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69章 第 69 章
    曹緣在馬車外提醒了兩聲, “殿下?殿下?”

    衛璟聽見曹緣的聲音,從怔忪中逐漸回過神,心口壓緊的石頭幾乎擠干了他胸腔里的呼吸, 沉郁之氣堵著胸口,墜墜的刺痛感時不時戳中他的心臟。

    衛璟抬手撫眉,收斂疲倦之色, 他的聲音嘶啞,“到了嗎?”

    曹緣下意識彎著腰, “到了!

    盛暄是盛家的主心骨,盛暄若是倒了,其余兩房根本靠不住。

    盛家這段時日, 門庭顯然不如往日熱鬧。

    太子的馬車停在盛府的大門, 守門的小廝都不敢上前去認,卑躬屈膝迎上前, 趕緊打開了門,叫人去稟告二少爺。

    天都已經黑了。

    太子殿下這個時辰大駕光臨, 不由讓人深思。

    小廝急急忙忙去后院通傳,盛皎月剛換了身寬松的常服, 頭發懶倦鋪開, 暗袖盈香。

    云煙正要叫廚房的人擺飯,小廝就來報說太子殿下來了。

    盛皎月沒什么食欲, 聽見這句話更加沒有食欲,秀氣眉眼自然而然皺了起來, 她不知道太子怎么忽然就過來了。

    毫無征兆。

    昨天連門都不肯給她開。

    盛皎月蹙眉, 低聲問“你們沒有認錯人?”

    小廝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沒有!就是太子!”

    盛皎月嘆氣, “我知道了!

    她掃了眼自己的穿戴, 還算整齊,只是頭發看著有些亂,她叫云煙幫她重新梳個發髻。

    話才剛說完,太子已經到了院外。

    月色寂寥,少女亭亭玉立,站在房檐燈籠的燭火里,身姿娉婷,臉色略有蒼白,眉眼蘊著幾分疲倦。想來是這幾天的事情叫她筋疲力竭。

    衛璟看見她的人之后心頭壓著的沉重散去幾分,沒有剛才夢中那般壓抑窒息,他繃著臉走過去,“不是說今天來找我?”

    盛皎月愕然,沒想到太子開口會說這樣的話。

    她昨日本就是和曹公公隨口客套。

    她是不會去自取其辱第二回。

    衛璟遲遲等不到她的回話,壓低眼皮兀自說“怎么沒來?”

    盛皎月實在疲于應付他,這會兒連敷衍都打不起精神敷衍,她張口吐字“我胡說的,殿下不要當真!

    衛璟充耳不聞,低聲說“孤只當你是忘記了!

    盛皎月沉默。

    她懶得與太子爭論。

    廚房的人剛巧送了晚膳過來,盛皎月吃不下飯,叫她們端了下去。

    短短幾天,她的臉頰就清瘦了一圈,下巴尖尖瘦瘦,憔悴蒼白。衛璟瞧見她清減了的臉龐都有些心疼,“放下吧!

    丫鬟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該聽誰的。

    盛皎月微不可聞嘆了口氣,“你們出去吧!

    丫鬟們松了口氣,低著頭挨個退了出去。

    良久都無人說話。盛皎月奔走幾天回到家中已累得不想作聲,只想安安靜靜休憩片刻。

    衛璟陪著她用過晚膳,見她吃的不多也沒有說什么。

    男人忽然間問“你不是想見你父親嗎?”

    盛皎月捏緊手中的竹筷,羽睫輕顫,猶豫半晌,低低的嗯了聲。

    衛璟給她盛了碗冬筍雞湯,將小碗推到她面前,“喝完這碗湯,孤帶你過去見他!

    盛皎月有點不敢相信,茫然的眼神逐漸清明,少女眼珠分明,漆黑明亮,看著眼前的男人,她有點小心翼翼地問“真的嗎?”

    衛璟一字一頓,鏗鏘有力,“真的!

    盛皎月端起面前的小碗,當著他的面一點點喝完了湯,她張嘴正要說話,太子朝她冷冷抬眉,“還有碗里的肉,也要吃光!

    雞肉嫩滑,肉質新鮮軟爛。

    味道清淡,但她吃著如味同嚼蠟。

    她逼迫自己勉強咽下碗里的雞肉,“這樣可以了嗎?”

