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 68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68章 第 68 章
    盛皎月在東宮吃了閉門羹。

    夏天多雨, 驟雨潑瓢,送來濕冷的風寒。潮濕冰冷的雨氣貼著衣料往人的骨頭里鉆,這場雨來的突然, 雨勢逐漸盛大。

    她毫無準備,挺直身板立在廊檐底下,聽著院子里風雨瀟瀟。

    少女身軀單薄, 肩頭瘦弱,臉色有點蒼白, 板正的身軀猶如迎著疾風驟雨也能傲然挺拔生長的傲竹。

    她穿的少,沒一會兒手腳都有些冷。

    曹緣于心不忍,開口勸道“盛大人, 先回去吧。明日再來也不遲的!

    事已至此, 不差這一時半會兒。

    盛皎月也不是要站在這里當樁子,她只是沒想好要怎么辦。太子這顯然就是不肯幫忙的態度, 所以才會連見都懶得見她。

    她面對太子口中表露的所謂心悅,還肯花上時間敷衍一二。

    可是太子對她, 是連敷衍都不屑于敷衍的。

    盛皎月理解太子不愿幫忙,她也沒指望太子能盡釋前嫌幫他父親洗刷清白, 她只不過是想見見她父親。

    盛皎月蹙眉“嗯!

    曹緣很有眼力見, 立馬使喚小太監去屋子里拿來防風保暖的緞面斗篷,“盛大人先披上, 天氣忽然變冷,您可千萬別凍著!

    太子雖然現在撂著人置之不理, 卻也見不得盛大人挨餓受凍的。若真被這場風雨凍出個好歹, 他們底下這些沒眼色的人都不用留了。

    盛皎月謝過了曹公公的好意, 她有些累了, 盡管疲倦依然端著身體, 不叫人看出疲憊之色,“多謝曹公公,那我明日再來!

    她說的是客氣話。

    明天她不會過來了。

    盛皎月這人膽子小面皮薄,書讀得多,雖然不夠聰明,但就是有讀書人要的臉面。能讓她折膝的事情,總是不多。她已經舍了臉,還是不要繼續上門自取其辱。

    衛璟確實還在因為她陽奉陰違敷衍自己的事情在生氣。

    人前腳走了,衛璟就將曹緣叫了進來,淡淡開腔“她走了?”

    曹緣就知道太子心里放不下,一時又猜不透太子為何要給盛大人下馬威看,平時真是當成心尖上的人兒,噓寒問暖。

    酷暑難耐,還讓他去問盛大人冰塊夠不夠用?

    若是盛府的冰塊不夠了,就讓他來東宮里支取。

    忽然翻了臉,還怪捉摸不透。

    曹緣點點頭“回去了!彼娞拥哪樕缓,顯然是想多聽些細節的,于是曹緣擅自做主多說了幾句,倒是沒有添油加醋,“盛大人走的時候失魂落魄,臉色有些白。他年紀不大,家中遭了變故,能撐下來也不容易!

    衛璟隱隱開始后悔,自己跟她計較什么呢?不該給她臉色看。

    她本就是個嬌氣包,說兩句都要偷偷抹眼淚的人。受了氣就憋在心里,遭了欺負,反擊回去也沒什么殺傷力。

    剛才她肯定紅了眼睛,回去怕是要關上門躲在房間里哭。

    慌亂無措,舉目無親。

    官場上的老油條又都慣會見風使舵,盛暄下獄,他們還不知會如何趁火打劫,在她面前說些難聽的話。

    衛璟對盛暄倒是沒有多余的感覺,甚至對張貴妃和他的七弟都沒有特別的恨意,這幾個人都不值得他浪費時間,不成氣候的跳梁小丑。

    盛皎月這幾天確實看夠人情世故,文選司的同僚都還算好,見了她沒有躲,也未說些落井下石的話。

    不過他父親的政敵可謂不少,她碰了好多釘子。

    盛皎月求人都無路,一聽是盛家來人,直接叫守門的小廝將人送走,怕她多留一會兒就沾了晦氣。

    盛皎月從東宮出來又去了躺大理寺,依然灰溜溜被人趕了出來。

    這副狼狽的樣子恰好讓小郡主撞見、

    小郡主向來不掩飾對她的敵意,“盛大人!

