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 56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56章 第 56 章
    馬鞍皮革冷硬, 時間久了,磨得生疼。

    皮糙肉厚點的尚且覺得還好,像他這樣嬌生慣養的小公子吃不消這種苦。

    果不其然, 衛璟聽見了他假模假樣的拒絕, 少年站在他跟前只到他的肩膀, 聲音輕輕地, “沒破皮的,也不疼!

    衛璟黝黑沉眸盯他良久,兩道目光猶如穿透心底的利箭,叫人無所遁形的深沉犀利。

    盛皎月迎著男人的眼神, 很刻意的強調:“我堂堂頂天立地的男兒,沒有這么嬌氣的!

    不知她說的哪句話逗笑了太子,男人的嘴角緩緩上揚,輕微上翹的弧度給他冷淡的臉龐增添幾分柔和。

    衛璟挪動視線, 不著痕跡落在他的小腿,不打算給他留面子,直言不諱:“你的腿在發抖!

    站都站不穩了。

    平日里又鮮少騎馬, 出行都是馬車。

    盛皎月被他噎的無話可答, 沉默半晌,她無奈應付敷衍他說:“我一會兒回去看看!彼诙I鈴般補充:“應當沒什么事!

    大腿內側確實疼, 頂多是發紅,會自己消下去的。

    太子扶著他的胳膊, 大庭廣眾下似乎毫不在意被別人看見他們在拉拉扯扯, 若無其事對他說:“長進了,方才跑了有五圈!

    盛皎月聽不出來太子這是真的在夸獎她, 還是拐著彎的諷刺嘲笑她。

    不能怨她總是想多, 實在是太子說話常常陰陽怪氣的, 琢磨不透。

    五圈對他們而言不算什么,盛皎月先前見過太子和裴瑯跑馬,圍獵場的林子極大,兩人從黃昏比到天黑。

    衛璟低眸觀察著他的臉色,剛從馬背下來,面若映桃花,白里透粉,生動誘人的純熟。他的額前貼著細汗,櫻唇微張,氣息有些急。

    少年在發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衛璟有些不滿,和他說話也能走神?也太沒將他放在眼里。

    男人抬手用指骨碰了碰他的臉頰,涼颼颼的溫度貼著他的皮膚,一下子叫他清醒回神。

    “在想誰?”

    盛皎月打了個哆嗦,堪堪避開太子的拇指,她低著頭,說:“沒想什么!

    圍獵場里還是熱鬧。

    聽聞七皇子打了頭狐貍回來,當場用箭矢捅穿了狐貍的喉嚨,放干了血后剝皮抽出狐貍毛。

    七皇子特意將清洗干凈的狐貍皮毛送到圣上面前,話噎說的很漂亮。將圣上哄得心花怒放。

    圣上這回圍獵也帶上了張貴妃陪駕,張貴妃十幾年來盛寵不衰,三言兩語又將圣上的心情哄得更好了幾分。

    太子和皇后與之相比,實在過于不顯眼了。

    也難怪人心惶惶波動,這儲君之位花落誰的手里也未有定論。

    依照圣上對七皇子和張貴妃的偏愛,廢太子也不是不可能。

    眾人心中各有猜疑,嘴上把門牢牢的。

    盛皎月遙遙望向七皇子將圣上哄得心花怒放的畫面,心情復雜。太子確實一直都未得帝心。

    小時候在太學念書,張貴妃每日親自將七皇子送到太學門口,傍晚也親自來接,有時御書房的太監也會提前來太學接到七皇子,說是圣上要考考皇子。

    太子總是獨來獨往,皇后從不過問,圣上也不會過問。

    衛璟冷眼注視著他的側影,他盯了老七多久,衛璟就盯了他多久。

    一聲低問打破了她的神思。

    “衛頡很好看嗎?”這個聲音微微發寒,短促冰冷,明顯不悅。

    盛皎月心頭一凜,她對太子的情緒總是敏感些,聽的出來他是不是生氣了。

    她搖搖頭,撒謊道:“我只不過隨便看了看!

    男人沉默,隨即嗤笑,似乎一點都不買她討好的賬,聲音發寒,“我問你衛頡好看嗎?”