    衛璟嗯了嗯。

    夜色濃墨重彩,天色陰暗,深更露重空氣里都是濕透了的黑色霧氣,冷冰冰撲在皮膚上有些潮濕。

    時辰不早,已過亥時。

    大理寺這個時辰都不一定有值守的人。

    盛皎月怕太子反悔,管不了這么多了。

    房門開了半扇,夜里寒風涌進屋里,寒意順著衣料往她的肌膚里貼。

    衛璟瞧見少女的身軀在冷風中打了個寒顫,墨色長發被寒風揚起,發絲在空中飛揚,后背單薄纖瘦,尺碼略有些大了的衣襟隨著夜風輕晃了兩下。

    他說“再穿件衣裳。夜里冷,免得著涼!

    換衣服又是件麻煩事。

    盛皎月不愿在這種小事情上浪費時間,她只想快些見到父親,問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冷聲說“我不冷!

    衛璟深深盯著她看了兩眼,未在多勸。

    等上了馬車,將自己的斗篷給了她。

    男人貼近了少女的嬌軀,冷凜的氣息鋪天蓋地朝她逼近,指尖都泛著龍涎冷香,她被迫貼著車身,薄背緊緊貼著車窗,男人漫不經心幫她系好帶子。

    雪白色的斗篷,將她襯的清純動人。

    緞面上繡著幾只引頸的白鷺。

    大理寺里點著燈籠,兩座威嚴的石獅立在門前,齜牙裂目。

    盛皎月剛要朝門檻越開步子,忽然被人從身后拽住了胳膊,太子眼神深沉盯著她的臉,左看右看,良久之后,他說“等等!

    男人一本正經的說“風大,還是將帽子也戴上!

    衛璟說完這句話,就擅自幫她戴上了斗篷上的兜帽,遮住了少女大半張臉頰,只看的清楚她的眼睛。

    她雖不滿,但礙于今晚是有求于太子,也就沒有說什么。

    有了太子,她進入大理寺不再難于登天。

    地牢里陰暗昏沉,石壁上掛著的燭燈都不怎么亮。

    盛皎月剛走進去就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她蹙眉,忍著反胃惡心之感,一步步往里走。

    父親被單獨關押在最里面的牢房,身上看不出有沒有傷,衣裳是干凈的,沒有血跡。

    盛暄看見女兒,冷聲斥責“你來這里干什么?”

    盛皎月抿唇,“我來看看您!

    盛暄身上有不少的傷,不想讓她瞧見,“回去!

    “父親……”

    “你不必管,我不會有事!

    盛暄和張貴妃青梅竹馬,即便在她進宮后也打了多年交道,怎么會不知道張貴妃打的什么主意?他放任不管,自投羅網,不過就是想隨了她的愿。

    她這一生,已經夠苦了。

    盛暄寧肯家破人亡,也要換她得償所愿。

    盛暄做官多年,浸淫朝堂,不會在這種小事上栽跟頭。

    不該收的銀子,他一分都沒收。

    該收的銀子,一樣都不會被人查出來。

    過了許久,盛皎月才問“你是同張貴妃商量好了嗎?”

    她的聲音很輕,仔細聽才能聽得見她在說什么。

    盛暄沒有承認,也并未予以否認。

    他并未和張貴妃商量好,他只是順水推舟成全了她。

    女兒性格怯懦,叫她下毒,確實有些難。

    若是用全家性命相逼,此事尚有一線生機。

    盛皎月習慣了父親對她的嚴厲,至今都還記得小時候那雷厲風行朝她打過來的一巴掌,打完捧著她的臉,表情嚴厲的和她說“不能叫別人知道你是女孩,不然全家都要死,知道嗎?”

    盛皎月喉嚨干澀,“母親、哥哥、還有我的命,真的比不過一個張貴妃嗎?”

    她的眼睛紅了一圈,卻流不出眼淚,她父親固執己見,她勸過幾回,都無疾而終。

    “父親,您明知七皇子并不是能成大事的人,何必要為注定的敗局葬送全家性命?”盛皎月說著聲音就變冷了,“張貴妃可以毫不猶豫利用您,明天也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殺了您!

    “你閉嘴!”

    “她不愛您,您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個踏腳石。沒用了就丟到一旁!笔ㄔ氯鲋e騙了她父親“我已經投奔太子,我這輩子都不會背叛他,還有六弟,也早就是太子的人,二房三房都不肯跟您蹚這趟渾水!

