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28章 第 28 章
    盛皎月本就覺得自己像是浸泡在溫熱潮濕的水里, 腦袋發暈。

    聽見太子薄唇中淡淡吐出的字眼,更覺得天旋地轉,惱羞成怒, 氣血上涌。單薄瘦弱的身軀控制不住的顫抖。

    倒不是被嚇出來的。

    而是活生生被太子這話給氣的。

    如今她在太子眼中還是個男子,他怎么能對男人說這種話?明擺著是要羞辱她。全然沒有將她當作常人。

    盛皎月身體軟綿綿的沒什么力氣, 扶著桌角胸前起伏, 微喘著氣。

    她的脖子都被氣紅了,不過還繃著張冷冷的臉,臉頰微微鼓了起來, 抿直唇線氣到不說話。

    的

    衛璟自知失言, 視線從她發紅的頸間移到他的眼瞳,透著疏離的烏色雙眸里滿是惱怒。少年眼睛里倒映著他的臉孔。

    男人呼吸微頓, 無聲嘆了口氣, 平日的凜肅威嚴被他刻意收斂, 聲音柔和,“是我失言!

    盛皎月腳底鉆起莫名顫栗的寒冷, 這股寒意卻又透不進骨頭里, 她渾身上下還是滾燙發熱, 方才吹過風才艱難退卻的滾燙又卷土重來, 伴隨著難以啟齒的燥熱。

    屋內燃著熏香, 燈盞壓在案上。燈芯見了底,越燒越暗。

    衛璟定眸仔細觀察少年的神色, 視線由下及上, 藏在寬袖中的手指似乎是在痙攣, 輕微抖動, 眉梢眼尾浸潤汪汪水紅, 呼吸從平緩到急促, 蹙著眉頭表情難受。

    他將衣裙收了起來,耐下性子又低聲道歉,寬慰他說:“不會真的逼你穿!

    是他剛才昏了頭,把荒唐至極的心里話說了出來。

    衛璟嘴上道貌岸然低聲致歉,態度溫和說著善解人意的話。心思卻早就走遠,像條已經不受控制的線,順著他內心的欲望往深處蜿蜒。

    若是盛清越換上這套裙子,若是不認識他的人,恐怕不會知道他是個男子。

    他穿女子衣裙,一定很漂亮。

    過年休沐的半旬,盛清越在家被供著滋養,吃好喝好,珍惜補品絡繹不絕往她屋子里送,小廚房里也每天變著法子給她做菜。

    短短半個月,先前瘦掉的肉又長了回來。

    下巴圓潤了些許,氣血充足,臉頰柔軟飽滿,捏著更像有充沛甜汁熟透了的甜桃,輕輕戳破一點果皮,探入舌尖就能嘗到香甜的蜜味。

    衛璟覺得盛清越身上應該也是這種味道。

    很甜的香。

    盛皎月從嗓子里溢出個嗯字,依然蹙著眉,抬手擦了擦眼角泛起的水光,忍著身體上的不適,“殿下,我有些難受!

    她想回家。

    衛璟上前兩步,手背搭在她的額頭,有些燙。

    可能是發燒了。

    但是他的病前兩日已經治愈,來的時候也還是好好地,怎么忽然就額頭就燙成這樣?

    衛璟稍微往深了想想,當即冷下臉將掌事叫了進來,直截了當,“他面前那杯酒,有沒有問題?”

    風月場所,總會有些見不得人助興用的東西。

    吃了熊心豹子膽也沒人敢在貴客的酒里下藥。

    掌事的一口咬定沒有放東西。

    但是瞧著那位青澀少年的表現,確實也像是中了藥。

    這才過去片刻,盛皎月就冒了許多汗,頭發上也汗涔涔,眼睫毛掛著汗珠,像剛從水池子被打撈出來。

    藥性兇猛,非常人所能抵抗。

    唇角被她咬破了層皮,舌尖舔過,泛著微微刺痛。她咬緊牙齒,強撐著理智說要去泡澡。

    他這會兒看著著實狼狽,被勾起饞蟲卻又什么都吃不到

    盛皎月在恍惚中迷離,真將自己當成了個男子,她帶著哭腔同太子說著好話,鼻腔濃重,好生可憐:“剛才那兩位姑娘呢?我喜歡她們,你讓她們回來陪我!

    香軟圓潤,捏著舒服,說話又好聽。

    天真浪漫不失分寸。

    待她很好。

    她就喜歡和小姑娘們湊在一起說話。

    衛璟本來已經打算今晚對他言聽計從,畢竟是他先對不起盛清越。

    但不知怎么,從他口中聽見記掛其他女子的話,衛璟心中格外不是滋味,就像被人背叛。

    衛璟忘了剛才兩位適齡少女模樣如何,想來是不怎么樣。盛清越每次見到模樣稍微清秀點的姑娘,都覺得漂亮。他不妨照照鏡子,又不是天底下所有人都長成他這般。

    掌事的幫襯說道:“小公子說的有理,堵不如疏,這藥性難熬,可能要熬到天亮,小公子既然喜歡那兩個丫頭,我這就去將她們叫回來陪你!

