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27章 第 27 章
    天氣逐漸暖和, 春意漸濃,院墻伸出枝繁葉茂的根條,雀兒停駐其間。

    蒼勁的冷風已化為連綿起伏的微風, 透過開著的半扇窗透進馬車里。

    盛皎月的半張臉被日光曬出微燙的緋紅, 暴露在太陽下的雪白后頸也隱約發燙。她的手指緊了緊,抿唇說道“您也知道,我去那種地方不成的!

    太子的眼瞳看起來變了眼色, 灰褐色的瞳仁靜悄悄看著她,打量審視了番, “只是看看,沒打算叫你做什么!

    盛皎月的背貼著窗戶,涼冰的溫度穿透她身上輕薄的衣料,她有點不舒服,換了個位置坐好,她咬了咬唇,還是不太情愿,“我怕打攪了殿下的興致!

    衛璟嫌他啰嗦, 扯起嘴角冷聲道“我本就沒什么興致!

    上次和顧青林去風月樓是有要緊的事情要辦, 只有他當真,還被嚇跑了。

    盛皎月心想既然如此, 那正好不用去了。

    這話她也只敢在心里說說,壓在喉嚨沒說出來。

    太子要做的事情, 一定是要做成的。

    現在天還沒黑, 太子就迫不及待要去風月樓尋歡作樂。

    盛皎月在心中腹誹,太子未免也過于急色了些, 竟然片刻都等不得。她一想到太子在床上的花招和持久的耐性, 深覺可怕。

    夕陽漸落 , 逐漸回溫。

    臨街張燈結彩,掛起來的綢段上點綴著各式花樣的紅燈籠。

    太子此次出行并未帶上親衛,只有一個邢坤守在門外。

    臨冬傍晚,氣息凜冽。

    太子身著黑色織金錦緞常服,面色冷肅,眼底平淡。盛皎月微仰著臉抬頭看,瞥見男人線條鋒利的下頜骨,和微微滑動的喉結。

    其實太子長得很好看,輪廓分明,五官清晰,眉眼是介于少年和成年的精致,眼尾狹長漂亮,微垂眼睫安靜不語,好似一尊神明。

    男人停住腳步,轉過身皺眉看向他,言簡意賅“跟上!

    風月樓看著就比別處建筑顯眼。

    門前石柱纏繞著悱惻紅綢。

    迎客的侍女都是年輕貌美的小姑娘。

    閣樓內,一陣迷迭香氣。

    胭脂水粉香味濃郁,丫鬟恭恭敬敬領著貴客去里間。

    樓里的掌事人得知貴客光顧,將自己拾掇了番才敢出現在男人跟前,捏著帕子,笑容滿面,“不知您今晚會來,都沒來得及做準備,還望貴人不要責怪!

    樓里供客人休憩的廂房比起富庶家庭的小姐閨閣還要精致。桌椅皆是上等黃花木所制,檀木所制的千工拔步床,層層輕紗般的雪色帷幔足夠引人遐想。

    屏風外的案桌上點著千金才得微毫的涎香。

    銀炭將屋子燒的暖和,宛若春日。

    太子懶洋洋靠坐在椅子上,神色稍稍有些散漫。

    盛皎月被迫坐在他身旁,和男人高大有壓迫感的身軀比起來顯得過于瘦小,背脊看著像紙片單薄,衣裳用料極好,綢段單薄細膩,貼著肌膚映出她后背隱約可見的蝴蝶骨。

    她正襟危坐在太子身旁,腦子里的那根弦始終繃直,雙手放在膝上,不言不語,極力降低存在感。

    衛璟余光窺見他僵硬緊張的坐姿,好整以暇觀察少年逐漸冒著粉黛的耳朵尖,他啟唇,吩咐道“讓這位公子先挑!