    “張貴妃不要逼急了我,說不定我哪日很下心,直接將這□□投進七皇子的酒杯里!

    盛暄都要對他的女兒刮目相看,他的眼神從憤怒逐漸變得頹喪,他有氣無力,已經分不清自己做的到底是對是錯。

    他想起發妻的臉,兒子的腿,女兒的眼淚。

    這么多年的執念,難道真的是他錯了嗎?

    盛皎月并未久留,看過父親后就從地牢里出來,回到馬車里,低聲同太子道了謝。衛璟見她眼睛微紅,拇指下意識撫上她的眼尾“哭過了?”

    盛皎月搖頭“沒有!

    衛璟的指腹有些粗糲,眼睛這處的皮膚本就嬌嫩薄弱,他抿直唇線,“你父親的案子過不了多久就有結果!

    —

    太子說的沒錯。

    幾天后,大理寺就查清了卷宗,告發之人,拿不出實證。

    父親被從地牢里放了出來,他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盛暄剛走出大理寺,發妻抹過眼淚親自將他接了回去。

    他心中不是滋味,等上了馬車,妻子嗚咽著低聲哭了起來。他嘆氣,這么多年,他虧欠的只有他的發妻,還有這雙兒女。

    盛暄的鐵石心腸,在此刻裂開了個縫隙。

    五小姐的婚事,又被提上日程。

    婚事辦的熱鬧,從清早就開始敲鑼打鼓,二房家底不足,但也添置了不少的嫁妝,為得就是女兒不被婆家看輕。

    婚事因為太子的到來而變得更加熱鬧。

    眾人看不透這錯綜復雜的關系,只聽說太子和盛家的二公子關系匪淺。

    盛皎月被迫招待太子殿下,給他安排在主桌的位置,叫人好生招待,不得怠慢。

    晚上的酒宴,太子小酌了兩杯。

    盛皎月坐在他右手邊,聞著男人身上淡淡的酒味,盼著其他人不要那么沒有眼色繼續給太子敬酒。

    一般人也不敢,還是有不長眼睛的人。

    端著酒杯來敬酒。

    一來二去,太子喝的就有點多。

    衛璟叫小廝來扶太子去客房休息,小廝的手還未碰到太子的衣擺,就聽見一聲冷笑,“什么東西也能碰孤?”「

    冰冷的語氣,迫人的威壓感。

    嚇得他們當場跪了下來。

    盛皎月知道太子是故意說給她聽的,偏找了無辜的仆人撒氣,她揮了揮手叫他們退下,自己扶著男人的胳膊,“我送您去休憩!

    衛璟這回倒是沒有說難聽的話,任她擺弄自己的身軀,長臂搭在她的肩上,大半身軀都壓在她身上,他嗅到了少女發間的甜香。

    還是那股熟透了的香味。

    很好聞。

    衛璟的心情剛好了點,不知為何又想起那個令他都覺得難受的夢。

    曹緣的聲音就像是真的在他耳邊,一遍遍叩首磕頭跟他說尸首該下葬了。

    再不下葬尸體都該臭了。

    夢中的男人勃然大怒。

    他心里也是憤怒的。

    又怒又痛,心里像憋著淤血。

    衛璟不愿再想,他只是半醉,腦子還是清醒,他想起今天下午看見新娘子身上的嫁衣,說不上多漂亮,只有紅色好看。

    他覺得她穿著紅色應該也是那么的好看。

    盛皎月一言不發把人扶到客房的床上,剛要離開就被拽住了腰,她低呼了一聲,跌落在男人冷硬的身軀。

    她手忙腳亂爬起來,又被拽住了手腕。

    醉酒的男人緩緩坐起,一只手攏著她的腕部,另一手抄起她的雙腿讓她坐在他的膝蓋上,她整個人被他抱在懷中。

    男人抬手拿掉了她的發冠,烏發潑墨鋪開,她的身軀在他懷中顯得格外嬌小,他的手指漫不經心蹭過她的腰窩,“你穿紅色好看!

    盛皎月聽不懂。

    衛璟低頭,幾乎貼著她的耳朵在說話,氣息灼灼掃過她的皮膚,“以后穿給我看!

    鳳冠霞帔,紅色嫁衣。

    嫁給他。

    當他的太子妃。

    那個夢,只是個可笑的夢。

    他在女色方面,清心寡欲。

    即便日后登位,后宮里也不會有什么娘娘。

    如今,他只想擁有他的太子妃。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