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51章 第 51 章
    顧青林覺得太子的火氣發的莫名其妙, 懷中的少女緊張的渾身發抖,似乎很害怕。

    不過也是,她膽子本來就小, 經不起嚇。

    若是太子逼的她抬起頭, 就露餡了。

    顧青林其實也繃著心弦,不過他這人能沉得住氣,表面依舊風輕云淡。

    昏黃日光照著她的身影,烏黑的發絲間隙隱匿著少女后頸發白的皮膚, 這小片白的發光的肌膚還有個不怎么顯眼的小紅痣。

    衛璟目不轉睛盯著少女的小紅痣, 總覺得在哪里見過, 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他倒也想看看盛清越的妹妹是何樣貌, 顧青林被迷得神魂顛倒,一門心思都落在她身上。

    即便是侯夫人被他氣的半死, 也執意要娶盛家這個病秧子。

    到底是多美貌天仙。

    “抬起頭來看看!

    盛皎月聽見這句話只想將自己藏的更緊,把臉悶了起來, 緊緊閉著眼睛, 掩耳盜鈴,心想只要她不睜眼太子就看不見她。

    她是不敢抬頭的。

    要出人命的。

    懷里的人顫抖的很厲害, 顧青林知道她害怕, 卻沒想到她怕成這樣。太子若是真知道她身份, 應當也是舍不得要害她的。說不定也會幫她繼續隱瞞。

    顧青林幫她應付, “她不喜歡見人!

    衛璟冷冷挑眉, “孤說抬頭!

    太子的話,竟然是半點用都沒有嗎?

    是不是他平日脾氣太好, 叫他們以為他很好糊弄。

    顧青林沉默了好一陣, 不復方才的從容, ”殿下,是我的錯!

    衛璟眼神冰冷朝他看了過去,顧青林蹙著眉頭,言辭懇切,“殿下,是我不愿讓她見到外人!

    盛皎月被悶得快喘不過氣,臉頰發燙,腦袋發暈,耳根子也是又燙又紅。心臟砰砰砰的快要從胸口跳了出來,提到了嗓子眼,就怕太子咄咄逼人一定要她抬頭露臉。

    衛璟心中了然,他若是喜歡一個人,也不愿意叫她見到除了自己之外的男子。

    他往常很是看不上眼為了女子爭風吃醋的人,等自己心里有了人,與他們也沒什么兩樣,男女都想防著。

    不過即便到了如今,衛璟還是不承認他是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

    只是對他比對其他人多了點興趣。

    不由自主被吸引。

    被那張臉迷得挪不開眼。

    嬌氣又膽怯懦弱的性格,被滋養的過分精貴。

    衛璟瞇眼盯了片刻,漫不經心挪開視線,也懶得為難盛清越的妹妹,免得叫他聽見,有以為他欺負了他的妹妹。

    只不過,衛璟從盛府回到東宮,腦子里還是少女雪白后頸上映著宛如紅梅般的小紅痣,十分明艷。

    到底是在哪里見過呢?

    他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想不起來。

    —

    自打這日過后。

    盛皎月就再也沒有見過太子,東宮也沒有人過來找她。

    太子應該是覺得她不識好歹,不打算再搭理她。

    他身邊少了她這個“眼珠子”,也是少了個麻煩。不用擔心她會不會和父親說些不該知道的消息,也不用再防著她這個小奸細。

    又過去半個月。

    盛皎月遇到了初入官場的第一個麻煩,文選司要做的事情很雜亂,偏偏她的同僚和上峰都不太喜歡做這些細碎的事情。

    所有瑣事都交給她一人來做,即便不該是她的那份也輪到她頭上。對此她并不敢有什么怨言,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

    可中間還是出現了差錯,同僚的文書抄錯了。

    尚書大人又是個眼中看不得釘子的人,要求格外嚴格,正巧來文選司轉了圈,發現他們不是逗鳥就是看些閑書,不務正業,敷衍至極。

    尚書大人勃然大怒,覺得他們玩忽職守,不好重罰,卻也不會輕飄飄就放過。尋了抄錯書的由頭,要懲治他們。

    盛皎月沒想到她會被人推出去頂鍋,“這些資料全是由盛大人抄寫編撰,事情多了,出現紕漏也在所難免,還望尚書大人海涵!

    尚書大人本就不喜歡她,居高臨下冷冷盯著她了許久,“你若是不想做這份差事,多得是有人想做!

    盛皎月低聲妄圖解釋“我……”

    尚書撂下茶杯,“你還想狡辯不成?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最討厭錯都不敢認,只敢為自己開脫的人!

