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 8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82章 第 82 章
    朝暉灑落金頂石壁, 亭臺院落點點綴幾許秋日明黃色的枯葉。稍有些刺眼的陽光倒映在白色石磚鋪就的地面,灼灼其華。
    輪椅上的男人輪廓精致,眉眼美如風月, 狹長柔和的眼尾沁著濃郁的寒意, 清瘦虛弱的身軀也不妨礙他迎面撲來的強勢。
    衛璟看清他的時, 便猜到了他的身份。
    他的年紀看著很輕, 卻不是善茬。
    衛璟雙臂緊緊摟著懷中的少女, 壓在她腰間的手指無聲緊攏, 男人這雙撥云弄霧的手, 干凈漂亮,修長細白捏著她的腰窩。
    男人面無表情抬起眼皮, 不禁咬文嚼字,“安息?”
    盛清越很少皺眉,不過他倒是常常板著冷冰冰的臉, 待誰都沒什么表情,十分冷漠。他這種面面俱到的人也沒算到太子竟然會跑到別人家里搶尸體。
    時間拖不得, 人被他抱回宮里就恐怕再難奪回來。
    駐足瓦片墻頭的云雀仰頸吱吱的叫,秋風作刀, 烈烈刮過。
    盛清越冷下眉眼, “殿下如此行事,恐怕不妥。我妹妹也難以安息!
    衛璟現在聽不得安息二字,冰冷的指骨已經被秋風吹得發紅,他沉默不語。
    前院的靈堂已經布置好, 白皤、香火、還有紙錢, 入目的皆是寸寸的白色。只要她這間院子還是先前的布置, 叫人害怕的紅。
    盛清越穿著黑衣, 袖口已經挽上白布, 府中的下人也幾乎都換成了白衣。
    超度誦經的僧人,已經派人加急去請。
    衛璟何嘗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極為不妥,他挺直背脊淡漠站在陽光里,臉色蒼白,渾身冰冷,迎面照拂的日頭明明該是滾燙的,可他的血液仿佛都被寒霜凝結,寒氣自腳底騰起,叫他寸步難行。
    盛暄即便脖子上架著刀也不管不顧沖了出去,斯文掃地,氣的臉紅脖子粗,只想指著太子的臉面破口大罵,生生將叫罵之詞忍了下來,“這是我們盛家的姑娘!”
    顧青林也硬闖了出來,侍衛對他就沒有對盛暄那般客氣,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動了真格,但也不敢傷及他的性命。
    萬沒想到世子脖子被刀割傷流血也不在乎。
    顧青林衣襟凌亂,傷口流出的血跡弄臟了白色衣襟也不在乎,他雙眸赤紅盯著衛璟,溫和蕩然無存,眼底只剩隱晦的瘋狂,“衛璟!你把我的妻子還給我!
    衛璟低頭看了眼仿佛在沉睡中的少女,目光寸寸描摹她的眉眼,“還沒過門,算你哪門子的妻子?”
    輕描淡寫的嘲弄,含著淡淡的諷刺笑意。
    還差三天才過門。
    姑且不說三天,即便是差一天,也算不得是他的妻。
    顧青林臉色陰沉,他幾乎咬牙切齒的說:“我會娶她,婚事照舊!
    他的呼吸逐漸平靜,垂落濃墨般的眼睫擋住眸中的神色,“衛璟,你不要太過分了!
    盛暄只覺得他們一個兩個都已經瘋了,搶尸體娶牌位,簡直荒謬!
    人若是不能好生安葬,死不瞑目。
    他萬萬不可能讓女兒死后還結陰婚。
    盛暄推開顧青林,走到太子跟前,懇求太子將女兒的尸首還給他。又轉過身面對顧青林說了狠話,“世子,是皎月和你無緣,你也不必如此強求!
    顧青林我行我素,執意如此,“我和她是圣上賜的婚,無論發生什么都不能作廢!
    盛暄怒道:“她死了你們都不讓他清凈是不是?!”
    盛暄的話,并未奏效。眼前的兩個男人出奇的執拗,他勞心費神已經夠累的了,嘴皮子說破了也和他們講不通道理。
    盛夫人忽然跪在太子面前,滿面憔悴的婦人,緊緊抓著太子的褲腿,不斷哀求他,“我這女兒吃了半輩子的苦,不能死后也還叫她不得安生。還請殿下早日讓她超度,下輩子投胎去個好人家!
    盛夫人說著就要給他磕頭,讓曹緣攔了下來。
    衛璟逐漸將目光挪動到他一直未曾敢看的黑漆棺材,盛夫人還跪在他面前,邊哭邊說:“她怕冷也怕蟲子,您這樣,她做鬼都做的不安寧!
    衛璟知道她怕蟲子,她的膽子只有芝麻點大小。
    弱不禁風,做鬼也會被別的鬼欺負。
    盛夫人以為是皎皎生前狠狠得罪過太子,才會連她剛死就遭這樣大的罪,太子恨她恨得連尸體都不愿意放過。
    她抹了抹眼淚,哭嚎著繼續說:“殿下,皎皎若是從前冒犯了您,惹了殿下的不快,我代她向殿下道歉,可是她……她都死了啊!
    她死了啊。
    都道太子心胸廣闊,怎么還要喝一個死人計較?
    衛璟聽著盛夫人的哀求哭聲,心頭發麻,過了很久,他眼前灰蒙蒙的一片逐漸清晰,“嗯!
