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67章 第 67 章
    張貴妃出此下策, 實在是窮途末路。
    圣上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太子黨蟄伏不動,勢力盤根交錯。父親費了好大的勁也傷不到太子黨的根基, 幾次都不痛不癢。
    張貴妃這幾年在圣上身邊吹了不少耳旁風, 效用日漸顯著,圣上也漸漸起了廢太子的念頭,可確實也挑不出錯處。
    圣上恐貿然無端廢太子會引起朝堂動蕩, 裴家手握二十萬兵力的軍權,這么多年駐守在邊城。若是廢太子的消息傳了過去,裴大將軍恐不會善罷甘休。
    張貴妃是等不了了。
    這些天圣上請了好幾回的太醫, 半夜又總是驚醒, 精神不濟,咳嗽不斷。明眼人都看得出時日無多。她和皇后斗了這么多年, 即便圣上是真心疼愛他又如何?至多只是給她兒子封王加爵。
    當年張貴妃費了很大力氣買通東宮里的奴婢,在太子的寢殿放了扎了針的小人, 用巫蠱之術陷害太子和皇后有不臣之心, 詛咒皇帝早死。
    惹得龍顏大怒, 將皇后幽禁,年僅十歲的太子被下了大獄, 關押了半月有余, 沒人敢用刑, 但是也害的衛璟重病一場, 差點就沒活過來。
    連為他們求情的長公主都被罰跪了三天, 膝蓋落下了毛病。
    張貴妃恨得咬牙切齒,怎么就是命大沒死呢?那次沒讓他死成, 就是禍端。
    自古成王敗寇, 衛璟登基, 她和她兒子絕不會有好下場。
    皇帝的寵愛有用嗎?如今是不管用了。
    太子早已悄聲無息把持朝政,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站在他那邊。
    她父親也抗衡不了他。
    除非裴大將軍那手里二十萬的兵權,能被瓦解,否則只要衛璟活著,他們機會就十分渺茫。
    既然陰謀詭計都傷不了他,也無法撼動他太子的地位。不如就用最直接的辦法,太子死了,她的兒子才能登上大位。
    張貴妃知道表哥對她余情未了,自是要利用這份情,她也知道表哥這個兒子性格懦弱,不下猛藥恐難成事,“你也不想日后為你父親收尸吧!
    盛皎月沒說話,裝作思考。
    張貴妃又勸了幾句,然后才放她離開。
    —
    盛皎月從張貴妃的寢殿離開過后,就將手中的藥倒掉了,藥瓶還留著。
    讓她去下毒,她狠不下這種心,也沒有這個膽子。
    一來一回耽誤了不少時辰。
    已是黃昏,天色遲遲。
    盛皎月剛回文選司不久,就到了下值的時辰。黃大人瞧見了她,順嘴問了句:“你身上的罩衫怎么不見了?”
    應該是落在了東宮。
    盛皎月面色不自然,含糊說道:“我又嫌熱,就先脫了!
    黃大人也沒覺得盛大人是嬌氣,從剛認識他就知道他是個講究人,事事都與旁人有些不同。人也不像外邊傳的那么難以相處。
    黃大人撓了撓頭,“我今兒沒乘車,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蹭個馬車?”
    盛皎月這方面倒是很好說話,“可以的!
    二人一同走出宮門。
    黃大人屁顛上了馬車,不過瞧著里面的裝設,小小的馬車都是處處精致,小榻上還備了兩床被子,干干凈凈還有些香氣。
    他的屁股都不好意思往下坐,知道盛大人講究,但是這也忒講究了。
    小桌上還有墊肚子的新鮮茶點。
    盛皎月讓府上的車夫將黃大人送回他的府邸,而后再換了條道回盛家。
    半路馬車忽然間停了下來,等了片刻,外頭還是沒有動靜。
    盛皎月隔著車簾,問:“怎么了?”
    車夫還沒來得及回話,一雙修長的手掀開了車簾,男人不慌不忙進了馬車。
    車夫額頭直冒汗,“世子爺,您這……”
    也太不合規矩了。
    這話還沒說完。
    就被慈眉善目的男人用疾馳驟然的冷聲打斷,“繞著城跑一圈!
