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36章 第 36 章
    三月春闈, 離考試只剩不到半個月。
    盛皎月在家埋頭苦讀,勤懇努力,太子并未再讓她去過東宮, 讓人送了些書過來。
    她每日天不亮就得起來,讀書練字寫文章,她的字寫的不錯,筆鋒柔和, 賞心悅目。只是寫字速度有些慢了,考試要寫長篇大論,速度慢怕是會來不及。
    她有意提速,效果卻不盡如人意。
    不過, 作完文章應當夠用。
    盛皎月的策問寫得不好, 態度不夠果斷犀利,文章里總差了點什么。她只得將太子送來往屆前三甲的文章都仔細看了一遍。
    她還看見了江桓寫的策問, 撇開這個人不說, 他的文章確實寫得很好, 出乎意料的是并非如他性格這般蠻橫,論點井井有條,依據列的清清楚楚,循序漸進,溫和舒適,讓人看完能恍然大悟。
    反倒是顧青林平時看起來彬彬有禮,文風卻相當的犀利, 撲面而來的冷肅, 論點相當大膽, 卻又十分精彩。
    兩人各有千秋。
    盛皎月是有點羨慕他們的天賦, 勤能補拙, 但天生差了的那點是怎么努力都難以補全。
    不過盛皎月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考進黃榜不成問題,她想要更靠前一些的名次,不愿叫人看輕了她。
    她有小半個月沒出院門,母親那邊每日不斷送來補身子的湯,她不僅沒瘦反倒還胖了圈,臨考前一天,她便沒有繼續看書,放松好生歇息。
    院落里植栽的海棠樹,隨著春風抽出新的枝條,嫩綠翠萍,枝繁葉茂。
    屋子里已經不需要再燒炭火,暖融融的太陽將初春曬得像是初夏。午間燥熱,叫人發慌。
    盛皎月也換上這個時節該穿的輕薄春衫,體態輕盈,輕衫底隱隱可見微凸的骨頭,身材還是偏纖瘦。
    家里人知道她在備考,這些日子沒人到她的院子里打擾她,落了個清凈。
    老太爺將她叫了過去,倒也不是叮囑,只是叫他不需太過緊張,今年考不中,再過三年一樣能考得。他還年輕,還有足夠的時間。
    老太爺說著就將話題轉到她弟弟身上,“你和清寧不同,清寧比你多了些天分,比你擅長應付考試,你也不需給自己太大壓力。我會同你父親說,叫他不要逼你!
    “當初我考了三回才考上!
    “你只當去磨練自己!
    老太爺對這個孫子并未有太高的期待,天賦普通,勝在吃苦好學。盛家人脾氣多少都不太好,但盛清越耐心就好的不像話。不爭不搶,不吵不鬧。
    盛皎月聽見老太爺對自己說這番話,并不意外。
    她只說自己會盡力。
    晚些時候,盛清寧也到老太爺的院子里,瞧見了他依舊是張沒什么表情的冷淡臉。微瞇起眼睛盯了他片刻,似乎才想起來他今年要參加春闈。
    盛清寧記得很清楚,哥哥會考不過考了一百多名。
    這個名次,不算什么。
    他已經很久沒見到這位文弱愚笨的哥哥。
    過完年后,盛清越就得總是往東宮里跑,又恢復從前那副諂媚的樣子。天亮入宮,天黑了也不見得回府。
    不過盛清寧也忙,學堂事多,他也是最近才得了空。
    哥哥埋頭苦讀,閉門不出。他偶爾經過哥哥的院子,也會往里面看上兩眼,除了他身邊伺候的貌美婢女進進出出,沒有別人。
    盛清寧笑了一下,“兄長準備的如何?”
    盛皎月感覺他笑里藏刀,不懷好意,她說:“還行!
    盛清寧也不會去信他說的話,他這哥哥一向不懂什么叫做謙虛,“考不中也沒關系,大伯向來疼愛你,不會怪你!
    盛皎月蹙眉,對他說的晦氣話置之不理。
    盛清寧對這位哥哥考什么名次其實并不關心,他更關心盛清越落榜后的模樣,可能又要紅了眼睛,憋著忍著不哭,逞強說自己不在乎。
    盛皎月不愿意同他打交道,交情不深,也沒有兄弟情誼。大房和三房的關系也不過如此。
    她耐心聽盛清寧說完話,敷衍道:“難為六弟為我的事情操心!
    盛清寧乖巧一笑:“不客氣!
    他平日很少笑,多是張冷冷的別人欠了他的臉,這樣生動笑起來竟然煞是好看。少了些陰沉,多了些少年氣。
    春日午間燥熱,盛皎月回屋又脫了件衣裳,嫌胸前勒的厲害,想著下午她也不會再出門,索性將裹胸一并脫下。
    纏在胸前的桎梏褪去,胸口呼吸都暢通許多。
    太陽從窗邊正正照進屋子里,沒多久就將這間閨房曬得發熱。
    她坐在遮光的地方,皮膚都有些發燙,額頭起了干凈的細汗,她用帕子擦了擦汗,吃了碗冷過的甜羹,降下心頭的熱火。
    不一會兒,云煙焦急從院外跑了進來,喘著大氣,說話都說不清楚,“太子…太子又來了!
