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30章 第 30 章
    盛皎月算是發現, 太子越發反常。

    怎么會有人愿意和自己討厭的人同床共枕呢?

    她若是討厭一個人,只想離得遠遠,此生都不再見面。

    盛皎月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在東宮的位置有多尷尬和討人嫌, 她寧肯太子像從前那樣把她當成空氣,視若無睹, 從不過問。

    她深呼吸,保持鎮定。逐漸冷靜下來之后, 權衡好利弊, 她極力壓制顫抖的聲音, 盡可能用平常冷冷淡淡的說話語氣, 垂著眼睛撒謊“殿下, 我平日在家都是穿著衣裳睡覺!

    燭臺立在窗邊, 搖搖晃晃的明黃色火光在倒映著窗紙。

    衛璟合上燈罩,火光搖曳兩下逐漸熄滅。

    只在床邊留了盞蠟燭。

    太子這雙漂亮的眼睛懶懶朝她瞥了過來, 輕扯了下嘴角, 眼神透著高貴冷艷,又不是看不出他的防備, “隨便!

    又不是真的要對他做什么。

    何必如此謹慎提防。

    衛璟竟然不知自己在他心中竟如此不堪, 好像男女不拒,什么都做得出來。

    盛皎月松了口氣, 方才一直攥著手指頭,漸次松開拇指關節似是有些抽筋,她忍著不適,欲想得寸進尺說今晚不睡了。

    但當她抬眸撞上太子清冷的眸色,萬般的話都吞回肚子里。

    金絲楠木的拔步床, 足夠睡得下三個人。

    盛皎月脫掉鞋子, 小心翼翼鉆到最里面, 后背貼著冷冷的墻壁,蜷縮著瘦弱身軀,極力降低她的存在感,最好當她不在。

    太子掀開被子,躺在她身側的位置。冷眼掃過她躲閃的肢體,“貼著墻睡不冷?”

    盛皎月今晚穿的衣裳并不厚實,輕薄透氣的衣料,墻壁鉆出的冰冷輕易穿過衣衫貼著她的皮膚,她冷的顫栗,嘴硬道“不冷!

    衛璟對他躲避的動作,甚是不快。

    他還未饑不擇食到這般。

    太子認真回想從前對盛清越做過的事情,也沒幾件過分的值得讓他記恨恐懼的事,不知道他心虛在怕什么。

    衛璟伸手撈過他的肩膀,手指鉗著他薄薄的肩,手腕用力輕而易舉將人帶到身旁,強悍的力道壓制他可以忽略不計的掙扎。

    一縷清甜的軟香,不可避免鉆入衛璟的鼻尖。

    是她身上獨有的氣息,溫熱又香軟。

    很好聞,很舒服。

    衛璟換了個睡姿,轉過身來幾乎要貼近少年的脖頸,嗅了嗅從他衣領里漫出來的香氣,烏黑的眼眸盯著他后頸無意泄露的半片白皙泛紅的軟肉。

    盯的時辰久了,牙齒發癢,竟想湊上去用齒尖穿破嘗嘗味道。

    衛璟眼神微暗,殿中光線不大明亮,他啞著聲音同少年低聲說“你怎么那么香?”

    盛皎月感覺自己像是被豺狼盯上了,男人直勾勾朝她投來的眼神叫她渾身都不舒服,她就像被盯上的獵物,稍有不慎就掉入陷阱,被纏繞住四肢難以動彈。

    “不香的!彼粫砂桶头瘩g說出這三個字。

    衛璟聽見少年柔軟的沒有任何說服力的幾個字,忍不住翹起嘴角笑了笑,“說話也軟軟的!

    盛皎月不覺得自己說話軟,雖說語速慢了些,但說話總要逐字逐句說清楚才行。

    她埋著臉,滾燙的呼吸醺染她的面頰,錦被上皆是太子身上獨有的氣息,冷冽如冬日寒宵中的冷竹,清冷疏離,自有風骨,高不可攀。

    “不軟的!边是咬文嚼字,一本正經的解釋。

    衛璟不能再繼續同他說下去,哪哪兒都不對勁。他的聲音忽然變冷,“睡吧!

