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87章 第 87 章
    防盜比例百分之六十~
    潔白霜雪襯得他這個嫡兄臉色頗白, 說冰肌玉膚卻也不過,眼仁烏黑清明,唇瓣被寒日凍得發紅, 這幅模樣瞧著確實好看。
    怪不得京城里對他趨之若鶩的姑娘如過江之卿。
    可這幅弱不經風的單薄身軀, 也不知能不能活到新婚之夜。
    “二哥!
    盛皎月面色冷淡對他點點頭:“六弟!
    大房和三房的幾個孩子關系素來普通, 盛皎月再如何遲鈍,這些年也察覺到三房這位庶弟心里頭應當是很瞧不起他的。
    盛清寧確實瞧不起這位軟弱無能假清高的兄長,竟就這樣忍氣吞聲在太子殿下身旁留了多年, 任勞任怨,也不敢拂了他父親的打算。
    盛清寧年逾十六,再過兩年也要進場入考。
    他自幼便機敏聰慧, 每個月考學成績都是書院里的佼佼者,哪怕今年提前參加科舉, 也能榜上有名拿個好名次。
    盛清寧微微一笑, 狐貍眼狡黠瞇了瞇, “兄長今日怎回的這樣早?平日勤懇好學,宮里不落鑰, 兄長都不舍得離開!
    他的笑容挑不出錯處, 聽不出他是真心困惑還是拐著彎的陰陽怪氣。
    清輝如雪, 盛皎月潤嗓,聲音如她這個人般清冷,“六弟不也早早從書院回來了嗎?”
    盛清寧被兄長嗆的蔫了聲, 瞧著他的眼神陡然冷卻幾分。
    老奴仆見兩位少爺橫眉冷對, 心里哎喲兩聲,愁的頭發白,三房式微多年,三老爺早早病故, 只留下房中姨娘生的孩子,三房的獨苗苗。
    三夫人雖不是六少爺的親生母親,可待三房這根獨苗可謂也是嘔心瀝血,鉚足了勁想讓他撐起三房。
    大房倒是風光許多年。
    老奴仆怕兩位少爺一言不合起下爭執,讓人傳到老太爺的耳朵里,屆時他們二人都逃不了一頓罰,于是他開口勸慰:“六少爺,咱再外頭已耽擱許久!
    盛清寧也不大想多瞧兩眼他這個弱不經風的兄長,個頭還沒他高呢。
    少年瞇起漂亮狡猾的狐貍眼,直勾勾瞧著他。
    冬雪簌簌,棲枝滿頭。
    不知何時起了陣風,寒梅里綻起傲雪,鵝毛般的大雪落在少年如綢緞般順滑烏黑的長發,素裹銀霜的雪地里,好似只有他的唇上稍被點綴了絳紅色。
    盛清寧彎唇,抹開冷淡的諷笑,“兄長平日出門可要當心點,世風日下,稍不留神就會出些意外!
    別真被鬼迷心竅為色所勾的登徒子,給擄掠了去。
    這年頭民風開放,好男風的男子,不是沒有。
    盛皎月并非聽不出庶弟口中的戲謔,少年漫不經心的說話語氣充斥濃郁的狹弄,她冷冷朝他看過去,落日余暉將盛皎月的眼瞳折射成淺色,似盞名貴清高的琉璃。
    她安靜盯著他的臉,少年的長相隨了他的母親,清絕昳麗,眼尾狹長,鼻梁高挺,微翹的唇瓣映染些許血色,看似是幅笑面,含著笑的眼睛卻十分冷。
    她何嘗不知,盛清寧的狼子野心。
    新帝登基,整個盛家,只有三房得以保全。
    她這個弟弟自小就聰慧,心眼極多,左右逢源,很會做人。在盛家力保七皇子爭奪皇位時,盛清寧早已對太子倒戈相向,就連她都不清楚她心機深沉的弟弟是何時成了太子的心腹。
    她后來被困在新帝的寢宮,處處受限時,盛清寧倒是想來見她,被衛璟輕描淡寫擋了回去。
    “你也給我當心!笔ㄔ吕渎曊f。
    盛清寧看清兄長眼底的冷意,抿了抿唇,“多謝兄長教誨,弟弟謹記于心!
