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35章 第 35 章
    盛皎月本就是個面皮極薄的人, 眾目睽睽,他們幾雙眼眸都盯著打落的胭脂盒,神情復雜, 眼神漆黑。

    盛皎月漲紅了臉,氣紅了的眼睛死瞪著淡然自若的世子。

    做了這種事被當眾發現,他都不覺得羞愧的嗎?

    顧青林果真是個笑面虎,道貌岸然。這種羞辱人的法子也就他想得出來。

    難怪他們忽然說要幫她過生辰, 果然沒安好心!

    她越想氣的越厲害,眼尾浸潤發紅的顏色,她逐漸平復心情,板著萬分嚴肅的小臉, 聲線微抖, “世子何必這樣侮辱我!

    顧青林絕無侮辱她的意思,他只是想送盒胭脂給她。

    這是顧青林陪家中的妹妹去買首飾時無意間看見的, 掌柜的說這盒胭脂是時下姑娘們最喜歡的樣式。盒子精美不說, 粉質細膩, 聞起來也香。

    顧青林買下這幾盒胭脂時, 妹妹相當詫異, “哥哥, 你是給我買的嗎?”

    他將東西妥帖收起,“不是!

    既然不是送給她的,就是送給別的女子。

    妹妹未曾聽說哥哥有喜歡的人, 母親倒是急著給她尋個嫂子,遲遲沒見著合適的人選。哥哥自有主意,眼光挑剔。

    母親讓他看過京中貴女的畫像, 哥哥似乎沒什么興趣, 笑吟吟聽著母親挨個說完, 眼皮都沒抬,很敷衍的說都好看。

    母親有氣沒處發,瞪他也不管用。

    哥哥笑瞇瞇的叫人發不出脾氣,他又長了張會騙人的臉,笑起來很好看,慈眉善目,平易近人,很好說話。

    “確實都好看,母親怎么還生我的氣?”

    侯夫人被親生兒子氣的懶得說話,待心緒平和,穩住心神才道:“你眼光怎么這樣挑剔?這些姑娘家世相貌樣樣不差,又都是念過書的才女,與你也能說得上話,你怎么就是看不上?你是要娶個天仙不成?!”

    顧青林覺得冤枉,“母親,我沒有!

    侯夫人冷笑:“你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你?心眼比馬蜂窩還多,別以為對我笑就能躲過去,再過兩年你表弟的孩子都能喊你舅舅了?茨忝嫔嫌袥]有光!

    顧青林挨了罵沒覺得有什么,反倒哄起他母親叫她消消氣。

    其實顧青林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個什么樣的妻子,但他母親有一句話說的沒錯,至少是要漂亮的,還是要頂頂漂亮的那種。

    但是不需要念過許多書,只需待他溫柔小意,有驕縱的脾氣也沒關系,不是特別蠢就行。

    顧青林覺著自己對未來妻子的要求,并不是十分的高。

    但是這幾年,也確實沒有見過合他心意,叫他喜歡的女子。

    故而侯府里的人,包括他的母親和妹妹,都覺得是他眼光非常挑剔,要求極高。

    妹妹回過神,小聲打探消息:“哥哥,你是有中意的姑娘了嗎?”

    顧青林揉揉她的腦袋,沒有正面作答,抬手幫她付過銀子,“不該問的別問!

    妹妹萬分好奇是哪位天仙能讓她哥哥都動了凡心,殷勤挑選禮物眼巴巴想給人送過去,她不愿放棄這么好的機會,新買的衣裳已經不重要,她問:“哥哥,是哪家的姑娘?多大啦?我認識嗎?”

    姑娘?顧青林莞爾,“別打聽了,你不認得!

    但是見過一次,還夸她長得好看。

    妹妹還是怕這位看似好脾氣的兄長,不敢再打聽,點點頭低聲說好。

    此刻,顧青林神色淡然,彎腰將散落在地的胭脂盒撿了起來,他張嘴本欲解釋,但是這么多人都在,有些話不便說出口。

    顧青林不會讓其他人發現他知道的秘密,他覺得盛皎月也不希望有其他人知曉她是個女子。

    本朝雖民風開放,但男子身份總歸更自由些。能做的事情也更多。

    他看她也是個喜歡讀書的,將來做官,未必也會差。

    盛暄既然舍得讓親生女兒做這些事,也會慢慢教她。將來入了朝堂,自然也會護著她。

    顧青林只得認下,他說出口的理由很是牽強,“我并非是想折辱盛兄,實在不知道能送你什么,又想著你還有個同胞的妹妹,就做個順水人情!薄

    他說完許是也覺得自己言語蒼白,像是現編的謊話,又無力補充了句:“你不要生氣!