    衛璟擅自幫他回答:“不必。你出去將門關好,叫他自己熬過去!

    掌事訕訕然退出房間,心想這少年也是可憐人,都這樣了太子也不許他睡女人。

    衛璟想用手帕幫她擦拭干凈額頭上的冷汗,被她扭過臉躲了過去。

    他在怨恨我,衛璟心想。

    埋怨便埋怨吧。

    總歸是為了他好。

    藥性一波接著一波,洶涌襲來,不留喘氣的時機。

    盛皎月已經像從水里撈出來,還要被太子塞進被窩里,只讓她露出腦袋尖,供他呼吸喘氣。

    她臉上的緋紅從今日起便就沒有回落過,壁燈透出的光線照著她的臉,白里透紅,呼出熱氣。她即便被藥性操縱了理智,潛意識里的習慣倒也沒變,手指還知道攏著衣襟,不讓人碰。

    隔了半個時辰,掌事匆匆找來解藥。

    衛璟指尖捏著藥丸,另一只手輕輕掰住他的下巴,逼迫他張開緊緊閉合的齒關,將藥喂進他的喉嚨里,男人也沒有急著離開,安靜坐在原處。

    收攏長發的白玉冠被他蹭到另一邊,烏發鋪在枕間,烏黑的發色同她雪白的皮膚襯出極強的對比。

    剪過燭芯的蠟燭看似更亮堂,少年的精致側臉被光束照的更亮堂。透白映畫。

    衛璟每次看見他的臉,都覺得很可惜。

    可惜是個有身份的。

    不然倒多的是法子。

    男人的指腹剮了下少年的下巴,捏了兩下觸感柔軟,微張的唇瓣露出白皙的齒尖,他盯著少年的唇齒看了良久,知道自己不該繼續下去。

    衛璟松開手,等到他的額頭不再發燙,再命人將他送回盛府。

    盛皎月這年的元宵節是在朦朧中度過,模糊不清的記憶,前世今生的交纏。她醒來就將這些記憶重新壓回去,裝作若無其事。

    她閉門謝客,專心在家養著病。

    太子連著幾日讓人從東宮送來罕見的好物件,有吃的,和日常所用的。

    宮里有點風吹草動,外頭就傳的滿城風雨。

    太子同盛家這位小公子,何時關系這么好了?

    兩個黨派,無異血海深仇你死我活。

    能暫時相安無事,握手言和,盛家這位公子還真有點用。

    而衛璟送給盛皎月的東西也沒有斷過,只不過他自個兒卻不曾再出現盛家。

    東宮和盛府的關系有所軟化,他們也都得對盛清越刮目相待。

    —

    兒子大了。

    不好管,也根本管不得。

    皇后知道盛家這位公子還是東宮伴讀。晌午時分,皇后讓人將盛清越叫到了她跟前來,皇后看著他的眼神挑不出任何毛病。

    皇后命人給盛公子看茶,隨口問起他可是今年開春就去參加科舉?

    盛皎月在皇后這里吃過教訓,不敢輕易答皇后的話,說的模棱兩可,聽明白了也裝出什么都不懂的樣子。

    皇后沒有勉強,不過送走他之前冷冷警告了他,“替本宮問候你父母,叫他們保重身體!

    盛皎月點頭,其實還在回去的馬車上就把這事忘了干凈。

    開春就喜歡下連綿小雨,盛皎月出宮路上沒有雨傘,萬般無奈站在長廊躲了很久的雨。

    世子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后,修長筆直的拇指里遞出一柄雨傘,她沒有伸手接,平白拿別人的東西,習慣不好。

    等到雨勢漸弱,天氣轉晴。

    盛皎月才離宮回家。

    顧青林感覺她的背影都寫滿對他的抗拒,他的五指用力收攏傘柄,面無表情,心情看著沒有起伏波動,他心想,對她好,是沒有用的。

    她記不住旁人對她的好。

    也記不住對她的不好。

    唯獨記得住的,只有教訓。

    顧青林方才差點就將她堵在墻角,當著她的面抖出她的秘密,這樣肯定能欣賞她哭的梨花帶雨時的可憐樣子。

    他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他母親早就開始為他的婚事著急。

    眼前不就有個現成的嗎?

    —

    盛皎月這段時間早出晚歸,有時在東宮里忙到清早天光放亮。

    過了幾天,難得清閑。

    她又被邢坤請到東宮,做完太子交代的事情,東宮的人一時半會竟不肯放她回盛府。

    而衛璟忽然間又提出個過分的要求,說是近期噩夢不斷,難以入眠,要她陪他同塌而眠。俗稱——陪他睡覺。

    盛皎月委實覺得詫異,想也沒想一口回絕。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