    風雪漸深,霜雪彎折枝頭。
    盛皎月回了自個兒的屋子,門窗關得嚴嚴實實,外頭隱約能聽見冷風拍打懸窗的聲音。
    里間燒了銀碳,屋子暖烘烘的。
    云煙伺候她換了身干凈衣裳,又換了新的暖手爐,使喚外間的粗使丫鬟端來提前備好的暖茶和糕點,“公子,您先吃些糕點墊墊肚子!
    盛皎月嗜甜食,卻不敢讓外人瞧出來,平日容忍克制,只敢在自個兒的屋子里吃兩口,她嘗了口芙蓉糕,甜膩酥香,就忍不住多吃了兩塊,喝了口熱茶。
    她還有些功課沒有寫完,吃飽喝足后,披著長衫走到案桌前,嫌冷又讓人多燒些木碳。
    二少爺屋子里的碳火用的都是檀香木,精細昂貴。
    盛皎月花了半個時辰寫完一篇要交給先生的文章,再抬頭回首,只剩燭火跳動,窗外的天早就黑了。
    她邁開步子,走過去支起半扇窗,冬日風雪已然消停,院中是銀裝素裹白茫茫,檐下點了幾盞熾亮的燈火。
    她拂面吹著細風,白皙的臉頰蘊著淡淡的愁容,搖曳的燭燈照著她的半張臉,一雙熠熠生輝的眼眸,清冷的面色也遮不住她原本的姝容艷色。
    盛皎月在月色里輕輕嘆息了聲,隨后關好了窗戶。
    沐浴焚香后,她換上件雪白色的寢衣,軟綢貼著她玲瓏的曲線,微濕的長發滑落在頸側,透白面頰被暖熱水霧熏染的薄紅,體態纖細,肌膚清冽瓷白如冰雪。
    云煙都不敢多瞧,整個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個比她長得好看的人。
    被圣上稱贊有潘安之貌的探花郎也比不過。
    云煙踮著腳蓋上燈盞,放下帷幔,又小心翼翼退出黃花梨木拔步床外,“公子早些歇息!
    盛皎月輕嗯了聲,“你也回去歇息吧,不用守夜了!
    云煙應了聲是,“奴婢就在側廂房,公子有事盡管使喚奴婢!
    “好!
    精致的小爐里點了助眠的檀香,香氣宜人。
    盛皎月睡得不安穩,思緒浮浮沉沉,翌日天不亮就被噩夢驚醒。
    她的后背出了點冷汗,烏眸放空,眼神渙散望著床幔,皮膚里鉆進一陣令她膽寒的涼意,都道衛璟性情溫和肅正端方,頗有明君的氣量。
    可這都是假的。
    衛璟深沉內斂遮掩了他無情霸道的手段,床笫間花樣百出。
    盛皎月瞧著帷幔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他總喜歡逼迫她穿各式各樣的女裝,輕衫緞綢,衣料極其單薄,無需多大的力氣,就能撕開。
    她自小就被當成男子培養,穿不來女子復雜的衣裙。
    衛璟好似將這件事當成閑暇時的樂子,每日都會親手幫她換上女子穿的裙子,偶爾起了興,就將她扔到錦衾薄被里。
    她自然不樂意,爬起來便要躲,衛璟也不惱,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指用力拽下拔步床邊的帷幔,并上她的手腕扣在背后綁起來,“愛卿別急!
    盛皎月最怕那種失控感,真是將你壓迫的無處可逃。
    她回過神,明眸里逐漸有了光彩。洗漱更衣,用過早膳,她便同云煙說:“把帷幔撤了吧!