    眼前的顧青林和盛皎月平時見到的那個逢人就笑的世子不大一樣。哪怕是平日他怒極了也是笑吟吟,而不是像今天這般不茍言笑,不知道是被誰惹的。
    盛皎月揪緊了手,也萬分不悅,“回盛府!
    顧青林輕笑,“你想好!
    他已經坐上她平時休息的小榻,身體懶洋洋好似沒骨頭靠著,微闔上眼眸,漫不經心,不悲不喜說道:“我轉頭進了宮,心情不好喝了酒,說了不該說的你不要后悔!
    盛皎月氣的眉心亂跳,揪緊的手指頭直抖,她憋屈改了口,“繞城跑!
    顧青林這段時日有些忙,仔細算下來竟有些好長時間沒有見到她了。他執意要定下婚期,母親說什么都不同意。
    一直僵持。
    母親不是不同意讓她進門,是嫌他做事情太草率。
    婚期要算好日子才行,緣合法師算好的黃道吉日竟然要在兩年之后,顧青林當時就被氣笑了,臉色整個就變了。
    他等不得。
    母親執意要聽緣合法師的話。
    顧青林冷嗤,搬出生孩子的事情,“您總說表弟家的孩子都會跑了,我再等兩年您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母親果然動搖,但還是要算日子。
    一個月后太趕,太著急。
    顧青林心情不好,去宮里見她,恰好撞上她下值的時辰,還沒來得及抬腳走到她跟前,就見嬉皮笑臉的男人上了她的馬車。
    顧青林當即生了怒。
    滿車廂都是別的男人的味道。
    顧青林忽然間抬手大力推開窗門,傍晚徐徐涼風灌了進來,顧青林問:“你和黃轄關系很好?”
    “我與他是同僚!
    “我知道!鳖櫱嗔执盗孙L怒火消了幾分,說話語氣也沒有剛才那么冷硬,他說:“他是個色狼,你離他遠點!
    盛皎月低聲說:“我看你才是色狼!
    聲音雖然小,顧青林還是聽見了,他厚顏無恥承認,“我的確是色狼!
    天剛才還亮著,繞著京城走了半圈。最后點黃昏的橘黃色漸漸隱藏在云層里。
    顧青林朝她貼近,單手撫著她的腰肢,“婚期往后延了日子,你是不是偷著樂了?”
    盛皎月都不知道他在說什么,抬手推開了他,袖子里的嵌珠項鏈不小心滑落,顧青林彎腰撿起,低垂眼眸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喜歡這些?”
    他記得聘禮那些箱子里有不少小姑娘會喜歡的首飾 。
    這條嵌了寶珠的項鏈,并不在其中。
    他又想起來以前她偷偷摸摸買過簪子,到底還是個女孩兒,總是抵抗不住漂亮的小玩意。
    盛皎月沒有解釋,見他將項鏈攥在手里,巴不得他拿走。
    顧青林攥在掌心確實舍不得還,想留下來做個紀念。她還未曾送過他什么東西,他心情愉悅了幾分,“偷著樂也樂不了多久,最遲年底,就要你進門!
    盛皎月裝聾作啞,仿佛是他一個人的獨角戲。
    顧青林其實每次來見她都想親她,但是她這人性子倔,若是連問都不問就去親她,保管她要生氣,他貼著她的耳朵說話,“江桓要找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盛皎月渾身一繃,抿直了唇不言不語。
    顧青林察覺到她的嬌軀忽然變得僵硬,她覺得顧青林可能被婚期的事情刺激的腦子不太正常了。
    不過他之前就不對勁,從他要提親娶她那天起,可能腦子就有了點問題。
    盛皎月一直都認為,她和顧青林的關系并不好。
    哪怕是上輩子,顧青林得知她的女子身份后,表現一如既往。對她依然不假辭色,冷冰冰的眼神,冷嘲熱諷的話語,求他幫忙也要遭白眼的那種。
    所以這輩子,顧青林知道她的身份后不揭發她,而是要娶她。
    讓她覺得一頭霧水。
    總之肯定是有陰謀,反正不會是喜歡她。
    盛皎月冷著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顧青林看她眼神不躲不閃,不像是在撒謊,他說:“江桓撿到了你的鞋子,還有襪子!
