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21章 第 21 章
    盡管有所防備,盛皎月被踹進湖里時,還是覺得猝不及防。

    她水性太差,天氣冷時是從來不會去碰涼水。湖水里還有尚未融化的冰碴,打在皮膚上泛起陣陣刺痛感。

    她不想死。

    拼命在水里掙扎,身上濕透了的衣裳此刻成了累贅,拖著她沉沉的身體往湖心里墜。冷寂的湖水沒入她的口鼻,胸腔里喘不過氣來。

    盛皎月奮力掙扎,腳上的鞋子都被她蹬掉了,她努力往上游,運氣卻不大好,右腿被湖里的藤蔓捆綁纏繞。

    她的四肢逐漸沒有力氣,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后回落,腦袋開始昏昏沉沉,意識朦朧間她仿佛回到了前幾年,被壓在水里差點窒息的時候。

    盛皎月十二三歲時,被人說過愚笨。并非是她在學業上有多不開竅,而是她不會撒話,也不會幫人隱瞞。固執的天真。

    年少同窗,按說也沒有天大的血海深仇,至多是有些不對付,彼此都看不順眼。

    彼時江桓和她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兩人。

    但是那個月太子告了病假,盛皎月的座位恰巧被太學里新進的老師換到了江桓的右手邊。

    她小時候就很怕江桓。

    他是長公主唯一的孩子,是眾星捧月唯我獨尊的性子,并不是很好相處。行事乖張無所顧忌,且非常護犢子和記仇,認定她是另有圖謀不安好心的東宮狗腿子,早先就對她沒有好印象。

    她沒想過扭轉江桓的想法,也不曾試圖巴結他,她本本分分同他保持距離,做事說話也都小心翼翼,循規蹈矩。

    盛皎月已經足夠夾著尾巴做人,江桓似乎對此依然還不滿意,每日臭著臉,用冷冷的眼神注視著她,有時開了金口愿意同她說話,也是很嫌棄的語氣說:“吃吃吃,每天就知道吃。公主送來的糕點就那么好吃嗎?”

    盛皎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訕訕放下手中的糕點,抿唇不語。

    只敢等他不在的時候,可憐巴巴吃兩口糕點。

    長身體的年紀,肚子餓的快,她沒有辦法。

    后來她想了想,可能是江桓對他的公主表妹有些不同的心思。見公主往她的抽屜里塞糕點,他吃醋了,心里才會那么不高興。

    半個月后,便是江桓的生辰,太學里上課的同窗們都提前備上厚禮,去公主府上給江小公子慶賀。

    盛皎月沒有去湊這個熱鬧,一來知道江桓不喜歡自己,二是天氣太冷她懶得出門,何況她并未收到江桓送上的請柬,不請自來很是丟臉。

    不過翌日上學,她在課桌抽屜里發現了公主府上的請柬,她有些詫異,沒想過江桓也會請她也去。

    她以為江桓大張旗鼓過完生辰心情應當會好些,但他仿佛半點都不高興,上課前冷冷瞪了她兩眼,從此變本加厲欺負她。

    盛皎月沉入水中,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她的思緒逐漸混亂,眼皮沉重的有些睜不開。忽然間感覺被雙有力的胳膊環抱著腰,用力往上提起,緩緩將她從帶上水面。

    她渾身濕透,水珠順著細膩白皙的臉頰輪廓往下滾落,烏黑的發梢滴著冷水。

    她被人打橫抱起,身體騰空,攥成拳頭的手指緩慢松開。張開櫻唇,大口大口的呼吸。

    江桓瞧見顧青林抱上來的人,少年臉色蒼白如紙,嫩白嬌弱,他的喉嚨中溢出急促的呼吸,氣息甜而膩,濃密烏黑的眼睫被淚水浸的濕潤,楚楚可憐。

    江桓眼神逐漸變得復雜,喉嚨發緊,有些后悔但是嘴硬,“人沒死吧?”

    顧青林蹙眉:“沒有!

    江桓有些煩躁,緊緊皺著眉頭,“他怎么不長記性?”

    被扔進過水里,怎么還不好好學學泅水? 次次都等人去救。

    江桓語氣暴躁問完這句話,收回視線看向顧青林,同他說道:“你先帶他去換衣裳吧,他是病秧子,別真救不回來了!

