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番外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14章 番外
    紛紛揚揚的大雪幾乎要壓彎屋檐, 巍峨的皇城似有風雨欲來的平靜。

    就在今早,新帝登基。

    大張旗鼓處理了些不聽話的朝臣。

    杖斃在宮門口,干涸的血跡尚未被沖洗干凈。

    盛家的頭頂反復被潑墨般的陰云驟雨遮蔽,每個人的心頭都壓著塊重重的石頭, 叫他們寢食難安, 個個都透不過氣來。

    盛家已經走到窮途末路, 七皇子已死, 張貴妃也被逼自盡。

    張閣老連同全家上上下下都做了刀下魂,權勢更迭,必有被牽連之人。

    盛家不是被牽連, 而是早早就在皇子的爭權奪勢里站了隊, 如今落敗,自作自受。

    等了三日, 新帝仿佛忘記了盛家的人, 遲遲未曾說要如何處置盛家的幾百口人。

    盛皎月告了病假, 前兩日沒有去上朝。

    她不敢去,更不敢直面新帝。

    她對他下過毒, 不僅沒有得逞, 還被他當面揭穿。

    雪花落在湖面,消融于湖水之中。

    盛皎月沒有生病, 只不過她的臉色看起來也沒有多好, 蒼白憔悴,清麗的眉眼攏著郁郁之色,她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唯一值得慶幸的便是哥哥還在蘇州, 只要藏得好, 就能保住命。

    云煙端來煮好的燕窩給姑娘補身子, “您再不濟也要吃點東西!

    盛皎月接過碗, 失神望著騰起的白色霧氣,她抿了抿紅唇,低聲地問“父親如何了?”

    出了這樣大的變故,云煙這個小丫鬟心中也害怕。

    不過是在姑娘面前強撐著沒有泄氣,她說“今早老爺去上朝,被陛下革職了!

    盛皎月閉了閉眼睛,這個下落在預料之中。

    沒有哪個帝王能容忍得下想要他性命的不軌之臣。

    盛家在當初選擇七皇子和張貴妃的時候,就該想好若是日后輸了,要承受何種下場。

    張家當初的覆滅,也是如此。

    起先只是革職,之后罪行紛至沓來。

    抄家、審問、抄斬和流放。

    父親給了她毒藥,若是身份被人揭穿,被沒入教司坊,便吃了這藥自行了斷。

    干脆死去也好過去那種地方受辱的好。

    盛皎月從枕頭底下摸出父親給的藥瓶,掌心用力攥著瓶子,天色漸晚,院外的小廝匆匆跑過來報信,說陛下請人入宮。

    轎子已經在府門外候著,宮里的大太監曹緣親自來請。

    片刻過后,盛皎月面無表情嗯了聲。

    她想,她的死期來了。

    從前在東宮,她就不得太子的喜歡,幾次想要害他的性命,他更不會留她。

    原來這些日子的風平浪靜,是新帝想親自處置了她。

    盛皎月不禁去想,她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死法?

    五馬分尸還是車裂?

    又或者是腰斬?

    總不可能是能讓輕松死去的法子。

    她清楚,新帝睚眥必報,黑白分明,做事從不手軟。心腸硬的就像是一塊冷冰冰的鐵。

    盛皎月也害怕,身體微微顫抖。她強撐鎮定換上干凈的衣裳,即便是赴死,她也不能死的太狼狽。

    臨走之前,她將父親給她自行了斷的藥藏在了袖子里。

    曹緣瞇眼盯著來人,京城中長得最好看的盛大人。

    大難臨頭,依舊將身板挺的筆直。猶如雪霧里一棵筆挺的青松,有幾分能讓人刮目相看的骨氣。

    曹緣心知,這位模樣出挑的少年朝臣今夜怕是討不到好處。

    新帝忙完朝政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要親自來收拾這么個不起眼的人。

    曹緣想起方才,帝王隱去眼底的瘋狂,表面平靜的讓他快些把人請進宮里的模樣,忍不住為他捏了把汗。

    “盛大人,您請吧!

    盛皎月昂首,迎著曹公公的目光絲毫不懼。

    曹緣又對身旁的小太監使了使眼神,示意他拿出提前準備好的繩子,他隨即又轉過臉笑瞇瞇看著盛皎月,疏離客氣“盛大人,得罪了。這是陛下的意思!

    曹緣起初聽見也萬分驚詫,陛下要他用繩子將人綁進宮里,還叫他動作輕些,不要真的傷著人。

    盛大人看著不像是會拿雞蛋碰石頭,抗旨不尊的人。

    曹緣心想即便不用繩子來捆,盛大人依然會乖乖坐進轎子里,等候天子的發落。

    盛皎月看見小太監手里拿著的繩索,面上浮起一抹慍色。

    陛下果然恨透了她。

    她自然不肯乖乖讓人捆著進宮,她忍著惱怒,緊繃小臉,“我隨你進宮,不用綁我!

    曹緣面露難色,邊讓人按住盛大人的胳膊,邊說“奴才也是奉命行事,盛大人且先忍忍!

