快些回府,喝完甜湯再睡上一覺。
    不知何時,顧青林已經走到她身后,男人一身月色長袍,束起發冠,眉清目秀,俊朗出塵,他挑眉,狐貍眼微微瞇起,“盛公子的病還沒好嗎?臉色看著有點白!
    盛皎月不得不和他寒暄,慣常板著嚴肅的小臉,皺眉答道:“勞世子關心。這傷寒已無大礙!
    顧青林聞言在心底冷嗤了聲,端詳的目光橫在少年身上,細細打量幾眼,莫名又想到昨日傍晚他錯將他認作女子,心臟跳到嗓子眼,一種被愚弄的心情占據他的心頭,讓他惱怒到現在。
    不過,盛清越這張臉生的還真有點雌雄難辨,眉目清秀漂亮,尤其是這雙眼睛,漆黑濕潤,清透見底,皮膚極白,五官亦是挑不出任何瑕疵。所有的本事都用來長臉了。
    “盛公子細皮嫩肉,弱不禁風,還是得好好注意身體!鳖櫱嗔滞f起這句話時,迎面而來的惡意,總歸不太和善。
    周遭冷風直吹,濃烈颯風拂面而來,吹的人腦袋疼。
    盛皎月身體不舒服,肚子疼頭也被風吹的疼,面對世子拐著彎的冷嘲熱諷,她沒有應付他的心情,也沒有和他周旋的力氣。
    盛皎月現出一抹不耐,“世子爺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
    顧青林被他嗆了回來倒是像瞧見了什么稀罕事,盛清越的性子一向有點軟弱,待人客氣,脾氣好耐心足,說話亦是溫和,不敢輕易得罪人。
    今兒還是顧青林第一回見到盛皎月發小脾氣的模樣,也不知道他在太子面前敢不敢這樣。
    顧青林也懶得多理他,拇指間的玉扳指漫不經心轉了兩圈,幽幽眸光深深看了他兩眼,一言不發上了馬車。
    日頭漸深,刺眼的陽光照得睜不開眼。
    不過天氣依然很冷,吹來的風像耳光扇來不留情面。
    兇神惡煞的邢坤面無表情走到少年面前,打量他的目光頗為冷漠,秉承公事公辦的冷硬語氣,“盛公子,您先上車!
    盛皎月近乎在他靠近自己的同時就聞到了他身上濃郁的血氣,她垂眸掃過邢坤腰間那柄長劍,刀鋒利刃,血跡被擦的干干凈凈。
    她忍著不適,櫻唇微張:“我怕過了病氣給太子殿下,可還有多余的馬車?”
    邢坤冷眉一擰,“并無!
    太子出門從簡,蜿蜒盤旋的山路又十分難走,哪里有多余的馬車?
    邢坤跟隨太子多年,也是見過刀山血海的狠人,閱人無數,他冷冷瞥了眼這位手無縛雞之力的貴公子,心中冷嗤,不禁猜疑,他怕是不想獨占一輛馬車享清福。:,,.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