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41章 第 41 章
    這問的叫人難以啟齒。
    太子也并未覺得自己的問話很是不妥。他伸出細長的拇指挑起少年精致的下頜, 叫他抬起漂亮的面龐,盯著他的眼幽靜深沉,“說吧!
    盛皎月發現太子越來越喜歡捏她的下巴, 這種輕薄之舉在他看來似乎并不算什么。她硬著頭皮說:“自然是喜歡女人!
    太子得到預料中的答案, 心不在焉地嗯了聲,手指作亂抵住少年的唇瓣, 手癢輕輕揉弄, 輕笑了聲“之前和我皇妹走的那般近, 現在又喜歡白小姐了?”
    他邊說, 手指一邊用力揉了揉少年的唇角。
    盛皎月不知太子為何會這樣認為, 她與三公主是交好的朋友,和白小姐也是清清白白的關系, 只是說得上話, 處的好些。
    衛璟懶得聽他的解釋, 瞧見他稍有動怒的樣子也頗為可愛, 他故意問:“是不是長得稍微漂亮些, 你都喜歡?”
    盛皎月氣惱無果,“殿下沒有別的事情要忙嗎?”
    “沒有!彼灰啦火, “是不是稍有姿色就能成為盛公子的入幕之賓?”
    男人聲音低啞有磁性,一本正經吐出這句話,冰冷的氣息包圍了她。
    盛皎月覺得他問的話實在下流,總像是在故意逗她,非要看她窘迫的丑態。她被一寸寸逼問的面頰緋紅,低垂著頭,惱怒道:“殿下不要污蔑我!
    衛璟心中不悅, 他怎么就愛和貌美女子不清不楚。仗著自己好看就胡亂撩撥, 個個都被他撩的三魂五道, 分不清東西南北。
    少年端坐在桌前,背脊挺拔,青絲掩住白皙的脖頸,微風撩起烏發透出后頸玉白色的雪膚,耳后的紅痣嬌艷欲滴。
    衛璟抬手捏住他纖細的脖頸,微微仰起的弧度好似瀕死的天鵝,他的手指緩慢磋磨著紅痣,溫熱指尖貼著少年微涼的肌膚,手指忽然用力,將人往前帶了帶。男人垂眸盯著他頸后的肌膚,齒根發癢,真想舔上一口。
    盛皎月驚慌失措揮開他的手,呼吸急促,“殿下自重!
    衛璟好像半點都不覺得自己色欲熏心的舉止很過分,處之泰然自若,薄唇微掀,厚顏無恥:“同為男子,你害羞什么?若是覺得被冒犯,也可以摸回來!
    誰要摸他!
    盛皎月若不是為了婚事,才不要忍氣吞聲委曲求全同太子周旋。這男人不顯山不露水,心眼極多,凡事都徐徐圖之,蓄謀已久。
    —
    衛璟回宮后,又去找了他的母后。
    既然哄騙了盛清越穿了女裝給自己看,倒也不好騙他。若是在這件事上騙了他,他又要被起紅了眼睛。
    不過衛璟去晚一步,皇后已經將這件事同陛下提過。
    圣上稍作打聽,竟然覺得這樁婚事是難得的佳緣,他確實偏心張貴妃所出的七皇子,張貴妃的娘家又比不過將軍府,南陽侯府私下也與太子走得很近。若是有了這樁婚事,侯府與老七的關系說不定能走的更近。
    于是,圣上已經擬好了賜婚圣旨,只等著殿試結束,就將賜婚圣旨送到盛府。
    殿試就在后日。
    盛皎月的名次很不顯眼,無緣窺見天顏,只在外殿等候。當今圣上只問過筆試前十的考生,提的問題各有偏頗。
    她站在最末排的尾端,站了快兩個時辰,小腿早已僵硬的失去知覺。
    殿試結束時,程家的小公子被圣上親點為探花。
    至于狀元郎則是另一位年逾四十的考生。
    盛皎月站在遠處隔著人影看著程離彥的側臉,他表現的比同齡人鎮定,欣喜并未寫在臉上,淡然接受同窗的祝賀,急著離開。
    她并未多看,挪動酸脹的小腿緩緩走出宮門。
    她才回到家中,父親就有些迫不及待問他如何了?
