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 7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72章 第 72 章
    消息是邢坤遞過去的, 隔得太遠,他看不清太子臉上的神色。

    這段時日,宮里到處都是血腥味。

    太子剛從地牢里出來, 刑訊時他并未親自動手, 可衣袖上還是染了些血跡,斑斑鮮血凝固后就成了深紅色。

    太子換了身月白色的干凈常服,語氣極淡, 說了幾個字“知道了!

    邢坤有點詫異,但在并未表露。

    他以為太子不會袖手旁觀, 親眼看著她嫁給他人。

    當年程離彥膽大包天拿著幼年定過親的婚書,求娶她的時候。

    太子是十分生氣的。

    起先沒說什么,過了沒多久就將程離彥打發了。

    邢坤心想這樣也好, 她至少是自由的。

    —

    盛府才忙完五小姐的婚事, 闔府上下又開始忙三小姐的婚事。

    顯然,大房的三小姐,更被看重些。

    要嫁的門第,也不是五小姐的夫婿能比得過的。

    公府侯爵, 簪纓世家。

    盛皎月沒有把顧青林先前送來的婚服嫁衣拿出來, 依然藏在衣柜里。

    盛夫人很早就找了繡娘,為女兒做嫁衣。還有嫁妝,她也是另外添置了兩份,怕她日后嫁入高門受委屈。

    女兒還能嫁人,已經了卻她的心愿。

    以前她就怕女兒若是這輩子都做不回她的三小姐, 余生可怎么辦?

    真要孤身一人, 未免也太可憐。

    說來盛夫人也得感激皇上的賜婚圣旨, 不然這樁婚事也落不到到她們頭上。

    盛夫人打聽過南陽侯府, 家底豐厚, 侯爺和侯夫人都不是什么苛刻之人。世子名聲在外,雖紅顏知己略多,但后院清凈。

    如此也還算好。

    盛皎月去見母親時已經是晌午,她母親正在繡成婚要用的團扇。

    盛皎月走過去,盛夫人就抬起了頭,“皎皎怎么有空來了?”

    她說“今日我休沐!

    盛夫人心里高興,氣色看著都好了不少,她將針線放在一旁,拿著團扇的半成品給她瞧,“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扇柄掛著紅色穗末。

    團面是用金線織成的鴛鴦戲水圖,還繡了幾朵盛開的海棠花,嵌了小珍珠做點綴。

    即便是半成品,看著也華貴雍容,十分漂亮。

    盛皎月拿著團扇,低頭垂眸,輕聲說“好看!

    和顧青林的婚期,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以為父親不會輕易點頭讓她嫁人。

    她坐在母親身邊,目光透過紅色窗花看向窗外,良久才回過神來,字里行間都是困惑,“母親,你那個時候為什么會嫁給我父親?”

    盛夫人回憶半晌,握著她的手笑了笑“還能為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頓了頓,“但我也是喜歡你父親的!

    盛皎月不自覺蹙起眉,表情看上去更為困惑,“什么是喜歡?”

    怎樣才算喜歡上一個人呢?

    盛夫人知道女兒在這件事上并不怎么開竅,好像到如今也沒聽她說過對誰有意,“喜歡就是肯和他過一輩子!

    “和他在一起啊,心里是高興的!

    盛皎月似懂非懂。

    盛夫人也沒指望女兒能立馬開竅,她接著說“你父親年輕時模樣俊俏,做事沉穩,待我又不錯。我可不就動了心?”

    她語重心長“我知道你不喜歡世子,但我見他這幾次,這人看著其實還不錯!

    盛皎月嗯了聲,顧青林的條件的確優越。相貌好看,做事老練,在外亦是彬彬有禮,成熟穩重。

    名聲好又肯潔身自好的貴公子,自是貴女們趨之若鶩想嫁的對象。

    既然都要嫁人,不如嫁一個最好的。

    盛皎月小聲和母親說了心底話“可是我不喜歡他!