    云煙詫異,“好端端為何……”
    盛皎月蹙起秀氣的眉,閉上眼緩聲道:“撤了吧!
    云煙瞧見她臉色不大好,自是不敢再多說什么,“是!
    今日太子殿下便要同顧青林等人去千禧寺拜佛誦經,祈福來年風調雨順。
    她難得能休息一日,打算出門轉轉。
    盛皎月剛換好衣衫,家中奴仆氣喘吁吁跑到她的院外,急匆匆來傳話,“二少爺,太子殿下的馬車已經在府門外等許久了!
    盛皎月一愣,“太子?”
    奴仆緩了過來,“殿下正要啟程去千禧寺,不能誤了時辰,您快些上馬車吧!
    盛皎月臉色微白,昨天下午,她分明在書房同太子提起過家中有事恐去不成千禧寺,怎才過去一夜,太子就變了卦。
    奴仆催得著急,盛皎月不得已隨她去了盛府門外,曹公公見了她又是眉開眼笑,“盛公子,您快些請!
    盛皎月抬眸望著眼前的馬車,微微皺起了眉。
    馬匹高大,四駕馬車亦是奢華沉穩。
    曹公公拍了拍自己的腦瓜子,冷喝了聲身后的奴才,“還不趕緊給盛公子那張小凳子踮踮腳,扶著點!”
    不是曹公公對盛家這位嬌氣的公子哥有偏見,著實是他身量確實不太高,比太子小了兩歲,身高卻差了一截。
    盛家人是舍不得給他吃飯嗎?身板真弱。
    盛皎月不要人扶,自己爬上了馬車。
    里頭寬敞暖和,還有張鋪了棉被供人休息的軟塌。鼻尖纏繞渺渺清香。
    男人面無表情坐在案桌前,橘黃色的燭火映著他的臉,看的清楚男人線條冷毅的面部輪廓,還有周身不怒自威的冷淡感。
    他的手指漫不經心撥弄手里的佛珠,掀起眼眸淡淡掃過他的全身,“坐!
    盛皎月坐在離他較遠的位置,垂著眉眼。他今日穿著月白色的杭綢長衫,少年骨架纖細,身材勻稱的剛剛好,只不過太白了。
    唇紅齒白,很顯幼態。緊抿著朱唇,是有些緊張。
    衛璟審視著這張好看的臉,不由自主便被他細膩發白的脖頸吸引,那里好似有股若有似無的甜香,像吃了很多糖的黏膩。
    衛璟對盛家派來他身邊的人,背地里自是事無巨細查的一清二楚。
    少年愛吃甜食,真是罕見。
    衛璟目光漸移,看見他偷偷將手靠近暖爐的方向,心底嗤了聲,他未免也太怕冷了。
    衛璟伸出拇指,敲了兩下桌面,“躲我作甚?坐過來些!
    書房里,幾個男人已經談完了事情。
    江桓語氣頗為好奇,“表哥,你當真要讓盛清越在東宮住下?”
