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 108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08章 第 108 章
    衛璟掌心溫涼, 略顯得幾分急促的呼吸漸趨平穩。
    枕邊人還在睡夢中,雕花梨花木床邊的屏風扇擋住了窗外透進來的光線,帷幔被撕扯成長緞, 凌亂散落在地。
    她睡得正熟,軟白嬌嫩的臉龐輕輕枕著被子,滑開的長發窩在肩側,雪色中衣稍有些寬松,衣襟微開,脖頸處的瓷肌零落星點的青紅痕跡。
    昨晚他下手有點重, 一時失控, 叫她吃了苦頭。
    時辰還早,衛璟再也睡不著,蹙著冷眉,微微攏起的眉心顯出幾分嚴肅,閉上眼睛就是昨晚那段長夢, 偏偏他只要想起當時的情境,腦子里就像被針扎過密密麻麻的痛。
    夢中他懷中抱著的那個牌位, 他以前也曾經夢見過,一筆一劃用力刻畫,寸寸見骨。
    衛璟抬手揉了揉發脹的眉心,身側忽然傳來動靜。
    盛皎月緩緩醒來, 半睜著眼睛, 睡眼惺忪聲音懶倦,好似將他當成了家里守夜的小丫鬟, “什么時辰了?”
    衛璟聽見她的聲音, 心底的陰霾方才驅散稍許, 他伸手碰了碰她的臉, 冰涼的指腹貼著她的臉,“還早!
    盛皎月清醒了過來,眼前仿佛泛起漆黑冰冷的霧氣,她眨了眨睫毛,視線漸漸清晰,昨夜那些令人面紅耳赤的畫面似是回潮。
    她主動勾住衛璟的脖子,不僅如此,還親了他。
    屋內門窗緊鎖,鼻端浮起讓人害臊的靡靡香氣,濃郁撲鼻,
    盛皎月皮薄肉嫩,聞著這陣古怪的氣味,臉臊得通紅,唇間吐出氣息變得溫熱滾燙,她將臉埋在枕頭里,悶著臉不做聲。
    內心平靜了一會兒。
    盛皎月故意遺忘昨晚發生的事情,起床穿衣,拾起屏風旁掛著的衣裳,發現她穿著并不合身。
    還是大了許多的男裝。
    酒樓里的客房里,都會準備些用來換洗的干凈衣裳,以備不時之需。
    盛皎月穿著他的衣服,有些不自在,衣袖寬松,從里到外好像都是他的氣息。她以為衛璟是不知道柜子里有女子的衣裙,還特意提醒了他。
    打算將身上的衣裳脫下來還給他。
    衛璟似乎有些不悅,他抿唇,認真地說:“這里的衣裳不干凈!
    盛皎月知道他潔癖重,不曾想這種潔癖還用到了她的身上,她低聲解釋:“都是沒人穿過的新衣裳,不臟的!
    她以前來過這里。
    在她尚沒被任何人發現身份時,和同窗在這里喝多了酒,她倒還是清醒,只是同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她迫不得己留下來照看,等到第二日天亮了再把人送回家。
    衛璟微詫:“你怎知道的如此清楚?”
    他以為是別人穿過的衣裳,即便是重新洗的干干凈凈,讓別人穿過就是臟了。
    盛皎月思索,想著這點小事也沒有隱瞞的必要,她抿唇,柔唇浮起淡淡的血色,她說:“我以前在這里住過一晚,向掌柜打聽過!
    男人的面色好像因為她的話無端生起了不悅,冷淡幾分,蒼白些許。
    他意味深長對她笑了笑,“和誰?”
    “您不認識!
    “顧青林?”
    她搖頭。
    衛璟還真記不得還有誰和她走得比較近,他以為她以前那樣本分膽小的人,是不會一個人來酒樓這種地方的。
    盛皎月換回女子穿的衣裙,將男人的衣裳還給了他。
    她的肚子有些餓了,咕嚕嚕響了兩聲。
    衛璟問她想吃什么?
    盛皎月認真思考半晌,忽然間就想嘗一碗熱氣騰騰的小餛飩,清湯暖胃,鮮香味美。
    酒樓外就有家餛飩鋪子,味道頗佳,開了十來年的小鋪子,有口皆碑。
    大鍋里燒著已經沸騰了的熱水,包好的餛飩挨個下了沸水。
    鋪子很小,只能擺得下四張桌椅。
    略顯寒酸的桌子看起來好像沒有擦干凈,木凳也不是那么講究。
    盛皎月聞著香味實在想吃,怕衛璟嫌臟,本想勸他回去。
    男人面色不改坐了下來,用手帕重新擦了遍桌面,“坐吧!
