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70章 第 70 章
    男人的手掌壓在她的腰肢, 拇指印在她腰上的軟肉,少女體態輕盈,身軀柔軟, 他的長臂輕松就圈住了她整個人,她雙腿懸空,衣襟凌亂。

    衛璟今日穿了件黑色紋繡坐蟒勁服, 腰間綴著皮革束帶,冷冰冰的護腕硌著她的后腰, 冰冷觸感透過衣料貼著她的皮膚。

    少女烏發垂落在男人的膝前,腰臀被他托在掌中,怕她從膝蓋上掉下去, 特意往前托了幾分力道。凌亂外衫墜落, 里頭的單衣淋漓盡致勾勒著少女的身段。四肢纖長,腰細膚白。

    她雪白的臉龐透著粉黛, 嬌嫩的皮膚幾乎能掐出水來,低垂眉眼, 微張紅唇,驚詫聲被吞沒在喉嚨里。

    平日她的眉間都是書卷氣, 毫無遮掩的這神態里都是叫人覺得活色生香的楚楚之姿。

    衛璟掐著她的腰, 五根手指攏的更緊了幾分。呼吸盡灑淡淡酒氣。

    他的眉眼近在咫尺,叫她將他的五官看的一清二楚。

    冷峻的眉毛, 漂亮的眼睛,清冷俊俏的輪廓。抬頭就能瞥見男人一動不動的喉結, 還有繃的很冷的下頜。

    盛皎月呼吸稍滯, 寬大的袖口往下滑落, 露出雪白的小臂, 她的手搭在男人的胸口, 抗拒的力道,“殿下,您松手,我喘不過氣了!

    他像是要把她的腰都要掐斷了。

    衛璟覺得自己沒用多大的力氣,不忍見她皺眉,松了點力道,卻依然霸道圈住她的腰,“你多大了?”

    他記不清是十八還是十九。

    總是覺得她很小。

    看起來就像是十五六歲。

    盛皎月心尖發顫,被男人圈在懷中的滋味熟悉的讓人害怕,全然被他掌控的坐姿,讓她坐立難安,她的臉紅了轉白, “十九了!

    衛璟低頭看她,盯著她圓潤漆黑的眼珠,她的眼瞳顏色看起來有點淡,但是很漂亮,很會騙人。水汪汪濕漉漉看著人,那人保準招架不住。

    她看起來不像是十九。

    好像才十六歲。

    水靈靈的,似一株嬌妍而綻的花。

    衛璟其實比她大不了幾歲,他說“嗯,正好!

    不過用什么身份娶她好呢?

    盛家的三小姐?這行不通。

    明面上三小姐已經是侯府世子的未婚妻,父皇親自下的旨。哪怕父皇有一日不在了,這道圣旨還是奏效。

    衛璟認真想了想,屆時再讓盛家捏一個嫡小姐的身份給她,將人娶回東宮,也不是難事。

    他的拇指細長,輕松拿捏了少女的下頜,“盛大人,你長得真好看!

    盛皎月被太子輕挑的動作惹得惱怒,這是調戲嗎?他怎么能調戲一個男人呢?

    不過好在她早有防備,前兩天得了空就去風月樓里走了一遭。

    花錢買了兩個眉清目秀、身體干凈的少年。

    太子應該會喜歡這樣的。

    盛皎月扭過臉,太子的手指落空,微挑眉梢,嘴角輕輕扯了兩下 ,半笑不笑。

    她垂眸,沒敢抬起眼皮去看男人的臉色,正正經經同他說“殿下,我府里新得了兩個很會伺候人的奴才,長相也不錯,您若是……”

    話說一半,她的下巴就又被眼前的男人兇巴巴攥住。

    太子的眼神深不見底,瞳仁漆黑幽冷。

    怒火驟然,疾馳迅猛,凜冽冷肅的煞氣迎面朝她涌來。儲君的威嚴已初現輪廓,壓迫感叫人抬不起頭。

    她的下巴被捏的有些疼。

    嘶了一聲。

    太子似笑非笑打量著她“繼續往下說!

    盛皎月對上男人寒冰似箭的眼神,哪里還會自討沒趣說下去,只當自己贖人的銀子打了水漂。

    不喜歡就不喜歡,兇她干什么?

    果然和醉鬼講不了道理。

    衛璟今晚在盛府住下,他身邊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帶。盛皎月想叫丫鬟打水進屋幫男人熟悉,被她抱著身體不能動彈。

    府里的下人忙著在前廳招待客人,后院的客房位置僻靜,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人過來。

    衛璟單手解開硬邦邦的腰帶,衣襟隨之松散,男人要她幫他寬衣解帶。

    盛皎月回絕了他“我不會!