    盛皎月逐漸擰起眉,她的眉眼生的很秀氣,哪怕是蹙眉也漂亮的要緊。
    顧青林也是最近江桓拿著鞋子滿世界找人的時候,才知道江桓要找的那個人是她。他認得她的鞋子,尺碼小樣式簡單,時常被熏香熏過,還有淡淡的馨香。
    盛皎月想起來那天晚上她跑的匆忙,確實將鞋子落在了河邊。
    她抿唇不說話。
    顧青林好笑著問:“你怎么又招上了他?”
    盛皎月用腳不客氣去踢他,男人也不嫌疼,順勢而為,按住了她的膝蓋,啞著聲音說:“江桓還是頭一回這么執著要找一個人!
    盛皎月聽得煩了,在他面前發起小脾氣,漂亮的臉蛋繃著冷色依然漂亮,瞪著眼珠子毫無威懾力,她說:“你煩不煩!
    顧青林喜歡被她瞪,總算知道自己以前為什么不喜歡他裝的冷冰冰樣子,本來就該如此生動才對,叫人心尖癢癢。
    他說:“我幫你解決了江桓這個麻煩,你是不是該謝謝我?”
    盛皎月說:“你不用幫我,他也找不過來!
    江桓都沒看清楚她的臉,光靠一雙鞋子怎么也想不到會是她。
    顧青林心想她果然還是天真,還是被保護的太好,沒見識過他們這幾個人真正的手段。不過也是,從前在太學,老師們偏愛于她,一方面是她長得招人喜歡,另一方面是她看著就是純。
    呆呆的,笨笨的,天真善良。
    顧青林慢慢和她說:“他讓人一個鋪子一個鋪子到處查,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到你的頭上!
    顧青林是今日得了一樣她貼身戴的東西心情才好,才愿意同她說這些。
    馬車已經繞回盛府,顧青林摸了摸她的臉,又意味深長掃過她身上的官服,她似乎喜歡當官,可以后總歸還是要脫下這身官服的。
    —
    盛皎月覺得今天被顧青林纏住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至少太子送的那樣首飾被他帶走了,不用她小心翼翼找地方扔掉。
    她剛回府被哥哥請過去用膳。
    先前聽說哥哥已經能站起來還很高興,可這幾回她見到的都還是坐在輪椅里的哥哥。
    哥哥話不多,聽聞她這兩天沒睡好,給她送了助眠的香石。
    盛皎月拿到香石,也沒哥哥是如何知道她睡不好這件事,可能這就是雙胞胎之間的心有靈犀。
    盛清越在妹妹離開前,摸了摸她的頭發,看著她的眼神深深,“回去好好睡一覺吧!
    過不了多久,就能以三小姐的身份將她送走。
    京城是非之地,她身邊又都是豺狼虎豹。
    早走為好。
    盛皎月睡前點了香石,倒真的做了個美夢。
    上輩子,七皇子暴斃之后。
    父親就知道事情不妙,將哥哥接了回來,還要將她嫁出去。只是還沒來得及送她成婚,皇帝就駕崩了。
    后來的事情,就不受她的控制。
    她夢見自己見到了父親為她尋的未來夫君,不是程家的小公子,而是名模樣俊秀的青年,家中行商,身世清白。
    不是鰥夫,也沒有陋疾。
    盛皎月原想著就這樣罷。
    嫁了人遠離紛爭,于是她稱病請了假,按照計劃再過上半個月就該稱她病故。
    已經把持朝政的太子殿下,從那個時候起就不對勁。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透了他們的把戲,自她稱病之后日日來盛府探病,還帶了太醫親自為她治病,揚言治不好就將太醫的頭給斬了。
    太子捏著她的下巴,拇指緩緩移動,落在她的頸間,漫不經心捏了捏她后頸的白肉,“連個傷寒都治不好,你們盛家也就走到頭了!
