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 86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86章 第 86 章
    衛姒還是不解, 盛清越為何忽然就不理她了?底下的奴仆對她也兇神惡煞的,冷冰冰的,惡聲惡氣。

    衛姒硬生生忍著脾氣, 才沒對他們揮起鞭子, 怕打了人, 讓他知道了會不高興。

    衛姒快要委屈死了, “哥哥, 不然你將他許給我當駙馬吧!

    衛璟沒做聲。

    衛姒喪著小臉, 耷拉著眼皮, 滿臉寫著心情不好,“我已經很久沒去煩他了!边t疑片刻,她不滿道“而且他以前是喜歡我去找他的,他也不是說翻臉就翻臉的人!

    實在反常, 又很奇怪。

    衛姒想不通, “他妹妹過世那段時日,我都不敢去見他, 知道他傷心難過, 乖乖不去他面前惹人煩。都過去了這么久,他忽然就不喜歡我了!

    公主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她母后從中作梗,母后一直不喜歡盛家的人,平日也不喜歡她和盛清越來往, 只是管不住她才懶得多說。

    若是母后私下威脅過他, 這樣才能說得通。

    衛璟抬手揉了揉眉心, “你說完了嗎?”

    衛姒仰頭看了眼哥哥, 眼神乖巧, “說完了!

    衛璟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小腦袋, “回去歇著吧!

    衛姒今日不僅僅是來找哥哥訴苦, 她還另有圖謀,她也到了適婚的年齡,母后最近已經開始幫她物色駙馬人選,與其選個她看不上的,不如她自己選個喜歡的。

    如果一定要嫁人,她情愿嫁給盛清越。

    衛姒眼巴巴看著她的兄長,雖說兄長待她嚴格,但還是挺疼她的。不過分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

    “哥哥,駙馬……”她的聲音越說越低。

    衛璟被她小心翼翼祈求的模樣逗笑了,笑意不達眼底,他漫不經心道“等你見到了盛清越再和我說這種話。若到那個時候你還沒改變主意,我不會阻你!

    “真的嗎?”

    “嗯!

    “母后如果……”

    “我幫你說!

    衛姒立刻變了臉,笑瞇瞇望著兄長,抱住了他很快就松手,“謝謝哥哥!”

    為了報答她的兄長,衛姒也告訴了他一個秘密,“母后在宮里設了宴,要給哥哥選妃!

    衛璟垂眸,神色偏冷,“知道了!

    衛姒之所以知道的這么清楚,還是因為白府嫡女——白若繁姑娘。

    她聽聞白若繁對盛清越也心有所屬,想和他私相授受,被拒絕后仍不死心,死皮賴臉纏上了他。

    女人的嫉妒心不容小覷。

    衛姒讓人盯著白若繁,不僅如此,她開始下意識和白若繁比較,論樣貌她不輸這位知情達理的白姑娘,論才情她可能稍遜一籌。

    可是盛大人是不嫌棄笨姑娘的,平時反而更愿意多加照顧不怎么聰明的。

    白若繁本來就是她母后為兄長挑選的太子妃人選,再不濟也是側妃。她放著好好的太子妃不肯當,非要和她搶男人!

    真是有毛病。

    不過白若繁果然是個朝秦暮楚的女人,一點都不專情,在盛大人那兒吃了閉門羹,就又來遴選太子妃。

    不夠堅定。

    想來也不是真心喜歡盛大人。

    既然如此,她最好還是嫁給她哥哥,寧肯她當自己的嫂子,也不要她是自己的情敵。

    即便她現在不喜歡白若繁,也得承認她確實長得挺美。

    衛姒裝模作樣“哥哥,白姑娘貌美又有才學,不妨你就娶她當我的嫂嫂吧?”

    雖是同父同母的親生兄妹,衛姒也拿不準她哥哥喜歡什么樣的姑娘。

    不過有一點她清楚,必須要長得美。

    衛璟都記不得白姑娘是誰,長得什么樣子。選妃之事母后倒是執著,他實在無意,隨他母后折騰。

    “你很喜歡她?”