    盛皎月聽得出太子氣的不輕,語氣淡漠之極,越是生氣就越聽不出起伏。

    太子是個很小氣的人。

    心眼很小,肚量也很小。

    這個男人的控制欲,總是比別人恐怖,叫她覺得受不了。

    盛皎月不由回想起往事。

    困在深宮里的日子并不好過,行動受限,還不知道暗處有多少人在監視她。

    宮女伺候的小心翼翼,進出寢殿從來都不敢抬頭向上看。

    太監,除了曹緣,她見不到其他的太監。

    帝王不會叫她和別的男人朝夕相對,即便是殘根的、算不得男人的太監也不允許。

    她性子好,不是將她拿捏活不下去,都尚且能忍。

    可能就是太好的性格,才叫男人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

    日子閑得發慌,無事可做。就只能去找三公主,不過十次出門有八次都要被邢坤找各式各樣的理由拒絕。

    邢坤就像個沒有任何感情的人,只忠心于帝王,無論她要做什么。

    邢坤都會說要先去請示陛下。

    她只有和三公主湊在一起時,才是快樂的。心情放松,眉眼舒展,不用擔驚受怕。

    三公主人緣好,宮里來來往往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小姑娘。

    她和同齡的小姑娘仿佛有說不完的話,平時羞澀安靜,但和她們就有不少的話,也不吝笑容。

    三公主每回見她都要夸她漂亮,喜歡打扮她。好看珍貴的裙子,和做工精美的金銀首飾,往她身上堆。

    哪有女孩兒不愛美呢?她也是喜歡的。

    她對她們笑,讓帝王看見了。

    小氣巴巴的男人從那兒之后就不怎么讓她找三公主。

    盛皎月只敢暗戳戳和他鬧脾氣,夜里睡覺背對著他,卻讓他拖著腳踝拽回懷中,他大抵還是不滿,“生氣了?你都沒這樣對我笑過!

    她裝作聽不見,帝王就伸手捏她的耳朵,力道也不大,又從捏改為輕輕地揉,叫她耳根子發軟。

    “又裝小聾子?”

    盛皎月悶著聲,“我困了,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下回不讓你去找衛姒了,我總覺得她還喜歡你!

    盛皎月氣的臉都紅了,掀開被子,瞪圓了眼睛看他,“你少胡說!

    帝王直視著她的眼睛,“你心里清楚!

    盛皎月說:“那我也喜歡她!

    她說的氣話,叫她狠狠吃了苦頭。

    男人的拇指堅硬,搭在她的雙膝,腕上稍微使了點力氣,輕易將她的膝蓋往外推開。滾燙攝人的氣息落在她的后脖頸,看著她的肌膚一點點變粉。

    聲音低。骸翱茨忝魅者有沒有力氣去找她!

    總歸,這個人吃醋,是不太好敷衍的,斤斤計較。

    非得從你身上討回來。

    盛皎月回過神來,覺得此刻太子冷冷質問她七皇子長得好不好看的語氣,和那時他吃三公主的醋時,是差不多的。

    她不太想惹太子,至少現在的太子看起來還很溫和。

    對她也還算有分寸。

    她說:“七皇子沒有殿下好看!

    這也確實是實話,七皇子雖然樣貌也不差,但是看著有些刻薄陰沉。

    衛璟的臉色因為他這句話好了些許。

    盛皎月松了口氣,打算回自己的營帳看看腿上的傷,上點活血化瘀的藥膏。

    她思忖著離開的借口,太子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走吧!

    盛皎月不太愿意跟著太子,他為何不去圣上面前多走動呢?反倒來和她這樣無關緊要的小角色湊在一起。

    不過又想了想,太子應當不屑于去討好圣上。

    他心氣高,骨頭硬。

    運籌帷幄,恐怕有些事情已經籌謀了很多年。只等著打他們措手不及。

    盛皎月記得七皇子是太子親手殺的,還是當著圣上的面殺掉了他最愛的兒子。張貴妃被嚇瘋了,眼里恨得滴血,撕扯著上前要與太子拼命。

    自古爭權就是你死我活,成王敗寇。

    盛皎月往自己的營帳方向走,被太子拽了回去,“走錯地方了!

    她眉心發苦,委實想不通這段時日太子怎么就粘上了她似的,好像處處都在和她過不去。

    盛皎月說:“黃大人那里有藥!

    衛璟挑眉:“我那兒也有!

