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 109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09章 第 109 章
    這番話說得情真意切, 盛皎月抬眸,落進一雙幽靜深沉的雙眸, 男人的烏黑眼瞳里倒映著她的臉。
    四目相撞,一時怔忪。
    衛璟生了雙薄情眼,眼尾狹長,眼型輪廓柔和,瞳仁顏色略深,細長卷翹的睫毛輕落成羽,眼神晦暗難明, 強撐著一派平靜從容。
    她的肩被抓的有些痛, 衛璟捏著她肩膀的手指收得有幾分用力。
    盛皎月雖然膽子小,卻并不是個矯情的人。
    她的腦海里忽然又冒出在母親面前說過的童言稚語,奶聲奶氣說要嫁給他。
    她心頭泛起漣漪,就像羽毛劃過撓的心上發癢。她的腦子有些犯暈, 稀里糊涂, 懵懵懂懂,腦子一熱差點就點頭說嗯了。
    她靜默片刻:“殿下,我得想想!
    這種事情, 她不好騙人。
    要嫁就得心甘情愿的嫁他,若是不情不愿,這輩子還很長,往后的日子不會好過。
    衛璟兀自舒了口氣,她既然沒有回絕,心里還是有幾分情愿。
    即便微不足道, 也比半分都沒有的要好。
    衛璟摟著她的腰肢, 神色專注盯著她, 薄唇微抿:“你現在想!
    既然瞧見她的松動, 衛璟哪里可能就這樣放她回去,撬開她外面罩起來的硬殼,屬實不易。
    她總是不愿相信他是真心愛她。
    并不如她誤會的那般,只不過是心血來潮的玩弄。
    盛皎月:“……”
    她心緒煩亂,好似有密密麻麻交織的紅線,將她纏了起來。她對上男人幽沉的臉,稍近些氣息交融,他的眉眼幽沉漂亮,靜若山水墨畫,蘊著淡淡的書卷之氣,一雙會勾人的眼睛,專注盯著她瞧。
    盛皎月的鼻尖浮起淡淡的松針冷香,慘了些許微末麝靡的香氣。
    昨夜荒唐過后的氣息還停留在衣襟,她不合時宜想起昨晚紅帳之中,赤足踩在著他的衣擺,整個人幾乎是坐在他的腿上,被他握住腳踝抵在床頭的畫面。
    他溫柔的幫她掖好鬢邊的落發,手指滑落在她如蝶翼展翅般的肩胛骨,動作和緩,伴隨著耳邊的低語呢喃。
    他一遍遍問她喜歡不喜歡他?
    得不到答案后無奈嘆了口氣,說什么都能給她。
    情話誰都會說。
    偏偏只有他說的情深意動,像是平靜的把心掏出來給她看。
    盛皎月嗅著他的味道,呼吸微微凝滯,想起昨晚的畫面心跳劇烈,她說:“我可能……”
    語速緩慢:“對殿下只有,一點點的好感!
    話音落地,她感覺到覆在她腰間的手指緊迫了幾分力道,她仿佛聽見了拇指關節錯位的響聲。
    衛璟看著如尋常鎮定冷淡,喜怒不形于色的高貴帝王,他一開口,表面強撐著的平靜就露了餡,他說:“你先前一再覺得我在哄騙玩弄你,只是貪圖你的身子!
    他抿唇,表情嚴肅幾分,說話也格外認真:“我沒有這種閑情逸致!
    怕這句話語氣太重,又將好不容易才探出腦袋的小姑娘嚇回去,他一字一句道:“那些話,除你之外,我從未對別人說過!
    這句話說的輕柔,落在她心頭卻似有雷霆萬鈞之重。
    她的心跳本來就快,如此好似跳的更劇烈。耳朵根唰的一下發紅發燙。
    他的品性,其實不差。
    只是盛皎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怕男人不知節制的掠奪,羞恥于他總是讓她討好他祈求他,才肯施舍她一點好處。
    上輩子就是如此。
    新帝并不吝嗇,只是他不做無償的買賣?傄獜乃@里嘗到點甜頭,有時是一個親吻,有時候親他也不管用,要表現得足夠愛她,塔才肯答應她的請求。
    她不知道,即便她不求他。
    他還是會滿足她的祈求。
    一個不說。
    一個不問。
    無知無覺走到了死路。
    盛皎月覺得自己不能再盯著他看,澄明暖黃的日光下,他的皮膚白得透明,精致的五官猶如春花秋月,清冷柔美。
    尤其是他的目光此時看著含情脈脈,像是故意在引誘她。
    她匆匆垂著眼,“既然您答應我可以不入宮,那現在這樣也是一樣的!
