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71章 第 71 章
    殿內沒有點燈, 僅;椟S色燭火還是從窗外的走廊透進來。

    比起眼前的黑暗,更叫她害怕的是耳邊傳來的冷聲質問。男人身上凜冽的氣息,侵占淹沒了她的呼吸。

    毛骨悚然的冷意不斷往深處涌。

    她后背發顫, 貼著冷冰冰的座椅, 椅背上的金龍雕飾硌的她皮膚疼。

    手腕無法掙脫, 被一股大力桎梏, 不知從哪兒抽出來的紅繩, 纖細單薄纏繞著她的雙手,抵在身后。

    男人的手指冰冷刺骨, 指腹漫不經心貼著布帛的邊緣。

    盛皎月蹙著眉, 手腕被纏的有些疼,她很害怕,小腿發軟, 身體也是軟的,綿綿沒有力氣,整個人像是被扔進了水里,不斷被往下拽。

    她嚶嚀出聲,小小的,幾乎聽不清,“手疼!

    衛璟捏起她的手腕,細皮嫩肉被金龍篆刻磨的泛紅,她的眼睛也是紅的,應當不是疼出來的,而是被嚇的。

    她身上的衣衫凌亂堆疊,赤足被迫踩在軟綢上。

    她的臉漂亮醒目, 嬌貴的皮膚輕松留下了青紅的指痕。

    衛璟揉捏著她的手腕, 力道很輕, 幫她緩解皮膚被蹭紅的刺痛,他輕輕笑了聲,看著她被按在龍椅上的荏弱可憐之姿,眉眼透著楚楚可憐的弱態,黑眸潮濕臉頰粉撲撲的。

    他的目光順著少女細膩發白的肌膚緩緩往下,在她胸前停留片刻,僵硬挪開眼神,而后不慌不忙好心提醒她“盛大人,你這犯的可是死罪!

    欺君罔上。

    盛皎月渾身都沒了力氣,浸透了冷意,她逐漸止住顫抖。

    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臉色,更讓她害怕的渾身發抖的是他說的這幾句話,還有他鋒利的能吃人的眼神。

    掃視的眼神,將她看了個干凈。

    細白軟肉透著羞怯的薄紅,一寸寸皮膚都是滾燙的。盛皎月羞恥的想死。

    和上輩子一樣,她都不知道太子是何時發現。

    她除了說疼,也不會說別的話。

    嬌氣還是嬌氣的。

    盛皎月有氣無力,“殿下想要如何?”

    揭發她嗎?

    會的吧。

    衛璟的指腹從她的腿彎撫至后腰,提起她的身體往自己懷中揉捏,扯起嘴角淡淡的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盛皎月這人經不住大風大浪起起落落的摧殘,她被嚇得不輕,頭暈腦脹,眼前的視線都跟著模糊。

    衛璟看見她紅眼垂眸的樣子,心里有點不舒服,鼻尖也是紅色,他狠不下心繼續嚇她,原想著即便她要哭自己也不能心軟,叫她將眼淚憋回去。

    這人還沒哭,只是紅了眼。

    他就有點于心不忍。

    衛璟說“你哭什么?我沒用力!

    應當也沒有掐疼了她。

    盛皎月偏過臉,鼻音濃重,“我沒哭!

    衛璟抬手撫過她的眼尾,拭去眼底的潮濕,手指停留在她臉頰雪白軟肉,輕輕捏了兩下,愛不釋手。

    他的聲音幾乎是從齒縫中擠了出來,“你怎么那么狠心?”

    竟是一次都沒有去看過他。

    她父親,對她并不怎么樣。

    她都知道要四處求人,甚至肯舍了臉皮求到他面前。

    盛皎月眼睫輕顫,神色略有些茫然,不明白太子說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她很不喜歡坐在龍椅里,冷冰冰的椅子貼著皮膚,叫她心底都覺得涼,發簪不知何時掉落在地,玉簪碎成兩半,濃墨色的長發散在后背,發梢落在腰間。

    男人那雙翻云覆雨的手,隨意撥弄她腰間的長發,纏繞在他瘦骨嶙峋的指間。

    她誤會了太子的話,她閉著眼睛,已經有些心如死灰,不敢往下想自己日后的下場,”我沒有,在東宮,放那些東西!

