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31章 第 31 章
    顧青林的眼睛生的很好看, 狐貍眼,瞳仁漆黑深邃,眼尾輕輕上挑, 揚起狹長的弧度。這雙眼大多數時候都是笑著的,不過眼底蘊著的幾分笑意多是不那么誠懇。

    這個人, 性格好的像是沒有脾氣。

    氣極了嘴角還能帶著淡淡的笑。

    盛皎月感覺他從方才一直就盯著自己,帶著濕冷寒意的眼神包圍了她, 鋪天蓋地叫她難以喘息, 她也不信世子會這樣好心幫她解圍。

    世子要害人的時候, 是不會讓人看出來的。

    可能直到被他害死了, 還對他感恩戴德。

    盛皎月抿直了嘴角, 繃著聲音說“江大人, 我馬術不精,你若是要比試, 還是另尋他人!

    她面朝江桓說話, 冷著素白的小臉,面無表情。

    江桓聽著他的聲音都覺得帶刺, 說話態度比石頭還硬, 還蹙著眉頭,不情不愿, 強忍著不喜,好像很厭惡他。

    江桓本不該在乎他討不討厭自己,卻也做不到被他厭惡還能氣定神閑,“我就要和你比!

    盛皎月煩透了他,干脆連話都不想在他說。

    她自己沒發覺, 她生氣時嘴角下意識往回落, 表情相當嚴肅。被滋養出來的教養和溫和的天性, 叫她說不出更傷人的話。

    顧青林垂眸專注瞧著眼前的少女,腰身挺拔筆直,娉婷身姿藏在嚴實的布料里,頸邊有幾縷碎發滑落,后頸被日頭照出淺淺粉紅,耳垂柔軟精致,下方有顆不被人注意的小痣。

    她的身軀大抵也是嬌氣的,才被融融春光曬了片刻,就泛起了紅。

    冬天受不得冷,春夏也受不得半點潮濕悶熱。

    水紅色的騎裝,太過亮眼。她本來就長得夠好看,穿戴稍染顏色,壓不住姝麗的五官,低眉斂眸也是渾然天成的嬌媚。

    無人說話,氣氛僵硬。

    顧青林先說“先去馬廄挑馬吧!

    這句話自然是對盛皎月說的,他和江桓常來馬場,養了不少名貴品種的馬匹。

    盛皎月應當是沒有的,他們從前沒有叫上過她,她也不愛騎馬。

    顧青林的眼神從始至終粘在她身上,拿捏恰到好處的分寸,又說“我帶你過去!

    盛皎月竟然不知世子是這樣殷勤熱心的人,像他這樣出身尊貴的侯府世子,表面再怎么裝的平易近人,卻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幫。

    她心中警鈴大作,不敢輕易放下戒備,她抿唇直言,生硬回絕“不必麻煩世子!

    顧青林看著她防備自己的模樣,感覺她和家中小妹養的那只名貴的貓兒很像,察覺到危險就豎起爪子,炸毛了。

    他忍著笑,淡道“舉手之勞!

    —

    馬廄里味道不重,每日都有馬場的奴仆定時清洗。

    盛皎月想挑匹溫順的小馬駒,但這里面幾乎都是烈性難馴的高頭大馬。她只想混過這天,不想巴結什么人,也不想出什么風頭。

    顧青林跟在她身后,掃見她臉上為難的神色,碰見難題時牙齒習慣性咬著下唇,隱隱泛起輕微的紅腫。

    男人斂眸,濃墨色纖長的眼睫垂落遮擋眼中微暗的情緒,背在身后的雙手忍不住攥了起來,如若不然,手指發癢想用指腹頂開她的唇齒,叫她不能再咬唇。

    男人的聲音從背后響起,他說“這匹白鬃毛的馬兒,脾氣很好,你若是喜歡性情溫和的,就用他吧!

    盛皎月伸手摸了摸馬兒的腦袋,倒還真是個親人的,乖乖讓她碰,沒有揚起前蹄,大聲嘶叫。

    從馬廄中挑好馬匹走出去,馬場里又來了兩位貴客。

    太子原是不打算來湊熱鬧,不知為何忽然又改變了主意,臨時起意來跑馬。

    衛璟也不是孤身前來,還有親衛身份留在京城的裴瑯。

    小將軍這段時日,在京城養白了幾分。長相瀟灑俊俏,也是個難得的美男子,不過看著依舊冷峻難以靠近,周身似是豎起無形的墻,僵硬如鐵。

    盛皎月看見裴瑯就想到那天在酒樓里被他撞上自己穿女裝時的畫面,裴瑯行事太過桀驁不馴,竟然能做出清白女子擄進廂房這種事,不顧少女清白,只管自己的心意。

    盛皎月心虛,腳步頓了頓,不太情愿繼續往前走。

    只可惜,裴瑯已經朝她看了過來。

    遠遠的,一身亮眼的紅色。

    裴瑯瞇著眼睛盯著她,同太子說道“我怎么感覺他又變好看了?”