    衛璟閉著眼,“就這樣睡吧!

    其實她早就累了,五妹妹成婚,她亦是從早忙到晚。

    和衣而眠并不舒服,可她又比不過成年男子的力道,一時唯有忍氣吞聲。

    盛皎月在他懷中睡著了。

    衛璟緩緩掀開眼皮,眼中并無醉意,他的目光細致描繪著少女的五官,落在她的朱唇,低頭蜻蜓點水落了一吻。

    他抱著人閉上眼繼續睡了。

    一夜多夢,夢境紛繁復雜。畫面猶如走馬花燈,快的讓他抓不住頭緒。

    依然是那間充斥著藥材苦澀味道的宮殿,漆黑昏暗,密不透光?人砸宦暯又宦,手帕上印著喉間的血。

    斷斷續續的聲音“冰棺…可…!住

    最后兩個字剛說出口,靠坐在床的自己就咳出一大口的血,臉色煞白,心如死灰,撐著最后一點力氣“將緣合法師請過來!

    衛璟不喜歡這個夢。

    和先前一樣,都讓他胸悶氣短。

    他緩緩睜眼,呼吸逐漸通暢,夢里的悲慟,就像是真的。

    衛璟低頭看了眼枕邊還在熟睡的少女,心頭的微窒感稍有好轉,他的胳膊下意識收緊力道,圈著她的腰。

    盛皎月醒來時,身側的男人似乎也才剛剛睡醒。

    她急忙起床更衣,扣緊衣襟后轉過身看著太子,憋了半晌,她悶聲說“您過會兒再出去!

    別叫下人看見他們兩人共處一室。

    傳到父親耳里就不好了。

    盛皎月整理好衣裳,說”您可以過半個時辰再起床,現在還早呢!

    衛璟偏不遂她的愿,昨天的衣裳沾了酒味,他潔癖重不肯再碰,心安理得吩咐盛皎月去給自己找一套干凈的衣裳。

    這事她還不好叫丫鬟去做,要不就露餡了。

    她去而復返,帶了套沒人穿過的衣裳。

    衛璟得寸進尺,抬起雙臂,“你幫我穿!

    盛皎月抿唇“我不會!

    她自己的衣服都穿的磕磕絆絆,索性衛璟也不是真的要她幫忙,換好衣裳后說過兩天再來找她。

    —

    太子又如從前,時不時就讓宮里的太監給她送各種東西。

    從綾羅綢緞到不常見的小玩意,像哄小孩玩。

    太子樂此不疲問她喜不喜歡?

    盛皎月一如既往敷衍著說很喜歡。

    她覺得苦惱,太子如今特別難纏,每天都要將她叫到東宮,不知從哪兒聽說她碰到膝蓋,按著她的小腿,非逼著她卷起褲腿看過膝蓋上的淤青才作罷。

    他如今變本加厲,頗有從前的影子。

    無論什么場合,私下都要和她“偷情”。好幾次都差點被黃大人發現,問她偷偷摸摸是去哪兒了?半天見不著人影。

    盛皎月心虛解釋說自己去解手。

    黃大人眼神犀利,”你嘴巴怎么也紅紅的?“

    盛皎月睜眼說瞎話,“是嗎?沒有!

    太子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警告過兩次叫她少和黃大人說話,離他遠點。又叫她最好是誰都別理。

    盛皎月討厭他插手自己的事情,生了氣,好半天沒理他。

    覺得他逐漸霸道的樣子,和前世也沒什么區別。

    如此過了半個月,在剛進入酷暑盛夏。

    宮里發生了件大事。

    東宮又出現了巫蠱之術,圣上怒極攻心,被氣的當堂暈倒。吐血昏迷之前也不忘記將太子關進大牢。

    人心惶惶,上回發生巫蠱之術是十幾年前。

    皇后差點被逼自盡,三尺白綾和毒酒也送到了東宮。并非是圣上心軟才沒有賜死皇后和太子,而是迫于將軍府的威懾,遲遲沒有動手。

    當年躲過一劫。

    如今可不見得能躲。

    人贓并獲,東西就是在太子的寢殿發現的。

    張貴妃衣不解帶在圣上身邊伺候,趁著大好時機繼續煽風點火。圣上的雙眸看著有些渾濁,將死之人對這些秘術更是忌諱。

    他的身體一日比一日差,是不是就因為被兒子扎了小人詛咒?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狼子野心的太子想早日取代了他。

    皇帝顫抖著手招來太監,邊咳血邊問”太子可招了?“

    “啟稟陛下,未曾!

    “給朕用刑!若太子簽字畫押,即刻處死!