    她知道她這句斷斷續續說完的話聽著沒什么說服力。

    但這件事確實不是她做的。

    她沒有用巫蠱術幫張貴妃陷害他,盡管前些日子,只有她能自由出入太子的寢殿。

    盛皎月以為太子是因為這件事記恨自己,回宮的第一件事便是叫邢坤將她半逼半就帶到宮中。也許就是秋后算賬。

    太子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害過他的人。

    帝王將相,心都要狠。

    若沒有足夠叫人膽戰心驚的手段,便沒有足夠的威懾。

    盛皎月不想死,也不想像上輩子一樣,被他發現身份之后,男人見色起意,將她當成玩物豢養在深宮里。

    衛璟覺得好笑,她似乎很委屈,從未聽見她如此委屈的同自己說話。

    “我沒說是你做的!

    本就是他將計就計。

    耗時間等著裴家的人抵京。

    衛璟知道張貴妃給了她一瓶毒藥,也知道張貴妃叫她對他下毒的事情。這宮里幾乎沒有什么事情能瞞得過他的眼線。

    他其實寧愿她真的往他的酒杯里下毒,這樣他就有了正當對她發難的借口。

    不過若她真下了毒。

    衛璟恐怕也不會多高興,說明她對自己半分情誼都無。

    盛皎月以為他在哄騙自己,太子的話不能全信,有時候只能聽一半,她是個經不住嚇的人,膽子小,性格荏弱,好欺負。

    她的眼睛紅的有點厲害,閉上雙眸,眼淚順著往下落,“我不想死!

    她哭的有點可憐,鼻尖通紅,眼睛里亦是潤澤的瀲滟艷色,她的聲音聽著可憐兮兮,“能不能不要殺我?”

    她好不容易才重活一次,不甘心就這樣死去。

    也不甘心重蹈覆轍。

    當個被關在深宮里供帝王解悶的金絲雀。

    衛璟從未見過她哭成這樣,梨花帶雨,連哭起來都是昳麗漂亮的。他的掌心捧住少女半邊臉頰,“我不殺你!

    他的眼神幽靜深沉,悄聲無息盯著她微紅的眼睛,“但是你要聽我的話!

    盛皎月怔了怔,她沒想到太子這么輕而易舉就饒過了她。

    時辰不早了,該要梳洗更衣。

    可從盛大人進去之后,里頭就再也沒有了動靜。

    殿外的曹緣遲疑著要不要出聲,他隔著兩扇殿門正要開口詢問,聽到里面傳來的短促驚呼聲。

    曹緣額頭都是冷汗,咬了咬牙將話憋了回去。

    今晚怕是還得叫水,只是什么時候能用得上就說不準。

    盛皎月上半身只有白色纏胸,其他衣衫,軟綢輕緞都落在地上,手腕上的紅繩依然被打了結,捆著她的細腕,她的胳膊雪白,鎖骨亦是雪白,氣急下胸口起伏不定。

    太子忽然間將她從龍椅騰空抱起,猝不及防。打橫放在肩頭。

    少女臀部略圓,男人冷硬的手臂橫在她腰間,緊緊攬著她的腰肢也綽綽有余,她被扔到了內殿的軟被里,氣喘吁吁,面頰泛紅。

    她有點招架不住,“您能不能想將繩子解開?我不跑!

    衛璟說“不能!

    盛皎月的眼睛又紅了。

    他心軟,上前解開纏繞在她腕上的紅繩,視線若有似無從她白皙的鎖骨掃過。

    她低著頭,面色羞恥,聲音很小,“我…我的衣裳!

    衛璟找了件他的衣衫丟給了她,“穿我的!

    盛皎月不情愿“大了,”

    衛璟嗯了聲“穿著睡就是了!

    盛皎月沒想到自己還要在宮里過夜,她以為……

    半夜里。

    太子叫了兩回涼水,曹緣心中嘀嘀咕咕盛大人身嬌體弱,用冷水泡澡怎么吃得消?那聲短促的低吟叫他這個閹人聽見了都紅了臉。

    何況太子正值壯年,好不容易遇上一個能讓他有興致的人。

    估摸著夜里是要百般折騰,花樣百出。

    衛璟并非重欲之人,今晚確實憋得睡不著覺。洗了兩回冷水澡,強行將早已抬頭的欲望壓了回去。

    這種事,講究你情我愿!