    盛皎月自是不信他的鬼話,太子方才便是這樣說,顧青林定是想不出狡辯的話,現抄了個由頭。

    然而她還不好發作,免得落人口舌顯得她斤斤計較咄咄逼人。

    顧青林見她是真氣的不輕,又誠懇道了歉,說是他想的不周到。才叫人誤會,自己絕沒有輕賤她的意思。

    話已經說的這個份上,顧青林這次道歉態度十分的好,不像他從前笑著敷衍人時的樣子。

    雖然以顧青林的城府若是想做些折辱她的事情,未必會用這種手段。但盛皎月還是不太相信他說的是真話。

    解釋蒼白無力,只能騙騙傻子。

    他們何曾關心過她是否有個同胞的妹妹,又怎么會想得起好心送她妹妹生辰禮。

    盛皎月板著臉,真生氣了也只是抿著嘴角不理他。

    裴瑯揚眉,心有余悸的同時也覺得這人生氣都好有味道。臉蛋生的那樣小,冷下臉看著反倒多出種想要讓人逗逗他的乖巧。

    他今日又穿了件襯得春日的斗篷,下巴藏在雪白的狐貍毛里,萬分可愛。

    而且這些日子,他身上長了些肉,看著珠圓玉潤,又是雪膚玉肌,臉頰被悶出淡淡的淺紅,這樣看他生氣都格外生動。

    像脾氣不好還難養的貓兒。

    裴瑯忍不住想象等他今晚回去看見小箱子里裝的胡裙,不知會臊成什么樣,說不定還會咒罵送裙子的人。

    裴瑯瞇著眼睛看向顧青林,嘴角帶著似笑非笑的弧度,他哪能看不出來顧青林睜著眼睛在胡扯,什么妹妹?他對自己親妹妹這般上心才差不多。

    而且送姑娘家胭脂可不是很清白。

    只有情郎才會送自個兒的心上人這種親密之物。

    顧青林只怕是連見都沒見過盛清越的妹妹,至于送這胭脂嗎?很不合適。

    分明就是他送給盛清越的,只是不小心被江桓當眾打翻,不得不改口。

    裴瑯覺得顧青林這件事做得不地道,不過若是盛清越臉上抹了胭脂,應該也怪好看的。

    當然,他皮膚本來就好。

    沒抹胭脂水粉,也是唇紅齒白的。很漂亮。

    裴瑯怕這場火燒到自己身上,笑瞇瞇站出來打圓場,現在可不能叫盛清越看見胡裙,估計能把人氣暈氣哭。

    胡裙可不是多正經的裙子,露腰露胸,鈴鐺作響。

    “喝酒吧!

    盛皎月繃著牙齒說:“我酒量不好,你們喝吧!

    他們也沒有逼人喝酒的愛好,自顧自斟上酒,淡淡抿上兩口,烈酒灼心,味道確實不錯。

    盛皎月被迫坐在太子身旁,抬起眼眸?匆娔腥诉@雙修長分明的手,漫不經心端著酒杯,仰著喉嚨,面不改色咽下兩口。

    太子的手指干凈漂亮,指節分明。

    盛皎月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她一直很喜歡太子這雙削白清瘦的手。

    太子似乎察覺到她的目光,垂眸朝她掃來,淡淡的語氣問:“看什么?”

    盛皎月搖頭,“沒什么!

    太子輕笑,“看了還不敢承認!

    盛皎月臉紅了紅,正經說道:“您的手好看!

    太子挑眉,倒是沒想到他落落大方說了出來。

    衛璟偏過頭低聲同他說話,深而遠的目光恰好從少年頸側掠過,被屋子里燒的銀炭熱的發紅。青絲打落后頸,襯的這片肌膚雪白如玉。

    他不動聲色挪開眼,“一口都不嘗嘗嗎?”

    盛皎月擺手,“不喝了!

