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 4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47章 第 47 章
    盛皎月如遭雷擊, 耳根子被震得發麻,吶吶遲疑吞吐出幾個發怔的字眼“什…什么?”

    臉頰被熏出來的微紅漸次退成蒼白,唇瓣的顏色也漸漸變得淺淡。她的拇指逐漸彎曲, 指尖深深陷入男人的肩頭,用力想將眼前這個快把她逼得窒息的人給推開。

    顧青林面色溫淡,眉眼間沁著難得真心的溫柔。低垂眼睫,神情柔和。

    盛皎月撼動無果, 胸腔里緊繃著口氣, 不上不下憋得慌, 她這種時候還要嘴硬,僥幸的覺得自己聽錯了。

    或者是顧青林喝多了酒, 把她認成她“妹妹”。

    大片的光落在他背后,逆著光其實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大半都陷落在陰影中,只有那雙眼睛黑的發亮, 吃人的眼神熾熱的發燙。

    她的皮膚像是被他的氣息燙著了似的, 整個人往后縮了兩下, 積羽成扇的睫毛止不住抖動, 她不安惶恐也不愿意讓他看出分寸,只是硬著頭皮說“世子, 您喝醉認錯人了, 我妹妹還在家里躺著!

    顧青林彎著腰貼近了她, 摁著她肩膀的手微微收了力,怕她疼, 他在她耳邊低低笑了起來, 敷衍至極, “嗯, 妹妹!

    他笑起來也是好看的,桃花眼彎了彎,不見平日故意裝出來的虛偽和善,而是從他心底透出的愉悅。狹長眼尾微微瞇起,笑容里存著真心。

    他好像在哄她,說“你說妹妹就是妹妹,日后若是喜歡也可以叫我哥哥!

    哪里都能叫哥哥。

    左不過是種情調。

    盛皎月心里僅剩的火苗一點點被他的話澆滅,她的表情脆弱易碎,她甚至不清楚顧青林是怎么發現她是女子。

    她做事情小心翼翼,每步都走的萬分謹慎。平常和顧青林碰面次數也不多,也不記得自己露出過什么馬腳。

    “世子,您不要再胡言亂語!

    她板著臉,神情嚴肅。

    顧青林的眼神不慌不忙掃過她微白的面色,細白無暇的后頸落著幾縷烏發,他伸手幫她整理好細碎的發絲,指腹不經意間碰到了她的肌膚,溫軟細膩。

    盛皎月被他抬手的動作驚的往后縮了縮,驚如驚弓之鳥,一驚一乍。

    顧青林欣賞著她被揭穿后的慌亂,無論怎么裝作淡然,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他說“皎皎,我有沒有在胡言亂語,你該清楚!

    盛皎月從他口中聽見皎皎二字,簡直起了雞皮疙瘩,后背發涼。她的小腿已經有點站不住,被嚇得腦袋發暈。

    少女噙動唇角,身體發抖,好半晌說不出話。

    顧青林剛才的確喝了不少,但是他的酒量其實還算不錯,這點分量不足以叫他暈頭轉向神志不清。

    他的本意并不是想威脅她,而是打算提前叫她做好準備,培養幾分感情。

    他既然要娶她,就一定會對她很好。

    可是看她被自己嚇得瑟瑟發抖還強忍著的模樣,顧青林也有些難以控制惡劣的一面。

    男人一只手捏著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則覆在她的腰肢,把少女往自己懷中帶了兩步,他低聲說“你放心,我不會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盛皎月依然板著臉,略有薄怒。

    顧青林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微翹嘴角,“你掩飾的很好!

    其實也不是好。

    只是沒人會往那么荒謬的念頭去想。

    何況他們算自小一同長大。認知難以改變。

    誰想得到她從小就在裝男子呢?

    怨不得他之前被蒙蔽那么久。

    屬實是她騙人技藝高超。

    盛皎月的心已經沉入深淵,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她依然不愿承認,冷冷的,“我聽不懂世子在說什么!