    顧青林嗯了聲。

    太子今日不在東宮,昨天夜里便去了京郊,至今還沒有回來。

    顧青林把人抱到后廂房里,將濕漉漉的少年扔到薄被上。

    他的衣襟都被他身上的湖水打濕,他有些潔癖,讓人送來兩套干凈整潔的衣裳,脫掉濕了袖口的長衫,重新整理好衣裳,才顧得上去管床上還昏迷不醒的人。

    顧青林叫來宮女,站在離拔步床幾步之遙的地方,背過雙手,面無表情命令宮女:“去幫他把衣裳換了!

    宮女低著頭顱,“是!

    床上的少年像是做了噩夢,不省人事也睡的沒那么安穩。

    宮女毛手毛腳,彎腰幫他解開襟扣衣帶時,似乎碰疼了他,少年唇間溢出痛苦的低吟,輕輕擰起眉毛。

    顧青林沉下臉,忽然就有點不悅,冷漠道:“動作輕些!

    宮女雙膝跪地,額前冒著冷汗,被世子爺的威懾嚇得心里發慌,她年紀又小,生怕出錯,但怕什么就來什么。

    明明手上動作已經很輕,但床榻上這位小公子還是輕聲喊疼。弄得小宮女欲哭無淚,簡直無從下手。

    她只是輕輕碰了嚇他的腰啊。

    顧青林臉色偏寒,面罩冷霜,“你出去吧,我來!

    小宮女松了口氣,低垂眉眼連忙稱是。離開后廂房腿腳發軟,扶著廊下的柱子才穩住癱軟的身體,抽出袖口里的手帕,擦干凈落至下巴的冷汗,逐漸從驚懼中回魂。

    盛皎月不是因為疼而從嗓子里溢出低吟,她是做了噩夢。

    新帝性情不定,喜怒反復無常。骨子里又霸道的緊,即便是養著解悶的金絲雀也要給透氣喘息的機會,但是新帝從來不,去哪兒都要帶上她。

    朝宴之上,用紗面遮住她的臉,牽著她的手讓她正大光明坐在他身側,男人緊緊捏著她的手指頭,一根根捏著把玩。

    宴會底下眾人心思各異。

    她繃緊了身體,小腿繃緊顫栗,臉上暈著不自然地薄紅,她掀眸望向落座在側方的那些熟悉面孔,羞恥的想一頭撞死,頭暈眼花,發熱發燙。

    男人在她耳旁低笑,指腹觸碰著她泛著輕顫的背脊,笑吟吟的問:“抖什么?有面紗遮著臉,他們認不出來是你!

    他也舍不得將她女裝示人的模樣讓旁人看了去。

    盛皎月心里的畏懼并未被他的三言兩語打消,她依然怕被人看出來,怕昔日的同僚投向她異樣的眼光。

    她忍著眼睛里的水色,咬著牙齒聲音很小,“能不能讓我回去?”

    男人罔若未聞,端起酒杯送到她唇邊,“嘗嘗,西域送來的果子酒!

    新帝的手掌占有式壓在她的后背,半摟著她的腰肢,哄著騙著她喝了小半杯果酒,低眸瞥見懷中少女紅透的芙蓉面,還有令人垂涎欲滴的紅潤唇瓣,心下微動,抬手摘掉輕薄的面紗,在她的唇瓣輕咬了口。

    面紗被摘,她倉皇無措。

    少女慌里慌張往他懷中撲,埋著臉不肯讓人瞧見。

    男人莞爾,笑意吟吟,心情顯然大好。上等衣料貼著她的腰臀,寬松的衣襟里露出半截雪白的胳膊,長發滑落在他的手邊,他順勢用拇指捉起少女絲滑濃墨般的緞發,纏繞在指間,漫不經心。

    盛皎月被迫坐在他的膝蓋上,下巴擱置在男人的肩側,輕咬著下唇,快要被他逼的哭出來,帶著可憐的哭腔說:“我想回去,你放我回去!

    新帝拍拍她的背,“別急,裴瑯也在下面,他到今天還不知道你是女子!

    男人唇角的笑意稍滯,溫度偏冷,“嘖,你是個男的,他也要帶你走,你呢?會不會哪天就跟著他跑了?”

    盛皎月有求于他,埋在他的頸窩悶聲道:“不會!