    盛皎月聽成了太子又送東西來了。
    這小半個月,太子陸陸續續讓人往她這里送過不少東西,多是些絕版了的書,或是考試用得上的紙筆墨硯。
    她給云煙倒了杯水,叫她慢慢喝下喘口氣。
    云煙喝完水順過氣來,焦急抓著她的袖口,“不是,是太子來了。人就在門外馬上就過來!
    盛皎月趕忙整理好衣服,剛穿戴好衣衫,人就到了門外。
    太子仿佛已經將她的房間當成東宮里的某間廂房,來之前從不打招呼。她心頭微喘,十分緊張。
    衛璟有半個多月沒見著他,確實有些想念。
    之前嫌他在自己跟前的次數多了,攪亂他的夢,等見不著人,有想的厲害。
    衛璟見他的臉又圓潤了點,看來在家養的不錯。
    他也沒有特別的事情,就是想來看看他。
    見著了心里才舒服。
    盛清越的廂房里還是先前那股熟系的味道,淡淡的甜香。少年今日穿的單薄,后腰處的骨頭弧度都能從衣料底窺見一二。
    男人指頭發癢,無聲摩挲指腹,克制著沒有唐突伸手去摸他的骨頭。
    先前衛璟問過他考試的事,這會兒只得沒話找話,抿了抿唇:“你妹妹可喜歡孤送的禮物?”
    那套東西連著首飾帶上盒子都被盛皎月給燒,首飾燒不壞,最后還是被她親手埋進土里才泄憤。
    盛皎月抿直嘴角說:“她喜歡!
    能說不喜歡嗎?自然是不能的。
    衛璟覺得有些可惜,本來就不是送他妹妹,而確實是要送給他的。
    這套首飾是西域王覲見時上貢的禮品,擱在其他禮物里不值一提。
    寶石顏色鮮亮潤澤,這樣漂亮的東西很適合他。
    不過衛璟清楚盛清越不可能用得上這套出格的首飾。
    “喜歡就好!
    盛皎月同太子著實無話可說,抬起眼眸時,視線同男人短暫交匯,她慌忙躲開目光,“殿下還有什么事嗎?”
    衛璟坐在窗邊,“沒有!
    他似乎不大高興,“無事就不能來看你?”
    盛皎月應付道:“我怕耽誤您的時間!
    衛璟挑眉,“少在孤面前說謊,假的很!
    盛皎月被噎便不愿說話,說多錯多,她強撐著精神來應付他。
    衛璟見他犯了春困,將他叫起來,“我給你出個題,你現寫篇策問給我瞧瞧!
    若不是怕他考得不好,衛璟也不會特意走這一遭。他心理脆弱,也不是受不得打擊,只是怕他會躲起來抹眼淚,哭的眼睛鼻頭通紅。眼淚汪汪,可憐兮兮。
    盛皎月猶豫半晌,撕扯良久,她小心打探問道:“殿下,不會提前給我泄題吧?”
    成心害她?
    還是又在下套?
    她擔心受怕,快糾結死了。
    收買試題可是重罪,被發現后不僅家中幾代人不得參加科考,情節嚴重者還會被處以死罪。
    她可不想再死一次,這條命很寶貴。
    衛璟扯起冷笑,多半是被他氣出來的笑,“主考官另有其人,監考官也不是我,我即便是想給你找考題,也沒這個門道!蹦腥松灶D,繼續說:“何況你哪有這個面子值得我給你泄題!
    得了這話,盛皎月松了口氣。
    衛璟給他出了道有些偏的題,盛皎月寫的不是很順手,不過也在兩個時辰內寫完了。
    衛璟將他的考卷拿過來瞧了瞧,讀完文章心里有了個數,旁的都沒說,只道:“不論日后你是進了國子監還是僥幸當個編修,膽子都不能太小,性格不能太軟弱,不然會叫人欺負了!
    盛皎月聽著太子的教誨,有些話他說的還是有點道理,她點點頭,“好!
    衛璟說著眼神逐漸變了,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他的拇指,捏了兩下,“都生繭子了!
    盛皎月的手他緊緊攥著,男人稍有些燙的指溫貼著她的皮膚,有意無意似在撥弄她的拇指,她試圖抽出手,卻聽見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讀書人的手,都是有繭子的。
    盛皎月想張口叫他不要摸自己的手,她覺得哪哪兒都奇怪。但抬眸看他正直冷淡的臉色,好像真的是在看她手上的繭子。
    “殿下,您去摸江大人的手,他手上也是有繭子的!彼f話不徐不疾,慢騰騰如緩緩的流水。
    衛璟臉色沉了下去,想到都嫌惡心。他沒事去摸江桓的手干什么?
    有病不是。
    衛璟松開了他的手,少年往后坐了坐,后背輕輕貼著窗邊,光線將他身上的衣料照的有些透明,微顯身段。
    衛璟盯著他的腰,不過片刻,鎮定挪開了眼。
    他說:“你好好考,日后我會讓你到我身邊做事!
