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9章 第 19 章
    幸而盛皎月入口的魚肉不多,過敏發作緩慢,不過臉龐映上星星點點的紅疹,看起來還是稍稍有些駭人。

    她自幼不愛吃魚,七八歲時嘗過一回,當時除了難吃也沒有多余的感覺。不似如今,紅疹發的又兇又急。

    癢得讓她有點受不了。

    她忍不住想撓,但手腕被太子冷冷扣住,男人冷硬的指骨好似鐵鉗,紋絲不動掐住她的經脈,不讓她有動彈掙開的機會。

    盛皎月難受的蹙起眉頭,明眸中漸漸浮起盈潤可憐的水汽,纖睫輕輕顫栗,不經意間染上淺淺的薄霧,眼尾的水珠欲墜不墜。

    她實在有些忍不下去,抬起另一只手抓了抓臉上發癢的地方,剛碰到皮膚就被人大力擰住胳膊,連著左手一并反扣在她背后,男人沉眸低喝,“別亂動!

    盛皎月被呵斥了聲,心中略有些委屈,又不是她想抓,確實是太癢了。

    她心有不滿,又不敢多嘴說些抱怨的話。不高興的抿直唇線,身體繃得很緊,沉默不語。

    衛璟垂眸瞥清他的神色,這人不高興偏還得在他面前忍著的模樣生動又可笑。

    衛璟的目光逐漸偏移但他的脖頸下方,放肆赤.裸的視線往里面探了探,皮膚發紅的狀況有所好轉,紅疹消退些許,逐漸恢復了原本白皙的皮膚。

    只不過臉上和脖子上都還有些嚴重。

    太子冷聲讓人去請太醫。

    沒過多久,太醫背著藥箱匆匆趕過來。來之前,太醫院的同仁們不免都要好奇,最近東宮是怎么了?半個月來看病的次數比往年整年還要多。

    太子身體一向康健,無傷大雅的風寒都不曾得過。沒給他們太多的討論時間,太醫就被抓來東宮。

    盛皎月看見宮里的太醫下意識往后瑟縮,多少有點害怕,袖中的拇指無力蜷縮,她勉強繃著平時沒表情的臉,清了清嗓子,“勞煩太醫開些藥!

    太醫對眼前模樣好看的少年,已有些面熟。

    上回太子暴怒時讓他把脈的便是此人。

    不過短短幾日,又出事情了?

    “盛公子,請您……”話沒說完,就被人打斷。

    盛皎月面不改色道:“我這是過敏了,不是大病!

    他當然知道!

    他又不是瞎子!

    罷了罷了。

    這位小公子許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才會連著兩回都將手腕藏嚴實,不讓他碰。

    終歸是年紀小,沉不住氣。

    輕易就讓人探了底。

    盛皎月說完這句話,似乎察覺到落在她頭頂的目光變得更加深邃犀利。

    衛璟似笑非笑盯著他低垂眉眼的乖順模樣,漫不經心挑起眉,朝太醫抬了抬下巴,不容置喙低聲發話:“給他診脈!

    太醫左右為難。

    盛皎月也知道自己這幅如臨大敵抗拒的模樣有些明顯,她腦子轉的倒快,抬起雪白的臉。

    衛璟這才察覺她的下唇被他咬的有點狠,泛紅發腫。

    盛皎月露出自己有難言之隱的神色,欲言又止看向太子,仿佛有什么別人不能聽的秘密要說。

    衛璟揮了揮手,讓太醫先出去。等房門重新關上,他慢悠悠掀起唇角,啞著聲音問:“說吧,為何不讓太醫診脈?”

    盛皎月開口前耳根子就紅了紅,她扯開臉,忍住逐漸滾燙的溫度,聲音很小,弱弱的讓人聽不清楚。

    她臉上神色又萬分羞恥,憋了好半天終于迎著男人冷銳的目光,緩緩吐出幾句話:“殿下,我…我有不能叫外人所知的隱疾!

    衛璟輕扯嘴角,淺淺笑意稍縱即逝,他淡淡挑起峰眉,不動聲色看不出信了還是不信。

    “什么隱疾?”男人散漫拋出這四個字,玩味十足。

    話已至此,盛皎月不繼續編出個像樣的理由怕是不成了。

    蜷縮成拳的手指逐漸松開,她深吸了口氣,雪腮羞紅,唇齒吐出溫軟的熱意,“我…我不舉!