    若是他想,大可以強行奪走她的尸首。
    叫她死了也逃不開自己的手掌心。
    衛璟忽然不忍心這樣做,他看著棺木久久失神,過了片刻,男人把人小心翼翼的抱了進去,輕輕放平。
    盛夫人看見女兒的尸首被放進棺材里,才算活過半條命,她紅著眼對太子說著感激的話。
    衛璟堅硬的拇指死死抓著棺材板,指腹用力到生生磋磨出了鮮血。
    過了許久,衛璟一根根松開手指頭。
    —
    靈堂已經布置好了,漆木棺材就擺在正廳。
    幾個妹妹哭的梨花帶雨,低聲的啜泣皆是發自內心。三夫人和二夫人心情都有些復雜,多多少少也有點遺憾。
    不管怎么說,如果三小姐能高嫁,府里其他幾位姑娘將來的婚事也能輕松些,嫁人也不會太差。
    如今這樣好的一樁婚事,怕是不成了。
    世子就站在靈堂內遲遲沒走,上完香依然站在棺材旁邊,臉色慘白,沒有表情,眉峰極端冷峻,眼神也格外的冷酷,看著有些空。
    三夫人聽說世子想要娶牌位時,萬分詫異,這種事簡直聞所未聞。簪纓世族,更是絕無可能。
    可世子態度異常堅定,毫不退讓,堅持要三天后的婚事如期舉行,面無表情的說出先辦完葬禮再辦婚禮這種荒謬至極的話。
    三夫人竟然有點羨慕盛皎月,命說好是真的好,說不好也不好,未來夫婿身份尊貴也就罷了,還如此深情,非她不娶。
    如今這樣的人,已經十分難得。打著燈籠都難找。
    三夫人從靈堂里回去,褙子濕透,她換了身衣裳,緩緩坐下休息,讓人將六少爺叫到跟前,溫聲細語叮囑他說:“你妹妹故去,怕還得靠你抬棺,你這兩日辛苦些,保重身體!
    盛清寧嗯了聲,心思卻不在這件事上,他這人本來感情就有些淡漠,對沒見過面的姐姐實在沒有十分難過的表情。
    他只是更關心他那個體弱的哥哥,能不能受得住這樣的打擊?
    盛清寧去兄長的院子里找過,沒有見到人,甚至連他頗為喜歡的小通房也不見人影。
    到了前廳,見他平日喜歡得緊的小通房跪在銅盆前燒紙錢,清麗的面容有些憔悴,哭過的眼睛腫的睜不開。
    盛清寧皺著眉走到她身后,靈堂里是燒透了的香火煙灰,手執香箸,煙塵渺渺。
    他問云煙:“我二哥呢?”
    云煙就好像聽不見他的話,將他當做空氣置之不理。
    盛清寧沒有計較她的無禮,心想連他的丫鬟都難過到食不下咽,他是不是都下不來床了?
    于是盛清寧匆匆跑到他的院子,抓到小廝,語氣有些冷酷,“二少爺人在哪兒?”
    小廝被六少爺冷酷的一面嚇到,答話時都顫顫巍巍,“在屋子里,剛回來!
    盛清寧扔開了他,氣喘吁吁跑到兄長門前,又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太擔心他,別扭在門外等待半晌,正猶豫著要不要敲門進屋。
    房門從里面開了半扇,推著輪椅的男人慢慢出現在他眼前。
    盛清寧逐漸看清楚男人的臉,熟悉又陌生,眉眼他都認得,但人卻不是從前那個人。
    此人氣勢凜凜,不容小覷。
    盛清寧一時驚詫,半晌無言。直到小廝喚了輪椅上的男人一聲二少爺,他才仿佛從大夢中被驚醒。
    不不不,這不是他的兄長。
    他的兄長比這個人長得還要精致漂亮,嬌滴滴的,平易近人,很招人喜歡。
    盛清寧的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他忍著后腦傳來的劇痛,猶猶豫豫,“你是誰?”
    盛清越冷聲作答:“你的二哥!
    “不是!笔⑶鍖庎哉Z,而后腦子那根線驟然繃緊,他好像一下子就想通了是怎么回事。
    這些年,兄長身上處處透著的怪異,好像忽然有了解釋。
    眼前這個人如果是真的二哥,那如今躺在棺材里的人是誰?
    盛清寧腳下踉蹌,扶著門框才勉強站住身體,他臉色如紙慘白,忽然轉身大步流星邁開倉促的步子跑向正廳的靈堂。
    —
    太子昏迷了。
    人從盛府里出來直接倒下,不省人事,嚇壞了曹緣。
    曹公公趕忙將人送回東宮,立刻叫了太醫。
    衛璟做了個夢,夢里的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都讓他分不清楚。
    他看見金鑾殿內被困在龍椅里的少女,看見她穿著赤.裸暴露的胡服,腰鏈纏身,細嫩白皙的腳踝戴著漂亮精致的鈴鐺。
    她似乎想逃,微紅的眼睛,淚汪汪蓄著可憐兮兮的水霧。
    卻被男人不留情面握住腳踝拖了回來,手掌漫不經心搭在她的雙膝,蠻橫推開她的膝蓋,“跟朕說說,這回又想要什么!
    作這幅打扮,來討好他。
    她似乎是后悔了,抖著嗓子說自己再也不會如此,叫他放過她。
    男人捏著她的下巴,愛不釋手,親了又親,手指頭撥弄著她腰間的細鏈,貼著她耳邊的軟肉,低啞道:“不是你要勾我?就這么點本事?”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