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97章 第 97 章
    木窗透進夏風纏纏綿綿, 盛皎月幾乎是鉆在男人懷中,半坐在他的膝上,珠圓玉潤的臉頰尤為嬌憨, 她緊閉雙眸, 睫毛顫顫,咬住了他的手腕, 不讓自己泄出聲音。

    她牙齒鋒利,咬人也疼。

    衛璟面不改色, 手臂半抱壓在她的后腰, 低聲安慰“他不會過來!

    盛皎月還是緊張, 掌心冒汗, 心里有點責怪衛璟, 如果不是他非要跟過來, 也就不會被顧青林盯上。

    馬車周遭靜了下來,里面也聽不見什么動靜。

    顧青林寒暄兩句請辭離開,盛皎月聞言長舒了口氣, 繃緊的薄背漸漸放輕松,攥成拳頭的拇指依次松開, 她也松了口。

    男人皮糙肉厚, 腕上還是留住了牙齒印,青紅交錯, 血印矚目。

    盛皎月有些赧然,她剛才怕自己出聲,咬的有點狠, 齒根都咬的發酸脹痛, 她低著頭, 過了一會兒, 安安靜靜從袖子里掏出塊素凈的手帕,淺色帕子繡著竹葉的花樣,在袖口里揣久了夾雜著淡淡的書卷墨香。

    她咬了人,低聲道歉。

    垂眸低看,神情專注幫他包扎傷口。

    盛皎月哪里做過伺候人的事情,幫他擦干凈傷口上的血跡,就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做。

    這點小傷,對衛璟來說不算什么,他未作聲,隨她折騰自己。

    盛皎月用帕子幫他的傷口包了起來,打了個亂七八糟的結,她覺得這個漂亮的小蝴蝶結很賞心悅目。

    她說“殿下,我該回去了!

    在衛璟開口之前,她先發制人,“您也回宮去吧!

    她說這話略有些心虛,心知肚明自己這番做法頗有些過河拆橋的樣子,偏過臉將目光放在別處,并沒有去直視他。

    衛璟的手指很好看,輕松板正她的下巴,盯著她精致小巧的芙蓉面,“別忘了你答應朕的事情!

    盛皎月思忖片刻,鄭重點頭,“我知道!

    衛璟動作細致幫她理了理鬢發,瞥見她纖弱可憐的神情,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了?

    他的拇指不小心蹭過少女頸側細膩柔白的皮膚,面前的少女渾身一僵,耳垂漸漸紅了。

    盛皎月覺得他們貼的太近,男人周身冷冽的氣息裹挾了她。

    她心里那根弦,好像被人撩撥了兩下。

    感覺奇怪,說不上來。

    衛璟叫曹緣將她送進府邸。

    盛皎月下了馬車,怕嚇到府門外的小廝,特意戴上了遮臉的面紗,她穿著身素紗衫裙,腳步款款,身姿窈窕,陽光照著的皮膚白到發膩。

    小廝認得曹公公,見他領著妙齡女子登門,尚且弄不明白狀況。

    這位在新帝身邊伺候的大太監,頗為得勢。一般人不敢輕易得罪他。

    盛皎月離開的時候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才過去半年,她就又到了盛府。

    曹公公笑起來時看著慈眉善目,他說“雜家奉陛下旨意,將貴府的七小姐送回來!

    小廝不記得府里還有位七小姐。

    盛皎月在正堂的偏廳里,心情忐忑難安,盛暄聽見底下人的通傳,也是一頭霧水。等他匆匆趕去正堂,看見他死去的女兒,腿軟了軟,下意識問起“你是人還是鬼?”

    盛皎月低低喚了聲父親。

    這聲音盛暄再熟悉不過,心跳滯了幾瞬,還是不敢相信。

    女兒的尸首是他親眼看見落了棺,而棺材也早就埋進了盛家的祖墳里。

    盛暄走上前,摸了摸她的手臂,盯著她的臉看了又看。摸起來是軟的,臉上也有氣色。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皎月道此事說來話長,只挑簡單的講,而她被新帝帶著人殺到蘇州將她關在宮里這段,被她支支吾吾遮掩了下去。

    只說她太不小心,被新帝身邊的人認了出來。

    而新帝善心仁慈,并未計較她的欺君之罪,反倒是將她送回家中,叫她往后以七小姐的身份活下去,

    盛暄聽完這樁樁件件,氣的不知說什么是好。

    等平復心緒,點著她怒斥“你胡鬧!”

    盛皎月垂著腦袋,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盛暄死都沒想到她還有這種膽識,從前叫她去太子的書房里偷兩封信件、偷用印章她都不敢做,這回竟然敢撒這種彌天撒謊,做完了全套的戲份!

    盛皎月站著聽了半個時辰的教訓。

    盛暄喝了兩杯茶都消不下心頭這口氣,索□□情還不算難辦,見過三姑娘的人沒兩個,除了程離彥和顧青林,就沒有別人。

    往后她出門,說她是盛家的七姑娘,倒也能圓過去。

    只是侯府那邊不好交代。

    盛暄冷笑了聲,“往后你碰見侯府的人要怎么解釋?”

