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65章 第 65 章
    夢里面, 她穿著整齊板正的月牙白錦袍,深冬大雪,外罩雀翎斗篷, 兜帽邊有層雪□□致的狐貍毛。
    她的臉看著憔悴蒼白, 已經是強弩之末,依然倔強撐著那口節氣,挺直的腰板如松柏, 拖著沉重的步伐,抬步邁過門檻緩緩走入宮殿。
    衛璟看見了她被丟進天子床帳中,看見她原本還鎮定的臉逐漸泛起慌張, 他的拇指陷入少女柔軟的面頰, 另一只手惡狠狠扯開了她的衣裳。
    衛璟看見了她的眼淚,然后如疾風驟雨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吮去她的眼淚,心里叫她別哭, 嘴上卻什么都沒說。
    衛璟覺得夢里的人像他又不是他, 若是他在很久之后識破她的騙局, 看穿她的身份,一定不會對她客氣。
    一定會給她難以忘記的教訓。
    衛璟扯回了神思, 眼前的人也板著小臉, 故作出來的冷淡反倒給她添了幾分楚楚動人。他其實只是想見見她, 和她說說話。
    等見了人, 就忍不住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衛璟原來是想送她幾對耳墜, 后來才想到她應當是沒有穿耳洞的。
    她的耳朵也好看,耳垂圓潤軟白, 觸感應當也是軟彈彈的。
    衛璟也沒想逼她, 拖著懶聲說道:“你若實在不肯就算了!
    盛皎月敷衍發出個嗯字, 覺得太子真是好生難纏,心血來潮,想一出是一出。
    東暖閣被日頭直曬,唯獨開了扇小窗。屋子里有些燥熱,盛皎月身上的皮膚都變得微燙。
    她是既怕冷又怕熱的嬌氣體質。
    她忍不住靠近窗戶的方向,就著外頭涌進來的習習涼風,身體松快了些。
    衛璟抬手捏住她的耳朵,沒用什么力氣,他的指腹是有點粗糙的,老繭粗糲,磨著她的皮膚。
    一時走神,將心里話說了出來。
    “倒是可以穿對耳洞!
    太子瘋了,盛皎月一聲不吭默默地想。
    連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
    盛皎月懶得理太子這種瘋言瘋語,安安靜靜裝個聾子,等他自己說完就好了。
    “我送你的禮物可都收到了?”
    “嗯!笔ㄔ虏坏貌淮蚱鹁駚響端,其實除了那只籠中鳥,其余的東西她看都沒看過。
    太子這雙漂亮勾人的眼睛輕輕一瞇,“喜歡嗎?”
    其實盛皎月連他讓人送來的盒子里面裝了什么都不知道,她眨眨眼,如今在太子面前撒謊也能做到面不改色,敷衍的不能更敷衍,“喜歡的!
    這三個字,一字一頓,吐字清晰。
    若是對上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眸,根本看不出她在說謊。眼神誠懇,滿是真心。
    衛璟對著她的雙眸,意味深長的眼神靜靜落入她眼中,見她臉都不紅的扯謊,竟覺得有幾份好笑。
    長進不小。
    都能一本正經的說謊了。
    若不是曹緣將被她隨手扔在路邊角落里破到不成樣子的盒子,他都要被她誠摯的眼神蒙騙了過去。
    盛皎月當初在畫舫的船艙里和他說的那些拖延之詞,都是哄他的,用來騙他的。她怕自己的謊言被男人看穿,抿直唇瓣:“很好看,很好用,殿下有心了!
    衛璟扯起嘴角,淡淡的笑意稍縱即逝,“你喜歡就好,明天戴上給我瞧瞧!
    盛皎月并不知道太子后來將她讓人扔掉的盒子又給她原封不動的送回,東西讓云煙收了起來。
    盛皎月愕然,這會兒才有點頭痛。
    太子從來就沒送過她什么正經玩意。
    她不好點頭答應,但抬眸迎著男人深幽的眼神又不好說拒絕的話,僵硬點點頭,“好!