    新帝說她是小騙子,不信她。

    朝宴過后,盛皎月就被他嚇得病了一場,愈發覺得自己就像他掌心里的玩物,想怎么捉弄都行。她羞憤欲死,有回氣急了就當著他的面說要跳湖。

    投湖自盡而亡算了。

    也不用再受這種折辱。

    盛皎月很久沒見新帝發那么大的脾氣,哪怕是他得知她騙了他,也沒氣成那樣。

    盛怒中的帝王,眼神充斥著十足的壓迫威嚴。

    他冷臉帶著她去了御花園,逼著她睜開眼看見宮人將池子里的水給填平了。他還兇巴巴捏著她的下頜,“別再叫我聽見這種話!

    她裝聾。

    男人就咬她的嘴巴,“聽見了嗎?”

    她不情愿,“聽見了!

    男人還不滿意,輕捏著她的下巴讓她不得不仰著頭,弧度柔美宛若天鵝白頸,輕輕在顫。他的雙眸探入她的眼底,黑沉沉的,難以琢磨,他慢條斯理給她細數落水而亡的后果:“死不成可能被會被嗆懷喉嚨,到時候嗓子說不出話來,就成了個可憐凄慘的小啞巴!

    她繃直的薄背輕輕痙攣,垂著臉看似溫順,但是脆弱水潤的唇瓣已經被她用自己的牙齒咬出細密淺傷。故作鎮定,撐著口氣,仿佛想告訴他,她一點都不怕。

    衛璟的手指緩慢窺入她的發間,“若是運氣好點如愿死了,沒有及時讓人發現,尸體就會被池水泡成腫脹的爛泥,肚子鼓起來,皮膚潰爛發臭!

    說罷,他還故意用意味深長的目光掃過她全身,“不過臭了就臭了,我不嫌你!

    盛皎月被他的話嚇著,嗓子干澀,“你…你別說了!

    男人嗤笑,輕捏著她的臉頰蹂了下,“知道怕就好,往后別說氣話,我發脾氣受罪的不還是你?”

    他說完低頭意猶未盡親親她的唇角,帶著輕微激烈的力道撕咬著她,好叫她長個記性,“你是朕的,死了也是!

    夢境里紛擾復雜,這幾個讓她逃不開的字還縈繞在她耳畔。

    夢境外,顧青林聽著少年胡亂不清的嚶嚀,無從下手。

    他先脫掉了少年的外衣,手指碰到他腰側時,他明顯怕的縮了縮,可能是后腰方才不小心撞到了水中的假石,受了些輕傷。

    少年這副身子骨一向又嬌氣柔弱,傷筋動骨得躺很久,還格外怕疼。

    顧青林挑眉,繼續去解他的衣襟,少年反應極大伸手護住自己的衣服,不讓人碰。

    顧青林這輩子也沒幫其他男子穿過衣裳,耐心不足,也懶得和他客氣,一根根掰開他的手指頭,扯開他胸前的衣襟。

    天氣冷,少年穿的也多。

    顧青林看見里面還有件雪白色的寢衣,氣的發笑,差點起身將方才的宮女叫回來。

    他忍住了,再稍稍垂眸被少年頸部細膩發白的皮膚晃到了眼睛,淡淡的體香順著寬松的衣領往外溢。

    白,是真的太白了。

    手指輕輕剮蹭,都能留下青印。

    顧青林撇開腦中的雜念,扯開他的雪色里衣,隱隱約約又瞧見一層白色的布料,他惱火到想發脾氣,片刻后,又察覺到不對勁。

    男人挑眉,抬起細長削瘦的手指,撥開柔軟的衣料,看清楚少年胸前纏繞的白布,皮膚雪白,鎖骨嬌嫩,胸口微微起伏。

    他怔怔的,被震的好半晌回不了神。

    顧青林下意識合上她的衣襟,將臉偏到另一旁,倉促垂低眼眸,耳根子發麻泛紅。

    男人心跳劇烈的動,心臟即將要從嗓子眼跳了出來。

    他倒吸了口冷氣,剛才他看見了什么?盛清越纏著的是裹胸?!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家里貓貓生病

    在醫院里跑上跑下

    所以時間不太固定

    但是是日更!

    下章就要V了,希望能繼續支持鹿鹿~

    V后盡量爭取日六!謝謝!

    感謝在2021-12-17 16:32:02~2021-12-18 19:17:0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maohao0888、愛喵喵的云云醬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