    “郡主!

    “聽說盛大人求人都求到東宮去了,裝的剛正不阿,臨到自己家出了事情,還不是要求人徇私枉法?”

    盛皎月抿唇不語,小郡主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小郡主。

    那年小郡主不知從哪兒打聽到新帝在寢殿里藏了人,想盡法子闖了進來,讓她看見了自己衣襟不整坐在新帝膝蓋上的模樣。

    她自是要臉,驚慌失措埋首在新帝胸口。

    小郡主被氣的臉都白了,看著她的眼神里寫滿惡心二字。直到小郡主被邢坤拖下去,她才顫抖著抬起臉。

    盛皎月回過神,一個字都沒有同小郡主說,冷冷離開。

    她在盛府門口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程離彥。

    比起上回見面,這次他表情嚴肅了許多。

    “盛大人!

    “程大人!

    程離彥表情凝重“我昨天找人打聽了一二。人不好見。不過案子尚未有定論,你與皎月妹妹切莫太過憂心!

    盛皎月感激他還有這份心,沖他點點頭“多謝!

    程離彥情緒不高,這事目前他束手無策,隱約猜到七皇子的人動的手,卻又費解,明面上盛府和七皇子早已綁在一起。

    他深吸了口氣,“我想進去見見皎月妹妹!

    盛皎月想也不想一口回絕,“妹妹身體不適,不方便見人!

    程離彥聽了更慌,臉色微變,“既然如此,我更要見見她!

    上回見面,她面色微紅,血氣還算不錯。除了說話聲音小了點,其余看著都不像是個病人。

    程離彥先前害了相思病,想她想的夜不能寐,病了好兩天。

    僅僅兩天就難受的要命,皎月妹妹身嬌體弱,生病肯定比他更難受。

    盛皎月知道程離彥難纏的性格,說“下回吧。等妹妹好些,我再請你過來!

    程離彥勉強被說服,“如此也可!

    他想著去藥鋪里給皎月妹妹買些補品,人參雪蓮,還有養氣血的藥,都得買。

    平日的程大人是有些摳門的,家境尚可,但是父母的錢又不是他的錢。

    他過的拮據,和同僚喝酒的邀約,若是要他掏錢,他從來都是不去的。

    努力攢銀子,想著換套大宅院。

    還要給他的皎月妹妹買裙子買首飾,叫其他夫人都羨慕她的日子才行。

    程離彥急匆匆同她告別,忙著去藥鋪抓藥了。

    盛皎月回屋后讓人抬了熱水,舒舒服服泡在浴桶里洗去疲倦。擦干頭發后躺在床上睡了一覺。

    她奔走一天,早就累了。腦袋沾了枕頭就睡。

    睡到天黑醒來,云煙遞來宮里遞來的密信,是張貴妃暗中讓人送過來的。

    父親的事,是張貴妃設的局。

    若是她遲遲不對太子動手,張貴妃就要她父親命喪黃泉。

    盛皎月看完密信就將其燒成灰燼,她看不出來這是張貴妃和父親的合謀,還是張貴妃真的如此心狠手辣,親表哥都能拿來利用。

    貪污受賄的罪名可大可小。

    輕則罰錢貶官,重則全家流放。

    盛皎月打開窗戶透氣,暴雨初歇,空氣混著泥土青草氣息,前幾日回廊上掛滿的紅燈籠已經被撤下,五妹妹的婚事也往后推遲了一個月。

    這樁婚,能不能繼續。

    還不一定能有個定論。

    盛皎月看著月色嘆了聲氣,收攏肩上的披風,心里想的還是怎么辦?

    她能怎么辦?去給太子下毒嗎?