    盛皎月怎么能睡得著,全身上下都繃得很緊,豎起耳朵聽取身旁男人的動靜,待過去了一小會兒,太子仿佛真的睡著了,她緊繃的精神緩緩松弛。

    她將臉藏在被子里,握緊雙手,緩慢進入夢境。

    這一覺,睡的不太安穩。

    盛皎月已經有很長一段時日沒有做過前生的夢。

    她不知道新帝喜不喜歡她。

    只是被困在深宮里的日子著實難捱,每天無所事事。

    她不高興。

    新帝似乎也不高興。

    盡管他什么都得到了,眉間折起的弧度只增不減,就像陷入困擾不得解的庸徒。

    下了場秋雨。

    她就病了。

    那些天,前朝政事正忙。

    新帝還能抽出時間來盯她吃藥,似乎是知道她不會好好喝藥,便用勺子輕輕撬開她的牙齒,順著舌尖喂進去。

    她不肯再喝,男人就恐喝她說“要我喂你?”

    這種喂,自然不會是好好的喂。

    人生了病,就像易碎的瓷瓶。

    她紅著眼問他為什么要這樣對她?就算是她當了東宮叛徒的懲罰,也該有個頭。

    男人什么都沒說,低聲下氣哄她睡覺。

    騙她說睡著了就什么都好了。

    她睡醒見到了三公主。

    公主摸了摸她的臉,愛不釋手,“哥哥不讓我來見你。不止是我,其他人哥哥也都不許!

    “這是舍不得讓你被別人看去,你長得太好看了。哥哥怕你被人搶走!

    “哥哥當然是喜歡你的。他就是嘴巴兇,才不舍得看你悶悶不樂流眼淚!

    “你快些喝藥好起來,等你病好,哥哥答應讓我帶你去跑馬!

    盛皎月醒來時感覺耳邊還是三公主對她說的這番話,她花了好長時間逐漸回神。她身邊已經沒人,太子應當是去上早朝了。

    早朝無事,衛璟心不在焉。

    今早天還未亮,他就睡醒了,說來昨晚一夜無夢,難得睡了個安靜的好覺。

    衛璟睜開眼,只覺得胳膊很酸。

    少年不知不覺毫無戒備就將后腦勺枕在他的臂彎,半張臉貼著他的手掌,可能是怕冷,下意識像身旁溫暖的位置靠攏,雙腳也忍不住他的身上貼。

    鋪開的濃墨長發宛如上等絲綢貼著他胸前的衣衫,貼合的衣裳被他睡的稍有凌亂,衣襟微微松散,里頭還有件雪白色的內襯。隱隱約約露出了細膩鎖骨。

    少年睡的很香,臉蛋染出粉黛氣色。

    淺淺的呼吸,灑在他的頸側,像羽毛輕輕劃過引得一陣酥麻。

    衛璟擰眉抽出手臂,這個動作并未驚動還在睡夢中的少年。他貼著枕頭,舔了舔唇,繼續陷入夢中。

    下了朝,衛璟照例喝了兩杯冷茶,沉默半晌,“他起了嗎?”

    曹緣琢磨了一會兒,悟出太子口中這位“他”代指的應當就是昨晚夜宿東宮的盛公子,“還未!

    “真能睡!