    其實她的酒量也沒有特別的差,只不過喝酒誤事,喝多了更壞事。

    她酒品不錯,喝醉后不會大吵大鬧,也不會說胡話,只是會犯困想要睡覺。

    衛璟也沒再去碰面前的酒杯,他才喝了一點,就覺得自己手掌溫度燙的不太正常,腦袋也有些昏沉發熱。

    他靠著椅背,懶懶闔起雙眸,又想到前幾天夜里,他摸到的少年的腳心。

    軟的不可思議。

    衛璟知道他很香,從小就是香香的糯米團。走哪兒都是最愛干凈最漂亮的那個人,但是怎么會有人連腳丫子仿佛都是香的?

    衛璟神情嚴肅蹙著眉,說的難聽些。確實太變態了。

    他不該如此,卻又時常忍不住。

    說到底,也是他自己定力太差。

    母后前段時日擅自做主又往東宮里安排了女人,美則美矣,但他盯了半晌也沒什么特別的感覺,提不起絲毫興致。

    曹緣斗膽在他面前多嘴,拐著彎暗示就差沒直說他最近氣血浮躁就是因為想女人。

    氣的衛璟狠狠踹了曹緣一腳。

    他心里想的是誰,他自然清楚。

    衛璟自然是打算冷落遠離盛清越,見面次數少了,心里頭這些有的沒的雜念就會消失。

    不過聽說盛清越過生辰,衛璟索性還是來了。

    鬼使神差將庫房里一套女子穿戴的首飾帶了過來。路上尋了個能說得過去的由頭來糊弄他。

    盛皎月覺得屋子里悶,坐在她對面的顧青林又一直盯著她看。

    小將軍亦是目不轉睛看著她,叫她頭皮發麻,渾身難受。

    這些人的眼神就像會吃人的猛禽。

    盛皎月坐不住,緩緩站起,“我的婢女還沒回來,怕她走丟了,我下去找找!

    太子蹙眉,“一個婢女,值得你親自去找?”

    盛皎月聽著太子的冷斥,低聲說:“云煙自小伺候我,感情自是深厚些,她膽子小,又不經常出門,沒來過這種地方,方才我讓她回去拿東西,已經過去有段時辰,我確實擔心!

    太子對這番說辭依舊不滿,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衛璟見過盛清越在家時和他的婢女關系多好,不像主子和奴才,毫無分寸,他那婢女看著也不是個膽小的姑娘。多半是被他慣出來寵出來的。

    “讓邢坤去找!

    盛皎月都不知道太子何故如此,她軟著聲說:“不必勞煩邢統領,還是我自己去吧!

    太子冷著臉不做聲。

    盛皎月從那間屋子里出來,總算能透氣。

    叫人直勾勾盯著的感覺并不好。

    云煙其實在馬車里等著她,見她安然無恙的出來,以為事情已經結束。未來得及高興,就聽姑娘說:“我只是來喘個氣!

    云煙紅著眼:“他們又欺負你了?”

    盛皎月一愣,“也不算!

    云煙恨恨道:“他們定是不安好心,尤其是世子那樣記仇的一個人,殺人時都還能帶著笑,多可怕!

    盛皎月心不在焉的聽著,眼睛盯著小桌上的糕點,方才她喝不下也吃不下,肚子早就餓了還得忍著。她偷偷摸摸躲在轎廂里吃了兩塊糕點,墊了肚子又不得不上去應酬。

    她感覺得到太子不喜歡云煙,幾次見了云煙的態度都不大好。

    于是盛皎月就讓云煙繼續留在轎廂里,等著她一起回府。

    云煙擔驚受怕,卻也只能留下,跟著過去若是給姑娘惹了麻煩就不好。

    盛皎月下了馬車,日頭漸落,她又重新系好斗篷,邁過門檻正準備去往二樓,卻在樓梯口處就被人攔住。

    是樣貌猥瑣的小廝。

    笑瞇瞇盯著她說:“小美人,我們少爺請你喝酒,你賞個臉唄!

    語氣輕佻,態度輕浮,令人作嘔。

    盛皎月身旁的隨從怒道:“對我們家公子客氣點!