    衛璟:“哪里一樣?”
    盛皎月說不上來,衛璟索性幫她說:“偷情?”
    “……”
    男人板著認真的臉,“偷情并非良久之計!
    哪有人說話像他這樣。
    臉都不紅就說出偷情二字。
    盛皎月倒是想反駁他的措辭,可是他們兩個看起來好像真的像是在偷情。偷偷摸摸的私會。
    衛璟見她猶豫不決,便直接將心里話說了出來。
    她不肯,這個名分他也是要給的。
    嫁與不嫁,已經不是她自己能權衡。
    衛璟從前竟也不知自己在她心中竟然是如此不堪的男人,以至于想到要嫁給他,都瞻前顧后。
    他和她年幼相識,按說他的品性如何,她該清楚。
    即便她對他無意,也不該躲躲閃閃怕成這樣。
    衛璟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種荒謬的假設,若是她也知曉夢中的那些事呢?似乎這樣一切都能解釋的通。
    鬼怪力神,說也說不清楚。
    衛璟望向她的眸光深了深,她的牙齒輕輕咬著唇瓣,蹙著婉約的眉頭,似乎是遇到了天大的難題,百般糾結。
    衛璟抬手,指腹輕柔幫她撫平眉眼,“你別害怕!
    他真的不是洪水猛獸,嫁給他也不是下刀山上火海。
    他會給他的皇后,最堅貞的情感。
    話已至此,衛璟已然不會給她退路,“我先送你回家!
    盛皎月被他握住了手腕,男人不由分說就將她抱上了馬車,昨日她佩戴的發簪落在地上就找不見了,不知丟到了何處。
    今早她用來挽發的簪子,是用他隨手篆刻的木簪。
    她挽發的技藝一向差勁,稍不留神簪子落了地,鋪開的長發如瀑布平展在后背,衛璟讓她坐著別動。
    盛皎月知道他是打算幫自己梳頭發,便乖乖的背對著他。
    馬車里備著梳妝盒,男人從盒子里找出一把桃木梳,纖長柔膩的拇指輕輕枕入她的發間,指尖從發絲里穿過,絲滑柔順。
    他慢條斯理幫她梳著頭發,過了沒多久,就幫她盤好了發髻。
    盛皎月感覺衛璟比她還要心靈手巧一些。
    梳好頭發,馬車也就停在了盛府的后巷。
    盛皎月回家本來是想要好好睡一覺,想到衛璟今早對她說的話,又有點睡不著,心慌意亂。
    她已經脫了衣裳睡下,不消片刻,緩緩坐了起來,滑開的長發落在膝上。
    云煙見姑娘醒了,還以為她是做了噩夢。
    走近兩步,瞥見姑娘脖頸上淡淡的青紅,眼神忽然一頓,昨晚發生了什么,自然不必多猜。
    帝王昨日忽然出現在盛家,云煙知道的時候,姑娘的院子已經悄聲無息讓人在暗中圍了起來。
    說是在盛府,可是盛家人已經做不得主。
    云煙低聲問:“姑娘做噩夢了嗎?”
    盛皎月搖頭:“沒有!彼钠つw好似又白了些,嬌憨的面容多出稚嫩,她說:“我只是有點睡不著!
    她身邊親近的人不多。
    對云煙倒也能說幾句真心話。
    從小跟在她身邊長大的丫鬟,情誼多少深厚。
    盛皎月的手捂著胸口,掌心貼合著心口處的皮膚,灼熱的皮膚下是快要跳出來的心臟,她說:“衛璟說他要娶我!