    衛姒有事來找皇兄,意外撞上了還沒離開的少年。
    她驚喜萬分,眼巴巴盯著少年的臉,把他盯得臉紅了還不知收斂,殷勤湊過去,“盛公子,我聽皇兄說你現在在吏部做事情,很忙,我也不敢貿然打攪你!
    公主噘著嘴,“其實我很想你的,我這么久沒去找你,你不會生氣吧?”
    盛皎月對公主是有好感的,公主性格溫和好相處,不像太子反復無常又深不可測,總是做些叫她難堪的事情。
    她面色微紅,也不知是被太陽曬出來的,還是被瞧見公主才紅了臉。
    “我不生你的氣!甭曇魪娜轀睾。
    衛姒知道他脾氣素來都好,不生氣才是在情理之中,她每次見到他,就忍不住像小時候那樣給他喂吃的,張口就問他餓不餓?
    盛皎月羞澀搖頭,軟著聲同她說自己不餓。
    衛姒不信,當她是不好意思。
    公主轉身居高臨下吩咐宮女去小廚房備些膳食,還要些偏甜的糕點。
    盛皎月羞怯之余又有些惆悵,同為一母所出,為何公主如此體貼善解人意,太子殿下卻總是那么兇呢?冷酷的惡劣。
    若是她真的是個男的就好了。
    這樣就能娶公主了。
    上輩子公主就待她很好,帝王生性就霸道,性格多疑,嫉妒心重?傆X得先前和她走得近的男人都喜歡她,壓根不讓她穿著女裝光明正大出現在外面。
    他自己倒是喜歡她穿裙子畫淡妝。但是決計不會讓外面的人看見。
    所以有時帝王心血來潮帶她出宮一趟,都會將她攏的嚴嚴實實,一定會戴好帷帽。
    她能見到的外人,除了公主,剩下的人就真的不多了。
    如果她是男子,也是很愿意娶公主這么好的姑娘為妻。
    衛璟冷不丁在她耳邊問:“你在想什么?”
    盛皎月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在想怎么娶公主這事,她搖頭說沒什么。
    太子非要打聽個清楚。
    盛皎月也惱了,硬邦邦扔出幾個字:“公主真好,我都想娶她了!
    衛璟揚起峰眉,眼尾輕輕上挑,一反常態,輕描淡寫,“你去同我母后提吧,日后也可以叫我一聲哥哥!
    床上也可以喚得。
    盛皎月沒聽出陰陽怪氣,但依然認為太子不安好心。她忍著不作聲。
    太子明知她“不舉”,竟也忍心讓他妹妹跳火坑?莫非是太子存著日后她成了他的妹夫,更好親近的心思?
    真是可怕。
    衛璟還不知道短短片刻她已經想了那么多,他嫌衛姒礙眼,叫曹緣把她送回文選司。
    衛姒不肯,非要跟過去。
    衛璟連妹妹都防著,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畫面和諧,盛皎月的話都變得多了些。
    他命令曹緣一定要把人送到,然后又叫邢坤攔住衛姒,不許她跟過去。
    邢坤傷好就被罰了,這兩天才重新當值。
    他擋住衛姒,“公主,您請回吧!
    衛姒打也打不過他,在邢坤面前無理取鬧又沒有用,她氣的跺腳。
    邢坤護送公主回宮,紅墻碧瓦,檐翹高飛。他握著長劍,望著宮外的天色發了會兒呆。
    表情凝重,深思熟慮。
    邢坤見識過帝王的獨占欲,不過——
    那個人……確實也招人喜歡。
    那些男人,誰又敢說對她真的一點多余的心思都沒有呢?
    每當邢坤想起上輩子發生過的事情,就忍不住皺眉。
    惟愿今生她不要再生那樣重的病。
    她被小郡主害過一次,又積郁已久,加上那場來勢洶洶的肺病,最終落得藥石無醫的下場。
    她過世的很長一段日子。
    帝王都沒有上朝。
    病倒床榻,起不來身。
    邢坤回過神對公主說:“公主還是聽殿下的話,總是為你好!
    衛姒不領情,叫他滾。
    —
    盛皎月這日回了府上,不情不愿讓云煙將東宮送來的東西拿過來。
    云煙將丟在庫房角落里的兩個盒子拿到她眼前,盛皎月擰著眉,不解的問:“怎么有兩個一樣的?”