    說完這三個羞恥的字眼。

    盛皎月緊張閉了閉眸,小臉被燒作一團紅云,滾燙的厲害。

    衛璟聽清楚他的話,怔了幾秒,向來冷靜沉穩的太子被他的話震撼的有些沒反應。

    靜默片刻,男人嘴里蹦出兩個字:“什么?”

    低低的聲線,沙啞有磁性。

    明明聽清楚少年說了什么,還非要作出沒聽清來刨根問底。

    盛皎月脖子都紅了一片,拋卻廉恥心,硬著頭皮繼續磕磕巴巴說出那幾個字,“我…我不舉的!

    衛璟壓住嘴角上揚的弧度,轉了圈拇指上的玉扳指,心情好像十分愉悅,輕輕點了頭,語氣從未如此輕柔,輕描淡寫說:“這確實有些可憐了!

    好敷衍的語氣。

    好不誠懇的感嘆。

    不咸不淡沒有起伏的話,盛皎月偏從中聽出了些揶揄,再抬眸偷偷看了眼男人的神情,隱隱約約好像透出些愉快?

    她不舉,他為什么那樣高興?

    不過轉圜間,她便想通。

    可能是真的很討厭她,看見厭惡的人倒大霉,心情當然愉快。

    盛皎月趁著他心情好,清咳兩聲,小心翼翼同他商量,“殿下,這事我只同您一人說過,傳出去不僅我會被人恥笑,家里人也會因我蒙羞,還望您不要…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世子他們幾個!

    少年可憐巴巴的祈求,言辭懇切,語氣卑微。

    手足無措站在他面前,抬不起頭來,漂亮的眼睛里滿是對他的信任,烏黑干凈的眼瞳倒映著蕩漾的水色。

    衛璟心情大好,嘴角上揚,大發慈悲嗯了聲,“孤在你心中便是個嘴碎的人嗎?”

    “自然不是!

    衛璟隨后把太醫叫了回來,面無表情吩咐道:“你下去煎藥,不必診脈了!

    太醫不免多看兩眼出塵少年,微微詫異,也不知這位公子同太子說了什么,竟然能讓太子殿下改了主意。

    這些年世風開明,也有男女通吃者。

    少年的樣貌哪怕是在京城這樣美人如云的地界,也過分打眼。

    太子將人放在眼皮底下,天天在他面前晃悠,難保會忍不住。

    “是,臣這就去煎藥!