    這倒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只不過他這個表哥天性涼薄,喜歡安靜,眼看著盛家還是賊心不死,說不定會趁此機會在太子眼皮底下作出點事情。麻煩。
    開合的窗外灑進來片片金光,均勻落在男人的側臉,衛璟緩緩抬眸,眉心蘊著些許漫不經心,他嗯了聲,笑意偏冷,似是嘲弄。
    將他放在跟前,且看他還能作出什么風浪來。
    又是稱病,又是欺瞞,仿佛他成了強人所難的惡棍。
    江桓聞言輕笑,幾年前尚在太學念書時,盛家人倒是來問過可否讓盛清越住進東宮。
    如此起早放學也可都方便些,不過當時自是被太子一口回絕,不喜外人打攪侵擾他的地盤。
    誰不知道盛清越是吃不了苦的嬌貴小少爺,冬天怕冷夏天怕熱,喝水都要喝溫度剛好的,嘴巴亦相當挑剔,太甜的不肯吃嫌膩,太淡的也不要嫌沒味道。
    江桓以前念書時就看不慣盛皎月這等上不得臺面的做派,真當自己是來享福的公子哥,賣弄他那張好看的臉,在老師跟前示弱賣慘。
    若不是他從中作祟,怕不是那些王公侯爵之子都被盛清越給騙的團團轉。
    偏偏太學里的老師們也很喜歡盛清越,即便天賦不如何,讀書平平,也特別關照他。
    旁人犯了錯,少不得要被罰抄書,到他這兒就輕描淡寫過去。
    最讓江桓討厭的是,盛清越這人背地里很喜歡給他穿小鞋。
    一個男子,豆丁點大小的事情也要同老師告狀。
    書不見了、完成的功課不見了,通通都往他身上推,害他挨了幾頓板子。
    還有一件事,讓江桓至今想起來都氣惱。
    深冬雪天,他將盛清越一腳揣進湖里,卻也沒想過真的讓他死,眼見他的四肢不再動彈,不慌不忙指揮小太監把人撈上來。
    少年臉色慘白,濕透的烏發緊貼著他的單薄后背,氣若游絲,神情萬分惹人憐惜。
    就像書中寫的清水出芙蓉,漂亮光彩讓人恍惚失神。
    江桓身邊那幾個沒出息的好友看直眼睛,攥著少年領口的手指逐漸放松,不由自主湊到少年的脖頸去聞他什么味道。
    江桓兇巴巴踢了他們兩腳,狠狠瞪了兩眼,用眼神罵他們都是沒出息的東西。
    但其實他自己,有瞬間仿佛也被勾走魂魄,迷迷瞪瞪神魂顛倒。
    眼睛直勾勾盯著他的臉,清透晶瑩的水珠緩緩從他雪白的側臉滑落,他竟是看的咽了咽口水,被誘惑到貼近上前,伸出指腹抵在他薄嫩的皮膚,鬼使神差下幫他抹干凈臉龐的水滴。
    反應過來的江桓心中破口大罵自己也不爭氣!
    上了他的當。
    吃準他這套。
    總而言之,盛清越就不是個好東西。
    這次裝病,肚子里又不知在打什么壞墨水。
    顧青林的目光斜斜掃過江桓越發陰沉的臉,有點好笑,“你怎忽然就變了臉色?”
    江桓冷臉說道:“沒什么,不過是想起些不愉快的往事!
    他又問起:“盛清越還沒回來?”
    顧青林淡然自若喝了口水,“躲著咱們呢!
    他隨后說:“不過你對他確實一直都不假辭色!
    江桓在別人面前倒不這樣,這些年有所收斂,平穩溫和,只是格外沉默寡言。
    他嗤笑了聲:“世子,你對他不也如此嗎?”
    打著算盤算計著怎么把人給剝皮抽血。
    顧青林端起面前的茶杯,不急不緩嘬了口茶,“江大人倒也沒說錯。我被他害得也吃過不少板子!
    世子睚眥必報,相當記仇。又是個容不下眼中釘的性情,但一時半會兒動不了盛清越,想來確實難受。
    作者有話要說:  皎皎:仿佛早戀還沒開始就被家長逮住了!
    程離彥:近在咫尺居然沒被我抓!
    張大人:得想個辦法讓她當我媳婦
    衛璟:呵~
    老家好冷!村里好冷!手機碼字太艱難遼~
    容我多寫點女鵝早戀的戲份 嘿嘿嘿
    氣死小衛皇帝
    感謝在2022-02-03 23:11:08~2022-02-05 13:00:1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馮寶寶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朱一龍的女人、佳佳小宅女、羊毛、Zy??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林林子 10瓶;Sean肖 5瓶;哦吼 3瓶;碎末 2瓶;韶婼、蘑菇兔子、桃桃國在逃公主、 “  - 情有毒終、maha0888、寫意寫意、Betty、啊呆1號、Ja09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