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養崽日常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17章 養崽日常
    盛暄有種怪異又斗膽的感覺, 與其說是他將女兒嫁進了宮里,其實更像是盛家多了個上門女婿。

    這個比喻雖不恰當,但也相差無幾。

    帝王日日光臨, 他們這間小廟容不下這尊大佛。

    尤其是家中幾個年紀較小的孩子, 剛懂事理,怕他怕得很厲害。

    正事貪玩愛鬧的年紀,怕沖撞了嚴肅冰冷的帝王, 整日縮在他們的小院子里不敢隨意走動。府上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連他也覺得頭頂壓著塊石頭。

    時間一長,盛暄也想委婉同女兒說,她偶爾也可以在宮里小住一段時日。

    十天半個月, 也好讓家里人能松口氣。

    話到嘴邊, 又咽了回去。

    說這種話未免有趕人的嫌疑, 讓她母親知道一定會來同他鬧。

    如此盛暄便一直忍著, 轉念又想,她總不能長此以往都留在家中,便是她自己想如此, 陛下也不會縱容至此。

    又過了幾個月,并無好轉。

    盛暄也沒見到有什么動靜。

    女兒過得倒是瀟灑, 韶光正艷的春日扮作男兒去踏青采春。

    等到傍晚還不見她回來, 帝王卻在這個時候忽然到訪。

    盛暄無奈, 他是無法將皇帝當成自己的女婿,便還是從前君臣般的禮數, 客客氣氣,不敢怠慢, “皎皎隨她母親出門去了!

    這是盛暄替女兒遮掩的謊話。

    衛璟蹙眉, “無妨, 我等等她!

    盛暄就叫云煙趕緊去將她找回來,他也知道,帝王的性子還是有些霸道的。

    往常皎皎的幾個表弟粘著她,讓他瞧見幾回后就忍不下去。

    私底下敲打了幾句“男孩頑劣,沒個輕重,皎皎身子弱,還是叫他們離她遠些才好,免得不小心傷了人!

    五六歲的孩子能怎么傷人?

    還是他們的親姑姑。

    這明擺著就是吃醋了。

    若是讓帝王知道她這幾日連著去風月樓里見世面,還在酒樓里結識了不少青年才俊,談古論今,不會有好果子吃。

    云煙匆匆跑去姑娘常去的酒樓,姑娘一襲男子打扮,神色專注坐在堂下聽說書人在說些聊齋異事。

    她還毫無察覺身旁圍坐了不少年輕男人,主動和她稱兄道弟。不由自主想要湊到她的身旁。

    小桌上擺著盤瓜子,還有酸甜開胃的話梅。

    云煙快步上前,“姑娘,時辰不早,該回去了!

    故事尚未聽完,盛皎月頗有些不舍得,“急什么?”

    云煙小聲低語“宮里那位……”

    盛皎月啊了聲,云煙的話才說了一半她便知道怎么回事。她蹙著眉“他今天怎么白天就來了?”

    往常都要等到天黑。

    盛皎月沒想到衛璟現在如此得閑,夜夜都要光顧她的屋子。

    清早再從盛府回宮,也不嫌來回折騰累得慌。

    盛皎月將玉盤里剩下的話梅用手帕包了起來,又忍不住偷偷撿了顆嘗嘗味道,她近來十分喜愛吃這些酸酸甜甜的小零嘴。

    走出酒樓,盛皎月聞到了一股濃郁的甜香。

    是東街糕點鋪里傳來的香氣。

    她下午在酒樓里吃了不少茶點,才過去沒多久肚子就又餓得咕嚕嚕叫。

    她出門總是會忘記帶荷包,偶爾沒錢用得賒賬。

    她摸了摸自己已經用空銀子的小荷包,眼巴巴看著云煙問她帶錢了沒有?

    云煙點頭“帶了!

    盛皎月就拉著她先去了糕點鋪,買了她最愛吃的云片糕,還有幾小碟栗子糕。她連吃幾塊墊肚子。

    轉身迎面偶遇了江桓。

    江桓如今見到她只剩下渾身的不自在,從前他格外看不順眼的少年,如今竟然成了他的皇嫂。

    他先前見過她作女子裝扮,瑰麗明艷。

    江桓好久沒見過她,心頭竟有些怪異的想念。

    他繃著臉往前邁開幾步,“盛……”

    算了,他還沒想好如何從稱呼她。

    盛皎月在他靠近的瞬間,忽然捂著胸口干嘔了起來。

    江桓見狀氣的委實不輕。

    她見了他,竟然返惡心?

    江桓原本還打算與她寒暄兩句,驕傲的自尊心當即被她踩的什么都不剩下話也不想同她說了。

    裝作根本不認得她,冷冷看著她作嘔。

    盛皎月并非故意惡心人,而是江桓身上的氣息聞著讓她覺著難受,她忍不住想吐。

    把滿面怒色的江大人氣走了之后,盛皎月嘆了口氣,慢悠悠回了家。

    趕在天黑之前回到府里,盛皎月路上才吃了糕點墊肚子,這一會兒就又餓得慌。

    盛暄看見她不緊不慢走回來,竟是被她氣笑了“你下午又跑去哪里了?”

    盛皎月眼神無辜“父親,我去聽了會兒書!