    且不說現在太子見都不見她。

    只恐怕太子的眼線早已將張貴妃給了她毒藥的事情捅了出去。

    她無路可走。

    兄長叫她不要管這些事,可她無法眼睜睜看著盛家人走回上輩子的命運。

    家里還有年紀小的妹妹,正是無憂無慮的年紀,被流放了會活不下去,充入教司坊還不如死了。

    還有母親,經不起磋磨。

    哥哥身子骨又差,一樁樁一件件壓在心上,叫她喘不上氣。

    她有點委屈。

    怎么就這樣了呢?

    第二天紅腫著眼睛醒過來,她用雞蛋敷了敷才去當值。

    顧青林袖手旁觀,是有私心,他要她嫁他。

    盛暄犯的罪不大不小,若是圣上有心放過,牽連不了家人。盛家沒有了盛暄這塊老骨頭,就很好啃。

    盛皎月不愿讓同僚看出她哭過,若無其事做自己的事情。黃大人安慰了她兩句,說著若是清白定能水落石出之類沒用的話。

    她感激他的寬慰,對他笑了笑。

    黃大人拍拍她的肩膀,“你可別對我笑了!

    真是怪漂亮。

    難怪太子三天兩頭將盛大人叫過去一同用膳,對著這張臉都能多吃兩碗飯。

    不過儲君即是儲君,黃大人也聽說盛清越昨天去東宮求情吃癟了的事情。

    昨日盛皎月說過今天會再過來。

    衛璟當了真。

    他在書房里等了一天,都沒有等到她的人影。

    書房外頭候著的曹緣心中叫苦不迭,太子問了好幾次盛大人的下落,人來沒來?

    一天了,也沒見到人影。

    衛璟看著院外逐漸暗下去的黃昏,云層燒起明黃,他恍然才想明白,她怕是不會來了。

    她總是那么會騙人。

    嘴上一向說的好聽。

    她是嬌了點。

    可脾氣也是有的。

    不是那種被打了臉還會巴巴湊過來的人。

    天生就有骨氣,嬌氣包的骨頭也是硬的,不輕易開口求人,昨天估計已經是她再三安慰自己過后才艱難朝他邁開步子。

    衛璟后悔已經遲了,他冷聲把曹緣叫進來,“你現在就去把她請來,不愿意……”

    話說了一半,他改了口“算了,孤親自去找她!

    衛璟匆匆跑到文選司,東邊的廂房里空無一人。

    太子的臉色肉眼可見陰沉下去,眾人只聽見他問“她呢?”

    即便沒有點名指姓,他們都心知肚明太子指的是誰。

    黃大人被推了出去,他把心一橫,說“盛大人身體不舒服,提前回去了!

    太子沒說什么,抬步離開。

    衛璟原打算讓人去盛府遞口信,要她進宮。轉念一想,臨時改了主意,叫曹緣備好馬車,他要親自去盛府見人。

    男人在馬車里小憩片刻,又做了夢。

    依然是巍峨的皇城。

    門窗緊閉的宮殿,密不透風,光線陰暗,只有幾縷可憐的天光照了進去。

    床榻上傳來斷斷續續的咳嗽聲,

    衛璟走近了看,臉色蒼白躺在床上的男人竟然是他自己。

    男人的眼睛可以用死寂來形容,仿佛這世間已經沒有任何值得他留戀的人,眼眸里滿是寂寥枯竭之色。

    男人似乎習慣了從肺腔里咳出鮮血,面無表情用手帕擦干凈嘴角的血跡。

    衛璟還聽見了曹緣的聲音。

    曹公公跪在殿外磕頭,“陛下,娘娘的尸首該下葬了!

    衛璟覺得心臟驀然一疼,他就這樣被心臟的刺痛活生生疼醒了。

    他久久難以回神,手掌貼著胸口,刺痛感仿佛從夢境里跟到了現實。

    什么人死了會叫他那樣難過?

    那雙死寂的眼睛,叫他胸口發悶,十分的不舒服。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