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6章 第 6 章
    衛璟幽冷烏黑的眼瞳依次掃過少年全身,深不可測的目光在他臉上停留片刻,待看清楚少年眉間流露出罕見的不耐,眼底興味逐深,“陪我下棋!

    盛皎月此刻沒什么安全感,心神不寧坐在他對面,攏著秀氣的眉頭,深呼吸一口,慢聲說道:“殿下,我棋藝不精,不如還是讓世子來陪您切磋!

    衛璟掀眸,定定看了他兩眼,惜字如金:“無妨!

    盛皎月哪有心思下棋,勉強鎮定下來,接過太子遞過來的棋子。少年拇指細瘦雪白,指腹暈起薄薄的粉紅,素手捏著白玉棋子,心不在焉同男人在棋盤博弈。

    盛皎月了解太子在下棋時的習慣,他喜歡折磨對手,慢悠悠布置陷阱,待你落入網中,再看你垂死掙扎,等最后剩了口氣,才緩緩收網,將你逼進死路。

    她在棋藝上確實不是他的對手,男人心思縝密,極度耐心。

    即便知道自己會輸,盛皎月也沒有敷衍放棄,認認真真同他下了盤棋,隱約瞧見要贏的希望,到最后還是滿盤皆輸。

    盛皎月不在乎棋盤上的輸贏,只想快些回到自己的屋子,空蕩蕩的衣襟讓她覺著不安,她緊張時偏喜歡搓手指,纖纖細手用力攥緊衣袖。

    衛璟見她心神不寧,不由得多看兩眼,輪廓清冷膚色白皙的少年緊蹙著眉,嘴角抿得平直,皺眉焦慮的模樣似是遇到了天大的難題。

    衛璟倒甚少見到他如此焦躁不安的樣子,還當他無論發生何事都能泰然自若。男人起了興致,讓奴仆端來熱茶,繼而緩聲說道:“再來!

    盛皎月當真快要坐不住,雪白額頭冒著細膩剔透的汗珠,遮遮掩掩,好生不自在,她抿了抿紅唇,“殿下,我身體忽然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歇息!

    說完這句,她低頭垂眸,沒有去看太子的神色。哪怕閉著眼,也能察覺到從頭頂落下的目光,鋒利滾燙。

    衛璟沉默良久,漂亮的丹鳳眼靜靜盯著他瞧,目光幾乎要將他的身體戳出個洞,輕笑了聲,“哪兒不舒服?仔細說說看!

    盛皎月發怔片刻,沒想到太子會細細盤問。她尚未做聲,就又聽男人冷冷道:“說不出個一二三,且看孤怎么治你的罪!

    盛皎月抿直唇角,緘默著不知該如何答話。她未曾料想到,太子發作的如此突然。

    寥寥月色泛起清冷的光平靜落在少年的側臉,映出雪膚瓷肌,衛璟垂眸打量他的神態,緊抿的唇瓣平直成線,神色心緒不寧。

    衛璟冷峻質問:“聾了還是啞了?”

    盛皎月掀起眼簾,目光觸碰太子冰冷的視線,陰沉冷漠的眼神,露出幾分攝人的威壓,她只得按捺住想離席的心情,硬著頭皮繼續陪太子下棋。

    天色已完,夜色昏黑。

    第二局對弈,盛皎月依然輸給了太子。

    太子沒讓她走,便是還要繼續再來的意思。歸置棋子時,太子忽然問了聲:“怎么一直弓著背?”

    姿態不端,唯唯諾諾,像什么樣子?

    盛皎月揪緊手中的棋子,秀氣白皙的手指微微顫抖,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極力保持鎮定以免被太子瞧出不對勁,她深呼吸,待氣息平穩尋了個借口搪塞,“夜色濃,我有些看不清楚棋盤!

    衛璟深不可測的眸光一直未曾從她身上挪開,意味深長哦了聲,撫掌拍了兩下,不多時便有隨從端來兩盞新的燭燈,明亮的火光將他們兩人照的更加清楚。

    盛皎月被太子的目光盯得頭皮發麻,又懊悔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腳,跳躍明晰的燭火照見她的身體,稍有遮掩,便會被看出端倪。

    她著實懊惱,齒尖習慣性咬住唇瓣,蒼白的唇角被摩挲出輕微的血色。額頭上冒起細密的冷汗。

    衛璟盯著她極力壓低的眉眼,“如此可看的清楚了?”

    盛皎月低聲道:“夠了!

    轉眼間,幾炷香的時辰過去了。

    太子似乎終于開始疲倦,命人收起棋盤,盛皎月見狀松了口氣,她正準備請辭,太子又將她叫過去,男人身體健壯,身長腿長,站在她面前高大的身軀擋住了她面前所有的光線,若有似無的龍涎香飄蕩在她鼻尖。

    這淡淡熟悉的龍涎香讓盛皎月想起了不愉快的回憶。

    太子性情霸道,登基成新帝過后霸道只多不少。將她鎖在后宮不讓出門也就罷了,事事都要管,她每日穿的什么衣裳,用的什么香,事無巨細,全要過問插手。

    新帝封她妃位,以此侮辱她來報復她的背叛。

    宮殿里只許燃起龍涎香,不許她再用從前的香囊,盛皎月都不知她用慣了梨木清香到底哪里惹了她,某天夜里,新帝掐著她的腰,在她的肩上留了齒印,咬的破皮出血,“不許你身上有旁人的氣味,別以為朕不知道那梨木檀香是誰贈予你。既是朕的人,合該渾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朕的!