    強求也未嘗不可,但是會遭她記恨。

    衛璟知道她很記仇,若真叫她記恨了一輩子,就得不償失。

    盛皎月被扣留在東宮里七天有余,外頭半點消息都打探不到。

    她想回府,卻被邢坤攔住。

    她對邢坤實在沒有好印象,但對他之前沒有告發自己這事又心存感激,不好意思甩臉子給他看。

    邢坤看著她被養的略圓的面頰,心里高興了幾分,不過他膚色黑,高興不高興也看不出來,“盛大人,請回吧!

    夜里太子回宮,盛皎月說她要回家。

    這里她終日穿著他的衣裳,好生不自在。

    太子這幾天忙著清掃七皇子的舊部,人殺的差不多,已經沒有人會再反抗,張家氣數已盡,樹倒猢猻散。

    他沒有動盛家的人,明面上每日上朝的還是皇帝。

    可如今把持朝政,說一不二的人,已經是太子。

    沒有敢再忤逆太子。

    誰也不想全家幾十口性命都被拖下去獻祭。

    他們也想不到太子心腸能如此狠,當堂見血,眼睛都不眨。

    地上的尸體,尸首分離的死人,還有大理石上染紅的鮮血,都不許人清理。就在死人堆里和笑吟吟的同他們討論國事。

    他們一個個怕的腿軟,下朝后站都站不住。

    衛璟說“我讓人送你回去!

    盛皎月松了口氣,她總算又能繼續回文選司做事,F在已經是八月末,最多不超過四個月,她就要被調走了。

    太子為什么會放過她?可能是看在他們多年的“青梅竹馬”的情面。

    如此就好。

    七皇子已死,張貴妃半瘋不瘋,父親也不再執著于幫他們去爭皇位,盛家沒有被遷怒,即便日后官路難走的,卻也不必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日子又恢復先前的那樣。

    有些事情好像變了,又好像沒變。

    比如太子似是有些變本加厲,“偷情”這件事更加肆無忌憚,總是在眾目睽睽下做些會讓別人懷疑的事情。

    盛皎月有點吃不消,日日敷衍也會覺得疲倦。

    她這天不小心被門檻絆倒,摔青了膝蓋,走路叫他看出了不對勁。

    東宮的書房,她已然成了?。

    太子批完奏折,才有空抬頭看她,“膝蓋摔著了?你走路不看路么?”

    盛皎月心想,哦,哪里都有他的人。處處都有人盯著她。

    衛璟忽然將她攔腰抱起來,將她放在軟榻上,卷起她的褲腿至膝蓋上方,青紫的一團,看著頗為嚇人。

    曹緣小心翼翼送來化瘀的藥膏,卻聽太子厲聲道“不用你來,換名宮女!

    曹緣心中咯噔,沒想到太子的獨占欲竟如此強。

    他從始至終都不敢抬頭,壓低腦袋退出去,叫宮女進屋去伺候,特意叮囑“不要盯著盛大人看,一眼都別看,殿下會不高興!

    小宮女連忙點頭,“是!

    盛皎月渾身不自在,“我自己上藥!

    衛璟叫她別動,幫她涂好了藥膏,也不許她下地。吩咐她下午就在這里好生歇息。

    盛皎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太子有時確實太霸道了些。

    但是和上輩子比較,相當收斂。

    她枕著玉枕睡了一覺,醒來后被邢坤送出宮。

    回到盛府,她抱出自己的小金庫,認認真真數了數里面攢下來的銀子,少說有幾千兩,夠她花很久。

    日后去了別處,也不至于山窮水盡。

    盛皎月將銀子收好,裝金銀的小箱子放在枕頭邊,數著錢慢慢睡了過去。

    第二天睡醒,天光大亮。日頭正曬。

    她今日休沐,難得睡了個懶覺。

    云煙待她吃過早膳,才支支吾吾跟她提起今早府里的發生的事情,說是南陽侯府的侯夫人親自登門拜訪,世子也來了。

    同她父親商定婚期。

    侯夫人還是沒能磨過兒子,將婚期定在了三個月后的十五號。

    花好月圓日。

    盛暄本想一拖再拖,如今可見盛府日后不會有多好的下場,他沉著臉枯坐想了很久,終究是點頭答應了下來,“既是吉日,就那天罷!

    嫁出去,將來出了事情,她至少還能保住命。

    兩家結親成婚的日子剛定下來,消息就傳到了東宮。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