    許是先前將自己當成男兒看待,她對顧青林沒有非分之想。對他總是抱有警惕之心,他先前也總是對她不假辭色。

    再者,盛皎月不喜歡太陰險的人。

    以前就覺得顧青林相當陰險,明明和江桓一樣很討厭她,還要裝的和顏悅色,這就罷了。做人世故圓滑總沒有錯,但他私下卻沒有少給她使絆子。

    使陰招可比在明面上害人的更令人害怕。

    盛夫人聞言嘆了嘆氣,沒有說話。

    若是和不喜歡的男人過一輩子,日子難捱,還要數著手指頭過。

    盛皎月在母親的院子里用過午膳才回去,她坐在院子里曬了會兒太陽。

    她神色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喜歡過誰嗎?應該也沒有。

    可……可是上輩子有些時候,她心里也是開心的,即便那個人在她身邊。

    這就是母親說的喜歡嗎?不應該的呀。

    不過在被他那樣報復折辱之前,至少她并不討厭他。

    算了,算了。

    盛皎月告訴自己不要想她兩輩子都沒搞懂的事情,男女之事,她確實遲鈍,還是不要勉強自己。

    她心不靜,腦子里也亂糟糟的。

    索性回屋睡了個午覺。

    卻做了個夢。

    罕見夢回自己小時候。

    她隱隱知道她小時候是很招人喜歡的,太傅布置的作業沒有完成,也舍不得打她的掌心,敷衍了事,糊弄過去。

    宮里伺候他們的嬤嬤,中午布膳都會多往她的碗里夾兩塊肉。

    除了江桓他們,很不喜歡她?匆姸紩み^臉不搭理。

    除了公主和她交好,其他人不怎么愛和她玩。

    六七歲的小孩子再懂事也有孩子氣,性格稚嫩生澀,說話做事都還是幼稚的。

    她嘴饞,父親為了讓她看起來更像是個男孩,不讓她帶糕點去上學。

    她受不住甜糕撲鼻的香氣,那段時日,公主被他舅舅帶去邊城,有兩個月沒來上學,也就沒人會在她的抽屜里投喂糕點。

    她眼巴巴看著別人的糕點,肚子實在是餓,很小聲很禮貌的問“可以給我吃一塊嗎?”

    江桓卻不允許別人給她吃,還說她是只饞蟲。

    她小聲辯解說她不是。

    兩個人從吵架成了打架,她哪里會打人,歪打正著把江桓踢倒了,江桓丟了面子,氣呼呼離開。

    可她依然餓著肚子,尤其是聞著糕點的香氣,越來越餓。

    太子小時候是什么模樣,她其實都有些忘記了。

    但太子和他們不同,每天都有許多功課要做,許多課文要背。他永遠都是板直了腰坐在最前面,不怎么愛說話,少年老成。

    她雖是他的伴讀,每天籠統也和他說不上幾句話。

    努力湊到他跟前討存在感,得到的也只有幾個嗯字。

    她餓著肚子讀課文,眼前忽然多出一雙漂亮的手,骨瘦削白,端來一小碟糕點,“吃吧!

    她仰著脖,看見了少年精致的臉龐。神情冷淡,疏遠清冷。

    她覺得太子真好看。

    不過肚子太餓,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面前這碟糕點吸引,將自己的肚子墊飽飽。

    傍晚回到家中,母親抱著她睡覺,臨睡前聽見母親和嬤嬤在談論表姐的婚事,母親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也不知我們皎皎以后會嫁給誰!

    她靠在母親的懷中,奶聲奶氣,“要衛璟!

    她很小聲“皎皎要嫁給衛璟!

