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7章 第 7 章
    第七章:

    少年面如薄紙,輕晃的燭火在他比玉蒼白的面上跳躍,澄黃明亮的火光倒映在他烏黑的眼瞳,素來波瀾不驚的眼底,此刻充滿驚慌失措之色,惶恐又害怕,生了病的人兒看上去更加孱弱。

    盛皎月的手指緊攥著胸前的衣襟,被修剪干凈的指蓋用力摳著盤扣,生怕男人上前來脫她的衣裳,短促的呼吸逐漸平靜,低聲回話,“殿下,我后腰的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太子面色清冷,窗前泠泠的晨光照著他的側臉,下頜鋒利,眉眼冷峻,男人粗糲的拇指捏著藥瓶,眼神漸漸變暗,嘴角上揚的弧度也出攝人寒意,男人淡道:“大夫可不是這么說的!

    衛璟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十分給他臉面,若按他平日的脾氣早就扔下藥,轉身就走。

    盛皎月萬萬不可能撩開衣裳讓太子幫她上藥,她烏睫微顫,澄澈眼瞳里盈著動人的流光,猶不自知。她輕啟紅唇,“確實無大礙了,太子不必憂心!

    話已經說成這樣。衛璟再繼續堅持就像是在強人所難,他心中已有諸多不快,冷眸盯了他片刻,隨手將金瘡藥壓在案桌,淡淡說話也有儲君的威懾,“既然病了,這幾日便好生歇息!

    盛皎月繃緊的后背稍有舒緩,方才的恐懼感也逐漸消弭,纖弱蒼白的面龐染著些許氣血色,“嗯!

    小僧已經煎好祛風寒的湯藥。碗盅里墨黑滾燙的藥冒著熱氣,聞著藥味便覺得苦澀。

    盛皎月不由自主蹙起秀氣的眉頭,本想等太子走后再偷偷將難以下咽的湯藥倒掉,可男人似乎并不打算立馬離開。

    太子微抬下頜,頷首示意,命人將湯藥端到他面前。

    盛皎月從床上坐起身子,綢緞細膩絲滑的烏發如墨鋪陳滑落,墜在腰間,落在膝上,她只著了身單薄雪色寢衣,雖已用白布裹好胸口,面對太子冷銳審視的眸光,還是會覺得不安。

    她伸出手,寬大袖口里露出的半截手腕細白瘦弱,素白纖柔的拇指接過碗邊,瀲滟紅唇抵著碗沿,苦著臉閉眼一口氣灌了小半碗湯藥。

    苦澀味道從舌尖傳入腦后,她被苦的想吐出來,不得不忍了回去。

    剩余的半碗,著實是不想喝。

    但抬眸瞥見太子冷淡朝她看來的眼神,不得已又硬著頭皮咽進喉嚨里。

    盛皎月在家喝藥都是要人哄的,每每喝完丫鬟還會將提前備好的蜜餞甜糕遞上來,給她解取苦味。

    衛璟冷然的目光逐漸從她的臉龐拂過,仿佛少年抬袖,他又聞到了那股淡淡的清香,書墨卷香里裹挾著淺淺的梨木香,許是身上所穿衣物都被香灰熏過,味道偏甜膩,倒不像他這個人如此清冷。

    衛璟還只當他什么都不怕,沒成想喝碗藥像要了他的命,愁眉苦臉,眼神抗拒,怕得很。

    —

    盛皎月的傷寒好的很慢,她這兩日就悶在廂房里,哪里都不去。

    大雪連下三天才停,山中早已是白雪茫茫一片銀裝素裹,山林里的苦竹被壓斷了好多根,等這日放晴,寺廟主持便讓小僧去清掃竹林。

    日影瞳瞳,午后的日光燦爛刺眼。陽光透過門窗的縫隙,照亮陰冷偏僻的小屋。

    盛皎月穿了身月白色長衫,去院子里曬了會兒太陽。照過太陽更襯得她是冰肌雪膚,白里透紅的氣色。好似泛著甜香的粉桃。

    她穿過長廊,步履緩慢去后山的竹林閑逛片刻。

    林中有一供人休憩的亭子,盛皎月額頭被曬出細膩干凈的汗珠,抬袖擦了擦額上細密的汗,在亭子里坐了片刻。

    竹林后是一片梅林。

    臘梅正是深冬最冷的幾天才開,她遙遙便聞到了陣若有似無的梅花香。

    盛皎月穿過竹林,站在梅樹下忍不住踮起腳,勉強夠到梅花枝頭,她閉著眼聞了聞枝椏上綻開的梅花香。

    少年背脊挺拔細瘦,腰肢纖細,側臉如明月寧靜,皮膚比檐上的雪還要白上幾分。在后背鋪開的長發,隨著林中的柔風輕輕晃動,雙唇里呼出暖熱香甜的氣息,站在遠處,不仔細看都會將人認錯成女子。

    顧青林差點就認錯了,梅林后的隱蔽院落里,他掀起眼簾,余光瞥見紅梅樹下忽然多出的那道娉婷身影,處驚不變的世子爺明顯怔松片刻。胸腔有一瞬心跳劇烈,待瞇起眼細細觀察一番,才認出那人是誰。

    裴瑯也認錯了人,小將軍眼神幽幽盯著不遠處的身影,隨手指了指,問道:“那姑娘是誰?”