    盛皎月如實說:“還是五十多名!
    盛暄皺眉,顯然對這個名次不大滿意,若說他對她一點期待都沒有定是假的。殿試也是考的策問。沉默半晌,他問道:“考的什么題?”
    盛皎月說:“律法題!
    她本就不擅長策問,律法亦是她的短處,卷面答的中規中矩,不是很出色,也就不會被圣上注意到。
    程離彥的策問應當寫得最好,圣上贊不絕口,若非是他資歷尚淺,今日這個狀元未必會被別人拿走。
    “罷了,能考中進士已經不錯;厝バ!
    “嗯!
    科考前三甲均要戴著大紅花騎著高頭大馬去街上游行,給其他人沾沾喜氣,瞧瞧新進登科子弟是什么模樣。
    程離彥是他們三人中長得最好看的男子,路上有不少姑娘們羞澀給他拋花,先前就有不少人說要給他做媒,不過都被他一一回絕,說是家中已有未婚妻。
    程離彥的眼神四處看了一圈,沒有看見他心心念念了許多天的少女。心里覺得遺憾,還有些淡淡的失落。
    殿試結束后的第二天,盛皎月去之前她和程離彥見面的酒樓又見了一次。
    她刻意穿的很素凈,戴著面紗上了二樓的包間。
    程離彥提前半個時辰等她,心中迫切又緊張,再次瞧見小未婚妻,越發覺得喜歡。他面色微紅,看著她的臉舍不得移開眼睛,眼神看起來傻傻的,“三小姐!
    盛皎月故作高冷,做出愛答不理的表情,微微揚起下巴,神情倨傲,嗯了一聲。
    少女一襲冷白色衫裙,腰間系著細云紋綢帶,流云寬袖上繡著花樣,衣袂飄飄,姝色絕美,神色高貴,驕傲的神情叫她看起來比上回還漂亮些。
    栩栩生動,美不勝收。
    程離彥感覺她發著小脾氣都可愛的緊,微攏著眉心,冷下來的臉仿佛就寫著不開心幾個字,他很想哄哄她,想知道到底是誰將她惹得這樣不高興?
    但內心萬分糾結,因為他十分喜歡少女帶著怒氣時生動靈活的神情。
    好可愛。
    怎么會有這么可愛的人?
    生氣都比旁人好看,萬分討人喜歡。
    程離彥問她餓不餓?想吃什么?
    盛皎月故意裝作沒聽見,不搭理人。
    程離彥竟然沒有覺得她很無理,他也并未從他眼睛里看見厭惡之色,他雙眸彎起來的弧度反倒更深,低聲下氣哄著她說:“吃點清淡好不好?他們說你身體不太好!
    得好好養。
    吃食上更是要格外小心。
    盛皎月很費解,她表現得說是沒教養也不為過,怎么程離彥看上去一點都不討厭她?還如此殷勤。他怎么一點骨氣都沒有?怎么還不撂挑子走人?
    她板著臉,“我沒胃口!
    “那吃點甜糕?”他小心翼翼的問。
    盛皎月勢將無理取鬧貫貫徹到底,“我不吃!
    程離彥一刻都舍不得將眼睛從她臉上移開,發小脾氣都比別人可愛些。
    她真可愛。
    怎么會有這么可愛的女孩子?
    男人的眼神赤誠灼熱,盛皎月被他盯的快要招架不住,臉色逐漸騰起一抹嫣紅,她故作沉穩,“你能不能別盯著我看了?我不喜歡!
    程離彥也紅了臉,忙連聲道歉,“是我唐突,對不起,實在是你太好看了,我…我忍不住!
    男人好看白皙的臉龐也漸漸紅了起來,對她笑了笑,“你真好看,真可愛!
