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 83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83章 第 83 章
    婉轉孱弱的低泣, 細細碎碎擠出來的低吟聲,少女淚眼朦朧的雙眸里裝滿了屈辱。
    衛璟并不奇怪自己在夢中能做出這種事情,他喜歡她, 想要同她親近。
    本意卻并非是想要侮辱她, 幫她抹去眼淚也都還要順便說了兩句嚇唬人的話。
    灰蒙蒙的黃昏色照進殿中,少女嗓子里溢出的聲音已經被撞擊的很破碎,帶著泣音, 雪白的胳膊無力掛在他的腰間, 拇指蜷縮, 指甲抓的太緊而微微泛白。
    男人的手指漫不經心插入她烏黑的發間,掌心托著她的腦袋, “哭什么?讓你回去看看你母親!
    少女不僅腰肢是柔軟的,渾身上下好像哪哪兒都是軟的, 翹臀細腰, 軟嫩好捏,
    她埋在他的頸間, 實在受不住時忍不下去張開嘴,在他脖子上用力咬了兩口, 留下一圈明顯的齒印。
    這點痛對他來說就像是撓癢癢。
    她眼睛紅紅的, 看著又柔又魅可仔細打量她的眉眼又十分正經,無端的風情讓她多出幾分姝色。
    她從嗓子里擠出泣聲,“您……不要再如此辱我!
    男人并沒有要折辱她的意思,他也只是一時興起,就在這兒與她胡鬧。又偏偏他是有些肆意,她則是膽小, 總覺得光天化日下在金鑾殿這種地方是故意侮辱她似的。
    衛璟分不清楚自己是夢中人還是局內人, 這種讓她覺得荒謬的事情, 他確實也是做得出來的。
    衛璟看著她睫毛懸掛的淚珠,心里不大舒服,想叫她不要再哭了。
    耳邊卻響起另外的聲音,一聲聲仿佛在催促他從瑰麗的夢境里回去。
    皇后從聽說兒子昏迷不醒,就心急如焚,色厲內荏要太醫早些將太子治好。
    兒子身體一向康健,平時連小傷小病都不怎么有,忽然間怎么就會暈倒呢?
    皇后冷著臉盤問曹緣,這個老東西支支吾吾和她打太極,不肯吐露實言。
    東宮里的人自然都是向著太子,早就認清楚他們的主子是誰,即便是人沒醒,主子沒發話他們誰也不敢泄露半點風聲。
    皇后一個字兒都沒撬出來,真真是把自己給氣壞了,卻又奈何不了這幫狗奴才,怕兒子醒來再同她算賬。
    衛璟在傍晚時緩緩睜開了眼睛,門口跪了一地的人,曹緣這把老骨頭也被皇后娘娘罰跪在殿外,膝蓋刺痛寒冷,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皇后看見兒子醒了,繃著的那根弦松了松,又忙著召太醫。
    衛璟撐著雙臂慢慢坐起來,眼神有些空靈看著殿內的陳設,他望著窗外的天色,嗓子很沙啞,“曹緣,我睡了多久了?”
    曹緣跪在門外不敢進來,“殿下,您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
    從昨天睡到今天傍晚。
    衛璟花了好一會兒的時辰逐漸回想起昨天發生了什么事,心頭驟然刺痛,就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針扎了一圈,他下意識用手掌捂住胸口,“都出去吧!
    皇后面色擔憂看著兒子發白的臉龐,“太醫還是要看的!
    衛璟的聲音聽起來就是平直的線,已經沒有任何起伏,“母后,不必了!
    儲君已經頗有未來帝王的威嚴和壓迫感,冷冷淡淡的幾個字就足夠叫人不敢再繼續多說。
    皇后心不甘情不愿離開東宮,回去之后頭疼的厲害,命人私下去打探消息。
    太子無緣無故怎么可能會昏迷一天之久?醒來后看著也沒什么精神,反倒是像個重傷不治的病人,叫人心憂。
    衛璟的后腦勺像是被重創過泛著一陣接著一陣的痛覺,他起床更衣,重新整理好衣襟過后,打開殿門看見跪了一地的人,“盛家如何了?”
