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45章 第 45 章
    “沒被欺負, 我只是想你了!笔ㄔ挛亲,除卻微紅的眼睛,倒也看不出不好的地方。

    她松開哥哥的懷抱, 又問:“哥哥,你身體好點了嗎?”

    盛清越咽下喉嚨中的癢意, 臉色蒼白同她笑了笑, “好些了!

    不像之前,睡都睡不醒。每天能睜眼的只有半個時辰。

    盛清越抬眸掃過妹妹全身上下, 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他手指蜷縮成拳,抵在唇邊低咳幾聲,待咳嗽完白皙的面龐有些發紅, 他說:“你胖了些!

    圓潤才好,骨瘦如柴才叫人擔心。

    兄妹兩個長得并不是很像,盛清越的眉眼十分冷銳,病弱氣質文雅,抿直了唇時瞧著有幾分威嚴冷肅,沉默寡言也頗有壓迫感。

    他常年泡在藥罐子里,身上有股淡淡的藥香。這味道微微發苦,聞著澀澀的。

    他體質偏寒, 四月天,屋內還燒著熏籠,四角擺著暖爐。

    盛清越怕妹妹被熱著,叫人進屋撤了暖爐。

    盛皎月忙說自己不熱。

    他笑了下,“還說不熱, 都出了汗!

    盛皎月見哥哥笑了, 自己也跟著笑。兄妹倆笑起來看著更不像。

    盛清越漫不經心開口問:“你怎么來蘇州了?”

    路途遙遠, 并不方便。

    盛皎月說話匆忙咬到舌尖,疼的她齜牙,她說了謊,“我和我……同窗一起!

    盛清越掀起眼皮,眼神平淡,盛皎月被哥哥看的心中發慌,她每次撒謊都能被哥哥看出來。

    她慢慢低下頭,抿嘴不再多言。

    低低的咳嗽聲,在僻靜的屋子里略顯突兀。

    盛皎月連忙給哥哥遞水,心中愧疚,這次可不能把哥哥氣的吐血。

    她今天都特意穿了裙子來,怎么哥哥還是不大高興的樣子?

    盛清越知她辛苦,哪怕生氣她撒謊也不會對她冷臉,若不是他無用,他妹妹也不會吃這么多年的苦。

    他咽下堵在喉嚨里的血,“你不是喜歡吃柳叔做的栗子糕嗎?今晚留下來用膳吧!

    盛皎月表情為難,聲音越說越低:“哥哥,我一會兒就得回去!

    盛清越一點都不意外,撩動眼皮,若無其事應了個嗯字,“那你帶些回去吃!

    “好!

    盛皎月不敢在哥哥這里多待,邢坤還在外面守著,她怕他闖進院子里。

    她心頭藏著事,又不擅長遮掩,心神不寧的樣子叫人擔心。

    又說了會兒話,盛皎月依依不舍同哥哥告別,說這兩日有空就來看他。

    盛清越強撐著精神將她送出去,又讓柳叔派人暗中護著她。

    等到妹妹離開,盛清越溫和的面龐浮起一抹狠厲,他面無表情用帕子抹掉嘴角的血漬,“去看過了嗎?”

    柳叔弓著腰,“看過了,外頭有人跟著三小姐!

    柳叔想了想,又說:“是太子身邊的人!

    男人神色虛弱,被柳叔扶上了床,他止不住胸腔的咳嗽,又咳出幾口鮮血,虛弱靠著枕頭,臉色煞白,他淡淡的說:“殺了吧,不能留!

    柳叔心頭微詫,“二少爺,這……是不是不大好?”

    盛清越眉心神情近乎鋒利,不留余地:“能殺就殺了!

    —

    邢坤在被她的眼淚騙得暈頭轉向后,就后悔答應她。

    他認真想了想,不打算幫她隱瞞。

    若是太子問起,他只會如實相告。

    邢坤在這間不起眼的院子外等了半個多時辰,他向來有耐心,今日卻等的焦躁。

    盛皎月小心翼翼從后門離開,轉身看見抱著劍守在院墻不遠處的男人,心又提起來了,強裝鎮定,仿佛剛才的變故沒有發生,她說:“邢統領,我們回去吧!

    邢坤遲遲未動,猶豫半晌后,他說:“盛公子,方才……”

    盛皎月轉過身瞪他,眼睛漸次紅了起來,冷冷質問他:“你是不是想反悔?”