    衛璟黑眸中情緒難辨,沒什么表情變化,淡淡地說“我看著也沒有不同!

    確實是又好看了。

    想來前兩年還未徹底長開。

    他今日又特意都將頭發挽了起來,平時刻意低著頭倒讓人注意不到他的臉,這會兒想不去看他都困難。

    衛璟目光一寸寸掃過他身上每處,往常沒見他穿過紅色,沒想到他竟然如此適合這種俗氣的顏色,將他的皮膚襯托著白到發光,一綹兒不小心灑落在耳邊的鬢發,輕輕被他挽至耳后,玉面無暇,細膩發紅。

    只不過少年似乎不太情愿往他們這邊走過來,腳步磨磨蹭蹭,比烏龜爬也沒好多少。

    防著他們。

    躲著他們。

    衛璟又想到那天夜里他放松身體睡在自己身邊的畫面,四肢都是軟的,黏糊糊搭著他的身軀,乖順安靜枕在他的掌心,愜意熟睡。

    他咽了兩下干澀的喉嚨,將旖念拋之腦后。重新恢復成了個冷冰冰的太子。

    少年慢吞吞磨蹭到他們跟前,作揖行禮,打過招呼。

    裴瑯直勾勾盯著她的眼睛看,總覺得在哪里見過,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盛皎月被裴瑯這雙像狼似的眼眸盯得頭皮發麻,不自在別開臉。

    裴瑯不悅道“你別動!

    小將軍往前靠近兩步,在他身邊繞著走了一圈。良久過后,裴瑯忽然拋出了句話問他“盛公子,你家里可有妹妹?”

    盛皎月松氣“有四個妹妹!

    “胞妹?”

    “只有一位胞妹!

    “原來如此!

    難怪眼睛生的那樣像,可能是他妹妹吧。

    一個瘦弱的哥哥帶出個嬌弱的妹妹,也就不奇怪。

    馬場烏泱泱看過去全是男子,有些人騎馬跑了兩圈覺得熱了,就嚷著讓輸了比賽的人脫掉外衫。

    盛皎月尋了個借口躲去找水喝,她喝完水又刻意磨掉些時辰,等到不得不過去,才慢騰騰起身往外走去。

    忽然之間,她被人從身后捂住嘴巴推到一間漆黑的屋子,她掙扎無果,抬腳狠狠朝那人腳背踩了過去,卻還是無用。

    這人似乎不知道疼。

    這是個力氣不小也很能忍的男人。

    她被用手捂住了眼睛,陰冷的氣息順著她的頸部往上躥,她感覺到男人似乎貼著她后頸的肌膚嗅了嗅她的氣息。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正當她絕望時,男人才緩緩松開了對她的桎梏,從暗處消失不見。

    盛皎月嚇得腿軟了,她甚至猜不到這個人做這件事的意圖是什么。

    今日能進京郊馬場的人,應當都同她認識。

    難道又是江桓的惡作?故意嚇唬她?侮辱她?

    他不是做不出來這種事。

    盛皎月白著臉走出去,迎面遇見顧青林,男人盯著她發白的臉,有點懊悔。

    他繃著一派正經的臉色,“盛公子,你很冷嗎?怎么身體在抖?”

    盛皎月強打起精神,隨口敷衍“走累了!

    她重新回到馬場,裴瑯和江桓已經開始比試,兩人都是要強的性子,只管贏不管輸,只是尋常的比試,也要爭的頭破血流,定要分個高下。

    裴瑯畢竟是在邊城長大,更勝一籌。

    江桓輸了比賽也沒生氣,技不如人沒什么好生氣,他方才過于用力握著韁繩,掌心被磨破了皮,鮮血順著掌心紋路往下滴落,他只用白布稍微纏了纏手掌就不管了。

    裴瑯顯然還沒過癮,看見想躲又躲不過的盛清越,隨手指了他,“你來和我比一場!

    盛皎月沒有心情,但是這么多雙眼睛盯著她,她也不得消極的太過顯眼,她先認輸“我比不過的!