    曹緣不敢隱瞞,躊躇半晌也不敢說實話,他瞥了眼太子手指上的傷,欲言又止。
    都說十指連心,昨天那口棺材上生生被太子留下他指腹上的模糊血肉。
    “說話!
    “人已經下葬了。今兒晌午請了和尚超度念經,而后就葬入盛家的祖墳!
    曹緣一口氣說完這句話立刻重新低下頭,沒敢看太子的臉色。
    衛璟扶著門框,骨頭發白,皮膚底下的青筋時隱時現,泛白的薄唇逐漸抿成一條沒有溫度的線。
    迎面而來的金色日光還叫他有點恍惚,他是不是應該還在夢里,所見所聞都是假的。
    衛璟說:“去盛家看看!
    說不定就是個醒不來的噩夢。
    這世上沒人比她更會騙人。
    對。
    前些日子她不是還想調任地方嗎?肯定是她早就想逃離京城,而想出來的騙局。
    “她沒死,你們都被騙了!
    曹緣聽見太子這句話,只感覺到頭皮發麻,還有些可憐殿下。
    這回著實是傷到太子的心尖肉了。
    從小就照看著長大的人啊。
    說沒就沒了。
    曹緣雖然是個閹人,下面沒了根,眼睛卻比他們都好使,伺候太子多年。
    小時候,太子就是嘴上不說,其實心里很喜歡盛家來的這個漂亮小公子。
    五六歲的小公子,又乖巧又懂事。
    說話還有一股子奶味,糯嘰嘰的,內里就是好捏的軟團子。
    逢年過節,少年老成都會給身邊的人在包紅包,認認真真準備封紅。
    每年偷偷塞給盛家這位的,一準是銀子最多的那個。
    曹緣那個時候還敢和小太子開玩笑,問過他怎么偏偏就要給盛家這位多點呢?
    太子皺著眉頭一本正經撒謊說沒有,大家都是一樣多。
    曹緣沒給小太子留面,說他親眼看見了。
    太子很不高興,“他那么饞,每天都像個小叫花子似的討別人的東西吃,多給他點銀子,讓他自己去買,免得他眼巴巴望著別人的,還伸手去要!
    曹緣當時笑瞇瞇沒做聲。
    而盛家的小公子五六歲的年紀就有點不識好歹,太子每回給的紅包都不敢去接,非得別人攆著她上前才去拿紅包。
    平時像條尾巴似的貼著太子,真和她關系走得親近,她又害怕。
    小太子因為她不情不愿收紅包,還生過悶氣,只是沒有讓人看出來。
    曹緣想起往事唯剩嘆息。
    盛家這位在太子心里分量多重,曹緣如今也拿捏不住,他都擔心殿下現在剛醒又要去盛家,是去掘墳的!
    ——
    人雖然已經下葬,但靈堂的布置還沒有撤,之前是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子。
    侯府世子兩天都沒回去,燒紙錢時人看著且還正常,落葬時忽然像瘋了一樣,不讓人封棺,還是侯夫人給了他一巴掌才叫人冷靜下來。
    世子爺風光霽月的美名在先,都道他是儒雅的俊公子,誰知道就這么瘋了呢?
    他親自扶棺送人下葬,棺木入土為安之后又舊事重提,要結陰魂,不介意娶個牌位回去當擺設。
    侯夫人叫家奴將他打暈了綁回的侯府。
    江桓得知他即將過門的未婚妻死了,特意上門去安慰他。
    幾天不見,顧青林就瘦了一大圈,不見笑臉,唯有死氣沉沉的嚴肅。
    江桓不擅長說漂亮話,安慰人也做的生硬,“人已經走了,你也別……太傷心!
