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 7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77章 第 77 章
    服用了藥, 盛皎月很快就睡下,第二天清早醒來喉嚨十分的疼,腦袋很沉, 還暈暈的。

    她起床時都沒什么力氣,照了個鏡子, 看見鏡中面色蒼白的少女, 放下了心。

    看來這藥還是有用的。

    早晨要用齋飯, 小僧天剛亮就過來請她。

    盛皎月四肢無力, 疲倦困怠。她穿戴整齊, 慢吞吞跟著小僧人去了用齋飯的寶殿。

    顧青林起得比她早, 已經去后山轉了一圈,秋意漸涼, 他穿的還是不多。

    男人往前走近了兩步,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盯著她發白的臉,“昨晚沒睡好?”

    盛皎月覺得那名道士給的藥起效也太猛烈,她才吃了一顆就難受的要命, 喉嚨又痛又癢, 忍不住想咳嗽。

    她抵著唇, 咳了幾聲, “睡飽了!

    說話聲音帶著濃郁鼻腔,頗有些嬌憨。

    顧青林攥起她的胳膊,“你是不是凍著了?”

    聽著不大對勁, 神色也不大對勁。

    病懨懨的,虛弱憔悴。

    盛皎月想讓自己“病死”, 也不能是毫無征兆的急病, 要讓他們這幫精于算計的老狐貍相信, 演戲也得面面俱到,做的逼真。

    她懨懨回道“天氣冷,可能受寒了!

    顧青林知道她怕冷,受不得風寒,稍有些不注意就把自己弄得生了病,這次出門身邊也沒伺候她的丫鬟,又不會照顧自己。

    他皺著眉說“用過齋飯,我們就回去!

    盛皎月抬眸,“不是還要誦經嗎?”

    顧青林哪里還有心思留得下來,廟里沒有看病的大夫,即便是小傷小病也拖延不得,“不誦了,菩薩不會怪罪我們!

    這樣也好,早些回去。

    等她的病一日比一日重,到了太醫都治不了的程度,就能安詳離開。

    只是到時候要麻煩兄長把她從棺材里挖出來,再找可靠的船只將她送到蘇州。等到了蘇州,她得想象自己能做什么。

    她不喜歡顧青林先前和她說的那些話,叫她在家相夫教子。

    好像她這一生,就該守在后院里等著他。

    盛皎月覺得自己雖然不是絕頂聰明,但是至少讀過這么多年的書,肚子里有點墨水,可以教書育人。

    她手中也有點閑錢,屆時開個小書院,收些剛開蒙的學生還是不成問題。

    這樣既然給自己找個營生,也力所能及做點事情。

    齋飯清淡,盛皎月吃了兩碗白粥,還吃了小半個包子,

    顧青林吃的比她多些,兩人吃完走出寶殿,碰見了迎面而來的太子殿下。

    秋意逐濃,寒風颯颯。

    衛璟的眼睛定定落在她臉上,意味深長笑了笑,眼神隨即掃向她身邊的男人,淡淡的,沒什么感情。

    她的身份,早晚是會被看出來的。

    顧青林也不會把太子當成瞎子,顯然太子已經認出了她是誰,生硬演下去屬實沒有這個必要,倒不如大大方方由他看。

    衛璟拍拍顧青林的肩,”大婚之日,送你一份驚喜!

    他既然那么聰明,發覺她的身份后不動聲色求來賜婚圣旨,讓人進退不得。衛璟當然要送他一份大禮才行。

    衛璟倒要看看新婚之夜,沒有新娘子,這個婚還能不能禮成。

    顧青林之前就看出太子對她的不同尋常,不會天真以為太子說的是真話,他臉色有些沉,心思也沉沉的,不過依然是一副笑臉,看不出喜怒”謝過殿下!

    “不必客氣!

    衛璟似是隨口一問“你們要回去了?”

    顧青林很謹慎,思考半晌,“嗯。她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先送她下山!

    說完這句話后,幸而沒有聽見太子開口要與他們一同回去之類的話。不然顧青林都還沒想好回絕之詞。

    不過很快。

    車夫匆匆跑過來,滿頭大汗,說他們的車輪子有兩個都被山里的野獸啃斷了。車輪也沒修好,一時半會兒想走都走不成。

    衛璟聽完嘖了聲,看著他們兩人意味深長的說“既然如此,就坐我的馬車回京城吧!