    盛皎月沒想到他也會留下來吃餛飩,還肯窩在這樣小的地方。
    熱騰騰的餛飩吃進肚子里,她才漸漸恢復了點力氣,墊飽肚子后她看著男人的臉色好像不太好,略顯蒼白。
    可能是……
    昨晚累著了吧。
    衛璟付了銀子,將她送了回去。
    走的后巷,沒什么人。
    巷口已經被帝王帶來的侍衛攔住,不會有人忽然闖入。
    男人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的臉,腦子里忽然冒出她流著眼淚的可憐樣子,悄聲無息哭起來就像只可憐的小奶貓,支離破碎的泣聲,還有斷斷續續的嗚咽。
    夢里的自己,總是將她欺負的哭到梨花帶雨,眼皮紅腫。
    他將眼淚當成了情趣,當作是她太過羞怯。
    唯獨沒有想過她是真的很傷心難過,甚至是痛苦的。
    夢中里的男人看不見。
    而他成為旁觀者卻能看得清楚,她在宮里過得并不高興,郁郁寡歡。
    云雀一旦被折斷翅膀就活不了多久。
    衛璟幾乎能和夢中的自己感同身受,看見她的病一日比一日嚴重,膽顫心驚,害怕又慌張,他找了許多人來治她的病,折騰很久也沒有看見起色。
    她臨死前,安安靜靜睡在他的懷里,少女臉色蒼白,幾乎抬不起眼皮,她意識已然不太清醒,睜開眼似乎在看他,好像又是透過他在看別人。
    她叫他衛璟。
    男人怔怔的,幾乎沒聽過她連名帶姓低聲喚自己的名字。
    她總是那么怕他,絞盡腦汁都想躲開他。
    她一遍遍叫他衛璟,被他當成寶貝精細滋養著的嬌嬌,快要被抽干的氣色,通明的燭火照著她慘白的臉龐,她的手指輕輕扯了兩下他的袖口。
    “衛璟,我想吃糕點!
    “要云片糕!
    “一小碟!
    她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時睡時醒,胃口不好。
    男人沒來得及去幫她拿糕點,她就斷了氣。
    眼淚無聲砸下,順著冷硬的下頜滑進衣領,猩紅的眼眶里紅的仿佛在泣血。
    衛璟不信神佛,不信前世今生,人死如燈滅。
    可這段長夢,實在讓他覺得難受。
    他回過神來,不知何時已經捏住了她的手腕。
    是上天的警醒也好。
    退一步說,即便這是前塵往事,他不會再重蹈覆轍。
    衛璟緊緊攥著她的手腕,這雙能在朝堂上翻云覆雨的手此刻卻緊張的在顫抖。
    冷風簌簌吹落枝頭淺黃色的樹葉,古拙蒼勁的樹干里松枝探出墻頭院外。
    男人的指腹抵著她手腕薄嫩的那小片肌膚,溫度逐漸燒了起來,他不擅長說好聽的話,一向奉行說不如做。
    “皎皎!彼跎偃绱藛舅,在床第間也喜歡用心肝兒來喚她。
    盛皎月心里發緊,“嗯?”
    凜冽呼嘯的冷風泛起漣漪,浸潤著冷銳的氣息。
    衛璟不給她當縮頭烏龜逃避自己的機會,拇指捏著她薄嫩的下巴,半逼半就要她抬眸與之對視,他的眼神深沉晦澀,他說:“我得娶你!
    不是我想娶你。
    而是我非要娶你。
    他不想逼她,想著來日方長,慢慢來不著急。
    可他往前冒進百步,她都只肯探出半步,稍有些風吹草動,膽小如鼠沒心沒肺的她就將腦袋縮回堅硬的殼子里。
    即便衛璟不肯承認他在夢中所見之事曾經真切發生過,但他依然心有余悸。
    衛璟低聲循循善誘:“那日意外冒犯你的清白,我就該跟你提這事,顧慮你心中不愿,便一拖再拖!
    他的聲音溫柔:“我本不該耽誤你的姻緣,但事已至此,已沒有回頭路。我是該要為你負責,何況……我十分喜歡你!
    能讓衛璟同她說出心底話,已實屬不易。
    盛皎月有幾分吃驚,神情愕然,往后退了兩步,又被他攥著雙手拽了回來,鋪天蓋地而來的壓迫感席卷了她。
    衛璟這番話說的情真意切,看著她的眼神似是并未摻假。
    盛皎月被忽如其來的變故打的心煩意亂,慌里慌張都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只磕磕絆絆不斷重復,“我…我我不進宮!
    入宮為妃。
    不過是最慘的下場。
    衛璟知道她被嚇壞了,輕聲寬慰,又說:“不用你入宮!
    盛皎月眼神茫然。
    衛璟將她攥在懷中,“你依舊可以住在宮外,這樣你可愿意了?”
    盛皎月的心上就像纏了一團亂麻,耳根子好像被他的話說的軟了軟,幾乎都要點頭答應了下來。
    她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廝守終生。
    但自古帝王三宮六院,她受不了的。
    她這個人很小氣。
    衛璟不動聲色觀察她的神色,她猶猶豫豫,不像是完全不肯。
    男人低聲詢問:“你還有什么條件,一并說給我聽!
    盛皎月垂眸,“我的丈夫,此生只能有我一個!
    衛璟頷首,毫不猶豫:“可以!
    盛皎月說不上來她哪里慌張,她支支吾吾半晌,又說:“我脾氣不好,也不會伺候人,您若是娶我,就是娶了個現成的小祖宗回去!
    衛璟巴不得她永遠都是嬌滴滴的被含在掌心里的嬌貴千金,“朕不在意!
    他靜默一瞬,抿直唇角:“朕可以伺候你!
    洗腳穿襪,伺候她穿衣喂飯的事,衛璟也不止做了一次,早已輕車熟路,樂在其中。
    這些事情,他本就不喜歡假手他人。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