    給她糕點吃。

    很好吃。

    比公主偷偷帶給她的還要甜。

    盛皎月被從夢中驚醒,幼年時的童言稚語,她幾乎已經忘記,若不是做了這場夢,都要想不起來自己曾經說過這種話。

    她起床喝水,溫涼的茶水灌進喉嚨,咽喉里猶如被燒過的干澀緩解幾分。

    小時候的事情,有些都記不清了。

    也沒想到自己會偷偷直呼太子的大名。

    云煙見姑娘醒了,將方才白姑娘托人偷偷送來的東西交給了她。

    是兩雙襪子。

    云煙支支吾吾“送來的丫鬟說,這襪子是白小姐親手做的!

    盛皎月隱隱察覺白姑娘對她可能有別樣心思,她說“你偷偷還回去,再讓人轉告叫白小姐以后別送東西給我,別被人發現了,知道嗎?”

    “奴婢知道!

    若是讓人發現,白小姐的名聲可就毀了。

    盛皎月又說“言語委婉些!

    “好!

    —

    第二天,是個陰雨天。

    風打枝頭,珍珠大顆的雨水砸在屋檐青瓦上,順著瓦片檐溝緩緩墜落。

    盛皎月起早聽了半場雨,而后進了宮。

    黃大人一天不見她就想她,主要是盛大人不在,剩下這堆懶貨沒人肯干瑣碎的雜事。也就只有盛大人肯沉下心來整理,還不像他們,抱怨連天。

    盛皎月剛整理好文卷,就被請到東宮。

    她已然習慣,經過御花園不巧碰見從皇后娘娘宮里出來的小郡主。

    自從上回下藥的事情,盛皎月就再也沒有見過小郡主。

    小郡主對她依舊沒個好臉色,上次就是被她壞了好事。而且小郡主吃起醋來,可不管對方是男是女。

    但凡是能叫太子表哥刮目相看的人都讓她警惕。

    尤其是這人長得還這么好看,雌雄莫辨。

    曹緣怕小郡主發難,忙帶著盛大人去了東宮。

    小郡主冷眼看著他們的背影,問她身后的侍女“你說太子表哥是不是喜歡他?”

    日日召見,共枕而眠。

    可她連東宮都很少能進去,不是曹緣攔著她,就是邢坤堵著。

    別說同床共枕,她就是連太子表哥的袖子都沒碰過。

    太子表哥又潔癖重,旁人坐過的地方都不會沾。也格外討厭別人動他的東西。

    侍女聽了不敢作聲,禍從口出,這話大逆不道。

    小郡主冷哼,心想太子表哥已經被這個禍害迷失了心智。

    —

    可能是因為昨晚的夢,盛皎月今日見到太子,忍不住盯著他的臉看,他他如今比少時更加好看。不過眉眼間的冷淡與當時如出一轍。

    她放低了聲音,一字一頓,念了他的名字“衛、璟!

    衛璟只見她的唇角動了動,沒有聽清她在說什么“怎么了?”

    盛皎月搖頭,不敢讓他聽見自己叫了他的名字。

    “沒什么!

    男人并未計較,他還有正事。

    他從錦盒里拿出一對精致的耳墜,放在她的掌心。

    琉璃耳垱,鎏金嵌玉。

    盛皎月對好看的物件總忍不住要多看兩眼,她沒有耳洞,雖然好看也戴不了耳垱,她低聲問“這是送給我的嗎?”

    她不好不收,免得太子生氣。

    她的把柄在他手里,還得先夾著尾巴做人。

    沒關系,她即便有耳洞也不會戴,用不上但是可以送給她的六妹妹。

    太子還未說話。

    她又有點好奇“殿下為什么送我這個?”

    衛璟漫不經心拖著嗓子,緩緩吐字“送你的新婚之禮!

    看似正常的一句話。

    偏叫她聽出幾分陰陽怪氣。

    男人靠近,身上浸透冷徹心扉的寒意,氣息冰涼,“三小姐,要嫁人了啊!

    這聲三小姐,將她念得小臉通紅。

    她稍作思量,覺得還是順著太子的話說比較穩妥“謝過殿下!

    這幅畫面落在衛璟眼里就不是這么回事,先前求著說不想嫁,臉倒是變得快。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