    盛皎月半點都不高興,她是一點都不想去太子身邊做事,她是想考個好名次,即便是要離開京城,也不應狼狽逃走。
    逃跑適得其反。
    她要光明正大的離開。
    若是做了官,她便有機會調任地方,哪怕只是去做個小官,也比現在逍遙自在。
    盛皎月含糊敷衍,嗯字到了嘴邊都沒說出口。只輕微點了點頭,當她知道了。
    衛璟心情不錯,摸了摸他的頭發,指間細膩絲滑,他忍不住說:“你怎么連頭發絲都是香的?”
    盛皎月繃著臉說自己不知道。
    衛璟低眸瞥過他發紅的后頸,感覺所有的香氣都是從他的衣領開始彌漫,這片肌膚總是白里映著熟透了的薄紅,叫人想嘗上一口味道。
    衛璟說:“以后去了國子監,要多穿兩件衣服,知道嗎?也不要再用熏香了。太香了,他們會排擠你!
    也不是。
    只是他不愿意叫人湊近了聞到盛清越身上的香味。
    盛皎月嫌太子今日話多,她已經想睡覺了。眼皮都有些抬不動,半閉著眼睛敷衍搭腔個嗯字,不論男人說什么,她都是個嗯字。
    衛璟盯著她耷拉著眼皮犯困懵樣,故作冷淡的小臉顯出他的天真乖巧,很招人疼。
    “你睡吧,等考完孤再來找你!
    —
    春闈當天,盛皎月的母親將她送到考場外,千叮嚀萬囑咐,別的都不重要,自己的身體才最重要。若是體力不支,就提前從考場里出來。
    進考場時還要脫衣裳,也不用脫光,倒是可以留件里衣。
    檢查衣著的官員同她父親關系不錯,她蒙混過了這關,等到進入考場,方知是間極小的房子,這幾天他們吃住都在里面,考完才能從這間屋子里出去。
    盛皎月心里緊張,待拿到考題反而心無雜念,開始作答。
    她埋頭苦寫,寫的累了就坐著歇了歇。
    考試的最后一天,盛皎月重新將答案謄抄了遍,確保沒有錯字才放心。
    離交卷還有幾個時辰。她這兩日不敢吃不敢喝,這會兒才感覺到餓,站起來去圍欄門邊吹了吹風,忽然間她聽到隔壁傳來的響動,隨之而來的是一聲抱歉。
    這個聲音她聽著有些熟悉。
    男人說:“兄臺,真是不好意思,方才伸腰不小心碰到柵欄,吵到你了吧?”
    盛皎月想了起來,這是她見過一次的未婚夫的聲音。她心神不寧的,故意壓低嗓音說沒事。
    未料到程家少爺話還不少,許是兩天無人說話,憋壞了。
    他突然間羞澀的笑了笑,說:“不知為何,總覺得兄臺的聲音與我的未婚妻有些像!
    盛皎月不理他,不知道能說什么。
    程離彥的聲音聽起來愈發羞澀,自顧自的說:“我未婚妻長得很美!
    盛皎月:“……”
    程離彥想到她心中就甜滋滋的,魂牽夢縈那張臉,“說話很溫柔,脾氣也很好,她哪里都好,我得給她掙個功名才好娶她!
    盛皎月更不知該說什么。
    程離彥性格內斂,將她當成不認得的陌生人才會說這些心底之話,“我還得多賺些銀子,她想要什么都得給她買,富貴嬌養才配得上她!
    盛皎月不愿再聽,冷著嗓子,“你別說了!
    程離彥愣愣,隨后心情很好笑了一聲,“兄臺不必嫉妒我,日后你就懂了!
    以前程離彥也不懂每逢學堂放假,家中已有美嬌娘的同窗急匆匆往家回,一刻都不想等。
    如今他也不想等,只想早些把她娶回家。
    盛皎月臉都被他氣紅了。等到傍晚收卷,她邁出去的腳步都有些漂浮,肚子餓得慌。
    盛夫人和家中奴婢已經在考場外等候,遠遠在人群中瞧見她,焦急將她接到馬車里。
    盛皎月吃了兩塊糕點,倒頭就睡。
    這一覺睡了快兩天。
    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三天的正午,云煙紅著眼睛幫她打水洗漱,她問:“你怎么啦?哭過了嗎?”
    云煙是被氣哭的,她跺跺腳,還是把今天早上讓盛家大亂的事情告訴了她。
    “今早,侯府的人來盛府提親了!
    盛皎月喝了口水,輕輕嗯了聲,又問:“是我哪位妹妹?哪個侯府?”
    她四個妹妹年紀都還小呢。
    就這樣著急。
    云煙磕磕巴巴,“南…南陽侯府!
    南陽侯府只有一位世子。
    盛皎月不可置信,“顧青林?”
    云煙艱難點頭,“嗯!
    盛皎月蹙眉,很不高興的說:“他要娶誰?正妻還是做妾?我們盛家的姑娘不做妾的!
    云煙喪著臉,“他…他要娶你!
    云煙閉上眼睛,一鼓作氣把話說完,“侯府世子親自登門,自己給自己做媒,說要娶盛家三小姐盛皎月!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