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10章 第 10 章
    第十章:

    暖冬炙熱的日光穿透隔扇木窗,均勻落在盛皎月的身后,她的大半張臉龐陷落在朦朧光影里,襯著雪白的肌膚,明日光華映著她的一截細膩脖頸。

    男人抬起眼眸,端詳的目光悠悠朝他掃去,心底漸起波瀾,少年的皮膚脆弱不堪,才被太陽曬了片刻,雪白薄面浮起醉紅。

    衛璟以前未曾特意注意盛清越的模樣,幾乎也沒見過他羞怯時的神情,記憶中少年永遠一本正經,克己守禮,古板到令人無趣。

    不過此時,烏發微微凌亂神色略有驚慌的少年,站在明亮日光下竟被襯出幾分驚心動魄的活色生香。

    衛璟覺著盛清越日后還是不要露出這種神情才好,男人邁開步子,腳底黑靴往前踏出兩步。

    盛皎月繃緊了腦中琴弦,圓潤的指甲用力掐入掌心軟肉,驚懼中她誤以為自己被太子看出破綻,正繃著神經仔細思考開脫的說辭。

    那種熟悉的壓迫感又朝她襲來。

    盛皎月感覺自己仿佛又被太子周身漆黑濕冷的氣息所圍剿,她面上的薄紅漸次褪色,取而代之的是發膩的冷白,齒貝輕顫,吐息微弱。陷入沉悶長久的靜默。

    衛璟冷冷掃過他全身,不過幾秒,太子冷聲將守候在院外的奴婢叫了進來,積威已久,神情冷肅叫人不敢直視,“幫盛公子整理好發髻!

    奴婢屈膝,“是!

    盛皎月面露尷尬,被當面揭了短,神色有些窘迫,張了張嘴本欲解釋,卻又不知該從如何說,干脆閉嘴沒做聲。

    待婢女幫她整理好頭發,她耳朵尖已經冒出細嫩的粉白,脖頸的白肉透出細膩嬌色。

    盛皎月長舒一口氣,兀自壓低眉眼,硬著頭皮又向太子提起回盛家的事情。

    他的態度,已擺在臺面。

    衛璟從少年的臉上看出了勉強、抗拒,像根本不愿和他扯上關系,逃之不及。

    若是演戲,未免演的也太好了些。

    可衛璟也不覺得盛家人會在這種時候臨陣脫逃,鉚足勁妄圖往上爬,恨不得為了七皇子狠狠咬死了他,怎么會半途而廢?

    衛璟輕挑冷眉,敷衍打發他:“不急!

    晌午日頭正旺,盛皎月陷入燦爛陽光里的大半張臉,被曬得微微泛紅,雪白細膩的后頸泛起韶韶光華,漆黑長發襯得他皮膚病態蒼白,抿直唇角,板著腰身站在廊下,愈發高不可攀。

    衛璟深沉的眸光定定落在他臉上,停留片刻,不掀波瀾緩緩移開,男人的嘴角緩慢綻開一抹淺薄的笑,“你平日在家怕是從不做事!

    連梳頭發都不太會。

    衛璟很久之前就覺得盛清越太嬌氣,盛家人養兒子未免也太寵了些,細皮嫩肉,經不起半點磋磨。

    剛進宮那年,盛清越就是長得最標致的粉雕玉琢小團子,又白又嫩,看著就好欺負。眼睛好似紅紅的,忍著眼淚被送進來,眼底的恐懼也不太會遮掩。

    衛璟見過在盛清越身邊伺候的奴婢,真真是將他當成眼珠子來看待,怕他磕著碰著,怕他冷了熱了,鞍前馬后,伺候精細。

    他除了讀書寫字,旁的事情恐怕一樣都不會。

    盛皎月被太子這句話說的面紅耳赤,父親只要她讀好書,得到太子的賞識。母親又因為心疼她不得不假扮哥哥的身份在男人堆里受苦受累,事事寵溺她。家里其他事情從不要他操心。

    衛璟垂眸掃過他的臉,看見他被自己說的回不上話,倒也沒想步步緊逼,將人斥責出眼淚。

    …

    盛皎月有偷偷讓人給父親送信,懇切希望他來太子的別院將她接回家里,父親很快讓人帶了話,覺得這是件好事,容易得到太子的寵信,讓她安生在待幾天。

    殊不知,她早已如坐針氈,今早起來還發現她不小心將血跡蹭到了床單,匆匆忙忙將床單藏了起來,燒都沒地兒燒,只能等離開時偷偷摸摸帶走。

    又過了兩日。盛皎月的月事才走干凈,太子從那日之后再也沒有找過她,似乎將她忘記了。

    她便老老實實待在客房的小院里,讀書練字,為明年的考試早做準備。

    等風頭過去,太子應當就會放她回家。

    只是盛皎月萬沒想到,中間還會起波折。

    她知道小將軍做事情桀驁不馴,膽大包天,但萬沒想到他竟然敢在青天白日里光明正大出現在太子的別院。

    盛皎月轉過走廊,迎面碰上小將軍,心臟被嚇得提到嗓子眼,她掐緊手指勉強維持表面的淡色,假裝根本不認識他,淡淡頷首,打個招呼。

    那日寺廟后院,遙遙望了一眼,裴瑯就覺得盛清越長相出色,如今近看,他表哥那句話果真說的不錯,這人所有的本事都用來長臉了。

    姝色無雙,比起他在邊城見過的艷妓顏色更甚。

    似是清冷天真,卻是自有風情。

    裴瑯的目光有意無意下滑,少年五指纖細,指甲干凈圓潤,一身月白色綢緞長袍,腰封鑲玉,身板挺直,纖瘦但是筆挺挺。

    裴瑯還記得自己那日將他認錯成女子,身體里的血液陡然升溫,此刻,他默默斂眸,遮下眼底一片晦暗,“盛公子!