    太醫臨走前還往少年周身多看幾眼,上下打量,無聲嘆道太子真是好福氣。

    腰細,纖瘦。身子骨也有肉。

    那張清冷又不缺姝色的臉龐,更是京中難得一見的美。

    藥煎了半個時辰。

    煎好的藥盛進碗里,黑乎乎冒著滾燙的熱氣。隔著道門也聞得見沖鼻的味道。

    盛皎月望著桌上的藥是一萬個不愿意吃,她今天也才吃了兩塊魚肉,吃的不多,紅疹也沒有特別嚴重。

    再過一會兒,說不定自己能好。

    衛璟掃過她為難的臉色,知道他嫌藥苦的矯情毛病又犯了。

    早先在千禧寺就見識過他喝藥時有多難伺候。

    衛璟原是不可能讓人去給他準備蜜餞,但耐不住今日難得心情不錯,仁慈的讓宮女備了些甜口蜜餞。

    盛皎月被太子用眼神盯著不得不喝藥,她苦著臉喝一口藥就吃一口蜜餞。

    等喝完一碗藥,盤子里的蜜餞也空了。

    衛璟斂眸,想起顧青林和江桓都不止在他面前提起過,盛清越這人有多么的嬌氣,簡直就不像個男人,女里女氣,還曾說過要扒掉他的褲子看看諸如此類的話。

    若不是盛清越房中有個貌美小通房,他們都懷疑他是不是有龍陽之癖。

    衛璟沒怎么當真,只覺得盛清越是性格軟弱,天生如此。

    原來是那方面不太行,莫約是影響到了性格。如此想想,非同尋常的嬌氣倒也能理解。

    藥起效的快。

    不消多時,盛皎月脖子上的紅疹已經完全消退,臉龐也好上許多。

    也不知他是什么膚質,竟半點痕跡都沒留。

    衛璟還有折子要處理,不會同他空耗時辰,深看他兩眼,抬手就讓人回屋好好休息。

    —

    年底政務繁忙,連著幾日。

    太子都沒有再找過盛皎月,放任他在東宮自生自滅,不過暗中依然有人監視,一舉一動難逃法眼。

    天氣放晴了幾天,駐足枝頭的覆雪剛剛消融。京城里又下起鵝毛大雪,紅墻白瓦,茫茫一片。

    院中的臘梅開得正盛,幾抹深紅給肅穆深宮點綴了些難得一見的顏色。

    離年三十也不剩幾天。

    盛皎月當然想回家過年,她這些天在東宮過得并不舒適,習慣了被丫鬟精細伺候的日子,而宮里什么都沒有,過的依然沒有在家舒坦。

    盛皎月還十分饞小廚房做的吃食,淮揚菜更合她的胃口。

    總之,宮里處處不舒心。

    眼看著馬上就要到小年,太子并未提起放她回家過年的意思,盛皎月難免開始著急,忍不住去書房求見太子。

    可連著幾天太子都不在東宮。

    衛璟趕在節前回京,肩頭落著颯颯風雪,周身裹挾凌冽如刀的氣息,剛進屋卸下護腕,接過曹緣遞來的熱茶,抿了一口,又將茶杯放了回去。

    曹緣立馬使喚宮女太監進屋點起暖爐,怕太子殿下被凍著,又命人送來干凈的衣裳,給太子換上。

    衛璟換了身衣裳,邢坤已經在外侯著,“殿下,昨日盛家的公子來找過您!

    衛璟覺得稀奇,這幾個月盛清越都將他視為洪水猛獸,能躲就躲。

    “可說了什么事?”

    “不曾!

    “嗯!

    衛璟不打算管,若有急事,他自然還會再來。

    盛皎月聽說太子回了東宮,一刻都等不得去了書房。

    衛璟沒想到盛清越來找自己是說要回家過年的事,他聽完后眼皮都沒動,“不還早嗎?”

    盛皎月心說不早,她不得不忍氣吞聲,“小妹過生,我這個兄長若是不回去,有些不像樣!

    衛璟蹙眉,“哪天?”

    盛皎月道:“二十六!

    衛璟垂眸想了半晌,“過了夜就回來!

    聽他這話,回府給小妹過完生辰,她還得回東宮。

    盛皎月抿直了嘴角,她原是想直接不回來的,“殿下,過完小年便是年三十……”

    話才說一半,就被太子頗為不耐的語氣打斷,“嗯。東宮也要守歲!

    盛皎月頓時靜默不語,垂下眼睫,但不高興也只能自己憋著,雪白水潤的臉龐憋出氣惱透的潮紅春色。

    她敢怒不敢言。

    衛璟見他沒有別的事情要說,神色淡淡,隨口將他打發離開。

    盛皎月心中憋著口氣,僵持雙腿不肯邁開步子,小臉繃的板正,面無表情,緊緊咬著牙齒,不言不語,無聲抵抗。

    衛璟并非察覺不到他身上的惱怒,抬眸看見他繃直身體賭氣不肯走的倔強,嘴角上翹輕笑了聲,淡然反問:“你想頂替邢坤來站樁?”

    他有點想不通。

    怎么一個人生悶氣也怪好看的。

    略圓潤了的臉龐,鼓起來平添生澀純真的稚氣。

    盛皎月聽見太子話里若有似無的嘲諷,氣惱更甚,又沒有辦法,無奈告退。

    離開皇宮時,她坐在轎子里慢慢的想,過完臘八節她不會主動回去,渾水摸魚留在家中過好日子,才不要去東宮吃苦頭。

    況且太子平時很忙,哪里有空想得起她?

    不過盛皎月又忍不住想,萬一太子又差人來請,可怎么辦?屆時她又能不能招架得?