    衛姒違心道“我很喜歡!彼犞劬y說“白姑娘人好,我從來沒見過比她還溫柔識大體的姑娘了!

    衛璟點點頭,似是在沉思。

    衛姒眼神一亮,以為這事有戲,繼續瞎說“她作詩也作的好,跟哥哥肯定能說的上話!

    衛璟低低嗯了聲,“你喜歡她就和母后說,多鬧幾次母后應當也會點頭,不會將你怎么樣!

    衛姒“……”

    偏偏她哥哥表情萬分嚴肅,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在開玩笑。

    衛璟滿臉正色“去吧!

    衛姒“……”

    ——

    太后設的宮宴,請了不少名門貴女。都是品貌皆上的適齡姑娘,樣貌自然不差,貌美似天仙。

    白若繁也在受邀名單之中,她原本是不打算來宮宴,左思右想,還是赴宴。

    白若繁那日被盛公子拒絕過后,依舊不死心,何況那日她貼近盛公子時,親眼看見他紅了臉,耳根子蔫著薄紅,不可能對她全無情誼。

    可這些天她讓人送去盛府的信封都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她厚著臉皮去盛府,走的后門,卻被府里的小廝隨便打發,說二少爺身體不適,不宜見人。

    白若繁起初當了真,連著幾天過去都是這般說辭,才知自己上當受騙。

    盛公子不想見她。

    若是其他人,心氣兒頗高的白若繁定然不會死纏爛打,這般不要臉皮,可這是她喜歡的男人,真心喜歡的人,做夢都在想著的人。

    因而白若繁覺得自己身段放的低些也沒有關系,盛公子實在長得太好看,性格又靦腆,紅了臉的樣子都很可愛。

    以前白若繁中意的男子都是頗為強勢,極有主意的男人,頂天立地,脾氣冷些也沒有關系。

    但是現在白若繁更喜歡盛公子這樣溫柔體貼的男子,說話溫吞,客客氣氣,羞澀還會臉紅。

    逗他都成了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和他親近看著他靦腆低頭也很有趣。

    原來這個世上還有這樣至純至善的少年郎,善解人意,如春風讓人覺得舒服。

    白若繁知道宮宴是太后私下為新帝選妃,她不想進后宮,也不喜歡太子。但是她記得新帝和盛公子走得近,她想著若是能在宮里碰見新帝,打聽到他的消息也是好的。

    若他不在盛府,而是在皇宮里,那就更好了。

    宴席上,白若繁心不在焉,她倒是見到盛氣凌人的小郡主,樣貌明艷,行事鋪張。但是在太后跟前很會來事兒,乖巧聽話,撿著太后喜歡的話說,哄得太后眉開眼笑。

    白若繁心里著急,隨便找了個借口離席。她喝了點酒,腦袋微醺,若沒有夠大的膽子也不敢孤身去找新帝。

    曹緣在書房外看見白姑娘,心中咯噔,十分吃驚她怎么找到了這邊。

    曹緣斂好心神,客客氣氣問道“白姑娘是迷路了嗎?”

    白若繁搖頭,“不是,我是來找……”

    她想了想,還是說“陛下!

    曹緣臉都笑僵了,心里白眼都翻了出來,皇帝哪能是她說見就能見到的?隨隨便便來個人要見,他都把人放進去豈不是找死?

    曹緣臉上還要維持笑臉,“陛下正忙,您改日再來吧!

    白若繁知道曹公公在敷衍她,但是她并不在乎,她本來就撒了謊,抿了抿唇說“讓我見見盛大人也可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說!

    曹緣心里咯噔的就更厲害,他上哪兒去找盛大人?人早就死了。

    “盛大人也不在!

    白若繁固執的不肯走,曹緣硬趕也不好趕,用笑臉和她周旋。

    不知道是不是外頭動靜太大,驚擾了新帝。

    皇帝讓曹緣把人叫進了屋子。

    白若繁見到新帝有些緊張,握緊的掌心已經冒汗,她忍著頭頂的壓迫感,低聲詢問“陛下,我想見見盛大人!