    盛皎月搖了搖頭“父親,我還沒想好!

    盛暄煩透了顧青林這人,堂堂世子做事不用其極,月月都以女婿的名義登門拜訪,要緊難纏。

    “你躲著他們!

    “我知道!

    “去見見你母親,別把她嚇著了!

    “好!

    盛暄還不知道他的妻子比他更早知曉真相。

    —

    顧青林半道改變了主意,才上馬車就叫下人駛進盛府的后巷。

    沒過多久,他看清楚了從馬車里跳下來的少女,春風拂起面紗,下巴精巧雪白,隱隱約約窺見側臉容顏。

    顧青林撥弄著指間的玉扳指,臉色平靜,他問身邊人“你看清楚了嗎?”

    隨從不明所以。

    顧青林聲音低啞,”不是我的幻覺!

    這也不是在夢中。

    醒來就落得一場空。

    是他親眼真真切切看見了的人。

    他不會認錯她的臉,峨眉彎彎,烏眸水潤,驚鴻過眼的一撇,也夠看清她渾然天成的嬌媚。

    顧青林繃著心神,后背沁出冷汗,手指頭因為過于激動而不受控制的發顫,她還活著。

    她果然還活著。

    衛璟早就知道。

    卻一個人都沒有告訴。

    毫無疑問,新帝只是想獨占她。

    蘇州。

    她是被衛璟從蘇州抓回來的。

    顧青林想到那日在殿中,她乖巧坐在男人的腿上,腳踝上的鈴鐺搖搖作響,她的后頸泛著一片淡淡的薄紅,嬌羞誘人,含苞待放。

    還有方才馬車里的低哼聲。

    顧青林身體里流通的血液仿佛凝固住了,滿臉怒色。他壓制住沸騰的怒火,冷聲吩咐隨從將馬車繞回去。

    —

    盛皎月去見過母親,又去見了哥哥。

    哥哥還在生氣,漂亮的臉孔滿是陰晦的神色,臉色蒼白,“我不該把你的消息告訴母親!

    盛皎月才知道原來衛璟在盛家里外都布置了眼線,她沒想到他竟然這樣執著,尸體都讓他見過,還不信她死了。

    她嘆氣,“沒事的,哥哥!

    日頭漸起,曬著男人發白的臉龐,讓他看起來更不近人情。

    他如今身體大好,不會再動不動就昏迷不醒。

    盛皎月能從宮里回到家中,已經萬分慶幸,如果衛璟不會將她囚在宮里,日日夜夜羞辱她,留在京城,倒也沒有十分難熬。

    她說“哥哥,我現在已經自由了!

    盛清越眸色深沉,“是嗎?”

    盛皎月說是。

    盛清越忽然間又咳嗽了起來,蒼白的臉色逐漸變紅,盛皎月上前給哥哥遞過茶水,過了一會兒,他停下咳嗽聲。

    他放下茶杯,問“云煙呢?”

    盛皎月低聲道“她這些日子累壞了,我讓她先休息一段時日!

    盛清越閉上眼眸,“嗯!

    早就該殺了云煙。

    總是和妹妹貼的那樣近,這回若不是因為她,未必會壞事。

    盛清越已經起了殺心,表面不顯,沒讓妹妹看出半點不對的情緒。

    盛皎月從哥哥的院子里走出來,經過游廊,站在長廊盡頭曬了會兒太陽,轉身回頭驟然碰見她的庶弟。

    幾個月不見,盛清寧好像瘦了,身量修長,站姿如松挺拔,玉冠高束起他的長發,眼神復雜看著她。

    盛皎月面對這個一向不親近的弟弟,沒什么好說。

    她經過他身邊,本以為會聽見如往常的冷嘲熱諷,借機嘲諷她假扮身份、假死還被捉回來的事情。

    不過盛清寧并未口出惡言,只是問她“你去哪兒了?”

    盛皎月沒有回答,難以啟齒。

    盛清寧浸淫官場也有一段時日,他本就聰明過人,處驚不變,不過仔細聽,也能發現他刻意壓著發顫的聲線,”我真的以為你死了!

    盛皎月還是沒有出聲,她習慣了用兄長的身份面對他,如今是他姐姐,實在不知道能怎么說。

    盛清寧擰眉“你為什么不理我?”

    盛皎月抿唇,尷尬道“我去蘇州了!

    盛清寧眉毛皺的更深”“人生地不熟,你不怕被人欺負了嗎?”

    她這么好欺負,誰都來欺負她。連他自己都如此。

    盛皎月搖頭“沒有的!

    她過的很好。

    好像除了江桓他們幾個人,她遇見的人都還挺喜歡她。

    盛清寧把她送回院子,眼見她進屋才回去。

    日頭正烈,夏意濃倦。

    盛皎月青絲半綰,脫了外衫,衫裙亂糟糟放在一旁,肌膚如同嬌貴細膩的白瓷,她只留了件里衣,正打算小憩片刻。

    丫鬟遞上宮里送過來的東西,說是新帝的賞賜。

    盛皎月跪坐在床上,打開盒子,見到了之前被她剪斷的紅繩,還有上面掛著的小鈴鐺。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