    盛皎月:“……”
    她受不了了。
    黏糊糊的眼神,叫人覺得好膩。
    快到時辰,程離彥依依不舍將她送上馬車,紅著臉低聲同她說:“我過兩日去盛府看你!
    盛皎月:“……”
    她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回到家中,她換回男裝,再過兩日就要同太子去江南,得提前收拾好出行的行李,她沒有忘記上次的教訓,提醒云煙記得在她的包袱里放些月事帶,還有止疼補血的藥方。
    南方天氣濕冷,還要多帶些保暖的衣裳。
    不過等他們到江南,應當快要進入初夏。
    盛皎月又想起來,“還有哥哥喜歡看的書,多帶幾本!
    不過哥哥每日清醒最多不過兩個時辰,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父母尋遍天下名醫,也未見有好點的起色。
    她哥哥比她聰明許多。
    性格也不像她這樣膽小怯懦。
    盛皎月希望她哥哥能快些、再快一些好起來。
    她已經有許多年沒回過江南,上輩子便是臨死前也想回去再看兩眼,想回到哥哥住的那間小院子里,坐在秋千上,一邊讓人推的更高,一邊被嚇得大叫。
    她想回去,帝王不讓。
    新帝總是最討厭從她口中聽見要回去的話,每當她忍不住提起這件事,就被男人捏著下巴冷聲警告:“你們盛府的人才剛回京城,你是還想讓他們去流放之地受苦?”
    他總喜歡脅迫她。
    逼迫她做些她不喜歡的事情。
    還總要她求他,才肯幫她的忙。
    求人時往往都要低聲下氣,她雖不用如此,卻也差不多。
    書房里,她伸出顫抖的手幫男人寬衣解帶,熟透了的臉像剛被燒的滾燙,耳后散落的烏發遮掩著發紅的皮膚,還有白玉無瑕皮膚上青紫色的痕跡,她主動坐在他膝蓋上,雙手挽住男人的腰身,仰著頭只夠親到他的下巴。
    男人發出低聲的悶笑,拍了拍她的臀,啞著聲說:“再往前坐些!
    少女被逼出眼淚,紅紅的眼睛里滿是委屈和羞恥,又不得不乖乖聽從他的話,男人的手臂抄過她的腿彎,將她往前抱了抱,低頭含.弄她的唇瓣。
    男人親夠了心情也好些,撫摸著她的頭發低聲說:“等梅雨時節過了,朕就帶你去江南看看!
    可惜,她那次沒有去成。
    脖子上反倒多出條傷口。
    刀口不深,卻還是傷到了嗓子,吃飯疼,說話也疼。
    帝王震怒,叫她吃了好些天苦頭。
    盛皎月望著窗外的微風,有時候都恍惚上天是不是真的給了她重活一次的機會,她天真的想,若這次去江南能永遠不回來就好了。
    主仆二人剛收拾好出門的行李。
    宮里忽然來了人,是皇帝身邊最為寵信的大太監。
    司禮監掌印帶著圣旨到了盛府,當著眾人的面宣讀了南陽侯府世子同盛府三小姐的婚事,將三小姐許配給世子爺,成為侯府未來的世子妃。
    盛暄接旨時手指顫抖,待大太監走遠后,他搖搖晃晃站起來,咬牙切齒怒罵顧青林是無恥賊人。求娶不成,就去宮里搞些小手段。
    盛皎月呆滯站在原地,太子殿下明明答應過她,要幫她這個忙。
    可是賜婚圣旨還是壓到了盛家頭頂,就像驚天霹靂砸在她的頭頂。
    盛皎月為了求太子幫忙,還做出那樣羞恥的、毫無自尊的犧牲。
    所以太子是在騙她。
    玩弄她的感情。
    可能看著她被騙著穿了女子的衣裙討好他,還會在心里罵她蠢。
    圣旨送到,意味著事情塵埃落定。
    圣意難違,她難道真的要嫁給顧青林嗎?她如何嫁得?
    盛皎月腦子是一團亂麻,越想越生氣,氣到想找太子去拼命。
    怎么能這樣耍她呢?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