    江桓有事來找太子,正巧在外候著。

    他身邊的裴瑯眼睛更尖,遙遙走來的兩個人,一眼看穿太子身旁的就是他念著要打暈帶走的盛清越。

    裴瑯因為沒能將他順利帶走,把回邊城的日子往后推遲了半個月。

    他實在是忘不掉這張漂亮會騙人的臉,做夢也記著。

    他的夢,既下流又有欲色。

    夢中的人,聽話的不得了。

    眼中似含水般瑩潤,燦若芙蕖的容貌,笑起來亦是純純的楚楚動人。

    尤其是,夢里的他,穿著水紅色的衣裙。

    就是裴瑯送給他的那套,胡姬愛穿的裙子,衣不蔽體,露出雪白的胳膊,和纖細筆直的腿。

    裴瑯覺得邪門,賊心不死還在琢磨著怎么把人搶走。

    這事原本不難,但是在太子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些困難。

    太子護食一樣護著他,他若搶人不好交代。

    裴瑯看見少年,渾然忘記上次做過下.藥這種卑劣無恥的事情,小將軍笑容燦爛同少年打招呼,“盛大人,怎么臉色不太好?”

    盛皎月看見裴瑯不由想到上次的事情,身體往后側避了避,應了個聲,沒有好臉色。

    衛璟蹙眉:“你怎么敢來這里?”

    裴瑯笑吟吟說:“我今日是江大人的隨從!

    江桓沒聽他們兩人在說什么,眼睛直勾勾盯著盛清越,覺得才幾天不見,他怎么看上去順眼了些?

    江桓還覺得身邊的人都不太對勁。

    圍著他團團轉還不自知。

    就和……

    和他們以前念書的時候差不多。

    說是排擠,但每個人眼珠子都還舍不得從他身上拿下來,恨不得貼到他身上去聞他的味道。

    江桓心浮氣躁,語氣不大好的質問他:“你怎么又跟著太子?”

    盛皎月心想她也不愿意,是太子非得纏著她。

    當著太子的面,這話又不好說。

    江桓咽了咽喉嚨,冠冕堂皇的說:“你跟著我來,別纏著太子了!

    衛璟聞言,冷冷地說:“江桓,是我叫他來的!

    江桓一點點擰起眉頭,倒也沒再多話、

    其實他只不過是想和盛清越私下多待片刻。

    盛皎月不理裴瑯,但是小將軍相當固執,不急不緩走到她身側,微微偏過頭好像是特意在她耳邊說話,怕被別人聽見,他悠悠的語氣就像在看熱鬧,問她說:”盛大人,你下面是沒有的嗎?”

    盛皎月臉色霎時變白,她覺得小將軍是故意侮辱她。

    裴瑯的目光若有似無從她身上掃過,“改日有機會,盛大人可得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本錢!

    盛皎月被他的話氣白了臉,遲遲不語。

    衛璟知道他討厭裴瑯,隨便尋了個借口把裴瑯打發走,隨后把人拉到自己的營帳內,叫他把褲腿掀到腿根。

    盛皎月找了各種借口推脫,一會兒說不疼,一會兒又說沒有磨破皮。

    衛璟冷眼看他找蹩腳的借口,他似笑非笑的,“大腿給我看看,不就知道怎么樣了嗎?若沒傷著自然是好,傷著了再上藥!

    衛璟說完還故意往前了兩步,濃烈的氣息朝她逼近,迎面撲來的冷攝叫她透不過氣,她往后退,后腰不小心撞上桌面,身體自覺往后仰了仰,“沒紅的!

    “我看看.”

    “真的沒有!

    衛璟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扔了瓶藥給他,“這是化瘀的傷藥!

    盛皎月接過藥瓶,磕絆的不知該說什么好。

    —

    連著七天圍獵,盛皎月都藏在營帳里沒怎么出去露面。

    怕遇見程離彥,又怕出了什么意外事故。

    不過營帳環境艱苦,洗澡對她來說成了件格外困難的事情。

    忍到第三天,她就有點忍不下去。

    春天過去,已經迎來了初夏。

    天氣還算不錯,白天烈日高懸,到了夜里也不是很冷。

    他們都是在營帳外用冷水澆過身軀,稍作清洗。

    盛皎月哪敢這樣做,她連外衫都不敢脫,每日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墒巧砩系囊路钟悬c臭了,她這人也有點潔癖,總覺得自己身上的味道不對勁。

    她很想洗澡。

    哪怕是簡單擦個身子,換套干凈衣裳也成。

    可她和太子住在同一個營帳,唯恐擦身體的時候太子忽然進來,那可就大事不妙。所以一直憋著忍著,這會兒是真的有點忍不下去。

    盛皎月委婉同太子說她想沐浴更衣,好聲好氣詢問他能否將營帳借用給她半個時辰的時間。

    太子撩起眼皮,眼神略有些意味深長,“你洗就是了,我又不是外人!

    盛皎月忍了忍,“我…我天殘,有些害羞!

