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 110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10章 第 110 章
    盛夫人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女兒將來會嫁給皇帝, 這樁旨意來的太匆忙,叫她覺得猝不及防。
    陛下尚且還是東宮太子時,皎皎和他的交情就不深厚。
    盛夫人還記得皎皎小時候去宮里陪太子念書, 頭兩天進宮心里害怕得很, 清早起來抱著她的脖子不肯撒手, 眨著漆黑明亮的水眸,可憐巴巴跟她說不想去。
    盛夫人當時也怕皎皎去了東宮會被人欺負, 打起了退堂鼓,抱緊女兒看著丈夫說:“不然還是算了吧!
    丈夫不置一詞,只是把皎皎從她懷中抱走,讓人送到了東宮。
    大概過了快有半個月, 皎皎對去東宮陪太子念書這事才沒有那般抗拒。早晨穿衣時,還奶聲奶氣小聲和她說:“今天又能見到衛璟啦!
    盛夫人剛給她穿好虎頭鞋, 聽見她這句話怔了怔,隨后捂著她的嘴,“誰教你這樣喊他的?以后不許這樣!
    小皎皎說:“我看見他的名字了呀!
    他的字寫得比她好看。
    衛璟。
    她被母親從床上抱起來,冬天剛下過陣雪, 外頭天氣冷, 盛夫人將女兒包裹的嚴嚴實實,又讓她穿上暖和的斗篷,雪白的狐貍毛襯出她的粉雕玉琢。
    “看見了也不能叫, 更不能在太子面前這樣叫, 沒規矩!
    皎皎不解:“可是衛璟已經聽見了呀!
    她年紀尚小還很貪玩,沒事就戳了戳自己的手指頭來玩,邊說:“衛璟不生氣的, 還給我糖吃!
    盛夫人無奈笑了笑, 心想太子脾氣真好。
    也是, 自幼就被大儒教養。
    禮數氣度自然不是尋常人能比得上。
    “那是太子脾氣好!
    “嗯嗯,衛璟脾氣好!
    小孩子也聽不懂母親說的什么意思,點著小腦袋學著她母親說話。
    盛夫人那時覺著皎皎若是與太子合得來,未必不是好事?芍髱啄,皎皎同太子顯然生分疏遠了起來。
    回想往事,恍如昨日。
    盛夫人緊張捏著手帕,聽到云煙從后院帶來的消息,心里舒了口氣。
    她怕女兒答應,更怕女兒不情愿。
    若是皎皎心里不肯,她這個母親也幫不上什么忙,皇帝的旨意就像一座大山壓在所有人的頭頂,叫人喘不過氣。
    抗旨不尊,是可以滿門抄斬的。
    曹公公將圣旨留下,即刻回宮復命,臨別前笑瞇瞇恭賀盛大人和盛夫人。
    盛暄心情復雜,轉過身來看著妻子,唇角微動,卻是半晌沒說出話來。
    罷了罷了,都是孽緣。
    旨意匆忙,婚期定的也倉促,就在一個月之后。
    上回的親事,落得一地雞毛。
    這回又得重新準備,匾額要換新的,紅綢布紅燈籠紅蠟燭更是樣樣都不能少。
    府里熱熱鬧鬧,盛皎月的院子也不落清凈。
    家里的幾個妹妹在幫她繡帕子,她不會女紅。
    看著妹妹們和母親坐在窗邊,討論著帕子上的花樣,她覺得竹紋好看,母親卻覺得太素,馬上要成婚,還是喜慶的花樣更為吉利。
    陽光正好曬著床邊,將她們的面龐曬得暖融融的。
    繡好了帕子,還有貼身穿在里面的肚兜。
    都是用新買來的紅色綢緞做的。
    盛夫人能為女兒做的不多,往后她入了宮,都難再見上一面。
    都說后宮深似海,將來什么樣,誰也說不準。
    太后對盛家恨之入骨,保不準要在宮里給她難堪。
    而新帝,似乎也并不打算重用她的父親。反倒是三房的盛清寧在朝堂上混的越發如魚得水,頗有青云直上之勢。
    三房和大房,這些年也沒有多深厚的情誼。
    以前盛清寧就和她不對頭,這個姐姐進了宮,以后有什么事情要他這個弟弟幫忙,怕也是指望不上的。
    盛夫人越想越覺得憂心忡忡,還是不想了。
    她重新打起精神,將還悠閑自在吃著糕點的女兒喚到自己的身邊,“你還有心思吃糕呢?過來看看這個鴛鴦交頸好不好看!
    盛皎月低頭,認認真真瞧了眼,綢緞上用細線交織的圖案栩栩如生,“好看的!
    盛夫人抿唇笑了笑,心里高興了幾分。隨即她又問道:“你想不想學?”
    在宮里,說到底還是得看皇帝的臉色。
    帝王雖是她的丈夫,想來不會同尋常夫妻如此恩愛。
    盛夫人怕女兒在宮里受委屈,娘家人幫不上什么忙,真受了欺負娘家人也無法幫她出氣撐腰。
    只盼著新帝能對她好點,看在相識多年的面上,好好待她。
    盛皎月茫然:“母親,我為何要學?”