    皇帝被張貴妃扶著身體慢慢坐起來,他早已是強弩之末,這些日子都是靠補藥吊著最后這口氣,他不能死。

    他不能讓江山落在毒婦和狼心狗肺之人的手里。

    他下定決心,要寫廢太子的詔書。

    將軍府有二十萬兵力又如何?天高路遠,等他們知道廢太子的消息,也得兩三個月之后。到時候就算裴家心有不甘要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太子早就死了,他們師出無名。

    張貴妃捏著心,幫圣上研磨鋪紙。

    皇位近在眼前,她和她的兒子才會是最后的贏家。

    水牢里,無人敢對太子用刑。

    即便是皇帝的話傳到了牢獄,也沒人敢先動手對太子用刑。

    地牢漆黑,連扇窗戶都沒有。

    隔著牢房門,曹緣看不清坐在暗處的主子是何種神情,一片陰影落在男人背后,他啞著聲問“她可曾要來看我?”

    曹緣知道太子口中問起的人是誰,一時陷入兩難。

    曹緣愁眉不展,苦著臉給盛大人找開脫之詞。

    太子一聲冷笑打斷了他可笑的話,“一次都沒來過,是不是?”

    曹緣不敢說話。

    巫蠱之術在東宮出現的蹊蹺。

    該審過的人都審過了。

    除了盛大人。

    事實上,曹緣猜測多半是盛大人利用了太子對他的幾分喜歡。趁著無人注意,悄無聲息將東西放了進去。

    —

    盛皎月知道太子的事后沉默了小會兒,上輩子沒有這件事。

    她那時將張貴妃派人投在太子酒里的毒,換成了假的。

    太子假裝毒發,過了幾日,死而復生殺了七皇子,逼迫張貴妃自縊身亡。

    她并不擔心太子的安危,他不會有事。

    即便身陷牢獄,也無人能奈他如何。

    盛皎月照舊上下朝,偶爾聽見同僚議論起太子的時候也會恍神。

    他們說刑部對其用了重刑,誰也不知道太子是死是活,可能是怕裴家起兵造反,秘不發喪。

    盛皎月不信太子會死,她揉弄眉心,抬起來看著遠處的晚霞,遲遲沒有說話。

    黃大人見她臉色不好,和她交頭接耳,“你別聽他們胡說,太子沒死!

    盛皎月抿唇,冷冷淡淡,“嗯!

    黃大人摸了摸下巴,“也不知道誰有這樣大的本事,在太子的寢殿里放了那種要人性命的東西!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栽贓陷害。

    還是最次等的伎倆。

    可圣上順勢而為,執意要廢太子。

    “我知道你與殿下關系好,不要太難過了!

    “我不難過!

    她知道他會安然無恙。

    黃大人當她嘴硬,人心都是肉做的。哪能不難過呢?

    晚夏的蟬鳴都不如以往。

    皇城里太子身亡的消息傳的風風雨雨,不料第二天太子好端端走出地牢,衣裳也干干凈凈,好似并未沾染地牢里的臟污。

    男人眉眼殺氣騰騰,和不知何時出現在京城的裴家軍隊,光明正大回了宮。

    皇上的禁衛軍攔不住裴家的人,何況還有太子的親衛。

    衛璟用一把長劍穿透了七皇子的喉嚨。

    還是當著皇帝的面殺了他最愛的兒子。

    皇帝吐血暈倒,張貴妃哭著大叫,殿內亂成一團。

    衛璟抹干凈劍上的冷血,沒有再看他們,而是命令邢坤“把盛大人帶到宮里!

    盛皎月被邢坤領至正殿,金鑾寶座下的白玉石階上還有沒洗干凈的血,空氣里溢滿濃濃血腥。

    黃昏余光拉長了她的身影。

    她忽然想起腦中揮之不去的那個半夜,她被他蠻橫從轎子里拽出來,拖進漆黑冰冷的大殿。

    盛皎月轉身想跑,腳底僵硬,走不動路。

    她想起來時邢坤欲言又止的表情,心道不妙。

    來不及了。

    男人忽然將她拖到金鑾寶座里,壓著她的身軀,他穿著黑色的織金緞服,袖口佩著冷硬的護腕,貼著她的皮膚。

    她低呼出聲,被他用掌心堵了回去。

    男人已經扯開她的外袍,他已經看見了她胸前纏繞的布帛。

    盛皎月握緊手指,唇瓣顫抖,想說什么最終還是沒說。

    已經來不及解釋。

    他發現了。

    太子的聲音壓在耳邊,笑意聽著都是冰涼的,他問“盛大人,這是什么?”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