    盛皎月略有驚愕,小將軍現在怎么會認得他?

    她驚魂未定,假裝不認識他:“敢問兄臺姓甚名誰?”

    裴瑯嗤笑了聲,“盛公子真不知道我是誰?”

    盛皎月怕了小將軍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勉強穩定心神,面不改色的搖頭,撒謊說不認識。

    裴瑯用烏黑的眼珠盯他許久,半晌過后,姑且相信了她,“我姓裴!

    盛皎月:“裴公子!

    裴瑯似笑非笑凝視他的臉,這人長得還真耐看,越看反倒越好看,皮膚白皙五官精致,眉眼都似被上天精心雕琢,耳垂泛著健康的淡粉色,瞧著柔軟好捏。

    他看得出來眼前的少年很想離開,小將軍已經被勾起興致,閉著眼睛亂說也不怕遭天譴,“早先聽太子說,盛公子六藝俱全,今日難得相逢,裴某想和盛公子比試一番!

    盛皎月知曉小將軍十分難纏的秉性,若是逆著他的心血來潮,他必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停頓稍許,她輕抿嘴角:“裴公子想比什么?”

    “射箭!

    少年皺眉:“我不擅長于此,我認輸!

    裴瑯不由分說已經攥住盛皎月的手腕,她被人用力拽了過去。男人常年行軍打仗,力氣極大,五指粗糲,硌的她手疼。威風凜凜的冰冷氣息裹挾了她。

    盛皎月不由得想到小將軍闖入她閨房的那天夜里,身上也是這股熟悉的冷冰冰的氣味。

    等她平定心神,掌心里已被塞入一把弓箭。

    盛皎月還要拒絕,太子不知何時被他們兩人的動靜吸引而來,男人身材欣長,穿著身雪白的直襟長衫,間束云紋寬腰帶,眉眼從容溫和,氣質文雅,

    衛璟的眼神在兩人身上輪回打轉,聽完裴瑯說的話,靜默片刻,讓人抬了太師椅,男人斜斜倚靠檀香沉木制成的太師椅邊,面容慵懶,他懶懶擺弄手中的佛珠,淡聲發話:“那便比比看!

    裴瑯射箭技藝出神入化,出弓必中,百發百中。

    盛皎月根本就沒有學過射箭,被兩個心機深沉的男人緊緊盯著,她連弓箭都拉不開,抬起手臂拉弓拾箭,勉強射出一箭,堪堪在她面前落地。

    衛璟忽然從太師椅上坐起,走近少年身后。

    盛皎月呼吸微滯,一雙長臂忽然圈住她的肩膀,寬厚溫熱的手掌壓迫在她的手背,龍涎香遮天蔽日朝她襲來。

    男人的聲音在她耳邊作響,嗓音如嘶啞的低鳴,與平日不怒自威的緊迫相比多了些溫存,成熟冷冽的氣息很快包圍了她,“你得用力!

    盛皎月眼睫輕顫,赦然垂眸不語,后背悄無聲息濕透了。

    她被迫跟著太子和小將軍學了兩個時辰的射箭,累到抬不起胳膊,額頭接連冒起汗珠,順著細膩的臉頰往衣領內里滑落,面色微醺,白里透粉。

    裴瑯也出了許多汗,接過婢女遞來的手帕擦拭臉上的汗珠,而后隨手將弓箭扔給身后的小廝,他記得表哥府上后院有個泡澡的小溫泉。

    于是他對太子開了口,提議去泡溫泉。

    衛璟嗯了聲:“走吧!

    盛皎月遲遲沒有動作,她怎么可能和她們一起去泡澡?!她瘋了嗎?而且太子也不一定樂意帶上她,畢竟他一直就很討厭她別有用心的做派。

    誰知小將軍忽然回頭,皺眉不耐:“還不快跟上!”

    盛皎月顫顫巍巍抬起眼睫,漆黑的眼珠波光漣漪,眼尾發紅,壓下心底的驚恐,“殿下,我…我…”

    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

    她憋了半天,憋不出個由頭。

    衛璟在心里嘖了聲,不知怎的,愛極了他這副惶恐不安的可憐樣,興味深深欣賞起他臉上的蒼白孱弱,隔著幾步,也能嗅到少年周身獨特的溫軟甜香,他掀起唇角,冷酷發話:“你也一起去!

    作者有話要說:這周隔日更

    祈禱讓我下周上個手機榜吧。

    謝謝鼓勵!感謝在2021-12-01 23:55:49~2021-12-03 21:44:4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布布 50瓶;fifi 5瓶;小月亮 3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