    盛暄恨不能像從前那般用手指頭戳她的腦門,好叫她清醒清醒,“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還信說書的胡言亂語?那些邏輯不通的故事都假的。你去聽書還不如在家多抄兩遍經文!

    經文枯燥無味,盛皎月自然不會喜歡。

    她抿了抿唇說“好!

    沒有同父親頂嘴,敷衍著應付過去就好。

    若不是陛下就在后院里等候多時,盛暄非得留她在書房里好好抄書。前不久他還聽說她竟擅自跑去風月樓里看男人唱戲。

    聽戲作消遣不要緊,可如今她也算有家室的人。

    怎么能還在外頭胡來呢?尤其是陛下本來就不是多大度的人。

    斤斤計較。

    先前甚至動過讓她的兄長搬出去另立府門的打算,不愿意讓他們兄妹兩個走的親近。

    盛暄閉上眼,揮了揮手“你且回屋去吧!

    盛皎月提著還熱乎的糕點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衛璟已然將這里當成了他的地盤,男人坐在窗邊,沉下心來在棋盤上同自己博弈。

    聽到聲響,緩緩抬頭。

    衛璟看見她身上穿的是男裝,縈繞在心頭那點不悅稍微消解了些,他的目光掃過她手里抱著的油紙袋“餓了?”

    盛皎月對他點了點頭“嗯!

    她將手里捧著的這堆吃食放在案桌上,糕點十分的甜,她吃著竟然也不覺得膩,自己吃兩塊,便往他的口中送一塊。

    盛皎月眼神明亮,靜悄悄盯著他的眼,“甜嗎?”

    “嗯!

    味道都有些齁。

    盛皎月吃了不少,肚子半飽,就像個無底洞似的。怎么吃都不覺得膩。

    她又嘗了嘗發酸的話梅。

    衛璟摁住她的手腕,“晚膳還要不要吃了?”

    盛皎月認真地說“我沒有吃飽的!

    衛璟怕她漲到肚子,不敢再讓她進食,漫不經心岔開話題,“戲好聽嗎?”

    盛皎月心中咯噔,故作平靜“不怎么好聽!

    衛璟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她如今雖然沒有從前那般清瘦,不過抱在懷中依然沒什么重量,“聽說盛姑娘一擲千金,打賞了風月樓的戲子!

    眼睛都不眨的,扔銀子。

    只為一個高興。

    盛皎月不明白這種小事他怎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想了想,多半是她身邊有他的眼線。

    她不悅抿了抿嘴角,“我又沒花你的銀子!

    她用的都是她自己的私用錢。

    盛皎月心軟,只是看他們可憐,十五六歲就要登臺表演,唱戲取樂。她便動了惻隱之心,給了他們一些銀子。

    她近來脾氣不小,容易生氣,也沒那么輕易能哄好。

    衛璟張嘴正要接著往下說,她大姐的小兒子蹬蹬跑了過來,鬧著要她哄自己睡覺。

    孩子年紀小,不知道屋里還有他最怕的那個男人。

    張開雙臂要她抱抱。

    黏糊糊貼著她的脖子,摟著她奶聲奶氣“香…香的!

    他才三歲,會說的話不多。

    斷斷續續,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

    一雙小胖手牢牢抱著她的胳膊舍不得松開,盛皎月將他抱進屋子里,小侄子的手指不小心攥著她的發梢,被哄得睡著了還抓著她的頭發舍不得松開。

    衛璟冷眼旁觀,苦大仇深蹙著眉頭,冷冷淡淡瞥了眼床榻上不識好歹的小孩,又看了眼她“不妨我們自己也生一個!

    盛皎月頓了頓,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她問“殿下喜歡孩子嗎?”

    衛璟不想騙她,同她說了心底的實話“不喜歡!

    小孩子總是那么吵鬧。

    往往都是無理取鬧,叫人厭煩。

    但如果是和她的孩子,他應當是會喜歡的。

    她小時候,如此惹人憐愛。

    白白糯糯,珠圓玉潤,又乖又軟,走哪兒都討人歡心。

    盛皎月就猜到了他會這么說,別別扭扭轉過身,故意背對著他,眼睛落在快要入睡的小侄兒身上,手掌輕輕拍著他的背,哄他睡覺。

    衛璟站在她背后,似乎差覺不到她的脾氣,”我想要個小公主!

    長得要像她,那樣更漂亮。

    脾氣最好像他,這樣才不會被欺負。

    盛皎月裝作沒有聽見,他都不喜歡孩子,怎么會疼愛他們呢?

    衛璟覺得為哄他的小妻子開心,必要的時候得撒謊,譬如說可以假裝他很喜歡小孩,能夠好好照顧他們。

    盛皎月哄好侄兒睡著,站起來的瞬間頭暈目眩,聞到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龍涎香,就更加想吐了。

    她臉色煞白推開他,吐出了苦水。

    她還以為是自己吃壞了肚子,才會一整天都如此難受,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眼含瀲滟,懨懨的同他說道“殿下,我可能吃撐了!

    衛璟的眼神逐漸變得復雜,幽幽盯著她的肚子,攥緊她的手掌,命人去請了大夫。

    診過脈象,果真如他猜測的那般。

    她懷了身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