    盛皎月那時被折騰的狠,已陷入昏沉的睡眠中,沒聽清男人說了什么。

    盛皎月回神,抵著頭顱,“殿下還有何吩咐?”

    衛璟抬起雙臂,“替孤更衣!

    這等事,不應有她來做。

    盛皎月正要出聲,太子面無表情打斷她的話茬:“孤這回沒帶近侍,你也不是做不來!

    她忍氣吞聲,抬步向前,屏住呼吸,低垂眉眼,鼓足勇氣后才動手,不過盛皎月平時在家也是被伺候慣了的少爺,穿戴衣服這等事,她是真做不來。

    她的手在太子腰間的盤扣斗爭許久,費了很大勁才解下男人的腰帶。

    而后蹙眉盯著他的衣裳,愁眉苦臉,像在沉思接下來從哪里下手比較好。

    衛璟低眸看著她亂無章法的寬衣解帶,竟是被這位嬌少爺活生生給氣笑了,想來他在盛家是從不會親手做活。

    衛璟逐漸失去耐心,皺眉冷聲道:“罷了!

    盛皎月應聲停下,衛璟自個兒輕松解開護腕,隨手扔在一旁,他的眼睛忽然瞇了起來,直勾勾盯著少年纖細的身段,冷冰冰的目光沒有任何感情掃過少年全身,盯著他的胸口,突然間開口問道:“你這身衣裳是不是大了?”

    方才被太子緊盯的時辰,盛皎月忽然都不太暢通,嗓子眼的心臟快要跳出來,她強壓著心底的不安,“是有些不合身!

    衛璟慢步上前,逼近他的身軀。

    盛皎月用力掐著掌心才能強迫自己不要轉身就跑,雙腳猶如釘在原地,男人的手指輕輕挑了下她的衣領,不過瞬間,他便收回了手,“你莫非是衣裳都沒穿好就跑了過來!

    盛皎月心道我是被刑坤強行帶過來的,“出門的急,確實有點倉促!

    衛璟又不知道邢坤干的事情,理所當然誤解他如從前那般急切的來諂媚討好自己,才生出的幾分好感即刻就又煙消云散,心生厭惡面上依然不露聲色,只朝他拂手淡淡地說:“你回去吧!

    盛皎月如蒙大赦,趕忙退出這間屋子。

    外頭守夜的侍衛是邢坤,他瞧見盛皎月之后,似是扯起嘴角輕笑了聲,不太友好的笑容更像是嘲諷,弱不經風的小雞崽子,若他表現出任何圖謀不軌的心思,邢坤便叫他命喪在此。

    盛皎月回到自己歇息的屋子,緊繃的身體才有了喘息之機,她鎖好門栓,坐在椅子上連喝兩杯茶水,勉強壓下方才的驚嚇。

    外頭風雪大作,門窗被傲雪凌風拍打呼呼作響。

    冷風順著壁風鉆進簡陋的廂房里,燒了暖爐也頂不住隆冬時節的風雪。

    盛皎月只得了一床被子,上床后將自己裹成被子縮起來,她這天晚上睡得不好,前世斷斷續續的夢境不斷驚擾著她,四肢越來越冷,臉上的溫度不斷升高。

    翌日依然是大雪天,暴雪不知何時才會停。

    用早膳時,才有人發現盛家的公子沒過來,在寺廟里,早晨不僅要吃齋飯,還要聽僧人念經。

    顧青林今早穿了身深藍色長衫,眼眸微彎,嘴角依舊掛著淺淺無害的笑意,他漫不經心道:“五更天,盛公子怕是起不來吧!

    衛璟自是聽說過盛清越在外有些嬌氣的毛病,他不喜此等作風,板著冷臉讓邢坤去叫人。

    邢坤很快就去而復返,“啟稟殿下,盛公子好像是病了!

    盛皎月當夜發起了高燒,天氣刺骨寒冷,她身子又弱,遭了場驚嚇又做噩夢,夜里睡覺只得了一床被子,當晚就被凍出了病來。

    太子此次上山進寺,沒有帶御醫。不過顧青林身邊伺候的隨從里有醫者,簡略看過面色舌苔,“盛公子身體并無大礙,只是冷風入體,加上先前的腰傷又沒好全,這病才來的急切!

    衛璟揮揮手,讓隨從下去配藥。

    他自己則屈尊踏入盛清越的屋子,屋內四角都燒了暖爐,暖和宜人,只是床上那人緊緊裹著被子,雪白臉龐沁出淡淡的緋色,唇瓣微張,湊近還聽得見輕微的鼾聲。

    衛璟手中拿著治傷的藥,他緩緩在床邊坐下,面色泛著病氣薄紅的少年恰好在此時悠悠轉醒,眨了眨尚且有些朦朧不清的雙眸,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認出他:“殿下?”

    衛璟把眼睛從這張比女子還好看的臉上移開,淡淡應了個嗯字,隨后掀開他的被子,叫他背對著自己趴過去。

    盛皎月有些不解,“怎么了?”

    他這腰上的傷是因為他受的,衛璟難得生出幾分歉意,他抿了抿唇:“大夫說你的腰傷還沒好!

    男人說完已經不耐煩皺起了眉,伸手就要幫他脫了衣裳,“孤親自幫你上藥!

    盛皎月差點暈過去,以為自己做的噩夢還沒睡醒,她被嚇得臉色蒼白,輕顫的身體控制不住往里縮,“不…不用麻煩殿下,我自己來!

    衛璟冷嗤:“你自己看得見、手夠得著嗎?”

    都是男人,細皮嫩肉還看不得了?

    矯情。

    作者有話要說:你就是饞人身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