    這是巧合,還是人為,昭然若揭。

    顧青林當下卻別無選擇,不過他刻意在太子面前牽緊了少女的手,寸步不離她身邊。說他是小題大做也好,總之他不得不防著點。

    盛皎月早就困得睜不開眼,眼皮酸澀,上了馬車悶頭就睡,嫌窗外透進來的光線刺眼,用被子悶著臉。

    她睡的很香,衛璟和顧青林都沒有說話。

    回到京城,顧青林把人抱下馬車,直接將昏昏欲睡的少女送回她的閨房,臉色陰沉的厲害,不見平日的慈眉善目,冷聲叫人去請大夫。

    雖是馬上要成婚的未婚夫妻,但于情于理,這種行為都不大合適。

    盛夫人得知女兒病了匆匆趕過來,看見世子守在床邊,心情復雜,為了女兒的名聲,她冷著心腸叫世子先出去。

    顧青林顯然不愿意,平時客氣好說話,認定了的事情就難改主意。

    他執意要等大夫診過脈象后才肯走。

    大夫背著藥箱趕來,隔著床幔,又在少女的腕間搭了手帕才敢診脈。

    脈象平穩,應該只是小病。

    大夫開了去傷寒的藥,拿了銀子才走。

    顧青林知曉她疼愛她這個婢女,不過如今他實在沒有好心情,因而對云煙說話的態度接近他的本性,極致冷漠,“你好好照顧你主子,不該有的心思就別想!

    云煙覺得這位未來的姑爺,真是兇。

    不是長相兇,也不是說話兇,輕描淡寫也有足夠的氣勢。

    盛皎月醒來就被人哄著喝了湯湯藥藥,精神剛好點,她軟趴趴靠坐在床上,聲音軟綿無力叫云煙進屋來幫她梳洗更衣。

    她里頭的衣裳早就被汗水打濕,黏在身上濕乎乎根本沒法穿。

    進來的卻不是云煙,而是太子。

    過了一會兒,侍女們將燒好的熱水端進屋,倒在浴桶之中。

    盛皎月素面朝天,虛弱靠著枕頭看向太子,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就來了。

    太子解釋道“順便繞過來看看你!

    盛皎月這會兒只想洗澡換衣裳,太子似乎看出她的打算,走上前也不過問她樂不樂意,徑直將她打橫抱在懷中,怕她往下掉,還叫她用胳膊挽住他的脖子。

    衛璟將她抱到屏風前,后面便是灑滿花瓣、用花油染過的浴桶,她忽然覺得身上這點汗并非難以忍受。

    磕磕巴巴”我…我不洗了!

    她每次一緊張,說話就有點小結巴。

    衛璟還是將她放在水里,連外頭的衣裳都沒有幫她脫。

    水滿則溢,地面打落好些粉色香花。

    衛璟看她的雙手緊緊扒手邊的窗柩,“不洗我幫你洗!

    “我換身衣裳就行!

    “嗯,我幫你!

    盛皎月使勁往床角里縮,臉憋得通紅,”我自己換!

    這怎么好意思呢?

    而且殿下在這件事上又不是正人君子,平時就喜歡站她便宜,總喜歡親她咬她。

    衛璟看見她精神還不錯,能吃能喝還能笑。

    就是不知道等洞房花燭夜那天,她看見掀開她紅蓋頭的男人,是它而不是顧青林時,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到時他是驚慌失措?還是冷靜鎮定?

    衛璟的眼神盯著她的下巴看了半晌,沒忍住伸出手捏了捏少女被他養出來的圓潤下巴,觸感細膩柔軟,好摸還好吃。

    衛璟捏著她的臉愛不釋手,又過分將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將她張開大腿坐在自己的膝蓋上,恨不能將她揣進兜里帶走。去哪兒都供著。

    盛皎月被迫將臉埋在他的胸口,甕聲甕氣“我好困!

    衛璟不讓她睡,趁她眼皮快要合上時 ,逼她抬頭看著自己。

    七天后,大婚的花轎會從盛家送到他的別院。

    新娘子是他的。

    衛璟決定要將她好好藏上幾天,要讓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包括顧青林。

    而這天之后。

    盛家三小姐的病情是越來越重,兩天都沒有再露臉。

    邢坤得到消息時驚愕又慌張,上輩子她就是病死的。難道病癥提前了嗎?可今生她還未被小郡主害得落水留下病根,更沒有因為被軟禁而郁結于心。

    邢坤想起前世她剛死時,新帝就像真的瘋了。

    是真的瘋了。

    但邢坤不敢瞞著這條消息,而是一字不落稟告了太子。

    他用了是太醫兩輩子的原話,“盛姑娘所剩時日無多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