    她自幼受盡了委屈,盛夫人從來都舍不得逼她做不情愿的事情,若是嫁的白丁布衣之家,自然不需要她學這些。
    偏偏她要嫁的是這世上身份最尊貴的男人。
    “為你日后的夫婿繡兩張帕子也是好的!
    “不用的!笔ㄔ驴粗哪赣H,認真地說:“他什么都不缺!
    宮里什么都有。
    要她做針線活,真是難為她了。
    盛皎月以前閑來無事也曾經拿起過針線,試著穿針引線,還沒繡出個什么能看的東西,手指頭就不知道被戳了多少針。
    疼都疼死了。
    從那之后,她就再也不去動針線盒。
    就像她盤不好發髻,穿不好繁雜的裙子,是一個道理。
    她不會做針線活。
    不會就是不會。
    如果衛璟一定想要她繡的帕子,她可以去買幾個漂亮的小手帕,裝作是自己繡的。
    盛夫人拿她沒辦法,“你不想學就算了!
    這孩子確實被他們養的不食人間煙火了些,女孩兒嬌貴精細點,總歸沒錯。
    盛夫人忍不住又問:“上回讓你看食譜你可曾看了?”
    盛皎月如實搖了搖頭:“沒有!
    她又點頭,“也不是沒看,看過也學不會!
    盛夫人徹底打消了讓她去學著做些日后能討好帝王的事情,她只要不出錯就好。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叫她學著燉兩個湯,也是有些為難人。
    外頭韶光正艷,陽光絢爛暖熱。
    盛夫人打從骨子里心疼女兒,攥緊了她的雙手,舍不得松開,她動了動嘴角,緩聲慢吞吞地說:“陛下正值壯年,性格頗為清冷,你不要萬事都忍,若身子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說!
    盛夫人當初見過新帝抱著女兒的“尸體”發瘋的樣子,眼底陰晦的癲狂讓她覺得膽顫心驚。動起真格,夠讓人喝上一壺。
    新帝看著消瘦,那雙手臂力氣不小,提著劍的時候殺氣四溢,青色筋脈若隱若現。
    女兒身板瘦弱,吃不消男人的磋磨。如果一直忍著不說,吃苦受罪的是她。
    “我知道!
    “嗯!
    盛夫人還不知道女兒已經和皇帝有了夫妻之實。
    她張口想告訴她點什么,想了想還是將話咽了回去。
    皇帝娶妻是大事 ,不過帝王尚在孝期。如此行事,朝臣頗有微詞。
    衛璟讓人將那些生事的迂人拖下去打了板子,這些聲音漸漸也就消停了。
    大婚之前,盛皎月和衛璟私下又見了一面。
    衛璟這半個月都沒睡好,那些讓他分不清楚真假的夢境叫他頭痛欲裂。逼迫他不得不去相信前塵往事。
    為此,衛璟特意去了一回千禧寺。
    不巧緣合法師正在閉關,衛璟沒有見到他的人,只在佛像面前燒了香,他站在佛像面前,并未跪拜,緩緩閉上眼睛。
    腦海中卻出現另一幅畫面,穿著黑色金龍坐蟒袞服的男人對著佛像磕頭叩首,面色蒼白冷凝,手中的香箸幾乎快要燃盡了。
    緣合法師就站在他的身后,四面都是誦經聲。
    衛璟猝然睜開眼眸,臉色蒼白,額頭上的青筋跳動。他靜默著,已經在日益的痛楚中逐漸接受了現實。
    是他上輩子欠了她的。
    這輩子要還她。
    盛皎月不知道他去過千禧寺,也不知道他做過那些夢,她只是覺得如果衛璟能一直這樣,講道理、明是非、不羞辱她、不強迫她做不喜歡的事情就好了。
    平日他在宮外,都會領著她去別院,下棋喝茶。
    今日是明華公主的壽辰,衛璟牽著她去了明華公主的府邸。
    明華公主對盛家女亦是不喜,不過皇帝的面子還是得給,哪怕心底厭惡,表面也能裝得滴水不漏,“這是盛姑娘吧?”
    明華郡主以前也見過盛皎月男裝示人的模樣,盛暄做得偷天換日這事,她如今也清楚不過。不得不說,盛暄還是有幾分膽識,鋌而走險,還真叫他走對了一步棋。
    盛皎月也是好本事,將她這個只手遮天的侄兒,引誘的語罷不能。
    “嗯!
    “真漂亮!泵魅A公主似笑非笑看著她,只說了這三個字。
    帝王心尖上的人,她沒必要特意去找她的不痛快。
    即是討厭,也得裝得很喜歡。
    不然惹得帝王的不快,就不好辦了。
    ”姑母不必管我們,您去忙吧!
