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22章 第 22 章
    第二十二章

    饒是顧青林這般鎮定沉穩的人此刻也恍惚感覺自己在做夢, 又或者是不是他眼花看錯了。

    神志不清,才會撞見這種令人驚駭的畫面。

    熾熱的暖陽照進屋內,光線明亮。檐溝里偶有簌簌積雪滑落, 砸在鋪著平整的石板間。

    顧青林心跳依然劇烈, 心中如有驚濤駭浪翻涌而過,維持緘默沉寂,穩住略有些急促的呼吸的, 待到情緒逐漸平穩,男人又小心翼翼側過臉, 垂落的深眸先是在她膩白的頸部停留了片刻,烏黑眼珠緊緊盯著她的喉嚨。

    是了,他從未刻意注意過她的喉結其實并不明顯,骨骼纖細,清瘦孱弱。

    或許是懷疑過,但是她從小就是不太像個男子,天生就是軟弱的形象,所以他也就沒有往深處想。

    顧青林腦子有些混亂, 思緒游蕩的很遠, 如絞成一團亂麻的混沌,毫無頭緒。

    他想起來, 即便是在最炎熱的酷暑,她也幾乎從來沒有同他們進過水池, 不論何時都將自己遮掩的嚴嚴實實, 衣襟扣的很緊,不露分寸。

    很不喜歡和他們有任何肢體上的觸碰。

    閃躲不安的她, 搖搖欲墜的她, 每每聽見些粗俗下流的話, 一張雪白的小臉就被逼的通紅。羞恥到抬不起頭來。

    顧青林才發現自己的記性原來這么好,細微枝末至今都還記得清楚。以前他沒有放在心上的蛛絲馬跡,連成一條細密的線。

    難怪她被他們脅迫著去往風月樓時,滿臉的不情愿,既抗拒又存著不該出現在她臉龐的廉恥。

    也難怪被美姬誘惑的她,慌張無措遠遠勝過羞怯。

    美人在懷,也能坐懷不亂。

    板著張正經的小臉,聲音很小規勸他們回去。

    顧青林深深呼出口沉沉的氣息,他僵硬扭過臉,探出的手指也萬分僵硬,一點都不靈活。

    男人微微閉上眼睛,指尖輕顫,重新掀開她的衣領一角。

    顧青林濃密漆黑的睫毛顫動,緩緩抬眼,看清楚她胸前的布料,輕聲在心中說了聲冒犯。

    隨后帶著薄繭的拇指觸碰到白布邊緣,匆匆瞥了眼略微起伏的雪白渾圓。

    男人深吸涼氣,強行繃著鎮定之色,一件件幫她合上衣襟。

    顧青林騰的站起身來,張嘴正打算將方才在殿門外候著的宮女叫回來給她換衣裳,但又在轉圜間改變了主意。

    他一時半會兒猜不到她為何要扮成男子,若是貿然幫她換了衣裳,她醒來就該知道自己已經露餡。

    顧青林不準備讓她察覺這件事,他很快就從震驚中冷靜,眼神復雜盯著她泛起潮紅的精致小臉,越看越覺得漂亮。

    以前也知道她是過分漂亮了這么個人。

    背地里,也有些紈绔子弟對她起了上不得臺面的齷齪心思。

    顧青林當時覺得是那些大少爺們腦子不清醒,被美色迷昏了頭。

    她的眼角眉梢都浸在春色里,臉上浮起的薄紅看著反倒不像是死氣沉沉的病色,而是濃稠艷麗的清甜粘膩。

    顧青林強迫自己挪開眼睛,抬手放下收攏帷幔的金鉤,擋住窗門外傾斜而入的陽光,好讓她睡個好覺。

    只是她身上濕透了的衣裳不太好辦。

    顧青林皺著眉,正思考著該如何處理,床上的人發出輕微的響動,秀氣的眉毛皺成一團,眼睫毛緩緩抬動,她從昏迷中緩慢睜開了眼睛。

    盛皎月覺得她仿佛做了個冗長昏沉的夢。

    夢里紛紛繁繁,壓得她的頭疼。

    她看見眼前的男人,思緒停留半晌逐漸才回憶起來自己昏過去之前發生了什么。

    她被江桓和顧青林騙到了湖邊。

    讓江桓踢進了湖里。

    盛皎月掌心朝下撐著床榻,借著手臂上的力道緩慢坐起身體,冷濕的輕薄衣裳緊貼著她的玲瓏嬌軀,原本看著寬松的衣裳此時略顯身段,她局促抱著身前的被子,試圖悄聲無息蓋住她的身體。