    衛璟冷嗤了聲,“你找她做什么?”

    “臣女冒昧,只是有非說不可的話想告訴盛大人!

    衛璟嘴角掛著冷冷的笑意,居高臨下看著她的眼神也異常冷漠,“什么非說不可的話?”

    白若繁很聰明,敏銳察覺到新帝毫不遮掩的敵視冷漠,她也不知自己何時的罪過這位帝王,她對自己狠下心腸,破罐破摔“臣女心悅盛大人,幾個月不見他,實在擔心!

    心悅兩個字說出口,衛璟就輕慢的笑出了聲。

    她還真能勾搭人,男男女女為她神魂顛倒,她倒好,死后落得干凈,什么都不用管。

    衛璟問“她可曾說過喜歡你?”

    白若繁想了想,厚著臉皮,“盛大人和臣女是情投意合!

    白若繁之所以敢在新帝面前說這些不知羞恥的話,一是提前表明心跡,她不想被選入后宮,二則是她聽說過新帝在還是東宮太子時,就喜歡幫人拉煤牽線,

    盛三小姐和世子的姻緣就是這么來的。

    若新帝心血來潮幫她和盛大人也賜了婚,她就不用再為父親不肯幫她去盛家說親而發愁。

    衛璟聽了只想冷笑,她果然是個慣騙,一會兒說喜歡他的皇妹,一會兒又說喜歡他,現在又冒出個白若繁,信誓旦旦說他們情投意合。

    衛璟冷下臉,“她不在宮里,曹緣,送白姑娘出宮!

    “是!

    —

    盛皎月最后悔的就是踏入了那間賣書的鋪子,這些天她已經和書鋪的掌柜混熟了臉,不過她習慣出門戴著帷帽,遮遮掩掩,倒也不會被人特意盯上。

    她要買幾本三字經,供書院的小姑娘們開蒙學習。別處賣的都貴些,只有這兒比較便宜。

    盛皎月雖然有足夠的銀子,但她節省成了習慣,貨比三家后還同掌柜的講價,想試試多買能不能更便宜。

    掌柜的拿這位貌美小姑娘沒辦法,這個價錢已經是他們能給的最低,“盛姑娘,你就是找遍揚州城也找不到比我們家還公道的價格!

    盛皎月臉紅了紅,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她清了清嗓子,“我買十本,您再便宜點!

    掌柜的嗓子都說啞了,為了這一兩銀子爭執半天,這位姑娘吃穿都不差,怎這么小氣?

    他腦袋都說的有點暈,“真的不能再便宜了!

    盛皎月張嘴還想再試試,一兩銀子可以買好多糖餅,書院里那群小姑娘家境貧寒,都吃不上糖。

    她嘆氣,若實在講不動價錢,就這樣算了。

    盛皎月正打算付銀子時,身后有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聲線微微偏冷,透著高貴疏遠,但又不會讓人覺得難受。

    “掌柜,可有宣紙?”程離彥徑直走了過去,起初并未注意到他身旁的少女,目不直視,表情冷冷。

    掌柜認得這是程家的少爺,知道程公子如今可了不得,在京城做了大官,前途無量,青云直上。

    況且程家在蘇州名聲極好,程老爺子教書育人,桃李遍天下。程離彥的父親也是當地有名的大儒,人品貴重,備受敬仰。

    程小少爺在沒有進京趕考之前,就是蘇州城內姑娘們趨之若鶩想嫁的對象,可惜程夫人幾年前對外透露過,小兒子早早就定了娃娃親,是有未婚妻的。

    好兩年沒見到程小少爺,掌柜頗為想念,他連忙道“有的,在樓上,我去幫您拿!

    掌柜悄悄打量了幾眼程小少爺,進京之后人憔悴了許多,清瘦嶙峋。

    掌柜也沒有忘記盛姑娘這位老主顧,“盛姑娘,您別急,我去樓上拿過宣紙再來幫您拿三字經!