    顧青林難得和她貼的這么近,舍不得松開手,這個距離能如愿聞見她身上好似帶著奶味的甜香。

    “府里的繡娘已經在準備嫁衣,我也不知你母親給的尺寸對不對,待你試過之后,若是不合適,還能再改!

    盛皎月裝聾作啞。

    顧青林毫不在意,她愿意裝鴕鳥就讓她裝,自己已經將話說的清楚明白。

    他已經拿捏了她的命脈。

    顧青林頓了頓,有句話猶豫半晌不知該不該說,他清咳幾聲,遮掩著不自在,而后面不改色同她說道“總用布帛纏著胸口還是不大好,若是難受,以后就少同他們見面!

    盛皎月本來還能當個不折不扣的聾子,話音落地她就裝不下去,面上起了薄怒,羞恥發紅的臉有幾分氣,她梗著喉嚨說“你不要太過分了!”

    顧青林哄著她,“嗯,是我多嘴!

    他抵拳咳嗽,垂首擋住泛紅的臉,待恢復如常,又用低啞的嗓音在她耳邊念“我過兩日會去盛府拜訪,皎皎,你穿裙子來見我!

    盛皎月抬起手在他臉上留了一耳光,她心腸不狠,氣急了打人也不重,“顧青林,你不要欺人太甚!

    嗯,連世子都不喊了。

    連名帶姓,還挺順耳。

    顧青林還得裝的正人君子,不能太過得寸進尺,他還是心急了些,若真能沉得住氣,就該蟄伏到大婚那日。

    她成了他的世子妃,他做什么都是合規矩的。

    顧青林挑起她的下巴,被她冷冷避開,怕將眼前好脾氣的小兔子惹得炸毛,他收斂了幾分,扯了扯嘴角說“我若欺人太甚,就不會讓你還能去參加科考,早就逼迫你們盛府定下成婚吉時,叫你往后再難出門!

    盛皎月也知道他沒說假話,若若是侯府逼得緊,一定要他們定下婚期,他們也拿不出抗旨的由頭。

    顧青林有些舍不得看她蹙眉,但他忍耐多日,忍得跟辛苦,情難自控,“乖乖等著當你的小新娘子!

    她有點裝不下去,心慌意亂,眼尾被嚇得隱隱泛紅,她忍辱負重,壓低了嗓子里的聲音怕被別人聽見,咬著牙說“你又不喜歡我,何必做這樣的事情來逼我?”

    兩人素來沒什么特別的交情。見了面不過點頭打聲招呼。

    除了不叫她好過,她真的想不出旁的原因。

    難怪顧青林忽然之間就非她不娶,不僅親自上門提親,還求到宮里要來賜婚圣旨。

    盛皎月這些年別的本事可能不行,但格外能伸能屈,有點小聰明,也會耍小心機,“以前多有冒犯,世子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計較!

    顧青林都佩服她的心性,他笑吟吟地說“穿個紅色裙子,你穿紅比旁人好看些!

    尤其是被陽光鋪滿全身,更襯得細皮嫩肉的她明艷嬌媚。

    盛皎月氣的胸口疼,看來是和這個人說不通,她閉嘴推開了他,表情冷漠離開。

    她本來還怕顧青林將這件事往外說,不過試探一番,他看著好像沒有這個意思。

    如此盛皎月就沒有那么擔心。

    兩人一前一后回到酒樓的包間。

    眾人看著他們的視線略有深意,裴瑯盯著他稍亂的衣襟,抿直嘴角不悅的問“你們兩個做什么去了?”

    他質問的口吻像極了抓奸。

    顧青林隨口敷衍“扶我去吐了!

    裴瑯不大信,小將軍眼睛尖的很,“他衣服亂了!

    “是嗎?沒注意!