    她想“死”都沒死成。
    反倒是他父親幫她找的未來夫婿得了病,歸家后竟是奇跡般的好了,不久之后就娶妻生子。
    盛皎月這場夢醒,剛好天亮。
    府上大清早就開始在忙碌,底下人忙的不可開交,長廊和屋檐底下都掛滿了紅綢緞帶,燈籠都換成了新做的。
    二房的五妹妹要成婚了。
    年前定的親,再過半個月就要成婚。
    府里提前準備布置,熱熱鬧鬧辦喜事。
    盛皎月讓云煙去庫房里挑了幾樣好東西,又添了五百兩銀子做紅包,她一并帶到四妹妹的院子里,當作她的新婚禮物。
    女孩子,還是要有些銀子傍身才好。
    盛皎月剛踏入五妹妹的院子,遇上了盛清寧。
    冷漠的弟弟,見了她難得沒有甩臉色。
    盛清寧直白盯著兄長的臉,上上下下的審視打量,絲毫不知尊重二字要怎么寫,他說:“哥哥,你瘦了!
    先前臉蛋圓乎乎的,下巴都肉肉的。
    那樣才好看。
    也許是官場勾心斗角。
    哥哥是個笨人,吃虧是常事、
    如此才瘦了。
    盛皎月本不想搭理不喜歡自己的人,也沒有多余的空閑去討好一個對自己有意見的人,但是忽然間她想到有件事倒可以找他幫忙。
    于是她先讓云煙將備好的禮給五妹妹送了過去,她則將盛清寧叫到一邊,咳嗽兩聲,“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盛清寧:“?”
    盛皎月正經問:“風月樓里的漂亮小倌,貴不貴?”
    若是不貴,她可以幫太子找一個。
    這樣太子就不會來糾纏她。
    盛清寧看著兄長的目光頓時微妙,逐漸從惡心到復雜,心里竟然毫不意外,仿佛他孱弱不能自理的嬌貴哥哥就是喜歡男人才正常。
    但是他怎么能去找青樓里的男人呢?
    什么東西也配碰他?
    盛清寧說:“沒有!
    他冷嗤:“哥哥真是不挑!
    說完,盛清寧就怒氣沖沖的離開。
    留下盛皎月一人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又冒犯了陰晴不定的弟弟。
    —
    盛府忙著準備五小姐的婚事。
    期間太子又送了不少東西過來,盛皎月依然像之前那樣讓云煙扔了又或者是直接埋了,一樣都沒有打開看過。
    太子的心意,她敷衍自成一套。
    衛璟問起來,盛皎月能眼睛都不眨說喜歡。
    每次問,她都是——
    “好看的!
    “喜歡的!
    “謝謝殿下的一片心意!
    話說的很漂亮,把人哄得分不清東南西北。
    上回被太子發現她扔了東西后,她做這件事就萬分小心,都埋在院子里的海棠樹下充當肥料。
    不過總有露餡的時候,太子知道這件事時,氣的都笑了。
    每次見她眼神無辜看著自己,面不改色說東西好看她很喜歡。
    因而才相信了她的話,沒有懷疑過她。
    不料想,她顯然做慣了陽奉陰違的事情。
    把他當成傻子在哄。
    連著幾日,東宮沒有派人來盛府。
    盛皎月沒覺得不習慣,以為太子對她的新鮮勁已經過去,可能發覺自己重新喜歡上女人了。
    變故發生在五妹妹大婚的前幾天。
    父親毫無征兆被抓了。
    盛暄因貪污受賄被人揭發告狀,圣上當即讓人將盛暄關押大牢,案子移交大理寺,等候發落處置。
    大理寺卿是裴家旁支的人,皇后娘娘的侄兒。
    盛皎月想見父親一面都難,剛到大理寺門前就被人趕走,說是朝廷重犯,不得私下見面串供。
    不過她花了些銀子,還是探聽到了消息。
    父親在牢獄中被人用了私刑,手指頭斷了兩根,雖然已經被接了回去,但人還是遭了大罪。
    盛皎月不得已去東宮求情。
    想要借太子的顏面去見她父親一面。
    曹緣嘆著氣走到她跟前,太監說話聲音總沒有那么好聽,“盛大人,太子這兩日正忙,您要不過幾天再來?”
    什么正忙。
    太子是還生著氣呢。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