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3章 第 13 章
    第十二章:

    廂房內的四角都點了暖爐,銀碳將屋里燒的暖乎乎。

    衛璟掌心出了汗,漆黑的眼眸盯著床榻上的人兒,他的臉透出不正常的薄紅,唇色亦是染上艷麗的顏色,蹙眉時淡淡的神情,莫名看著讓人覺得活色生香口干舌燥。

    燭臺上的蠟燭已經燒得快要見了底,燈芯蹦出噼里啪啦細密的響聲,搖曳晃動的火光映在少年瀲滟泛紅的薄面,將他已經燒得滾燙的耳朵都照了個清楚。

    衛璟心中窩著一團燥熱的火氣,久久揮之不去。

    盛皎月喉嚨干的厲害,微微皺眉,正奇怪今夜云煙動作怎如此緩慢?她的意識已經渾然不清明,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也不清楚屋子里有什么人。

    她顫顫抬起眼睫,視線一片朦朧,昏沉低暗的光線像蒙了漆黑的霧,她又低低叫了云煙的名字,“水,我要喝水!

    皺著臉不太高興說出這句話時,神態像極了在抱怨。

    可這個畫面落在衛璟眼中又不是那么回事,聲音嬌滴滴,不像埋怨催促,更像是在撒嬌。聲線不似平常生冷疏離,略有不滿埋怨也是種情調。

    衛璟眼色暗了暗,冷笑了聲,盛清越在家便是同伺候他的婢女,用這種口吻說話?

    不見得只是婢女。

    說不定是他的通房。

    他這個年紀,家里人在身邊安排兩個通房,再尋常不過。

    那婢女模樣也不差,他喜歡疼愛,倒要正常。

    衛璟心中這團火越燒越旺,掀起唇角冷冷又說:“沒有水!

    盛皎月渴的受不了,閉著眼睛,酒意襲來困倦,眼皮子沉得睜都掙不開,她都快被難受哭了,烏黑的長睫上掛著幾滴晶瑩水潤的光澤,搖搖欲墜的水光稍縱即逝。

    衛璟見他可憐,沉默轉過身去給他倒了杯水,闊步無聲走到床邊,動作并不怎么溫柔,蹙眉看似略有些嫌棄。

    他的手指粗糲,拇指用力硌在他的后背,指腹漫不經心摩挲兩下,發現這具身軀當真單薄。

    衛璟扶起少年的薄背,將水杯喂到他嘴邊。

    渴歸渴,醉懵了竟是連水都不太會喝。

    茶杯中晃出來的水打濕他的頸窩,水珠順著滑落衣襟。

    盛皎月因為喝不到水又難受的開始哼哼唧唧,溫度滾燙的手忽然間握住他的手腕,眼尾被逼迫出潮濕的光澤,喃喃念叨著還要喝水。

    衛璟猝不及防被他握住手腕,心中顫了顫,不過片刻就將自己遮掩回若無其事的模樣,稍稍整理情緒,緊繃著冷臉起身又去幫他重新倒了杯水。

    這次衛璟干脆直接用手掐住他的下巴,拇指稍微使勁,輕松掰開他的唇齒,將水給他喂了進去

    他喝的很著急,溢出茶杯外的溫水濺落出幾分。

    衛璟正要松手,卻見他動了動唇角,不滿抱怨,“太涼了!

    衛璟惡狠狠在他的下巴掐了兩下,他的皮膚嬌嫩,掐過就留下青紫的指痕。男人犀利冷然的目光盯著眼前不識好歹的人,心想他真不該心軟,讓盛清越渴死算了。

    就他精貴。

    喝完水解了渴的人,過完河就拆橋。

    少年抱著被子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睡著也不安分,蹬掉腳踝上半掛著的白色羅襪,柔軟寬松的衣裳被他弄得滑開凌亂,被水濕透的衣襟緊貼著他的肌膚。

    衛璟的眼神逐漸不太對勁,十分有攻擊性的眼神毫不避諱審視他的全身。衛璟覺得自己可能是太久沒有紓解,心底的燥意愈漸加深,血液逐漸升溫。

    盛清越這張臉無疑出色,被富貴滋養出的公子,嬌貴得很。

    衛璟閉了閉眼,穩住心神,再睜開眼方才的波動已悄然不見,他走上前準備幫盛清越換下濕了的衣裳,房門忽的被人推開。

    顧青林送完客人,才想起來后院還有個盛清越喝醉睡下了。

    廂房里光線有些暗,看不清神情。

    借著廊外的月色,走到近處勉強能照見一二。

    顧青林瞥見床上已經陷入熟睡中的人兒,眸色微頓,少年睡的正香,皮膚白里透紅,安靜的像是精貴易碎的玉器。

    他頓了頓,隨即恢復如常,又是那幅看不上眼的樣子,眉梢覆著冷冷寒意:“倒讓他享了清福!

