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 9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92章 第 92 章
    紅帳內漾著靡靡之香, 輕衫軟綢凌亂落在榻邊,蕩進殿內的微風拂動垂落遮光的床幔,從嗓子深處溢出的泣音, 聽著都叫人心生憐惜。

    短促急切的喘息,楚楚可憐的低求。

    隔著殿門, 這聲音聽得并不真切,低啞的泣聲似乎被掐回了嗓子里, 只剩幾聲模糊不清的嗚咽。

    曹緣冷汗連連, 客套笑了笑說“殿下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

    這種事還是頭一回, 還得是盛姑娘。

    先前太后不知道往新帝身邊送了多少人,如畫貌美的花齡少女,身段窈窕,又生的花容月色。

    一個都沒收用, 仿佛對這檔子事情沒有半點興趣。頂頂清心寡欲, 不近女色的男人。

    殿內傳來的斷斷續續的聲音其實已經停了, 顧青林壓低眉眼,垂著眼眸, 他對新帝床笫之事毫無興趣, 不過是有幾分詫異。

    顧青林攏著眉心,顯然已經等的早就失去耐性,不得不忍著心頭的暴躁, 既然閑著無事, 他倒也不介意多問兩句“是哪家的姑娘?”

    曹緣最怕世子爺問起這個, 怕什么來什么, 他絲毫破綻都沒露, 笑吟吟說“奴才也不知道, 是陛下從外頭帶回來的人!

    顧青林挑了挑眉, 心想還真會玩。

    從前去風月樓,新帝身邊都不怎么坐人。才貌雙全的花魁看不上,只賣藝不賣身的藝妓也瞧不上,良家婦女不要,小姑娘也不喜歡。

    眼光挑剔,刁鉆難伺候。

    顧青也知道還要好一會兒,主動去偏殿里等候,曹緣給宮女使眼色,讓她們趕緊端茶倒水。

    —

    盛皎月哭起來沒什么聲音,眼淚平靜順著眼尾滑落,瓷白的肌膚留下一條微微泛紅的淚轍,她的雙手被用力抵在頭頂上方,衣衫不整的。

    外頭曹公公的聲音都聽得真切,她緊張腿抖手也抖。

    人已經被嚇傻了,男人的手指霸道搭在她腰間,漫不經心在她耳邊落了聲低笑,“這么害怕?”

    盛皎月渾身流通的血液都一陣發涼,皮膚溫度滾燙,身體卻在顫抖,她咬著齒關,哆哆嗦嗦的聲音說“怕的!

    衛璟只是要嚇唬嚇唬她,她這一生都被保護的太好。如她所言,她的確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嬌氣包,沒吃過苦,也沒有見過這世間險惡的一面。

    她率性天真,把事情想的簡單。

    將盛家三小姐的身份當成拘束,禁錮了她的自由,可這個身份同樣也能保護她。至少盛家一日不倒,暗處覬覦她的人也就一日不敢動她。

    衛璟捏起她蒼白的下頜,細皮嫩肉他都不敢太使勁,指尖稍稍用了點力氣,他說“你知道有多少人喜歡你嗎?”

    盛皎月眼神躲閃,水眸顫顫。

    衛璟嗤笑了聲,看著她發抖的眼睫,語氣篤定,“你知道!

    她不僅知道,她還擅于利用別人對她這張臉的喜愛。

    示弱討好,把人哄成傻子,再云淡風輕的逃離。

    還好她去的是蘇州,風流倜儻的浪子多,強取豪奪的惡霸卻沒有幾個。也幸虧她平日出門都知道掩面,不若此時此刻他能不能再見到她,都不見得。

    這些話衛璟以前沒對她說過,顧忌著她膽子小,臉皮薄,難聽的話都收斂了幾分。怕她聽了難過,或是被嚇得三四天睡不著覺。

    不過今日衛璟就不打算對她客氣,省的她把事情都想的那么天真。仿佛這世上人人都是好人,個個都對她客氣。

    衛璟捏著她下頜的拇指收了幾分力道,“禮部尚書的兒子,平日是不是對你噓寒問暖?他是個男的女的都喜歡,而且更心儀年輕好看的男子,還只要二十歲以下的少年,你以為他為何對你這么好?若你是尋常人家,他早就讓家奴偷偷綁了人,屆時你連報官的機會都沒有!

    “還有,你讀書的時候不是和□□淮關系不錯嗎?他偷過你的帕子,這事你知道嗎?你不知道!