    裴瑯沉默不語,認定他們兩個剛才有見不得人的勾當。

    裴瑯依然不打算放過盛清越,人生三大幸其中就有金榜題名時,平常不方便灌他的酒,今天機會難得。

    不過顧青林很不識相,面不改色幫人擋酒。

    裴瑯都被他氣笑了。

    他和江桓故意輪番給這人灌,把人整得夠嗆。

    盛皎月聞著滿屋子的酒味直皺眉,她想撂挑子先行離開。

    若在平常,她可能就忍了下來,今日著實被顧青林的話敗壞了心情,沒有精力來應付他們。

    她高興還是不高興,看起來其實有些明顯。

    盛皎月說“酒錢我已經付過,我家中還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一步了!

    裴瑯當即黑臉,本想出聲攔住他,顧青林哲思竟然是在裝醉,他慢慢站起來,面色清冷,“我送你!

    盛皎月想也不想就拒絕。

    顧青林倒也沒堅持,只讓身旁的隨從跟著她,將人安全送回盛府。

    等人離開。

    顧青林假裝看不見他們懷疑的目光,懶洋洋坐回原處閉目養神。

    一聲冷笑在他耳邊作響,裴瑯狐疑盯著他,“你也沒喜歡他吧?這段日子比狗還殷勤,你轉性了?”

    顧青林說“未來大舅子,還是得給幾分面子!

    “我看他卻是不怎么喜歡你這個妹夫!

    這話可謂是戳到顧青林的痛處,低聲說“不喜歡也跑不掉了!

    裴瑯沒聽清楚他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心思已經走遠,想著如何向太子開口把人要過來。

    太子不搞斷袖,他卻不在乎盛清越是男是女。

    難得有人長得如此對他胃口,得不到真叫人抓心撓肝。

    —

    盛皎月回家后差點倒了。

    她已經是強弩之末,硬撐著和顧青林周旋。

    顧青林未必會告訴別人,卻會一直拿捏著她這個把柄來要挾她。這事捅出去整個盛家都要被連累。

    如今是明昭兩年,七皇子就是在今年的年末被太子親手殺了的。

    太子一向隱忍,此番心狠手辣的行事,并不是他一貫的作風。

    她也不清楚七皇子是做了什么,逼得太子提前反了。

    再過兩年,太子登基。她更是無處可逃。

    盛皎月如今在吏部當值,雖然是個打雜的,但吏部確確實實是有實權。若是能同她的上峰搞好關系,屆時調任去地方,也是好去處。

    她這樣想著,心里才舒服了些。

    總歸沒有方才被顧青林的話嚇得那么絕望。

    次日當值,盛皎月將自己收拾的干干凈凈。

    她被分到文選司里打雜,上任幾天也沒人關注她。

    倒也不是沒人關心這個新來的小打雜,而是太子先前就發了話,這是他的人,都悠著點。

    官場也有見不得人的暗面,新來的永遠是最好欺負的那個。

    太子都明示了,他們也不會沒眼色去使喚這個小打雜干這個干那個。

    心里忍不住揣摩,這人和太子關系到了哪一步。是否真如傳言所說有不可告人的貓膩。

    這日,衛璟打算抽空去吏部轉一圈,自打盛清越上任后,他幾乎見不著少年的人影。

    讓人去請也推三阻四。

    衛璟這是順便看看他連帶著找他算賬,人還未出東宮,裴瑯卻先找了過來。

    小將軍快給憋死了。

    他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竅了。

    睜眼閉眼都是他那張精致的小臉。

    裴瑯覺得太子待他一向寬容,這次也不會例外。

    衛璟急著去逮人,隱隱生了不耐,面上瞧不出來,“有什么事你快說!

    裴瑯也不和他客氣,心直口快“殿下,你把盛清越送給我吧!

    他過段日子把漂亮的精貴少年帶回邊城,雖條件不比京城優渥,但他也不會讓他喝風吃土,可以供著他。

    衛璟瞇了瞇眼,綻起冷笑,“你要誰?說清楚!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