    繩子綁的十分緊。

    小太監下手沒個輕重,她的手腕一下子就被粗糲的繩索磨紅了皮膚。

    等走到府門外,盛皎月才發現為了請她入宮又多大動干戈。

    就連邢統領都來了。

    他帶著人將盛府圍了起來,不許進出。

    他冷冷抬眸,厭惡之色自他眼中一閃而過,惜字如金“走!

    冰天雪地,街邊幾乎看不著人影。

    尤其是時辰也不早,屋檐底下的紅燭竟是這雪天里唯一的顏色。

    盛皎月被抬進宮中,而后被邢統領毫不留情扔進一間漆黑的大殿里,連盞燭燈都沒有,天光無色,她幾乎什么都看不見。

    她的背靠著床榻,蜷縮坐在地上,被牢牢捆緊的手腕幾乎沒有掙脫之力。

    不知道過去多久,她聽見了腳步聲,隨之而來是殿門被推開的澀聲。

    她開始顫栗,黑暗中也能感覺得到那股讓人頭皮發麻的威懾力。

    她的腦子不受控制開始胡思亂想,如果陛下要非人的手段讓她死,她就趕緊吃下毒藥,早死早超生。

    陰沉沉朝她壓來的氣息,冷的像結了冰的湖水。

    一陣天旋地轉中,她被扔到了床上。

    盛皎月心跳如擂,男人好像就附在她的耳邊吐息,漫不經心吐出來的幾個字,舉足輕重,仿佛落在她心頭的雷霆萬鈞。

    “盛大人!

    皮膚顫起絲絲涼意。

    她心中隱約有了不好的預感。

    “朕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盛皎月極力維持冷淡的聲線,吐字艱澀,“陛下,臣沒有!

    男人冷嗤了聲。

    盛皎月心知今晚在劫難逃,她怕死的,若是不得不死,她就想死的體面一些,至少死狀不要過于慘烈。

    她說“殿下,您能不能先將我的手松綁了?”

    過了一陣,盛皎月察覺到身上的壓迫感逐漸消失,男人起身用火折子點了盞燭火,火光勉強映著殿內。

    盛皎月抬起顫顫的眼睫,看似乖巧,她說“臣不會跑!

    沉思稍許,男人走到她的身后,解開了捆綁在她手腕上的繩索,她的皮膚就像是用豆腐做的,嬌嫩而不堪磋磨。

    綁了半個時辰,繩印清晰可見。

    紅痕一時半會難以消解。

    盛皎月攥緊掌心里的藥瓶,她又垂眸,“還請陛下給臣一個痛快的死法!

    男人輕嗤,聲線比起剛才更加冷漠,“你想死?”

    盛皎月低聲道“臣自知罪孽深重,還請陛下能放過臣的家人!

    時間過去許久。

    冷淡的詢問從她頭頂落下。

    “你說說你犯了哪些罪行?”

    “弒君!

    “還有呢?”

    她茫然。

    還有嗎?沒有了。

    她忽然又被按入棉絮枕被里,男人的手指已經悄然壓在她的腰身,順理成章解開了她的腰帶,“還有欺君!

    話音落地的瞬間,他毫不留情扯開了她的衣襟。

    凌亂的衣袍里,清晰可見纏在胸前的布帛。

    盛皎月心如死灰比上雙眸,睫毛因為害怕止不住的抖。

    那一瞬間,她知道什么都完了。

    僅僅是這一項罪名,就能將盛家打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她聽說過前朝罪臣之女的下場,活著還不如死了。

    教司坊便不是人能待的地方,若是讓她在那種地方受辱,她寧肯死去。

    盛皎月的眼眸銜著淚珠,遲遲不肯落下。

    男人冷眼望著她想哭又不肯哭的樣子,好像是被他嚇壞了。他本想起身幫她倒杯水,余光瞥見她從袖子里拿出藏好的藥瓶。

    她的動作很快,拿起藥丸便要往自己的喉嚨里送。

    男人用力掐住她的手腕,指間捏著的這顆黑乎乎的藥丸掉在錦被里,他忍著怒火“這是什么?”

    其實他已經猜到。

    盛皎月手腕痛極,她別開眼,假裝看不見男人眼中極深的冷厲,她淡淡地說”您賜我一個全尸吧!

    “你以為朕要殺你?”

    難道不是嗎?

    男人奪過她手中的藥瓶,當著她的面砸得四分五裂。

    里面其實只有一顆藥。

    他又拾起掉落的這顆毒藥捏成粉末。

    新帝輕微的情緒失控,就讓她無法招架,

    他將她背過身按在床榻間,少女背后曲線猶如一道細弧,腰窩微塌,他沒有起伏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至于死,你也不用想了!

    盛皎月想過很多種被皇帝報復的方式,或是血腥,或是慘烈。

    從來沒想過會是這一種。

    可怕又漫長。

    她已經累得眼皮都抬不起來,還非要打起精神,用破碎沙啞的聲音問他“您解氣了嗎?”

    男人已經在穿衣,手指微滯,死寂般的沉默后他淡然道“沒有!

    翌日清早,盛皎月就發現自己被軟禁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