    邢坤哽住,竟然被她問的啞口無言。

    稍整神思,他知道言而無信很不好,硬著頭皮說:“是我食言!

    盛皎月繃著的那口氣徹底松了,雙手無力下垂,她一點都不意外邢坤會突然反悔。

    邢坤對太子忠心耿耿,不會幫著自己去騙他。這人又死板的可怕,認準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

    上輩子她就領教過邢統領的冷酷和固執,這人就是冷血的。根本沒有任何惻隱之心。

    她已經忘記了那次又是因為什么事情和新帝鬧了起來,只覺得被禁足的日子好生難過。

    她那時有點小機靈,花言巧語哄著新來的小宮女給她開了宮門。

    披頭散發,衣襟凌亂,就匆匆忙忙從宮殿里跑了出去。

    她偷偷摸摸快要跑到顧青林面前,本來想求他幫她一次,順便將她打扮成隨從帶出宮。

    還沒見到顧青林,她就被鐵面無私的邢坤擋住去路,幫她開門的小宮女也被扔到她面前。

    邢坤同身后的屬下冷酷說道:“去告訴陛下!

    盛皎月聽完心都涼了,她自己怎么樣不要緊,幫她開門的小宮女怕是討不到好。

    她哽咽著哀求邢坤當做什么都沒有看見,對方視若無睹,執意將事情告訴了帝王。

    盛皎月不知道那個小宮女最終如何,但她那回被折騰的夠嗆,宮門都上了鎖。

    她覺得這種日子一天都過不下去,不過宮殿里連個尖角都被包了起來,根本沒有能傷人的物件。

    她趁邢坤不注意,搶過他手里的長劍,拔劍抵在喉嚨處,想自刎卻又沒有足夠的勇氣。

    怕疼,怕死。

    她的手在發抖。

    邢坤的聲音也有些顫,打破冷靜,要她放下手里的劍。

    盛皎月狠了狠心,鼓足勇氣是真想尋死,但是劍刃比她想象中更加鋒利,鋒利的刃割破皮膚,像是被烈火灼傷了那樣的疼。

    她實在太怕疼了。

    決心不夠,松開了手,長劍掉落在地。

    她也跟著往后仰倒在地,細細密密的血線順著脖頸往后流。

    邢坤上前,一腳將帶著血的長劍踢的很遠。

    后來發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再次醒來脖子上纏了白色紗布,嗓子疼的說不出話。勉力出聲喉嚨也疼的很厲害,才剛張嘴發出聲音就被疼出了眼淚。

    嗓音也像被煙熏過似的。

    很難聽。

    衛璟就坐在她的床榻邊,手指輕輕搭在她的傷口,眼底熬出青黑,難得見了他的狼狽,男人怒極反笑,“說不出來了?這樣也好,省的你總是說些我不愛聽的話來氣我!

    她疼的只會流眼淚。

    帝王緩過呼吸,聲音逐漸柔和,沒有方才那么硬,“是不是很疼?”

    她答不上話。

    帝王低聲哄她說很快就能好,又扣著她的后腦勺,聲線低沉微顫,“你哪來的膽子?”

    宛若劫后余生的顫抖。

    年輕的帝王似乎被她嚇壞了,蒼白的臉色也沒有比她好到哪兒去。

    盛皎月后來發現邢坤待她客氣了點,不像從前不近人情到苛刻的地步,偶爾會睜只眼閉只眼,在她作亂的時候當什么都沒看見。

    她一點都不喜歡邢坤,這人武功高強,神出鬼沒。長得皮膚黝黑,性格冷漠,不解風情。

    邢坤怕她死,怕她自盡。

    上輩子是這樣。

    這輩子盛皎月也想試試。

    若讓此時太子發現她的女兒身,她確實也不用活了。

    她一直都不覺得太子是真喜歡她,哪有人的喜歡如此霸道,叫人喘不上過氣來。他只是想同她上床,要她陪他睡覺。

    十天里有八天都要與她親熱。

    與外界所傳的清心寡欲相差甚遠。

    盛皎月回過神,即便想到應對之策還是生氣,不過就算是被邢坤的出爾反爾氣的半死也只能是睜著眼瞪他,“說話不算話的小人!

    邢坤:“……”

    她連罵人都沒什么攻擊力,冷嘲熱諷說:“騙子!

    邢坤裝聾作啞。

    盛皎月心中不痛快,懊悔讓他給撞見了,怪自己不小心也怪他是個變態的小人,竟然偷偷摸摸尾隨她一路。

    盛皎月氣不過:“邢統領習武多年就是為了跟蹤我嗎?”