    “他偷你的手帕能做什么?還用我細細跟你說嗎?”

    盛皎月聽得發怔,尚書大人的兒子確實對她很好,尤其是她剛入職的那段時日,平時各種殷勤。她沒有往深處想,也不愿將人想的齷齪。

    至于□□淮,她幾乎都快要忘記這個人了。

    少時同窗,后來甚少見面。

    □□淮跟著他的祖父去了揚州,比他先考中進士,在揚州已經當了兩年的官,都道他是個清白正直的父母官。

    衛璟壓下不忍,“你以為他們為何要收斂?是看著你父親的面上,礙于盛家的門庭,不敢也不好對你動手。你真是毫無家世背景的人,早就不知道被他們劫到哪兒去了!

    盛皎月承認男人說的有道理,但是——

    但是她在蘇州遇見的是好人。

    張大人一家對她都十分的好。

    她張了張嘴,話都還未說出,衛璟的拇指用力搓了搓她的唇瓣,“不許提張俞,誰知道他是不是冠冕堂皇的禽獸,把你騙到手才讓你見識了真面目!

    盛皎月覺得張大人不是這樣的人,骨子里的溫柔是裝不出來的。

    衛璟提起張俞這個不起眼的人,心中來氣,貌似像是針扎過一樣的痛,她對感懵懵懵懂懂稀里糊涂,不過短短幾個月,就被張俞騙走了心。

    衛璟此念頭像是被扯過,呼吸不太通暢,他松開拇指,解開捆住她雙手的腰帶,過于嬌嫩的皮膚上已經留下兩條紅痕,雪白色里印著緋紅,觸目驚心。

    他沉默拉過少女的手,輕輕幫她揉了揉,低頭垂眸,斂去方才威風凜凜的煞氣,多了許多不怎么明顯的溫柔。

    盛皎月逃過一劫,松了口氣。她以為他會像上輩子那樣對待她。霸道將她納為妃子,對她為所欲為。

    就像小郡主說的那樣,她不過是個陪床的寵物。

    她的手不疼,只是迫切的想穿好衣裳。

    外衫順著肩側滑落,雪白鎖骨盡顯,半遮半掩,欲蓋彌彰。

    哪怕衛璟的眼神沒有看她,她還是面紅耳赤,感覺臊得慌,她小聲喃喃“我手不疼!

    衛璟還是在幫她揉手腕。

    ‘

    盛皎月有了點膽子就忍不住要試探,“您不用腰帶捆我的手,這會兒也不用幫我揉手腕了!

    衛璟抬頭,眼珠漆黑,深深盯著她看了一眼。

    她立馬噤聲不言。

    她這個人確實也喜歡蹬鼻子上臉,做些得寸進尺的事情。

    衛璟覺得好笑,果然是嬌慣的千金小姐,他幫她揉手腕,仿佛成了件理所當然應該要給她做的事情。

    盛皎月實在難受,縮了縮肩膀,試圖將身體藏在被子里,“您松手,我要穿衣服了!

    怯怯低低的嗓音,不高興而微微鼓起來的臉頰,眼神透著自然而然的高貴。

    衛璟松開了她的手腕,拇指拾起散落在榻邊的衣裳,先是幫她整理好里衫,系帶成結,攏好了衣襟,而后又幫叫她抬起胳膊,幫她穿好了外衫。

    姑娘家的衣裳,穿起來有些復雜。手指不可避免蹭到她的肌膚,男人面色鎮定,耳根悄然泛起了薄紅,輕咳兩聲,用著不自然的聲音遮掩住了內心的不定。

    盛皎月倒是沒察覺到男人的耳朵都變紅了,她扭扭捏捏開口詢問“剛才里面的動靜,是不是讓外面的人聽見了?”

    衛璟輕笑,明知故問“什么動靜?”

    當然是她的哭聲、驚嚇過度的哀求聲。

    盛皎月泛著薄紅的面頰一下子變得更燙了,她略有不滿,又不敢讓他瞧見,低著頭嘰里咕嚕,“您知道!

    衛璟嗯了聲,“全然顧青林聽見了!

    盛皎月面上無光,“他應當不知道是我吧?”

    衛璟慢條斯理穿戴整理好衣衫,衣冠整齊,斯文儒雅,抬起胳膊讓她看了眼他手臂上的齒痕,”你一直咬我,堵住了聲音,當然聽不出來!

    他又意味不明笑了笑,”小世子日日抱著牌位睡,沒有閑心管我們的事情!