    云煙怔了片刻才憶起衛璟是誰的名諱,她下意識上前捂住姑娘的嘴。
    盛皎月對她笑了笑,“沒關系的!
    她也不是第一次叫他衛璟。
    無論是私底下還是明面上。
    經常這樣叫他。
    云煙怕極了新帝,當初在蘇州被用刀架著脖子,命差點就沒了。
    她被那些冷酷無情的禁衛軍圍起來的時候,嚇得腿都是軟的,顫顫巍巍站都快要站不穩。
    “姑娘,你怎么想?”
    盛皎月沒說話。她忽然間讓云煙將衛璟以前送給她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零零散散,加起來竟然有好幾個箱子。
    盛皎月果真從箱子里翻出公主先前說的玉石,多年過去,光華依舊。箱子里還有些從前衛璟將她當成男人送來的禮物。
    有紙筆墨硯。
    也有用來當擺設的珊瑚石。
    還有后來——
    還是太子的衛璟,表情復雜要和她搞斷袖送來的女裝。
    她從蘇州被他抓回來過后,宮里陸陸續續讓人送來綾羅綢緞,琳瑯玉佩。
    她將衣裙拿了出來,料子摸起來滑滑的,觸感細膩。
    裝著首飾的盒子里掉落一張信封。
    盛皎月將信封從地上拾起,墨跡早已風干,應該是那時一并送了過來,只是她從來不曾打開過。
    她緩緩展開信封,宣紙上只有寥寥數語,結尾是首詩句——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凝。
    盛皎月念完信上這句詩,面紅耳赤,耳朵滾燙。她猛然合起書信,又忍不住打開多看了兩眼。
    是衛璟的字跡。
    是他親筆所書。
    云煙沒看清書信上的字,只瞧見姑娘紅透了的耳朵,“姑娘是看見什么了?”
    盛皎月將這封信藏在袖子里,“沒什么!
    她羞答答的讓云煙將這些東西又重新收了起來,沒有再放到庫房里落灰,就擺在臥房隔間里。
    她對著這封信看了良久,強迫自己從信上挪開眼睛不要再看,她將信封壓在枕頭底下,閉上眼強逼著自己睡了個回籠覺。
    盛皎月耳朵有許多雜亂的聲音,很是吵鬧。
    她睜著眼想看看是誰在吵,眼前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遠處的聲音逐漸清晰。
    她認出來了是誰,千禧寺的緣合法師。
    “本就是一樁孽緣,陛下何必強求圓滿?損身傷心!
    “朕無妨!
    這是衛璟的聲音,低沉沙啞,極致壓抑吞沒了所有光亮。
    男人喉嚨嘶啞,生澀的嗓音仿佛從地獄深處溢出,他說:“朕愿傾盡所有換得她來世圓滿!
    聲音越來越遠。
    直到盛皎月再也聽不見他們說了什么。
    她睜開眼,愣愣盯著頭頂的床帳,過了許久都無法從心有余悸中回過神。
    屋里并不冷,她的后背卻沁出許多的冷汗。
    云煙輕輕敲門,“姑娘,您睡醒了嗎?”
    盛皎月被她的聲音拖回一半的神志,臉色蒼白,“嗯!
    云煙端著糕點熱茶進屋,看著她欲言又止,顯然是有話想說。
    盛皎月問:“怎么了?”
    “宮里來了人,冊封您為皇后的圣旨已經送到了府里!痹茻熛氲焦媚锶蘸笠薜哪莻人,本能害怕,“夫人讓我來問姑娘,您愿意嗎?”
    盛皎月憶起從前重重,初遇時站在院子里芝蘭玉樹般的少年,后來雪中送炭的那盤糕點,至今叫她難以忘懷。
    那雙漂亮纖長的手,袖口浮起清清淡淡的冷香。
    昨晚潮濕綿長、充斥著愛意的親吻。
    他為她穿衣,為她編發,半跪在她面前垂首幫她洗腳穿襪,還有……
    說了那么多遍的喜歡。
    衛璟說他對她字字真心。
    盛皎月心頭微動,小聲卻認真地說:“我嫁!
    她抬起頭看著云煙說:“告訴母親,我心里是愿意嫁他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