    沒有責任,不講擔當。

    盛皎月有苦說不出,打消了解釋的念頭。這里沒人會幫她說話,她不僅是資歷最淺的,還是性格最怯懦,最好欺負的那個人。

    尚書臨別前罰她將抄錯了的文書重新抄寫五十遍。

    盛皎月在心中叫苦不迭,還不能發牢騷。下午什么事都沒做,盡顧著抄書,屋子里正對著陽面,燦爛春光透過窗戶灑進屋子里,皮膚都被暖烘烘的太陽曬得發熱泛紅。

    不一會兒,她的額頭就起了汗,今早天氣涼,她穿的又多,沒多久就汗流浹背,最里面單薄的小衣應當濕透了。

    她抬手用袖口擦了擦額頭的細細汗珠,皮膚發膩般微微泛紅。凌亂散落的碎發被汗珠打濕,潮濕細膩。

    盛皎月抄到天色變暗,也才只抄了不到五遍。她的手腕早已發酸,腿腳長久站立已經開始發麻,她抬頭往外看了兩眼,嘆了口氣,打算繼續抄。

    尚書大人說她沒抄完之前不許回去。

    宮里已經到了下鑰的時辰,同僚們依次離開。書房也要上鎖。

    盛皎月迫不得已挪到外邊去抄,叫人幫她搬了張桌子,借著寂寥搖晃的燭光埋頭抄寫。

    月色微涼,夜里風是冷的,月光好似也是冷冰冰的。

    她里面打濕了的衣裳又干了,冷風吹過,渾身都涼颼颼的,叫她覺得顫栗。

    文選司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太子的耳朵里。

    宮中到處都是太子的眼線,有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他。

    曹緣在看過太子的臉色后,小心翼翼提起盛公子的事情,酌情渲染說道“盛公子性子天真,在文選司吃了點虧,如今人還沒能回去!

    衛璟也不意外他會被人欺負,先前在太學念書時就總是吃虧。

    那樣懦弱的性格,薄薄的臉皮,怎么算計的過其他的人精?叫人欺負的連被方向都找不著。

    “你和我說這些做什么?”衛璟冷下臉,“我為何要去管他的死活?”

    曹緣抹了抹額頭的冷汗,“是奴才多嘴!

    衛璟心神不寧,似乎是有火在心頭燒起,他問“他現在人在哪兒?”

    曹緣低聲道“還在文選司里抄書。抄了半天了,連飯都沒吃上一口,真就怪可憐的!

    衛璟嗯了聲,過了許久,男人冷冷吩咐道“把他叫過來用膳!

    曹緣點頭“是!辈贿^他忽然間想起個事,猶豫半晌后問道“郡主還在偏殿,說是特意燉了雞湯來見您!

    郡主愛慕太子多年,窮追猛打的,從未死心。

    不過小郡主脾氣不大好,驕縱蠻橫。太子身邊以前有個還算貌美的宮女,只不過是做些端茶倒水的活計,小郡主覺得她長得太好看,私下偷偷給人弄毀容,還不解氣最后還是弄死了。

    小郡主以為自己做的隱蔽,太子卻是知道的,本來就不喜歡她,因這件事更加厭惡她。見面也不大見,總是隨便打發。

    果然太子聽見郡主兩個字,當即皺眉,“叫她回去!鳖D了頓,他補充道:“若是不肯,就叫禁衛軍親自壓她離開!

    曹緣試探性問“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別叫我看見她!

    “是是是!

    小郡主不肯走,曹緣只好讓人去請禁衛軍過來,把人客客氣氣送走。

    盛皎月正是在小郡主大發雷霆的時候被領到偏殿,小郡主認出了他,她雖然不喜歡這個常常在太子身邊打轉的漂亮少年,但這回有求于他,“盛公子!

    “郡主!

    小郡主看著少年的眼神很冷,長得真叫人嫉妒。

    她也聽說了盛清越和太子那些風言風語,難保不會是真的,叫人惡心。

    真惡心。

    她暫且忍著,笑瞇瞇把燉好的補湯交到他手中,“這是我親自給太子燉的湯,勞煩盛公子幫我送進去了!

    盛皎月自是能感受到小郡主對她的敵意,她不打算幫忙,食盒卻被硬塞進手中,“等太子喝完了湯,我就回去!

    盛皎月蹙眉,似乎是沉思。

    小郡主就沒這么低聲下氣和人說過話,覺得他不情不愿的樣子就是不識好歹。盛家遲早要死,屆時她也要親手除掉這個禍害。

    一個男人,非要生得張漂亮的臉蛋。

    曹緣見他被為難,給他解了圍,接過補湯端到屋子里。

    盛皎月則被迫和太子用了晚膳,席間一言未發。

    太子也沒有主動同她說話,沉默無言,君臣分明。

    盛皎月原想用過晚膳就離開,安靜坐了一會兒,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告辭,就忽然間被太子狠狠拽住了胳膊,男人手指比鐵還冷硬,用力掐著她的軟肉,力道狠絕將她扔到了榻上。

    太子呼吸灼灼,溫熱的氣息灑落她的頸窩,濕滑粘膩落在她雪白的肌膚。

    男人拇指彎曲,散漫捏著她的后頸,一點點揉弄。

    膝蓋很過分頂開了她。

    不叫她有合腿的機會。

    他好看的臉上浮著微紅的醉態,今晚并未飲酒,拿捏她的手指溫度也高的不正常。

    補湯里被下了藥。

    還是助興的藥。

    衛璟有些失態,不過大半的神思還算正常,他醉眼朦朧盯著懷里的人,原本已經想放開了他。

    卻在看見他頸后那顆熟悉的小紅痣時,頓住了視線。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