    盛皎月這人要臉,找回了臉面就放下了心。

    她的小腿伸在外邊,白白嫩嫩像一段玉藕,生的纖細雪白,男人的目光掃過來,她自覺收回小腿,藏在被子里。

    母親說過,女孩子的腳不能讓男人看見。

    不然就得嫁給他。

    雖然她和殿下也不差這點不該有的接觸,但她還是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腳。

    腳踝上掛著的鈴鐺仿佛無時無刻都在響,她稍微動兩下就叮鈴鈴的。正經不過的聲音在這種時刻都不正經。

    她打算趁殿下離開時,就把紅繩解開,或是找把剪刀給剪了。

    她不想走一步,隔得很遠就能聽見她的腳步聲。

    盛皎月聰明也是聰明的,她好像知道殿下為什么如此生氣,原來是怕她在外頭被歹人所害,還有就是他不喜歡張大人。

    甚至是厭惡。

    提起來就暴怒。

    盛皎月說“殿下,您剛才說的話讓我受益匪淺,我真的知道錯了,您放我回家去吧,我往后一定不來礙您的眼!

    衛璟垂眸掃過她低頭貌似誠懇認錯的乖巧模樣,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還真是能伸能屈,叫人刮目相看。

    他想到她先前敷衍他的法子,將她敷衍人那套學到了全部,“再說吧!

    這種事情怎么能再說呢?

    盛皎月欲言又止,小心翼翼說著諂媚的好話,“我得回家的呀,白吃白喝您的多不好,我家里還有好幾本書都沒有看完,我外祖父還在蘇州等我去看他。殿下心善,一定會開恩的!

    衛璟哦了哦,“朕心狠手辣,不懂開恩!

    盛皎月“……”

    盛皎月都快急死了呀。

    她還做著會蘇州的美夢,張大人應當不會那么快就另有新歡,三月半載還是能等,若是那時他還沒改變主意,她不如就嫁了他。

    夫妻恩愛和睦,家庭幸福美滿,過著平淡的日子。

    盛皎月又不能提張大人,怕男人一怒之下又像剛才那樣嚇唬她,把她嚇得眼淚直飛,她用迂回的方式說“殿下,我已經不是小姑娘了,我想嫁人的!

    衛璟臉色一變,看著她的目光漸漸生出寒意。

    盛皎月殺人用刀都是用得無形刀,她覺得殿下惡狠狠嚇唬了她兩頓也出口了惡氣,該是會心軟放了她的。

    “我年紀再大點,生孩子都要生不出來了!

    她喜歡孩子,覓得良婿,夫妻恩愛,再生兩個女兒,當她的貼心小棉襖,

    衛璟氣出了冷笑,心尖被鉆過的刺痛,這人怎么能輕描淡寫在他面前提起這些,是真沒將他當回事,還是沒有看出來他對她蓄謀已久?

    “你想和誰生?”

    “我還沒想好呢。不過當然是我未來的夫婿!

    “你看不出來朕對你的心意?”

    盛皎月愣愣,靜默一陣后她正色道“您的喜歡算不得數,您只是饞我身子,又不是真的喜歡我這個人!

    衛璟被她稚嫩直白的話噎的要嘔血,胸口發悶,牙尖嘴利“朕若是不喜歡你,早就睡了你!

    盛皎月覺得這不是他該說出來的話,太粗魯了。

    她垂著臉,又不吭聲了。

    習慣裝聾作啞來敷衍他。

    他總是會消氣的。

    曹緣又隔著門通傳,說世子已經喝了兩盞茶,真等不住了。

    衛璟冷斥“急什么?”

    曹緣閉上了嘴。

    衛璟撈過她的手腕,把人從被褥里拽出來,不知從哪兒找來面紗擋住了她的臉,似笑非笑陰陽怪氣“盛三小姐的未婚夫都等不及了!

    他隨即對曹緣說”讓他進來!

    盛皎月不敢讓顧青林知道她還活著,怕顧青林能殺了她。

    “那我…我躲躲!

    “往哪兒躲?沒別的地方讓你藏!毙l璟見她怕的發抖,又補充道“不會讓他看見你!

    “眼睛…眼睛能看出來!

    顧青林透過眼睛就能認出她,小世子就像條毒蛇,陰惻惻不好惹。

    衛璟的手掌壓著她的腰臀,“你坐朕的腿上,趴在朕的肩頭,別出聲,知道嗎?”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