    她心亂成麻,若是太子咄咄逼人,她只能在東宮過年。

    真是。

    這男人好不講道理。

    其實盛皎月今日騙了他,還未到小妹的生辰。

    她只是想回家喘息透氣,而每年小年,京城都十分熱鬧。

    她能得空逛街的時日不多,又有點貪玩,好不容易得此機會,不愿意放棄。

    家里女孩多,四個妹妹都才剛剛及笄。

    盛皎月和母親說過之后,小年當晚就乘坐馬車領著四個妹妹出門,盛清寧也被三夫人使喚出門,讓他和兄長照看好年紀小的妹妹。

    盛清寧不大愿意,還是被強行推上馬車。他和兄長各自坐在一邊,橫眉冷對面無波瀾。

    他不理他,盛皎月也不會自討沒趣找脾氣古怪的弟弟說話。

    她更喜歡和女孩子們一起玩。

    因她說話溫柔,長得漂亮,平日也舍得花錢買些女孩子喜歡的小玩意送她們,幾個膽小的妹妹都不怎么怕她,和她關系較之他人更親近些。

    妹妹們不太好管,下馬車就急著去逛鋪子,嚷嚷著要買新簪子和新漂亮裙子。

    盛皎月也喜愛綢裙首飾,盛清寧顯然對去逛鋪子沒有半點興趣,不耐煩擰起眉頭:“我去酒樓包廂里等你們!

    盛皎月一本正經,“那我陪妹妹們去看看!

    她裝作看不見弟弟眼中的譏諷嘲弄。

    他要笑話就隨他笑話。

    幾個妹妹湊在鋪子柜臺前挑選新進的綢緞,盛皎月悄悄走到旁邊,看中了個做工精致的玉簪。她現在雖然戴不了,但是日后總有機會。

    她微紅著臉讓掌柜拿出來給她看看。

    掌柜以為她是要買給心上人,眉開眼笑拿出來順便吹捧了通玉簪的成色,吹的絕無僅有。

    盛皎月越看越喜歡,她將簪子握在手中,“多少錢?”

    “五十兩銀子!

    這個價錢有點貴。

    盛皎月既然喜歡就會買,付過錢后,原本她將簪子藏在袖子里,但是容易掉出來。

    她只能將玉簪偷藏在腰帶里面,這樣不容易掉也不易讓人瞧見。

    衛璟站在二樓,無意間朝樓下瞥了眼,看見此刻應該在給妹妹過生辰的少年,他紅著臉精心挑選玉簪。

    男人竟是被他氣笑了。

    衛璟面若冰霜,對身后的邢坤說道:“去把他帶上來!

    盛皎月付完錢,走到鋪子外安靜等待妹妹們挑選衣料,眼前的燭光被一道高大的陰影遮擋。

    她抬頭,臉上帶疤的男人撞入她的視線,是邢坤。

    盛皎月心中還很驚詫,以為今夜邢坤不用在東宮當值,她與邢坤也不大熟,乍然碰見好半晌都無話可說。

    正準備出聲寒暄,邢坤做了個請的手勢,“盛公子,殿下在對面酒樓等你!

    盛皎月心生詫異,條件反射捏緊手指,訕訕地問:“等我?”

    她覺得自己好生倒霉,太子幾個月也不見得有興致去酒樓做客,許久沒有這種閑情逸致。偏叫才在他面前撒了謊的她碰見,還被逮了個正著。

    燈下照著她的臉,仿佛被干凈的日光曬過,底色透白。

    邢坤維持冷臉,“還請盛公子不要磨蹭!

    每次請他,都有借口要說。

    嘰嘰歪歪,許多廢話。浪費時辰,還似是故意裝相。

    盛皎月欲張嘴解釋,被邢坤打斷了話茬,“殿下存著氣,盛公子還是識相點!

    至于為什么有氣,他心里應當清楚。

    直到她被帶到太子面前,腦袋還是懵懂。

    廂房窗邊臨街,開了半扇隔窗。燈盞搖曳的燭火照著男人清冷疏離的身影,他的身軀仿佛被光影西吞噬,氣息撲來,似冷冷寒潮席卷。

    衛璟掀起眼皮,盯著少年的臉,微抿的嘴角,纖瘦的輪廓線條,面上皮肉白皙,頸間和耳后的軟肉還有羞澀的印記,抹開薄薄的紅色。

    男人無聲打量,斂起嘴角半笑的弧度,伸出手一把將神色恍惚的少年摁在窗邊。

    他的手指細長,骨骼明顯,觸感偏硬,淡定探到他腰間,摸到玉簪后遲遲未動。

    衛璟彎腰附身在少年耳邊,氣息冰冷,頗為嘲弄,“盛公子,都不舉了還想著女人吶!

    作者有話要說:好肥美的一章

    鹿鹿需要一些鼓勵,嗚~

    需要一點大家的收藏,嗚~ 得寸進尺胃口大就是鹿鹿本人

    感謝在2021-12-15 09:48:11~2021-12-16 12:20:0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39176202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熏熏熏熏 8瓶;小月亮 5瓶;每天都在晉江學習啦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