    胸前擁著棉被,她心頭的不自在蕩然消散。

    盛皎月低頭掃見身上的衣裳完整無損,繃緊的呼吸驟然松弛,她抬手將鬢邊的濕發掖至耳后,額頭有些溫熱,面頰發紅。

    濕衣裳貼在身上不大舒服,像被濃稠的汁水粘著皮膚。

    顧青林暗暗觀察著她臉上的表情,隨著抬手的動作,寬袖衣襟里泄出半截細膩發白的藕臂,胳膊很細,手腕也十分纖細。溫熱的血液在皮膚下翻涌,青色血線隱隱見了天光。

    他的眼神暗了暗,余光瞥過少女發紅的脖頸,還有垂落在后頸的發絲里溢出的軟香。她乖順垂著眼睫,一言不發保持緘默。

    很安靜。

    顧青林眼瞳中她的半張側臉,纖瘦漂亮。宛若初初綻放的嬌嬌花瓣,細膩粉嫩,垂涎欲滴。

    盛皎月眼中濺起茫然,被男人灼灼生冷的目光盯得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寒氣順著腳底升到后腦。

    她強壓著小心不安,如蟬翼般薄的眼皮顫顫抬起,開口說話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沙啞的很厲害“世子,是您將我從水里撈出來的嗎?”

    聲音低低啞啞,語氣倒是和她平日一樣的溫柔。

    她的嗓子里嗆了水,被鋒利冰冷的湖水磨壞了聲道,微張唇齒呼吸都覺得喉管有輕微的刺痛。

    顧青林背著雙手,意味不明嗯了聲。

    盛皎月的手指緊揪著胸前的衣襟,眉眼里存著的神色有點緊張,她記不得昏迷后發生了什么,也不能確定顧青林這樣細致深沉的人,會不會瞧出不對。

    少女心中忐忑,七上八下,甚是不安。

    顧青林收攏五指,故意說“你身上的衣裳都濕透了,我讓宮女進來幫你換吧!

    盛皎月聽見這話反倒一陣輕松,眉間籠罩的愁緒漸次消減,舒服展平,輕松說道“不必,我自己來!

    顧青林挑眉,也知道她為何是如臨大敵的防備姿態。

    他作出滿不在乎的冷淡模樣,“隨便!

    干凈整潔的新衣裳整整齊齊疊放在拔步床外的柜子前,盛皎月等了半晌,世子爺好像依舊不打算離開,她無奈出聲“世子,你去忙你的,我已經沒事了!

    顧青林仔細盯著她分寸神色,討好人時表情更軟,似乎是習慣用漂亮臉蛋來騙人,他說不上來自己心里怪異的感受,潛意識里不太想走。

    他拖著懶洋洋的腔調“我不忙!

    盛皎月像換衣裳,濕噠噠的衣服粘著肌膚,湖水又不太干凈,她這人有很講究的潔癖,難受的要命,不經意露出纖柔委屈的神情。

    顧青林覺著她皺著眉委屈巴巴的樣子也好看,像只高貴但是落魄了的貓兒,不喜歡理人又不得不撒嬌賣乖。

    他氣定神閑道“都是男人,盛兄不必羞澀,你有的我也有!

    盛皎月氣到想咬人,她板正小臉,抿直嘴角不說話。

    顧青林沒想真的惹惱她,點到即止,側殿的門忽然被人粗魯踢開,面無表情的江桓從外面闖進來,并未讓人通傳,一聲招呼都不打。

    黑衣青年臉上覆滿荊棘冷瑟的戾氣,擰著鋒利的眉頭,繁復衣袖上帶著幽寂的冷香,神情相當不耐,目光觸及床榻上已經清醒了的少年,來時的惱怒才好上些許,不過吐出的話語還是硬邦邦的戳人,“換身衣裳要這么久?”

    顧青林說“還沒換!