    —
    公主的府邸,造建精致。
    裴家來了人,南陽侯府的世子也收到了拜帖。
    裴瑯和顧青林在后院喝茶下棋,江桓從母親的院子回來,隨便坐在他們身側,給自己倒了杯茶,仰頭一飲而盡。
    江桓蹙著眉,“你們見過陛下的未婚妻嗎?”
    顧青林捏著茶杯的手指緊了緊,拇指修長,指節分明且泛著白,他不置一詞。
    裴瑯垂眸壓下眼底戾氣,冷笑不言。
    江桓很是納悶,“盛清越到底有幾個妹妹?怎么都和他長得那么像?”
    顧青林懶得同他說。
    裴瑯也不說話。
    江桓瞥見顧青林淡漠的臉色,想起來很早之前他曾經見過顧青林牽著他的未婚妻,也就是盛清越的胞妹。
    這兩人長得簡直一樣。
    江桓看著顧青林,挑了下眉梢 ,“該不會你那個死去的未婚妻,就是她吧?”
    顧青林抬手揉了揉發脹的眉心,那天過后,他幾乎死了一半的心。
    算是他親手將她推回衛璟身邊。
    她不喜歡他。
    寧肯被藥性折磨的快死了,也不要她幫忙。
    可是當那個人換成衛璟。
    她卻又愿意了。
    顧青林很早就發現她對衛璟是不一樣的,盡管怕他,還是毫無根據的恐懼,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總是會偷偷摸摸用余光去看他,會臉紅,會羞澀,會有那種明明開始喜歡卻還懵懂的茫然。
    顧青林掀眸,盯著江桓看了片刻。
    小時候,最先盯上盛皎月那張漂亮臉蛋的就是江桓,可直到今天他也沒有察覺到她的身份,不知道她就是他一直以來想找的孤女。
    顧青林扯起嘴角笑了笑,“是啊!
    他抿了杯中茶,“陛下奪走了我的妻子!
    裴瑯聽不見他們兩人嘀嘀咕咕些什么,直到今天他都還是滿腦的懊悔,早在他離開京城的那天晚上,闖進她閨房的那天夜里。
    他就不該心軟,應該惡狠狠掀開她的被子。
    先當個土匪,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全了。
    今天哪里還輪得著衛璟?!
    裴瑯想到她如雪細膩白嫩的臉龐,濕潤的眼眸里泛著悸顫的水光,她多好看啊。
    比小仙女都漂亮。
    憑什么讓衛璟搶了去?
    裴瑯捏著茶杯認真思考,等他們大婚那天,他把人擄走,帶著她逃去邊城的可能性有多大。
    這回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被她的眼淚騙倒。
    他要當個□□熏心的悍匪!
    江桓聽過顧青林的話,看著他的眼睛多了幾分同情。
    他將盛皎月想成水性楊花、攀附高枝之人。
    還是他喜歡的小村花好。
    干干凈凈,心思單純。
    即便是個啞巴,也是最好的。
    江桓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說:“你母親也不喜歡盛家人,往后你總能找到兩情相悅的女子,不必灰心!
    顧青林揮開他的手,笑意深深,“不用你來同情我!
    衛璟正大光明握緊她的手,剛走到后院迎面看見坐在院中的三個男人。
    幾雙眼睛相撞,一瞬安靜。
    盛皎月心頭微跳,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乖乖板著沒什么表情的臉,明艷的陽光照著她越發瑰麗的五官。
    她很安靜,也很乖巧,殊不知這樣的她看上去更加招人心疼和喜歡。
    衛璟淡淡然,只不過手掌更為霸道壓在她的腰肢,以絕對占有的姿態圈住了她的身軀,男人神色冷淡,清貴孤傲。
    兩人站在一起,看著倒是相配。
    盛皎月面對顧青林還是心虛,有些怯懦衛璟的懷中藏了藏,偏生表面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讓人想兇惡刮開她外表下藏著的懦弱。
    裴瑯眼睛都舍不得挪開,盯著她爛軟白的臉龐,剛才兇神惡煞想過的各種手段這刻都煙消云散。
    衛璟用身軀擋住他的視線,“裴瑯,你光看著做什么?叫皇嫂!
    裴瑯臉色剎那難看起來。
    衛璟哪能看不出來他們一個兩個都沒有死心,個個都覬覦著她,他冷笑著,”明華公主正在找你們,都別在這里杵著了!
    撲面的是壓迫窒息感。
    男人漫不經心吐出彼此都心知肚明的警告。
    他不喜歡他們靠近她。
    也不喜歡他們直勾勾盯著她的臉。
    這是他的人。
    誰也不能染指。
    看也不行。
    冷冰冰的一句話,溫潤卻又帶著鋒利的刀芒。
    如同冬夜里肅殺冷冽的呼嘯寒風。
    盛皎月敏銳察覺到男人鋪天蓋地的不悅,和令她透不過氣的獨占欲。
    搭在她腰間的手掌,緊貼著她的衣裳。
    男人的指腹抵在她腰肢最薄嫩的那片肌膚,滾燙的溫度燒的她皮膚發燙。
    她隱隱約約猜到,他好像是吃醋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