    衛璟大半身子陷在光線照不見的暗處,下頜線條冷硬,眉眼化開凜冽嚴肅的威懾感,嗯了聲,“讓人把他送回盛府!

    顧青林也不想留盛清越在侯府過夜,他對自己不喜歡的人一向如此,面上笑瞇瞇不吝寒暄,背后可不會給半分好臉色。

    他今晚也喝了許多酒,頭疼得很,叫來府上的護院將人抬進轎子里,冷嗤了聲:“把人送到盛家!

    顧青林也不知道盛家費盡力氣把盛清越送到太子身邊是怎么想的。

    一個長得漂亮點的草包廢物,諂媚愚笨。

    不是送來找死嗎?還真指望靠他拉下太子?癡人說夢。

    盛皎月被侯府的轎子連夜送回盛府,她昏睡不醒,只感覺被人抱了起來,隨即又陷落軟乎踏實的枕被里,用小臉蹭了蹭被子,窩著臉便繼續睡去。

    她這一覺睡到翌日晌午,日頭漸深,屋內燒著爐火。

    盛皎月渾身發軟的醒來,腦袋笨重昏沉,她坐起來發現自己在熟悉的房間里,緩了片刻才察覺到她被送回了盛家。

    松了口氣的同時,心臟也提了起來。

    云煙端著臉盆進屋,見她醒來連忙問:“公子,頭疼不疼?”

    盛皎月點點頭,都沒什么力氣說話。

    云煙給她端來醒酒湯,看著她喝下邊還要嘮叨,“公子昨晚怎喝那么多酒?昨晚可把奴婢嚇壞了!

    這若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了得。

    盛皎月也如劫后余生,昨晚發生了什么,她…她確實都記不太得。

    不過,想來那些同窗輪番給她敬酒,其中定有蹊蹺。

    也許是世子授意他們捉弄她,想見她出糗。

    畢竟世子著實厭煩她,睚眥必報。她在老師面前不會撒謊,世子每次帶著人出去胡鬧,老師問起,她從來都是如實回答,久而久之,結下不少的梁子。

    不過顧青林平常都對她笑臉相迎,面上功夫做得滴水不漏。

    盛皎月坐起來的瞬間,腦子里忽然涌出昨晚斷斷續續的片段,男人掐著她下巴的手指,還有那句冷不丁鉆進她耳朵里的話——“嫌熱就將外衫脫了,沒有水給你喝!

    她打了個寒噤,后背沁出冷汗。宛如劫后余生回過魂來。

    還好。

    沒出大事。

    盛皎月不禁懷疑,昨晚刻意灌她酒喝,其中有沒有太子的手筆。

    她不愛喝酒,不勝酒力。

    醉后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上輩子,不知怎么被新帝發現她酒量不好,且喝了酒后特別乖巧老實,柔軟可欺到近乎百依百順,腦袋稀里糊涂時,讓做什么便做什么。

    男人偏要以口渡酒,見她被烈酒嗆得面若映桃。

    她暈暈的被男人抱在懷中,被他鋪天蓋地的氣息包圍。

    暈乎乎求饒。

    得到的是更深刻的疾風驟雨。

    想到往事,盛皎月除了害怕還想嘆氣,她得離衛璟遠點。

    這個男人,她招惹不起,也得罪不起。

    明日又要進宮,去衛璟身邊陪他讀書做事。

    她如今是半點都不想再和衛璟扯上關系,盛皎月決定告個病假,請假的時日多了,便能以身體不好的原由順理成章離開東宮。

    作者有話要說:單方面宣布你們這些狗男人日后都得跪舔(不是)

    太子:我不對勁

    世子:我也不對勁

    是是是你們都不對勁!

    留言好少。

    鹿鹿也學女主哭唧唧。

    感謝在2021-12-08 00:04:48~2021-12-08 23:44: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maohao0888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