    江桓看見少年怕的往后縮了下的樣子,剛吹散的火氣莫名被點燃,折磨的他心頭難受,卻又不知道該向誰發泄,他冷著臉,“我們出去!

    江桓知道盛清越對他的身材是自卑的,不太愿意讓外人瞧見。

    顧青林“嗯!

    盛皎月關好房門,沐浴后換上干凈的衣裳,用巾布揉擦濕潤的發絲,頭發半干微濕才走出偏殿。

    殿外陽光正烈。晌午的日頭竟然有些毒辣。

    身量修長的男人站在廊下,顧青林心不在焉,江桓和他說著話,他也沒有仔細聽,敷衍搭了兩聲,滿腦子還是少女軟白的身軀,和那若有似無的幽香。

    江桓不高興的問“你怎么魂不守舍?”

    顧青林彎眸笑了笑,“想一些事情!

    江桓不關心他在想什么,心中正很煩躁,其實看見少年在水里撲棱掙扎,他就后悔了。礙于面子不好道歉,又恨恨的想,盛清越長得那么好看做什么?長得好就罷了,偏偏要用那張臉裝文弱四處騙人!

    他才不是三公主那種蠢貨。

    被他的美貌迷得團團轉,像個傻子!

    不過盛清越那樣怕他,也真讓他心生不滿。膽小如鼠,不爭氣的東西。

    江桓又聯想到他遠方的叔伯曾經養在后院里的臠寵,是個長得很清秀乖巧的少年,十六七歲,皮膚很白,仿佛柔弱不能自理。

    他見了一次就作嘔。

    叔伯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說自己不過是圖個新鮮。

    江桓依然覺得惡心,但是想到若那個人是盛清越,好像又沒有那么惡心。

    他煩得很,不肯繼續在宮里待著,隨便尋了個借口離開。

    盛清越怕就怕他,討厭就討厭他,反正他不喜歡他。

    今后也不可能和盛家有多好的關系。

    若表哥順利登基,盛家這個同太子黨作對的家族遲早要覆滅,屆時盛清越最好自求多福,得虧他是男子,日后盛家真落得個抄家流放的下場,他也不用被充入教司坊,受人折辱。

    —

    太子遲遲未歸。

    前朝遺孤在襄陽一帶起事,殺害了不少人命。太子領了三千精兵,花了好些天才將前朝余孽斬盡殺絕。事情辦完,離過年不到兩天。

    盛皎月趁著太子不在東宮,回了一趟盛家。

    盛暄恰巧有事要同兒子交代,“你小時候有樁親事!

    盛皎月怔了怔,“我的?”

    不是她哥哥的嗎?

    盛暄定定盯著她的眼睛,語氣略有些沉,“嗯。你還沒出生就定好的婚事!

    恩師的兒子同盛暄是至交好友,少時同窗,哪怕到今日也未曾斷了聯絡,每年都有往來。

    當年兩人的妻子差不多的月份懷有身孕,若都是兒子或都是女兒,婚事便算了,若是異性,便定下婚約,結為親家。

    當時盛家和程家就寫了婚書,交換了信物。

    程家的兒子,現在也有十八。

    前不久已經啟程入京,特意帶著信物來盛家拜訪,順便同他自小定下婚事的未婚妻見上一面。

    盛家已經推脫過很多次,再推下去,程家人就該起疑心了。

    盛皎月得知這事相當詫異,她張了張嘴,“那現在怎么辦?”

    她又說“不如還是將婚事退了吧!

    上輩子也有個自稱是她未婚夫的男人鬧到了新帝跟前,只不過她當時以為是那人在胡說,她自己都沒信。

    盛暄瞪了她一眼,“婚事退不得!

    程家這么多年未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再者程家的老太爺又是受人敬重的長輩,桃李遍布天下,家底深厚,若是悔婚,對盛家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但隱瞞也瞞不下去。

    盛暄說“你明日抽空去赴約,同他見上一面,為父隨后就能將他打發走!

    盛皎月眨眨眼,似懂非懂,“我怎么去見他?”

    “換回女裝,戴上面紗。小心點不會叫人發現!

    盛皎月心情沉重,細細思量還是擔驚受怕,京城說大不大,兜個圈子就能撞見熟人,萬一被人發現,他們家就是欺君重罪。

    她咬唇,“父親,不然就說我病了吧!