    “往后說不定還會有你喜歡的人!
    顧青林的眼神有些空,“沒有了!
    江桓:“……”
    不過設身處地想了想,若是他喜歡的女子忽然間病亡,他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江桓看著顧青林半死不活的樣子心里竟然好受了許多,雖然他還沒有尋到他的心上人,至少她還活著。
    人沒事。
    這盛三小姐命也太薄了,非得和她哥哥一樣是個病秧子。
    江桓想到盛清越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他那人動不動就要哭,遇到生離死別的事兒估計也扛不住,聽說妹妹出殯,他都只是遙遙相送,坐在輪椅起不來身。
    江桓決定改天等他身體好些,也去看看他。真怕他身嬌體弱受不住打擊跟著他妹妹一起去死了。
    —
    封棺之前,盛清越就把人從棺材里抱了出來。
    妹妹身上的嫁衣倒是礙眼,盛清越身邊沒有信得過的婢女,他雖是她的兄長,也不能幫她換衣裳。
    人還有一天才醒,盛清越把橫生變故將她抱上馬車,叫心腹連夜將她送到蘇州。
    盛皎月在馬車里悠悠醒來,渾身無力,腦袋脹痛,睡了這么久腦袋不疼才奇怪?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昏迷時發生了什么,看見她身上穿著的嫁衣還很奇怪。
    誰幫她換上的?總不可能是她母親,更不可能是哥哥讓人換上。
    這身衣裳漂亮歸漂亮,但是勒的她腰疼,而且太艷了,她照鏡子都不敢看自己,像是故意勾引別人。
    盛皎月有了點力氣后,慢吞吞脫掉嫁衣,本來打算隨手扔在路邊,但這萬一被人撿到,又是麻煩。
    膽子小的好處就是做事謹慎,她換回包袱里的便裝,肚子餓得咕嚕嚕叫,柜子里有提前備好的干糧,軟綿綿香甜甜的糕點,還有能墊肚子的干餅。
    她吃了兩塊糕,又就著冷茶吃了半塊餅,勉強墊飽肚子。
    少女掀開車簾,“我們到哪兒了?”
    護送她的男人低聲說:“已經出了邯鄲!
    盛皎月探出半個身體,抬頭看著遼闊的天空,夕陽黃昏都比京城的要壯麗。
    她終于逃出了皇城那個巨大的牢籠,不用再日日夜夜都提心吊膽被太子抓進宮里。
    還剩了不到兩個月,皇帝駕崩,太子登基。
    上輩子,她的命運就是在那個時候被翻覆,成為深宮里一只可憐的囚雀,在新帝翻云覆雨的掌心里可憐的掙扎。
    有些事情她記不清,但是小郡主每次見了她,恥笑她不知廉恥的神態她都還記得。說她不分場合,無論在哪兒,都厚顏無恥用她的身子去勾引衛璟,說她的圣賢書都白讀了,只在床上有點手段。
    盛皎月那個時候也這么想,新帝只是喜歡睡她的身子,對她這個人沒有感情。
    半夜叫水的次數,一次比一次多。
    每次來找她,先前正兒八經談著事,不知怎么的都會被他帶到床榻上去。
    她這輩子才不愿意重蹈覆轍。
    盛皎月快要逃到宴州時,太子已經殺到了盛家,冷漠的黑瞳靜靜掃過布置好的靈堂。
    盛家人真是不知道太子這尊大佛怎么又來了?!
    更讓他們兩眼抹黑的是太子接下來的話。
    衛璟背著雙手,眉眼看似從容溫和,不慌不忙:“棺材在哪兒?”
    盛暄看這架勢不對,果不其然男人接下來說的話簡直叫人要吐血。
    衛璟嗓音干澀,“孤要開棺驗尸!
    盛暄氣的站不穩,有沒有人能來管管太子?哪有人這樣做事的?
    人死了竟然還要掘墳挖棺。
    這是有什么滔天大恨?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