    太子淡淡哦了聲,“你有的,我也有,不會多瞧你!

    他彎唇緩緩露出個復雜的笑意,“除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盛皎月心里咯噔,勉強提著笑,“沒有的!

    太子點頭,仿佛很信任她說的話,“孤自然是信你的!

    洗澡的事情,還是未能解決。

    盛皎月都快愁死了,咬咬牙想了想,若是實在走投無路,就大半夜趁太子睡著偷偷溜去河邊洗個澡。

    她已經夠覺得煩。

    顧青林也還要來煩她,這幾日他倒是忙碌的很,左右逢源,世故圓滑,和各種人打交道,還在圣上面前討來了好臉色。

    春風正得意,怎么還想的起來她呢?

    顧青林叫她過去,說想要見她。

    盛皎月不理。

    顧青林就親自找上門,趁著無人注意,把她抵在身后粗糙的樹干,神情專注垂首打量,翻云覆雨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貼著她的皮膚,“皎皎!

    靠得太近,盛皎月的臉燒了起來,又紅又白,“世子,你自重!

    顧青林的手掌罩著她腰間,眼眸漂亮陰晦,他緩緩抬起頭,從容淡定的說:“你哥哥明日就到京城了!

    盛皎月詫異,他是怎么知道這么多?

    顧青林看著她的眼,有些于心不忍說重話,可是哄著她說好話又沒什么用,他對這張臉愛不釋手,對這個人也是難以割舍。這輩子非她不可。

    她就是他的妻子。

    未過門的妻子也是妻子。

    顧青林壓低聲音在她耳側,“既然如此,我們的婚期就可以提前了!

    原打算給她兩年的自由日子。

    現在看,這兩年也可省下。

    顧青林只想快些讓她成為自己的世子妃,免得夜長夢多。

    他會好好待她,此生也只要她一個世子妃。

    “下個月的初八,日子就不錯!

    “你不要發瘋!笔ㄔ潞粑蓙y。

    顧青林笑了笑,“乖乖當我的新娘子!

    嫁衣之前就給她送了過去,頭面首飾還在雕琢,等做好了也會一并送上。

    顧青林很想親親她這張看起來糯嘰嘰的臉,怕她又惱,才沒動手,他撫摸著她的烏發,“小世子妃!

    盛皎月面紅耳赤,“我不是。!”

    她要做官,她要自由的生活。

    顧青林見她氣急臉紅,也覺得怪有意思,粗糲的指腹蹭過她嬌嫩泛粉的面頰,“到時讓太子做我們的證婚人!

    盛皎月拿他沒辦法,沒想到世子竟然如此神經,怎么就非她不可了呢?

    她楚楚可憐看著他哀求道:“你不要娶我好不好?我還不想嫁人!

    顧青林看著少女發紅的漂亮眼尾,嘖了聲,“小世子妃,別對我做出要哭不哭的神情,免得我禽獸起來嚇著你!

    盛皎月推開他,她不會嫁,逼急了她就逃離京城隱姓埋名過日子。

    顧青林像是會讀心,”跑了我就殺了你哥哥!

    她握緊拳頭。

    顧青林慢悠悠平鋪直敘,“你有能耐就跑到我這輩子都找不著的地方,真叫我揪出來,我叫你一輩子都出不了侯府!

    侯府世子,也有一套叫人聞風喪膽的手段。

    盛皎月裝聾作啞氣呼呼跑回營帳,拿上干凈衣裳,趁著天黑,夜深人靜無人時,偷偷溜去不遠處的河邊。

    她小心翼翼觀察了四周,確保無人才敢脫了衣裳。

    還是謹慎,沒有脫光。

    留了件小衣和寢褲。

    寬松褲腿向上卷起,她用濕毛巾給自己擦了擦身體,抬手解開發髻上的簪子,烏發如墨散開,她站在夜色里,清亮如明月。

    江桓嫌那邊篝火太吵。

    他又被灌了許多酒,胃里實在難受,找了托辭跑出來轉悠吹風。

    冷風追皺他的心緒,江桓不知不覺間走到了河邊。

    江桓好像看見有人在河里洗澡。

    還是個女人。

    長發及腰,膚色雪白,身材修長勻稱。隔得距離有點遠,少女側臉看起來有些模糊,隱約看得出比畫中的仙女還漂亮。

    江桓恍惚了下,空氣仿佛都是少女身上粘稠濃膩的香甜。

    這香味和盛清越身上的像極了。

    就想貼過去。

    蹭蹭。

    摸摸。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