    這些年都是這種說辭,胞妹天生體弱,在別院靜心養病。

    盛皎月沒能說動她父親改變主意,第二天不得已換上女裝去春宴樓赴約。

    云煙將她柜子里那些她從未穿過的女裝找出來,漂亮的衣裙挨個擺在她面前,讓她挑選。

    云煙好像比她還高興,“姑娘,你穿白色好看,穿紅色也好看!

    盛皎月很久沒穿過女裝,最終挑了件湖藍色煙羅綺云裙,里面是件月白色蝴蝶紋繡束衣,小衣有點小,抹襯的胸前飽滿,鏡花菱紗披帛懶懶搭在肩側。

    少女身姿娉婷,體態輕盈柔美,腰細胸大,膚白貌美。

    濃墨展開的長發,被玉簪挽起。脖頸纖細修長,微仰著的弧度甚是美麗,猶如高貴天鵝仰頸,皮膚薄的如同一層蟬翼,雪白脆弱。

    發髻里插了支云鬢金步搖,鑲嵌著難得可見墨綠寶石。耳墜甚是精美,碰出伶仃的響。

    云煙看著銅鏡里貌若天仙的少女,捂著胸口深呼吸“小姐真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人!

    京城第一美人,也沒她家小姐好看。

    盛皎月望著鏡子里的自己竟然覺得陌生。鏡中少女如清水芙蕖,天然去雕飾,峨眉婉轉,眼尾劃過淡淡的嬌媚。

    是挺好看的。

    她讓云煙拿來面紗,仔細戴好面紗,出門后又將邁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有帷帽嗎?”

    “姑娘,有的!

    “我戴上帷帽再遮遮!

    萬事小心為好。

    謹慎使得萬年船。

    馬車停在后門,盛皎月趁著人少才敢爬上馬車,她以為沒人發現,但是不巧撞上盛清寧回府。

    盛清寧瞥見那道窈窕身姿匆匆上了馬車,身段極好,他在家中并未見過此人。

    盛清寧問“那是誰?”

    家中小廝也不清楚,說不知道。

    盛清寧心想可能又是他好色的二伯偷偷帶回來的外室。

    —

    春宴樓是正經酒樓,相傳是長公主私下開設的酒樓,有了這層關系,達官貴人喝酒辦事都喜歡去這里。

    盛皎月的馬車在春宴樓門口被馬匹沖撞,馬兒受到驚嚇,差點將臨下馬車的少女扔出去,她的雙手緊緊握住椅背才沒被摔下去,帷帽卻不知道掉到何處。

    下了馬車,盛皎月仔細檢查過她的面紗,確保相安無事,緩緩抬頭,泰然自若邁開步子往里走。

    一陣微風拂過。

    白色面紗隨風晃動,少女露出下半張臉,匆匆一瞥,也足以猜出是何等國色天香。

    盛皎月壓低存在感,低調上樓。

    行經樓梯口,側眸看見二樓的某間廂房外守著肅殺的親衛,手指驟然發緊。

    太子回京了?此刻竟然也在春宴樓?

    盛皎月腳底發麻,幾乎想轉身就跑回去。但她已經讓太子的親衛瞧見,若是轉頭離開,反倒更叫人懷疑。

    她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包廂的房門開了半扇,她遙遙聽見太子熟悉低啞的聲音。

    衛璟和裴瑯在喝茶,裴瑯不打算離開京城,隨便頂替了某個親衛的身份留了下來。

    裴瑯眼神極好,一瞬也能看見匆匆而逃的身影,是方才差點被從馬車里摔下來的姑娘。

    他和太子也是無意間瞧見酒樓門口馬車相撞的畫面。

    帷帽掉了,驚慌失措。

    裴瑯笑了聲,同太子說“我怎么覺得,剛才那個姑娘和盛清越長得有幾分相似?”

    衛璟這趟殺了很多人,身上的血腥氣揮之不去,骨骼看著好似都更硬了幾分,不怒自威,他面色淡淡“沒看見臉!

    衛璟勾唇笑了聲,低聲繼續“但這纖弱驚慌的可憐樣確實怪像的!

    裴瑯覺得太子說得對,他心想,一會兒得把人捉過來看看。

    小將軍習慣了形骸放浪,有興致的事情是非做不可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