    邢坤被她盯得滿身不自在,先前以為她是男的,嫌他矯情嬌弱,如今看來倒是順眼了些,他避開眼,不愿直視她,“邢某也是公事公辦!

    盛皎月冷下臉,通紅的眼睛瞪著他問:“你是不是一定要去太子面前告發我,逼我去死?”

    邢坤:“……”

    他覺得這人有些無理取鬧,若是旁人邢坤沒有耐心解釋,破天荒的他多說了兩句:“殿下不會讓你去死!

    盛皎月:“我這是欺君大罪,他會向皇上揭發我!

    邢坤靜默片刻,“盛公子不要為難我,我不過秉公執法!

    盛皎月若無其事點點頭,朝他伸出纖纖素手,“把你的劍給我!

    邢坤不解。

    盛皎月面若寒霜,一本正經張口說道:“早晚都是死,不如我自盡死了干凈,禍不及家人,也省的你們去告狀,免了劊子手的事情!

    邢坤倒是第一次見她牙尖嘴利,往常都是唯唯諾諾,輕聲細語,恨不得別人都看不見她。

    他發愣的時辰,盛皎月咬牙走上前,一把搶過他腰間的利劍,作出要抹脖子的架勢。

    邢坤眼疾手快,狠狠奪回利劍,他心有余悸,冷著臉說:“你不必要死要活,太子問起,我不會騙他!

    盛皎月氣的跺腳,這個男人心比石頭還硬,她說:“若是太子不問呢?”

    “不會不問!

    “我說假設!

    邢坤就不說話了。

    盛皎月用自己的命和他談條件,眼淚汪汪裝可憐,“邢統領,這事對你而言不算什么,可于我卻是滅頂之災。你就當自己行善積德,你放心,我不會叫你難做,我會主動同太子交代清楚,他不回來問你今日都發生了什么!

    頓了頓,“若太子主動問起,你大可如實告知!

    邢坤沉默半晌,冷冰冰的指尖還留有她手腕上的溫度,是他方才奪劍時不小心碰到了。

    他從未碰過女子的手腕,心里怪異也不自然。邢坤退讓了半步:“好!

    兩人各懷心事回到驛站。

    盛皎月防著邢坤就像在防賊,生怕他尋到同太子告密的時機。

    她如今只能用笨法子,纏在太子身邊,主動說:“殿下為何要人跟蹤我?”

    這畢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

    衛璟掀眸,說話冠冕堂皇,“派個人暗中保護你!

    盛皎月故意裝的惱怒,“殿下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問我,不必如此拐彎抹角!

    衛璟沉思,隨后抬眸盯著他,“今日去哪兒了?”

    盛皎月心驚肉跳,強裝一派冷靜,她握緊的手指,“去了衣鋪,給我妹妹買了身蘇綢做的裙子!

    衛璟朝沉默不語的邢坤投去一眼,看著他的神情心中有數。應當是沒有撒謊。

    盛皎月心跳如擂,“殿下還想知道什么?”

    衛璟聽得出來,他生氣了。

    還對他讓邢坤跟著他,暗地里監視他的事情很不滿。

    衛璟覺得他連生氣都很靈動,眼睛珠子很圓。白皙面龐被氣出薄紅,呼吸有些急促。

    他也知道邢坤做事情有點粗暴,可能是惹了少年的不快,于是揮了揮手,讓邢坤退下,免得叫他看見更生氣。

    盛皎月松懈稍許,她暗戳戳下定決心這幾晚,都得守在太子身邊。

    她怕邢坤又臨時出爾反爾。

    邢坤心不在焉離開院子,站在外面吹了好一會兒的冷風。

    副統領站在他身側,剛下值,有些疲倦,不過精神尚可,他說:“這盛公子長得是越來越漂亮了,上次見他還沒今天這么冰雪伶俐!

    邢坤沒有說話。

    副統領繼續:“你說日后盛家倒了,他會不會被扔到教司坊里去?”

    邢坤不知何故心頭燒了烈火,“不會說話就把嘴縫起來!

    副統領嘟嘟囔囔,“你發這么大脾氣干什么?”

    邢坤望著天空,的確,盛家倒臺,她也就完了。

    再等幾天。

    她若自己坦白就算了。

    若是不肯。

    邢坤做不到知情不報。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