    裴瑯輕笑“你還想贏我?上馬陪我跑再跑一圈!

    盛皎月想去跟太子求情,這兒能管得住裴瑯的人就只有他了。

    但是太子未必會幫她,她蹙著眉頭沒說話,孤身上馬小心翼翼握著韁繩,好在這只馬兒脾氣好,走的很慢。

    裴瑯看不過眼,多管閑事抬起手中的鞭子幫他在馬背上揮了一鞭子。

    白馬吃痛,揚起前蹄發出啼叫。忽然提起速度往前沖。

    盛皎月只得緊緊抱住白馬的脖子,雙腿用力夾緊馬身,不讓自己被他摔下去。

    一路疾馳,烈風在她耳邊呼嘯而過。

    裴瑯看著他狼狽抱著白馬茍活的樣子,心情愉悅笑了幾聲,還有心情嘲笑他說“你怎么這么沒出息?”

    盛皎月怕極了,身體顫抖,臉色蒼白。

    風速過快,揚起她的長發,如絲綢柔軟服帖的長發垂落在她腰側,烏發雪膚,一襲紅衣。皎皎如月的精致面龐陷在細碎的天光里,光華耀眼。

    跑完一圈,她渾身都沒了力氣,雙肩輕輕發顫,跳下馬后差點沒有站住,靠著馬背勉強支撐著身體,她重新挽起頭發,抬手間晃動的衣袖泄出手臂細細的藕白。

    在場的同窗或是未來的同僚,忍不住多朝他看了兩眼。

    實在是秀色可餐。

    裴瑯都看的呆滯幾瞬,幽幽盯著他姣好的側臉輪廓,腦中閃過少年又驚又怕騎著馬時的可憐樣子,是非常好看的。

    他這輩子見過的世面不小,貌美胡姬,天仙國色,但她們好像都不如盛清越一個男子來的讓人賞心悅目。

    裴瑯也見過京城傳聞中的第一美人,他母親說不出意外那即將會是他未來的妻子。

    等事情落定,這樁婚事就能提上日常。

    裴瑯也去見過那位第一美人,看完心道不過如此。并非是他喜歡的類型。

    他喜歡柔順的,可愛的,能被他保護的。

    盛皎月下了馬就去找自己的斗篷,一時半會竟然沒找到。

    快到落日時分,氣溫逐漸變冷。

    盛皎月凍得瑟瑟發抖,江桓怕了他生病,開了尊口,“你放哪兒了?”

    她很委屈“就在這里啊!

    難道還有人會偷衣服嗎?

    不可能。

    說不定是她記錯了。

    眾人幫忙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江桓看了眼牙齒都在抖的他,忍著想發脾氣的心同自己的侍衛說“去馬車里拿件我的斗篷過來!

    那邊顧青林帶來的隨從尷尬插話“我們世子爺也去馬車拿衣裳了!

    江桓不是滋味,嗯了聲。

    盛皎月站在風吹不到的拐角,他們還在跑馬,一點都不怕冷,也不怕摔。和他們相比,她確實少了男子氣概。

    但她本來就不是男子嘛。

    才不要像他們活的那樣粗糙。

    忽然間,一件充斥寒冽氣息的大氅兜頭蓋住她的臉。熟悉的龍涎香遮天蔽日朝她翻涌而來。

    她拿著大氅,有點無措看著眼前板著冰冷臉色的男人。

    太子面罩冷霜,臉色比結冰的雪天還冷。他冷冷低下眸子,語氣很兇“穿上!

    衛璟老早就發現今天他可勾去不少人的眼神,那些男人不自覺就圍著他團團轉,眼睛珠子貼在他身上都摘不下來。

    一幫沒出息的東西。

    拿衣服的拿衣服,端水的端水。

    眼睛都看直了。

    不過他今天穿的這身紅衣,確實與平常大有不同。將高不可攀的清冷美人襯出鮮明的艷色。光照著他滑膩的肌膚,光憑想象就能猜出觸感極好。

    盛皎月還想避嫌,但是傍晚實在太冷,咬牙披上男人的大氅,遮風擋雨。

    衛璟等他沒那么冷后,低聲壓迫道“盛清越,你不要太過分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這么生氣,以前看見有不諳世事的少女被他騙了心,和他貼近會生氣。方才見了他和這些男人聊得極好,也是怒上心頭。

    勾勾搭搭,生何體統?

    衛璟不悅抿唇,將話說的更明白了些,“給孤安分點!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