    對方絲毫不將他的威脅當回事,張姓少爺緩緩推開小廝走到盛皎月的跟前,他生的賊眉鼠眼,樣貌普通,不笑還好,笑起來令人覺得惡心。

    張少爺剛才就注意到這位漂亮的小公子。

    盤靚條順,清冷高貴,美若天仙。

    張少爺欺男霸女的事早就做慣了,是家中獨子,父親又是老來得子,將他慣得不成樣子。他男的女的都不拒,只要長相合他胃口,怎么都能玩。

    還沒有他看上沒得手的人。

    張少爺給家中奴仆使了個眼神,叫他們將人直接架到他的桌子前,他要親自喂小美人喝酒,將人灌醉后就能為所欲為。

    而且眼前的少年是他此生見過的長得最好看的那個。

    若是輕易放過,就太可惜了。

    主子刁蠻,奴仆也相當野蠻,圍上去就要捆人,

    盛皎月還真沒遇過這種事,臉色冰冷,讓她身旁的小廝去報官。

    張少爺聽的發笑,美人還天真的可愛。

    他已經迫不及待要一親芳澤,湊上前去要捉她的手腕。

    盛皎月一腳踢上他的命根子,卻叫他動作敏捷躲開了。

    張少爺勃然大怒,這可是他身體最寶貝的部位,若傷著分毫,下半輩子也就完蛋了。

    他深深覺得眼前的少年不識好歹,啐了聲惡狠狠讓人捆,不必再客氣。

    盛皎月轉身要跑,這邊動靜不小,眼見有鬧開的架勢。

    忽然間,張少爺被人一腳踹上胸口,身體被踢飛了出去,后背重重砸在桌角,痛的他大叫。

    他從地上爬起來,齜牙咧嘴正要破口大罵,發覺他們已經被手持長刀的侍衛團團圍住。

    他們甚至都沒給他張口說話的機會,捂著他的嘴把他拖了下去。

    衛璟緩緩走到少年面前,一時無話可說。

    半柱香的時辰不到,就見他被男人調戲。殊不知他表情嚴肅拒絕人時的神情都要命的很,說起狠話毫無殺傷力,反倒會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身姿單薄,肩膀輕微顫動。被團團圍住時,分明十分不安,還要強撐著鎮定。

    天真的叫人去報官?待朝廷的官員趕來,他怕是早就被用繩子捆起來扔到那人床上去了。

    手無縛雞之力,著實太過弱小。

    衛璟扯起嘴角,“你那婢女呢?”

    盛皎月回過神,“我讓她先回去了!

    衛璟目不轉睛盯著他的臉,忽然間說:“下次出門還是遮著臉,省的又給你惹禍!

    盛皎月沒想讓太子看見這場笑話,讓一個男人調戲,她確實面上無光,還會讓人恥笑。她隨著太子往樓梯上走,跟在他身后小聲同他商量,“殿下可否不要告訴其他人?”

    她還要面子。

    衛璟停住腳步,“怕丟人?”、

    “嗯!

    “好!

    “多謝殿下!

    兩人剛上二樓,竟然撞見了白若繁。

    盛皎月三分驚詫三分驚喜,太子似乎沒有瞧見白若薇,還是她叫了聲白小姐才側過眸朝那邊看過去。

    白若繁甚是感激上次盛公子幫她遞信的事情,后來回到家中,腦子里還是盛公子那張臉,竟然覺得自己沒有那么喜歡太子殿下。

    若是——

    若能嫁給盛公子。

    也是不錯的。

    白若繁見了他也笑,含羞帶怯,“盛公子!

    而后屈膝朝太子殿下行了禮,“殿下!

    盛皎月聽著白小姐溫溫柔柔的聲音,很是歡喜,她問:“白小姐怎么在這兒?”

    白若繁解釋道:“我來找我哥哥,但他好像不在這里!

    她也問:“盛公子是?”

    盛皎月被她用溫柔如水的眼神看著,面頰竟然有些熱,她紅著臉說:“我們…我們是…”

    衛璟看不過眼,冷嗤了聲,“他過生辰!