    盛皎月聽見掌柜的脫口而出的“盛姑娘”三個字,心往下落了落,羽睫輕顫,抓緊拇指,恨不能轉身就逃。

    果然,聽見稱謂的程離彥幽幽轉過眼神盯著她的側臉看半晌,盛皎月后背緩緩沁出冷汗,小腿發軟,她不能走,越跑反而越會引起他的疑心。

    盛皎月挺直腰桿,故作鎮定站在柜臺前,垂眸安靜等待掌柜將她的書送過來。

    程離彥觀察細致,視線幾乎將她從頭掃到尾,一寸寸打量,恨不能看透她全身內外。

    男人的眼神停在少女的眼尾,帷帽之下幾乎什么看不清楚,只有這雙眼睛,能透過縫隙瞥見一二。

    和他未婚妻一模一樣的圓眼睛,眼尾微微泛紅的神態都是相同。

    程離彥的手開始抖,平靜的表情也逐漸開始掀起波瀾,黑眸中已是驚濤駭浪而過,他扯了扯嘴角,“姑娘!

    聲音嘶啞。

    泠泠作響。

    盛皎月頭皮發麻,應還是不應?她緊張的腿抖,不敢亂動。

    她不知道程家原來就在蘇州,也不知道程離彥好端端的內閣重臣怎么忽然間跑回蘇州?是探親還是辦案?

    程離彥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步步往她身邊逼近,盛皎月穩住不動,一言不發。

    程離彥停在離她三步之遙的地方,正當盛皎月松了口氣時,男人忽然抬起手,粗暴打掉了她的帷帽。

    盛皎月驚慌失措,幸虧里面還戴著面紗,可面紗也不過薄薄的一層綢布,并不能遮掩到什么。

    她轉過身,怒斥發作的話剛到嘴邊。

    程離彥態度非常不誠懇說了兩個字“抱歉!

    他笑了笑,清冷的臉因為這個笑容都變得平易近人,“我不是故意的!

    懶懶散散的語氣,就是敷衍也懶得想能聽得過去的解釋。

    盛皎月有氣不能發,她彎腰撿起地上的帷帽,正要戴好帷帽,忽然被他冷冷握住手腕,“姑娘,我看你眼熟,我們是不是見過?”

    盛皎月不能說話,也不敢說話。

    她不確定程離彥是不是已經認出了她,她狠了狠心,用力踩上他的腳背,趁他吃痛松手之時,推開他的肩膀,倉促逃離。

    程離彥臉色微變,立刻上前入追。

    街頭人多,他稍不注意少女的背影就消失在人群里面。

    程離彥的心臟比任何時候跳的都快,砰砰呼之欲出,那雙眼睛……

    他絕對不會認錯!

    他朝思暮想的未婚妻。

    幾個月前,程離彥聽聞盛三小姐病死的消息,還以為是旁人的惡作劇。

    好好的人,怎么可能就死了?

    后來,程離彥親眼見到了她的棺材,逼著自己看她入土,才不得不接受現實。

    他寧肯她嫁進侯府,也不想讓她死。

    程離彥身體其實也不好,因為這件事一下子就病倒了,告病請假半個月,還是受不住。

    他又請了幾個月的長假,回到了蘇州。

    程離彥站在大街上喘氣,眼睛盯著洶涌的人潮,匆匆跟過來的小廝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四目相對,都是茫然。

    程離彥血液滾燙,他克制著平靜走回書鋪,眼睛看都沒看掌柜遞來的宣紙,“剛才那位姑娘是姓盛嗎?”

    “是是是!

    “她每次來都擋著臉?”

    “對,沒錯!

    “她從什么時候來你這里買書的?”

    “兩個月前!

    程離彥蹙眉,她過世的日子是四個月前,這樣算算也能對的上。

    他壓著嗓子問“你可知道她家住哪兒?”

    掌柜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

    除了知道她姓盛,開了間小書院,其他一無所知。

    程離彥給掌柜留了銀子,這位逢人都和顏悅色的小少爺此刻就是剛凍上的冰塊,里里外外都透著寒意。

    “下次她過來,你派人去程家告訴我!