    掌事的人原本沒注意到貴客帶在身邊的少年,聽見吩咐,這才用正眼看了過去。

    這一眼,她便愣住了。

    心中驚嘆,倒是有好些年沒瞧見過長相如此好看的少年。清冷姝色,每處都生的恰好。

    哪怕風月樓里一刻千金的頭牌,仔細觀察,也沒有他這般耐看,輕易就勾走旁人的視線。

    “公子喜歡什么樣的?小家碧玉還是要嫵媚些的姑娘?”

    盛皎月臉色微紅,“不用!

    太子冷冷幫他出聲,“都帶過來,讓他自己挑!

    盛皎月張了張嘴,“殿下,還是不要浪費銀子了!

    衛璟漫不經心,“我缺這幾個錢?你怕什么?”他稍稍正了正身子,朝他瞥去,“說不定是你的小通房不對你胃口,換個人你就有興趣了!

    盛皎月怎么拒絕,太子都有話可以堵她。

    她欲言又止片刻后放棄了,破罐破摔的想,就當多兩個人坐在旁邊不去碰她們就是。

    她不知道太子在想什么,男人此時的神情看上去很嚴肅,原本平直舒展的眉峰慢慢皺起,嘴角也是鋒利的直線,不太高興。

    衛璟心頭正亂,那些接二連三旖旎的夢境,是給他氣笑了。

    損失夢到貌美的女郎,倒也還好說。

    怎么偏偏是個男人?只是個長得稍微好看些的男人,難不成他也如那些好色之徒,以貌取人只看臉的庸徒蠢貨嗎?

    這般不爭氣。

    貌美如花的姑娘們魚貫而入,掌事的人已經將樓中姿色上佳的姑娘都領了過來。有幾個她都舍不得讓她們出來接尋常的客人。

    在院子里養了多年,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知書達理,可柔可魅。稍有定力的男人瞧了也走不動道。

    衛璟撩起眼皮掃了眼抬不起頭的他,淡淡道“發什么呆?還不趕緊挑?”

    盛皎月感覺太子很不高興,但她也懶得去猜測太子為何不高興,她硬著頭皮胡亂點了兩位姑娘,磕磕巴巴“就她們吧!

    這兩位姑娘模樣水靈,臉蛋略圓,皮膚白里透著紅,倒不是多美,是看著讓人覺著舒服的長相。

    盛皎月也是因為這兩人合她的眼緣 ,才順手指了她們。

    她遂了太子的愿,本以為太子的臉色會稍微好看那么幾分,然而并未如此。

    屏風邊是燭臺,燭火跳躍。將屋子照的敞亮。

    暖黃的火光,暖意融融的光映在太子清冷的面色,眉眼簇著攝人寒意,他勾唇笑了笑,“前頭推三阻四,一指還指了兩個,胃口真不錯!

    如往常淡淡的語氣,聽上去也沒什么不同。

    但這話細聽還是有點刺耳,好像在嘲諷她。

    盛皎月一本正經,“我覺得她們倆好看!

    坐在她兩側的小姑娘,不約而同紅了臉。

    掌事的人都被這位看著瘦弱的少年所驚訝,能來風月樓的非富即貴,雖是來找女人,但樓里多的是賣藝不賣身的姑娘。鮮少有客人會一次點兩個姑娘。

    掌事意味深長的目光從少年身上掃過,也不知他吃不吃得消。

    當真是不客氣,是她小瞧了他。

    衛璟揮手讓掌事和其他人都退了出去,他盯著盛清越的臉,意味深長說了幾個字“都說男人好色,這句話還真沒說錯!

    這句話盛皎月自是認同,太子確實好色,夜夜都要吃肉。

    她那時腰酸背痛,下床腿軟,還有地方破了皮。

    盛皎月壓根沒聽出太子這是在暗諷她,她還格外認同對太子點點頭,“確實!

    衛璟萬萬沒想到他已然如此厚顏無恥,他涼颼颼的說“軟腳蝦骨氣到挺硬!