    太子祭拜這幾日,寺內不會讓外人出入。

    裴瑯以為這名貌美女子是他們某人中的姬妾,他自小在邊城長大,那里大多是爽朗直率行為粗魯的女子,小將軍還真沒見過長得這么漂亮柔美的少女,一時有點新鮮。片刻間心思就想很遠,太子表哥不好美色,也不缺貌美寵妾,他若是開口要人,應當也不難。

    衛璟的目光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沉默幾秒,涼薄的唇邊緩慢綻開一抹譏誚冰冷的笑意,“他可不是什么姑娘!

    裴瑯不解。

    顧青林回過神,心中十分惱怒,陰沉著張俊俏的臉,“小將軍認錯人了,那是盛家的公子!

    裴瑯反復咀嚼這幾個字,“盛家的公子?”

    “嗯!

    裴瑯對盛家自是不陌生,張貴妃的表兄便是盛家大爺,七皇子能有想要奪嫡的野心,不光仰仗徐閣老,還有榮寵興旺的盛家。

    原來這個模樣漂亮的少年,就是盛家送進宮里派去監視討好太子表哥的人。

    裴瑯方才起的那點好感頓時消失不見,厭從心起,冷聲譏笑:“娘們唧唧,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他的手搭在腰間的長劍劍柄,又漫不經心地說:“我一只手就能掐斷他的脖子!

    顧青林笑:“小將軍現在可不能沖動,等到時機再殺也不遲!

    裴瑯不過隨口一說,劍眉星目下是冷肅矜貴的神情,淡道:“我有分寸!

    小將軍在邊城喜愛走鷹打馬,性情桀驁,行事直接,最不喜歡擅使心計投機取巧的小人,更看不上京中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和只會耍嘴皮子的酸儒。

    先前將軍府尚未離京,便與盛家有過齷齪。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都快不夠清算。

    盛皎月還不知庭院里還有旁人,她解下身上雪白的斗篷,仰著素白嬌氣的小臉,澄澈的眼珠目不轉睛盯著枝頭的紅梅,盛開的梅花點綴昨晚落下的白絮,紅白相間,別有韻味。

    盛陽正熾,被陽光滋養的雪白皮膚沁著淡淡的緋紅,衣領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頸稍染顏色,泛著軟甜的香氣。

    清冽如冰雪的人在燦爛熾目的陽光下綻起一抹淺笑,她不笑時看著清貴如雪,笑起來時融化了眼底的冷淡,眉梢浸透宜人的暖甜。

    隔著棱形石窗,衛璟靜靜的目光觸及梅樹下緩緩笑起來的少年,男人眼神岑寂,一片難言的暗色,不知過去多久,他氣定神閑移開眼睛、

    裴瑯掀眸看向表哥,好奇地問:“表哥這次怎么帶上他了?”

    衛璟心底莫名起了躁意,腦海還是方才盛清越的笑顏,衛璟一直都知道他這個伴讀長得很好看,有幾分顏色,以前竟然沒發現,他笑起來比不笑還好看。

    衛璟回神,隨口敷衍:“一時興起!

    裴瑯不怕被盛清越發現他已經入京,但讓他知道到底也是樁麻煩,“也無妨,若讓他察覺我便叫他見見血!

    衛璟吩咐:“在京城待夠你就回去!

    “我知道!

    盛皎月折了兩枝梅花,欲離開時好像聽見廊邊傳來了些動靜,她邁開步子緩緩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過去,瞧見院子里的三個人,眼眸猛然間睜大。

    站在右側的少年身穿黑色束袖青花絳袍,玉冠束起長發,眉眼冷銳如箭,迎面而來凜冽的殺意。

    是小將軍裴瑯。

    盛皎月對這位小將軍也是能躲就躲,她見過裴瑯在戰場斬殺敵軍的鮮血淋漓,手起刀落,干凈利索,殺人時毫不手軟。

    盛家顛覆前夕,裴瑯曾偷偷潛入后院她的房間,徒手劈暈了她的丫鬟,很不耐煩捏著她的脖子,“隨我去邊城,我能護你父兄不死!

    那時候裴瑯還不知道她的女兒身,依舊將她認作男子,要她同他搞斷袖。

    后來裴瑯在宮里見到她,對她總是沒個好臉色,說話夾槍帶棒刺耳難聽。

    盛皎月不確定他們有沒有看見自己,匆匆逃開,回了后院的廂房。

    裴瑯看清了他的臉,模樣不錯,錯愕驚慌的眼神噙著朦朧濕意,微微發紅的脖頸,倒比冰天雪地里的紅梅還惹眼。

    裴瑯說:“表哥,盛清越很怕你!

    瞧見他們跟見了鬼,還以為他們沒看見他。

    衛璟抬手,修長分明的拇指緩慢轉動玉扳指,想到少年驚慌失措躲開的身姿,輕笑了聲,這幾天盛清越確實反常。

    到底是真的在躲他,還是欲擒故縱故意同他演戲,衛璟有的是時間弄清楚。

    作者有話要說:好多狗男人都喜歡我們寶貝囡囡!哼!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