    衛璟閉上眼就是盛清越今早快要貼到他的面頰,比玉質還細膩的皮膚,白的透明發光,湊近了看也找不出皮膚上有任何瑕疵。

    姿色過人。

    而且他那張臉,是越長越好看。

    前些年還沒能讓人魂牽夢縈。

    如今稍有不慎就被他勾的魂飛魄散。

    覺得他可憐。

    忍不住心疼他。

    上當受騙。

    為他柔軟的姿態,而心軟。

    衛璟感覺自己的“疾病”沒有因為同他共枕了一晚就病愈。

    昨夜同盛清越說過只此一晚,不過他可能要食言了。

    —

    宮里消息傳的飛快。

    盛家的二公子夜宿東宮,是近來一樁稀罕事。

    風向說變就變,曾經不大愿意同盛皎月往來的同窗,刻意避嫌的貴公子們,聽聞她在太子跟前越發得臉受寵,厚著臉皮又要與她交好。

    盛皎月沒怎么搭理,等到初春,她便要進場科考。

    若是要考個好名次,免不得頭懸梁錐刺股去學習功課。

    冬天剛過,立春這日。

    江桓忽然往盛府遞了帖子,請了盛清越一同去京郊外的獵場跑馬。

    往年也有這種活動。

    只是從未叫過她。

    去的都是皇親貴胄,天之驕子。

    盛皎月不肯賞臉赴約,但她運氣不好,帖子像是送到了他父親手里,父親看過之后覺得是件好事,拍拍她的肩膀說“這些日子,太子越發看重你,你得握住機會!

    似乎看出她的不情愿,盛暄又說“讓人給你準備套騎裝,明日不可遲到!

    盛皎月懨懨嗯了聲。

    跑馬比賽當天。

    盛皎月穿了套明紅色騎裝,頭發盡數挽起,用根簪子固定在頭頂,整個露出動人的五官。

    她很少穿紅色,今日也是迫不得已,她平時從不騎馬,柜子里竟找不出一套騎裝,臨時去成衣鋪里買了身,勉強能穿。

    但是她不喜歡穿紅色,出門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都要蹙眉,太艷了。

    顧青林今日也在獵場,遠遠瞧見從馬車跳下來的少女,兀自忍耐,不動聲色問起身旁的男人,“不是讓你不要叫上她嗎?”

    江桓說“就當我為上次的事情同他道歉!

    顧青林心生不悅,沉著臉,“下次不要叫她!

    細皮嫩肉,身嬌體軟,還騎馬?摔下來又要吃苦頭。

    江桓看不懂顧青林,也不見得他是討厭盛清越,明里暗里沒少維護,總之態度是奇奇怪怪。

    盛皎月長得太惹眼,站在遠處也能找出環伺四周的目光。

    她這身裝扮,落在他們眼中,不是英氣,而是可愛。

    濃郁的紅衣,襯出皮膚雪白。

    挽起來的簡單發髻,又將他原本就小的臉蛋襯得更精致。

    江桓盯著他的臉看了半晌,想到從東宮傳來出的流言,說太子同他如今是抵足而眠,他心道盛清越確實有這個本事。

    江桓走到少年面前,將馬鞭甩給他,微抬下巴倨傲道“一會兒你跟我比!

    跑馬比賽。

    不跑怎么行?

    盛皎月馬術不精,只會慢慢的騎,而且她小時候差點被馬摔過,今天是硬著頭皮來赴會。不打算同任何人比試。

    她沒出聲。

    顧青林出乎意料幫她解了圍,“我和你比!

    江桓奇怪。

    顧青林抿唇道“和她比有什么意思?你鐵定贏!

    她的小身板,摔了碰了,少說要在床上躺十天半個月。

    她今日穿的真可愛,挽成小圓包的頭發也甚是可愛。

    顧青林喉嚨動了兩下,忽的記起昨天得知她留宿太子寢殿時,屬實捏了把汗。

    顧青林怕太子發現她的秘密,旁人看不清楚,他眼睛明亮,看得出太子盯向她的眼神,就像領頭雄獸盯著自己的伴侶。

    顧青林原想威逼利誘她私下同他定好婚約,但又怕嚇著她。

    算了,還是先幫她遮掩著吧。

    她這樣笨,又這樣天真。

    太子可難纏的很。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