    盛皎月無心與他拉扯這些聽不懂的話,她掃過已經空出來的廂房,天真問道“殿下,您不要人作陪嗎?”

    話音落地,她感覺太子朝她掃來的冷眼濃郁幾份。

    衛璟提不起興,他本就是貪戀□□之人。只是連日來的夢將他攪的不得安生,夢中那張臉,情態動人。眼尾泛紅瞧著他,眼淚汪汪,可憐可愛,似泣非泣。

    藕白嬌嫩的后頸,星星點點分布著痕跡。

    衛璟心火燒得慌。

    冬天都快過去,燥的流了鼻血。

    衛璟這件不正常的事情推到盛清越那張會勾引人的臉,哪怕什么都不做,什么表情都沒有,莫名其妙也還是會被他吸引。

    他又總是瞧見他。

    日常見得多了。

    夜里就夢見了。

    衛璟清楚自己還是喜歡女人,他反問“誰說來著就得找女人?”

    男人灌了半杯酒,烈酒平息那團亂竄的浮躁。

    太子一會兒晴一會兒雨。

    盛皎月不去觸霉頭,同身旁香香軟軟的小美人們喝了點酒。小美人善解人意,只讓她抿了兩口嘗到味道,就安安靜靜坐在她身旁。

    衛璟看不大順眼,忽然發難讓這兩人出去。

    語氣冷厲,如花貌美的小姑娘被嚇得發抖。

    盛皎月同情兩個嬌滴滴的小美人,依依不舍目送她們離開。

    衛璟瞧見這幅場面冷笑了聲問“很舍不得?”

    盛皎月沒有點頭,也沒有違心搖頭。

    若是他只留下一名清倌,衛璟都不至于如此生氣。

    這叫什么?吃不到嘴里也要聞個味道。

    饞不死他。

    盛皎月逐漸覺得廂房里變得暖和,她后背都出了汗,身體里好似漸漸燒了起來,手腳發燙,她難受的皺著臉。

    臉上濺起不自然的潮紅,皮肉下流通的血液溫度滾燙。四肢無力,頭腦發脹。

    她以為這是酒的后勁,喝了兩杯涼茶去火。

    可這股洶涌而來的熱意還是不見好轉。

    若不是太子也在,她都想解開衣扣,將外衫脫了涼快涼快。

    她忍下身體的不適。

    衛璟心不在焉,眼神落在他的側臉,安靜盯了片刻。

    盛皎月借口自己要去出恭,逃去門外吹了會兒風。

    衛璟盯上了落在屏風旁的衣衫,風月樓里的每間屋子都是滿柜的衫裙,有正經的,也有不那么正經的。若恩客有興趣,她們就的換上。

    不過得是你情我愿,無人會勉強。

    衛璟的手指輕輕捏著裙擺,這是時下流行的廣袖輕紗衫裙。

    束腰攏胸,極襯身段。

    衛璟的腦海里突然多出個荒唐的念頭,他揉了揉太陽穴,好叫自己清醒些。

    盛皎月吹了半刻時辰的冷風,臉上的滾燙消了下去,但是手腳還是發燙。

    她不便逗留太久,回到包廂。

    卻見太子手里捏著件女子的衣裙,她并未多想,身體還十分難受。

    衛璟的心里話已經滾到喉嚨,他想叫盛清越穿這身裙裝給自己瞧瞧。

    不過讓男人穿女裝,無異于奇恥大辱。

    他臉皮那樣薄,膽子又小。

    怕是聽見都得氣的渾身哆嗦,轉身就跑。

    衛璟緩緩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眼底的墨黑化作深沉一團。

    男人還是沒忍住,喉頭滾動,慢悠悠說著玩笑話,“你換上這身衣裳給孤看看!

    少年的反應和他想象中如出一轍。

    臉上由白轉紅,又由紅轉白。

    胸前劇烈起起伏伏。

    手指打著哆嗦。

    好像要被他氣死過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