    云煙張嘴說:“這兩個都是首飾盒,裝了兩套金翠頭面!
    盛皎月看著其中一個摔破了的檀木香盒,心里已經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她讓人偷偷摸摸扔掉,怕是讓太子發現了。
    所以他才會又送了份一樣的來敲打她。
    盛皎月想到今早在太子跟前面不改色撒謊,渾身不自在。
    他也并未戳穿她的敷衍把戲,就那樣靜靜看著她的笑話。
    眼不見心不煩。盛皎月又讓云煙重新收了起來,連著礙眼的裙子。
    她又問:“那只云雀呢?”
    云煙說:“您讓放了,他不肯走,飛回來后就讓底下人好生養著了!
    盛皎月嗯的一聲,撇嘴輕聲道:“別讓我瞧見!
    云煙記得姑娘很是喜歡這些漂亮的小動物,那只云雀也是頂好看的,羽毛光澤鮮亮,雀中西施。
    她雖不解,卻也點頭:“好!
    盛皎月照著慣例去當值,偶爾和上峰旁敲側擊調任的事情。
    她在文選司待了也有幾個月,雖說還沒滿一年。但人緣尚且不錯,做事勤懇,若是想要調往地方,應當也是搶手貨。
    上峰眼睛一瞇,“等過了今年的冬,蘅城還真就空出了個職位。你若真的想去,到時候我幫你想想辦法!
    盛皎月總算看見了一絲生機,她低聲道謝。
    不過才剛入夏,離冬天還有好幾個月。
    她嘆氣,如此一來,她還得敷衍太子幾個月。
    不過太子應該好騙,鬼扯兩句他都信了。
    等到晌午,曹緣又來了文選司請她過去陪太子用膳。
    盛皎月在心里不滿的嘀嘀咕咕,太子又不是三歲小孩了,怎么還要人陪他吃飯呢?兩個“男人”面對面吃飯很好看嗎?
    她真是不理解。
    不過東宮的午膳確實豐富,味道也好,還都是她愛吃的菜。
    吃飽過后,盛皎月正要告辭,衛璟不慌不忙開腔問:“不是喜歡我送你的禮嗎?怎不見你戴上呢?”
    盛皎月心想你竟然有臉皮說,她忍耐道:“您送的我都用不上!
    衛璟懶洋洋靠著身后的圓椅,手臂漫不經心搭在檀木扶手,拇指輕點,說話低沉:“明兒戴上那串白玉石嵌珠的項鏈給孤瞧瞧!
    盛皎月不從。
    衛璟點頭,好脾氣對她笑:“既然送寶貝也討不到你的歡心,那就算了!
    盛皎月心頭一跳,果不其然,下一瞬就聽男人懶聲說:“我也不必費盡心思討好你,你今夜就直接在東宮住下!
    盛皎月捏緊手指,氣鼓鼓道:“殿下,我真的很喜歡的,我會戴上的!
    太子真的瘋了。
    把她當女的看。
    大瘋子。
    盛皎月在第二天戴上了這串嵌珠的項鏈,她穿了交領對襟長衫也不管用,夏天的衣裳都太單薄,珠子是翠綠色的,襯的皮膚極白,但是相當顯眼。
    她只能穿了件罩衫遮掩一二。
    到了文選司頂著同僚們好奇的眼神,紅著臉解釋:“我皮膚經不得曬,會過敏,今天日頭大,只好如此擋擋!
    也沒有人懷疑。
    這位盛家的小公子,在他們眼中一向孱弱。
    盛皎月只想熬過早晨,等到了正午去東宮給太子看過就立刻拽下來,扔得遠遠的,這回一定不會再被他發現。
    她蹙著眉低頭忙著抄書,黃大人領著人進來,說內閣的程大人找她。
    盛皎月茫然,她不認識內閣的什么人。
    等程大人走進屋子,她看清楚了來人的臉,才知道他是誰。
    勤勤懇懇掙功名的程家小公子,程離彥。
    程離彥早就想來找他,他還沒從這對兄妹倆竟然長得如此相像震驚中走出去,眼前的人怎么看都覺得很熟悉。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