    “是是是!

    盛皎月跑的算快,一路都不敢停,怕被程離彥當場抓住拆穿身份,她氣喘吁吁,跑回自己的院門口都有點喘不過氣。

    少女休息夠了緩緩直起腰,抬頭看見了張大人的母親。

    張老夫人看著面善,她也是出門買菜剛回來,她沖盛皎月笑了笑,“盛姑娘,你從哪兒回來?跑的這樣著急!

    盛皎月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小臉白的發膩,“出門逛了一圈!

    張老夫人很喜歡她,覺得她讀書認字教書樣樣都行,身為女子已經很了不起。

    “你平日都悶在家中不肯出門,像今天這樣多出去走走也好!

    “嗯!笔ㄔ孪裣肫饋硎裁词,抬眸看著張老夫人,誠心誠意謝過張老夫人先前送來的東西。

    張老夫人愣了愣,她從來沒讓兒子給盛姑娘送過東西,轉念一想,就什么都想通了。

    她那個榆木疙瘩做的兒子,怕是終于動了心!不好自己往人姑娘的院子里送東西,就借著她的名兒給人塞。

    張老夫人先前就愁兒子的婚事,二十好幾也沒媳婦,給他說親還要擺臉色。

    如今真真是柳暗花明。

    她喜上眉梢,“不用客氣!

    張老夫人越看她越順眼,漂亮水靈還有學識,娶了這樣的媳婦,就是她兒子的福氣。

    盛皎月心思不在這兒,她低著頭胡思亂想,滿腦子都是程離彥的聲音,她覺得自己做的天衣無縫,這才過去幾個月就撞上了程離彥了。

    不行。

    得趁著程離彥還沒順藤摸瓜找過來之前,她就要離開蘇州。

    可她的書院才開了半個月,她不能丟下自己的學生不管。

    盛皎月不想自己嚇自己,蘇州城不小,程離彥想找一個人也并非易事。

    何況天底下姓盛的人那么多,他不定會懷疑一個死了的人還活著。

    —

    千里之外的京城,雨雪未停。

    盛夫人因女兒的過世,傷心欲絕,差點哭瞎了眼睛。

    盛家的二少爺去院子里看過母親,不知道說了什么,盛夫人的身體竟然開始逐漸好轉,也不再日日都以淚洗面。

    盛夫人得知女兒沒死而是逃了出京城后,不可置信,畢竟她親眼見過尸體,還親手摸過尸體。

    她怕是兒子編出來哄她。

    再三確認女兒真的還好好活著,盛夫人喜極而泣,掩面大哭。

    哭了最后一場,重新有了精神。

    兒子再三叮囑她這件事絕不能讓除她之外的第三個人知道。

    盛家里外都有新帝的耳目,風吹草動都會傳到宮里。

    盛清越對自己是極其狠心的人,已然打算好十年二十年都不會去蘇州,不給新帝發現絲毫端倪,連封信他都不會給妹妹寫。

    她想要自由,他就盡可能給她自由。

    而盛夫人沉默了半個月后于心不忍把這事透露給了云煙。

    云煙坐地大哭,第二天眼睛腫的不能看。

    過了不久,云煙拿出姑娘之前還給她的賣身契,交給盛夫人后換來自由身。

    云煙誰也沒有說,夜里起身偷偷搭乘租來的馬車去往蘇州的方向。

    隱衛立刻將消息送到了宮里。

    衛璟對她的貼身丫鬟記憶深刻,主子死了,她原是打算殉葬,被人救下來后還鬧著要死。

    前些日子連毒都買好了。

    忽然變卦,還要啟程去蘇州,著實蹊蹺。

    衛璟隱在暗處,皎皎如月的面龐稍顯陰沉,男人眼瞳盡是晦暗,“跟著她!

    “是!

    衛璟看著窗外的黃昏,他默默在想,如果她還活著,最好不要讓他抓到。

    他一定會比夢境中的自己,做的更過分。

    到時她就算抱著他低泣,眼淚汪汪看著他哭求,他也絕不手下留情。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