    白若繁不知道這件事,若太提前知曉定會準備厚禮送上。

    盛皎月見她孤零零一人,無人做伴,便熱情邀請她一同用膳,話音落地,被太子瞪了一眼她才知道不合適。

    本以為白小姐會拒絕,沒想到她一口應下。

    江桓等人瞧見他們回來時多帶了位女子回來,面色多少有些不悅。偏偏盛清越和這名女子關系似乎特別好,看著她的眼睛里都帶著笑,同她說話也比他們溫柔許多。

    江桓越看越覺得礙眼,若他沒有記錯,白若繁是皇后最為中意的太子妃人選。當著太子的面,同未來的太子妃勾勾搭搭,真是膽子大。

    顧青林倒不意外,她總忍不住同女孩子湊在一起。臉上的笑容都變多了許多,眉眼舒展,發自真心實意的歡喜。

    衛璟感覺盛清越見到個漂亮姑娘就喜歡,來者不拒,卻之不恭。

    最氣人的是他對每位姑娘都很好。

    處處留情,難怪對他死心塌地的少女不在少數。

    就是不清楚她們得知盛清越不舉時還能不能爽快留在他身邊。

    衛璟親眼看著白若繁端起酒杯敬了盛清越一杯,口口聲聲同他說喝不了酒、不想喝酒的某人卻不曾拒絕,紅著臉同白若繁喝了兩杯,面頰越發紅潤,好看的緊。

    白若繁的眼睛都看直了。

    衛璟捏著杯子,驟然撂下酒杯,“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去!

    盛皎月眼中是有些不大清明,呼出的氣息又熱又燙,身軀輕微搖晃即將靠到白若繁身旁時,被人用力捏住肩膀。

    她抬頭看見太子陰沉鐵青的臉,皺著眉說:“我沒有喝酒!

    她打算揮開太子的胳膊,但奈何力氣不夠,掙扎無果,醉醺醺的氣息沒入男人的領口,她說:”你不要擋住我和白小姐說話!

    衛璟直接將人打橫抱了起來,顧青林握緊雙拳,表面鎮定,他說:“殿下,還是讓邢坤將她送回去吧!

    “不必!

    顧青林不敢說的太多,太子心細,他若是說的太多,會被發現不對勁。

    衛璟把人送到盛府門口,自己不打算進去。

    喝醉酒的少年已經睡著了,腦袋枕在他的膝蓋上,呼吸平緩,面色潮紅。長發落于他的膝上,安安靜靜。

    衛璟沒舍得現在就把他放回去,捏了捏少年的掌心,他的手心軟軟,衣袖上染著獨有的香氣。

    過了一會兒,衛璟把他交給盛家的人,又命人將他今日收到的生辰禮一并抬進屋子。

    盛皎月睡到天黑,醒來頭有點疼,喝了點水后舒服許多。

    她并沒有十分醉,對喝了酒后發生的事情還有記憶。萬分慶幸自己酒品好,沒有亂說話,喝多了就睡覺。

    她伸了個懶腰,開始逐個拆禮物。

    她喜歡漂亮的小東西,于是最先拆開那個看上去最好看的小木盒,打開后看見里面放了套衣裳。

    她原以為是男子的衣裳,拿出來定睛一看——

    竟是一套胡姬常穿的紅裙子。

    小衣極短,就像個肚兜,裙擺的用料也極少。

    衣裙上掛著修飾的吊墜。

    鈴鐺和玉珠,碰撞在一起,叮鈴鈴的響。

    盛皎月臉色又紅又白,將這套裙子視為洪水猛獸扔了出去。

    這是誰送的?她不記得了。

    怎么能送比胭脂更過分的東西?

    他…他們真是太過分了。

    處處戲弄她。

    盛皎月惱怒將木盒扔的很遠,叫云煙把這么不正經的裙子拿去燒掉。最好燒的灰都不剩。

    待她平靜,她才繼續拆禮物。

    太子送的禮盒里,是一整套女子穿戴的首飾,從耳墜到腰鏈,甚至還有足鏈。都是銀制鑲嵌著純寶石,做工精美,卻異常色氣。

    盛皎月一張臉已經燒成紅霞,耳朵里都冒著熱氣。

    這套首飾,她以前也被他挨個點綴過。

    男人最喜歡其中的足鏈,紅寶石襯著雪白的皮膚,濃稠艷麗,媚而不俗。足鏈之間還有條細細的鏈子,勾在一起便能叫她雙足難以邁開,他偶爾會那樣做,心情好時就不會。

    盛皎月氣到沒話講。

    她根本就是被太子騙了,什么送給她妹妹的首飾,就是假的。

    這樣不正經的東西,只能是送給她來耍她玩。

    盛皎月無奈又苦惱,明明她這輩子做事已經很小心,沒有刻意接近他,帶著目的去討好他。努力想離他們遠一點,但事情好像越來越糟糕。

    這樣下去不行。

    盛皎月深深感覺自己得找個機會,遠離京城這處是非之地,早些逃開這個龍潭虎穴。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